• 第一章采茶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3本章字数:3035字

    在中国的GD省,往东与FJ省接壤的一个大山谷————青雀谷,这里可是群山靠海,蜿蜒起伏,连绵数万里,云雾弥漫,林海茫茫,景色十分宜人,青雀谷的人们个个安居乐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地有句倍儿土俗的谚语:“天下大乱,雀谷吃饭。”

    清晨5时,天边的尽头飞来无数鸟群,冲进山谷之中,密密麻麻的鸟声唤醒无数沉睡着的圆碉堡楼,碉堡楼楼一圈又一圈,连成一片圆圆圈圈,至少有少几百座躺在四周漫山遍野都是梯田茶山的山谷之中,奇特的建碉堡楼筑景象使人眼睛顿时一亮,仿若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这么一大清早,青雀谷的姑娘们背着茶筐上山。在火红凤凰花的映衬下,梯田茶园分外迷人。话说凤凰木植株高大,可达20公尺以上。由于树冠横展而下垂,浓密阔大而招风,在热带地区担任遮荫树的角色。主要分布在FJGD等地,花期6-7月,果期8-10月,凤凰木因鲜红橙色的花朵,被誉为世上最色彩鲜艳的树木之一。姑娘们可顾不上欣赏此番美景,指尖在茶山间欢快飞舞。有诗云:朝夕采茶露沾衣,采得嫩叶沾何惜。最是殷勤茶乡女,长年带月背篓归。青青茶园春常绿,参差曲陌上云梯。若问茗茶何处来,蒙顶茶山尽芳菲。

    走在队伍最后面,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柳叶眉樱桃嘴,这个姑娘叫林为音,并且还是个乖乖女,是众多少男们梦寐以求的对象。她指着山上一排排茶园对着发小陈牛华问道“华姐姐,我们这里的茶为什么叫俏乌凤?而不是叫其他俏乌鸦或俏乌龟?”

    走在前面的陈牛华转过头答道:“哎呀,这位问题都不知道啊,我把老人家讲过的故事说给你听呀,嘿嘿,说是以前我们的祖 先们刚从中原迁移过来青雀谷时,人们在谷底生活除了稻谷和蔬菜的食物,没有其他经济收入,随着谷底人口日益增加,耕地面积越来越少,许多男人们常组队到大山另一边的大海去捕海鱼,比如今天去,要过好几天才能带海鲜回来,而留在青雀谷的只有妇女更老人小孩,有一次大山另外一边的山匪闯到这里正要打家劫舍,还好男人们刚好赶回来,才得以保护了人们的生命财产。之后,人们若不去海边捕鱼就不够肉吃,去了又怕山匪打劫。正当人们日日夜夜焦虑矛盾着的时候,山上飞出一只黑色凤凰在村子上空盘旋,并对村里的人说,我是上天派来送给大家一个生财之树,说毕;那黑凤凰的羽毛全部脱落并聚到山的一块空地化作一株茶树,身体飞到谷中间变化作一条宽广的河流,这条河流也就是咱镇旁边的凤江。跟着,有人立马上去到茶树那摘了几片往嘴里塞,嚼了嚼,整个喉咙甘甜起来,疲惫感顿时消失,人也变得很精神。人们都叫它为神茶树,称它为‘俏乌凤’。到今天茶树靠嫁接技术越接越多,现在满山都是了,呵呵,也是我们青雀谷唯一的经济收入嘞。”

    陈牛华刚讲完故事正要对大家炫耀自己厉害,见到越走越落伍的林为音喊道:“喂,音子,你听清楚没?我刚才讲的可是这些茶树的传说呀”

    “听到啦。”林为音觉得她说地有点长,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唉,昨晚我睡都没睡好,现在一大早又要开采夏茶,真是郁闷”。林为音边走边顺手抚摸山路边的凤凰树并对着姐妹们发牢骚。

    “呦,音子是不是想帅哥了,还是在碉楼顶和哪家帅小伙一起晒月亮到半夜,你呀才十六岁,情犊刚刚初开,小心被骗咯,哈哈。”陈牛华调皮快速地返回下坡凑近林为音,并扯了扯她的麻花辫调侃道。

    “去去去。”林为音转身用纤细的小手推了推陈牛华,陈牛华也故意的闪了闪,想不到这么一闪,陈牛华跌倒进茶田的水沟里,整个身体下半截全部浸在水里面,姑娘们吓得都挣过去帮忙扶起来。

    这下可好,满身淤泥,陈牛华也是十八岁的小姑娘,长相虽说没有发小林为音水灵可爱,可也是一个五官还是端正,大眼睛的人,面相中就是眉毛偏粗犷和颧骨稍微高了些,俗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说明这女子日后肯定是个女强人。现在这样子,肯定让陈牛华感到在姐妹们很没面子,心里头马上有股气涌上来,直冲红了脸,眼睛也憋得泪水都快流出来了,对着林为音指责嚷:“都怪你!刚才你不推我,就不会掉到这里面去,也不会弄成这样子。”林为音感觉很委屈,站在一旁无语,心里在想:“自己刚才也只是意思地推一下,要不是你自己做这么大的假动作,也不至于会放生这样丑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或是怎么安慰,陈牛华比自己年纪大,作为妹妹去安慰姐姐,感觉又不好,更何况其他姐妹都很积极帮忙,还是站在那里给她数落吧。

    陈牛华见林为音愣在那里不说,想了想,这个责任你也推卸不掉,不赖你,还赖谁,哼,脑子转了一下叮得一声来了个注意,对着林为音说:“好了好了,事情都这样了,就算了,不过你自个造的孽,你要补偿。把你的衣服脱出来给我,你穿我的,这样行吧?!”

    姑娘们听到陈牛华这样是故意为难林为音,心里特意要报复回来。大家都很了解她,心里头有想法也不敢说出来。谁叫陈牛华是她们这一群姐妹们的大姐大,个个低都不语,或是把眼光瞅向他处风景,不想也不敢掺和她们两个的事。

    林为音这时就听傻了,心里那是又气又惧,气的是陈牛华如此蛮不讲理,得寸进尺,咄咄逼人;惧的是她知道陈牛华那人霸道,并且说道做到。原本娇柔畏事的林为音完全懵在那里。

    见到林为音还是愣在那,性急的陈牛华,拖着满是淤泥的腿大步且迅速地走到林为音面前,先把双手在自己胸前擦干净,马上伸去林为音脖子前面解盘纽,清式偏襟衣的钮扣不像现在这样在胸前一排下去,陈牛华从她的下巴正下方解纽扣一直解到她的右腰,这正是中式设计的微妙所在,识转弯的纽扣。黑色的纽扣被解开后,陈牛华用力拉开深蓝色上衣,把林为音这玉女胸前的大红色肚兜一览无余,跟着也迅速脱下林为音的黑色长裤,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是要侵犯林为音。十六岁正是女孩的花季,林为音这女孩的Ru房基本发育封面成熟,YURU如双峰顶起那块红色肚兜;臀部很浑圆,腰部相对较细,身材逐渐显出女性的魅力特征;陈牛华脱完林为音的衣服,跑到茶树丛里,脱掉她自己身上肮脏的衣裤,一丝不挂地准备换上林为音的衣服。

    就这样,上苍赐给女性最优美的TONGTI被显露出来,白如雪的肌肤在一片绿色中显得十分漂亮抢眼。火红的凤凰树像是青青茶园的守卫,伟岸高大地守护在梯田周围,此时又像上天派下来的天使,准备卸下身上红色的盔甲,给美丽善良的林为音披上。

    很快,林为音陈牛华各自穿好衣服,和姑娘们一个跟着一个走进茶园,把背在后面的茶篓搁在腹前,双手一左一右,一仰一起地采摘起来;现在的茶叶是夏茶,嫩芽从修剪过的枝干侧冒出来,无比鲜嫩;六七个穿着深蓝衣服的女孩在一排排绿葱葱的茶园间忙碌起来,像是六七粒蓝砖石镶嵌在幽绿的翡翠石上面,闪闪发亮;又有如几粒晨露搭在绿叶上,跟着晨曦一起闪烁。由于要上山采茶时都是特意换上比较传统单一色彩的衣服,以便脏了容易清洗,而在平时,她们都会穿地花枝招展,漂亮衣物比比皆是。看到这里,你可能会产生疑问,一个偏远山区,经济物质条件会那么好吗?没错,这里物质经济条件虽然不及那些大城市,可也远远胜于其他地方的乡下农村;青雀谷位于崇山峻岭山路崎岖之中,但在大山中有一宽阔的凤江从中流过这个小盆地,凤江冲积平原一带却土地富饶,水田丰美,自唐朝开始,人们开始引种茶树,且因茶园茶道的盛行,货畅其流,物埠民丰,经济繁荣,方圆百里不到的山城来往客商络绎不绝。在大山的环抱之下,却有世外桃源般的清静,成为少有的一方乐土。再加上自古以来战争不断,皇朝更替频繁,中原的官宦富商,文人学士经常举家迁徙到这块鲜见兵戈的绿洲,经过好几百年的渗透,原先闭塞的青雀谷竟是人杰地灵,生活富庶,也出了不少官商和名流。

    正当姑娘们摘着茶叶,从山上走下来了一个小和尚,身穿褐黄色的僧袍,背着一个小茶箩,慢慢地向她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