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奇怪少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3本章字数:2680字

    姑娘们一看,这小和尚跟他们差不多年纪,留着寸头,估计是好些日子没剃光头了,正面看还是挺俊俏清秀的脸蛋,可谁知侧面一看,骨骼确实如此精奇,脑勺后面的枕骨突出,也就是俗话常说的“反骨”,说到反骨,在古代封建社会是指那些具有叛逆性精神的异端、不忠不义之人。其实不然,在现代社会中,反骨成为勇于开创,思维敏捷的象征。有一说:头有反骨,万中无一,五百年出一个,他日必成大器,纵然不能登基坐殿,也是一代王侯。按照风云子相法:脑后有反骨,将来能登科。传说李自成、李世民便生有反骨。当然以上说的好坏包含许多封建迷信成分,现在已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了,按现代脑科学证明:突出部位的大脑神经正是主管人的逻辑思辨能力和创新意识的部分,这部分发达,正是说明此人的逻辑思辨能力极强。这种人一般都非常聪明,自我意识,天生不听话,特立独行,不轻易听信他人,当他发现比自己别人能力见识手段更高一等之后,自然不甘屈人之下,不甘落人之后,希望与人一较高下,龙战于野,在现代多是领导之材或老板之材。因为造反的总是这样的人在领头,最后胜出的也正是这样的人,所以这种人便成了一些朝代官府追杀的对象。

    当然,在不懂欣赏的小姑娘们面前,给她们感觉就很丑,小和尚一上前,就对着姑娘们。双手合十,道:“女施主们,打扰了,我是山上法岩寺的僧人,能否施舍些茶青给我,我师父做的乌龙茶特好喝。”

    “滚!”没等小和尚说完,陈牛华厉声喝斥:“茶树又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也是帮人家采摘,给了你,被人知道了,我们被茶园主骂死了。”

    “给我点粗茶即可,小僧感激不尽。”

    “就给她点吧,看他这么瘦小,估计在庙里没怎么吃,挺可怜的。”旁边一姑娘对着陈牛华说道。

    陈牛华撇了撇嘴,挥舞了下手巴掌,用威胁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几个伙伴,说道:“不行,咱们可是辛辛苦苦摘的,茶叶又不是米饭,又不能填饱肚子,说给就给呀。”她走到小和尚面前,用食指扶起他的瘦尖下巴**道:“除非给姐唱首歌听听,姐就施舍些茶叶尖给你哦。”

    小和尚一紧张,连忙用手搧走陈的手指,并吓得退了两步,满脸涨红且不安的表情顿时显露出来,结结巴巴地说:“请不要这样,师傅说男女不能相碰。”

    姑娘们马上“哈哈哈”大笑起来。

    还没笑完,陈牛华觉得不对劲,才发现刚才小和尚支开她的手是青色的,似绿非绿,似蓝非蓝,二话不说,靠前拿起小和尚的两只手掌翻看一下,“啊—,你的手掌怎么是绿色的,你得什么病啊?!”

    吓得陈牛华飞快跑回茶丛中,与其他姑娘凑一块找安全感。说也是,不管男女老幼,只要是人,无不对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的。

    “不用怕,我这是胎记,我师父说,自我打小起就有的。”小和尚紧张神色未退尽,连忙解释:“不是得什么病,我没生病。看我瘦弱瘦弱地,从小到大都很少感冒发烧呢。”

    说到这小和尚,法号叫悟清,甚是值得同情可怜,从母体一生下来,父母发现这娃两手掌青色,后脑又凸起,以为他就是怪胎,怕是难养大,或怕以后会连累全家,还没喂上几口奶水,就给父亲扔到荒山野岭为野兽。幸好他命大。碰到刚从山下化斋回寺的几个和尚,才被捡回寺庙收养;寺庙没有女人,和尚更没有其他动物的奶水,就熬一些粥喂养他,这样他还真侥幸活了下来,现在看到他这瘦弱的身躯就明白他的生命力那是有多么顽强。

    “胎记,还有这样的胎记?!刚好在两只手掌的正面,还是有颜色。”其中一个姑娘也是惊愕地问道:“那你是不是怪胎呀?”

    “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吧。”悟清很自卑委屈有些难过地低下头:“可不可以不要说我怪胎,我就两只手掌青色而已。”

    “那好吧,你赶快滚吧,去其他地方要茶青去!不要妨碍我们摘茶。”陈牛华知道是胎记也就放松了起来,人也变回得瑟霸道。

    说完,其他姑娘也继续摘起茶叶,边嘀咕着这奇怪的小和尚。只有一直没说话的林为音目送着悟清。

    讨不到茶叶,差点被误当做怪物,十五岁的悟清心里很是自卑难过,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双手,真想一刀砍掉,或许这就是他青春期的主要烦恼。悟清往山上走,也想立马回到寺庙躲藏起来,不敢再出来见人。边在山道走,边掌打旁边的凤凰树,把对自己的怒气全发泄到树身上,有些小一些的凤凰树,被他掌打的摇摇晃晃,树上的凤凰花朵经不起折腾,

    纷纷放弃树身,飘落到悟清小和尚的身上,悟清欣赏着天女散花般的美景,一朵朵凤凰花,像红橙色的大雪花在空中飞舞,旋转,花瓣落在他头发肩膀上,给单调的褐黄色僧袍增加少许响亮抢眼的颜色。悟清差点陶醉在这“花花世界”,很快醒悟过来,是自己造的“孽”,美丽的花朵才会枞树上掉下来的,他赶快双手合十,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

    正当悟清把对憎恨自己双手的注意力转移到树上的花时,后面追赶来了一个刚才摘茶的女孩,正是林为音,她手提着茶篓,走到悟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和尚,我这些茶叶给你带回去寺庙。”

    “这···”悟清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即紧张又开心,紧张地是第一次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单独跟她说话,开心地是那半箩筐的茶青,他用手掌伸进箩筐里面,翻了翻,捞出一撮嫩叶,都是叶芽,古诗有云:“嫩芽香且灵,吾谓草中英”,如面前女孩的皮肤一样,娇嫩欲滴,可他眼睛只敢对着茶叶发亮并说道:“都是茶芽,要花费的很多时间摘的喔,你全给我了,会不会赚不到工钱,还会被园主骂的。你就白花了一上午时间了。”一般来讲,嫩茶叶含水量较老茶叶含水量高,阴天、雨季的鲜茶叶较晴天的水分高,总体来看,大约4。2至4。5斤鲜茶叶可以制成1斤毛茶;而雨水茶叶要5。5-6斤干1斤,雨水茶就是雨天采摘,表面有水的鲜茶叶,几年前遇到过一次。久晴不雨,连续干旱时,一般只需4至4。2斤鲜茶叶即可干1斤毛茶。所以采摘茶叶也不容易,工钱也是按斤算,全部嫩茶工价会高些,不过一天也摘不到多少斤。

    “没事,拿去吧,下午还有时间摘,这些也赚不到什么钱,我也是呆在家没事做,陪她们上来一起摘,当做上山玩玩,打发时间而已。”林为音见到他有些推辞,赶紧解释:“你拿回去炒,以后有机会,把你师父炒的茶拿些给我品尝一下,呵呵。”

    “好,那我就拿回去。”悟清感到这女孩如此善良亲切,抬起头面对林为音憨憨地微笑:“那多谢女施主了,等下次有机会,一定给你喝下我师父制的茶,喝完那就一个爽。”

    林为音“噗嗤”一声笑了一下,第一次被叫成女施主,同时觉得这小和尚也会很神气地吹大牛,感到他即可爱又搞笑。

    “好了,我差不多要回茶园了,免得她们几个以为我失踪了,就满山找人了。”她就把自己箩里面的茶叶倒进小和尚身上的茶箩,边说:“那你也早点回寺庙去,你还有很高的山要爬。”

    倒完茶叶,林为音拎着空箩,下山回茶园。而悟清,还是感动地愣在那里,这女孩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对自己关爱有加,感觉她从内心到容貌都是如此美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