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太极古寺(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3本章字数:2575字

    悟清举手拿着三个大竹筛从寺内出来,直径一米多的大竹筛在前面把他身体完全挡住,就只能见到他的两只脚在走动。

    当他下台阶快着地时,噗通一声扑盖在一个大竹筛上面,那叫一个痛,疼得他都无力站起来,倒在那的姿势简直就像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博学艺术家达芬奇绘制的维特鲁威人,就是差裸体而已。

    同时,其中两个大竹筛趁这机会溜了出来,像大车轮一样慢吞吞的滚到悟实老和尚身前。

    正在打拳的悟虚和悟化两个师叔见到此情况,及时收拳跑过去把悟清从地面拉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尘,连忙安慰。

    或许是习惯,有大人在孩子永远长不大,悟清这大男孩竟然像几岁的小孩子一样,两行眼泪立马滑出来,哗啦啦的哭声在这夜幕快降临的山川回荡起来。

    都十五岁的人了,在古代好命的话都当爹了,可在这看来确也没办法,谁叫他都是被这三个大老和尚带大,只能怨他自己命不好。

    和尚们为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可在这荒山野岭,就有这个小男孩可以施展一下自己的慈悲心,所以悟清从小到大基本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并且三个长辈还是争抢着来做。

    可俗话说的好:“严父出孝子,慈母多败儿。”这三个慈悲为怀的和尚都快把纯净的小男孩的前程给废了。搞得这么大岁数的孩子性格如此怯懦,还在哭爹喊娘,实在是啼笑皆非。

    “莫哭,看你师父我如何夜晚制茶,你小子长见识的时候到了。”

    悟实对着悟清说完,叫悟虚把三个大竹筛在地上连排成一直线。

    悟实半蹲下去,稳稳地扎个马步,左右手掌各向两侧伸出,在空中划出大八卦形状,寺庙四周乍然起风。悟实再次划了大八卦型,身边树叶纷飞。只见他把右手掌心向着茶青的位置,慢慢地向前推,突然把右手又往后一抽,奇迹出现了,那茶箩里的茶叶纷纷聚集在一起像一股龙卷风,又像一条龙,哦不是,应该似一条大蚯蚓从茶箩里钻出来,在空中旋转,慢慢地向悟实面前正中间的大竹筛飞过来,井然有序且又均匀地填平中间那个竹筛。

    就在同一时刻,不知道是老和尚自己故意,还是确实他的功力太强,只见悟虚悟化悟清三个人的上衣也被吸过来,并且还刚好把老和尚上半身完整抱住。

    “哎呀,快把你们的臭衣服拿走!”悟实叫了起来。

    他们三个裸着上身跑过去把衣服揭下来。

    悟虚即刻把自己心窝那一撮长地很大块又可以编辫子的体毛遮住;而悟化的一大撮体毛也同样可以绑马尾,可他的不是在胸前,却是在腹部肚脐的周边,他也赶紧挡起。

    唉,人这东西,很多看是道貌岸然的出家人,原来都是些奇葩怪胎,就是不知悟实打赤膊的时候又是怎样?大家尽可以想象。

    而悟清这小子就没什么亮点,全然就是几根瘦排骨,无非就是那双青掌,而在天空即将黑的时刻,也看不出所以然。

    悟实把掉落在竹筛里面的树叶挑选出来扔掉;随后,又扎稳马步,双手伸下,开始打起太极拳法,旋转搅动起来,像是在水缸里搅拌水,慢且有力,这就是太极拳的精华魅力所在,看似无力制物,其实全由气场意念控制一切,带动空气气流把力量或真气传输到物体上。

    看,竹筛上的一片片茶叶子,又一次凝集起来,向着老和尚旋转的方向也跟着旋转起来,慢慢从小漩涡变成大漩涡,这次就真地像是地上的龙卷风在竹筛上飞舞扭转。

    “平时制乌龙茶,一般分为五个工序:萎凋、做青、炒青、揉捻、干燥,才会有乌龙茶的香气和滋味。”悟实边旋转茶叶漩涡,时而换转方向说道:“萎凋和发酵工序不分开,两者相互配合进行。通过萎凋,以水分的变化,控制叶片内物质适度转化,达到适宜的发酵程度。萎凋方法又有四种:凉青、晒青、烘青、人控条件萎凋。怎样选取这四种,则要灵活的‘看青做青’和‘看天做青’。萎凋后的茶叶置于小竹筛中摇动,叶片互相碰撞,叶片由软变硬。再静置一段时间,此时鲜叶又逐渐膨胀,恢复弹性,叶子变软。经过如此有规律的熟悉动与静的过程,茶叶发生了一系列生物化学变化。叶缘细胞的破坏,发生轻度氧化,叶片边缘呈现红色。叶片中央部分,叶色由暗绿转变为黄绿,即所谓的‘绿叶红镶边’;同时水分的蒸发和运转,有利于香气、滋味的发展。为师我现在使用用太极拳法借气流旋转茶叶就是解决萎凋和做青两个工序。”

    悟实不停变换旋转方向,使茶叶相互碰撞摩擦,跟着又说道:“接着下来就是炒青和揉捻、干燥,乌龙茶的内质已在做青阶段基本形成,炒青是承上启下的转折工序,它象绿茶的杀青一样,防止叶子继续红变,固定做青形成的品质,形成馥郁的茶香。此外,还可挥发一部分水分,使叶子柔软,便于揉捻;而揉捻对于成茶之形状与滋味有决定性之影响,揉捻不足,条索松,片未增多,滋味淡薄。揉捻过度,块形类茶增加,滋味亦易苦涩,且揉捻时间过长,每易使茶叶酦酵而劣变,水色每易混浊而黄变。且看我如何将炒青、揉捻、干燥用太极拳法结合在一起完成制作。”

    言毕,悟实老和尚抽回左手,仅用右手代替双手旋转搅拌茶叶漩涡,右手越转越快,茶叶漩涡也跟着迅速扭转起来,突然由漩涡式又变成一条龙飞出来,哦不,还是很像大蚯蚓,看那老和尚把右手从竹筛上方移到外面转动,那条“大虫”也跟着跑到竹筛外面,犹如蛟龙入海,重拾自由,在空中飞舞旋转。老和尚将左手掌在胸前提气,接着左手掌向右手方向缓慢且很有力度的推去,似乎将真气输送给右手。顿时,见那“大虫”从头开始发亮,慢慢亮遍全身;此刻,悟实老和尚像是那这大又笨重的白鞭子在夜空中抽来抽去,又像是被发光的白蛇咬住,怎么甩也甩不掉。实际上,这可是悟实将蕴藏多年的真气释放一部分出来,促使空气流动加速,空气中的各种分子在摩擦打架产生一定的热度来“炒茶”。

    差不多几十秒的时间,悟实将手中的发光“大虫”挥向三个大竹筛的位置,那条虫似乎很听话的飞到其上空,乖乖地把成条的“虫”身分成三大段,成品茶叶规规矩矩并很均匀地撒落在相对应的三个竹筛里面,乌龙茶的香气也弥漫开来。

    悟实此时才收拳,站直身体面向着他们三个。

    呵呵,他们三个简直吓呆了,个个站在那瞪着双眼。平时半生不死的老和尚竟然有这等绝招,悟虚和悟化也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和悟实生活也好几十年,打心底佩服这个老家伙藏得真深,心里也在骂真他娘地真会装B,真他妈的虚伪,竟然骗了他们几十年。

    “悟清,看到没,这就是你平时常说学来无用的太极拳。”悟实拍拍身上的灰尘和碎叶,笑着对悟清说道:“什么东西都有他的用处及学问,用得准方能成大器。”

    悟清还是听不懂师父说的最后一句,什么东西、学问、大器。他依然愣在那里,满脑还是沉醉在刚才师父用太极制茶的那一幕。

    师父在他心里不仅是少林大师,太极宗师,更是茶叶专家,甚至是心中的神奇与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