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火烧寺庙(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4本章字数:1385字

    “砰”

    匪头扣下鸟枪的扳机。

    悟实侧身一闪,子弹与他擦鼻而过。

    看似悟实躲弹如此轻松;其实不然,刚才子弹飞来一刹那,他也是很心惊,吓得差点尿流。只是迫于颜面,这些让人感到弱势地表情没有流露出来,掩盖地十分之深。子弹飞过去后,他心里也心里很侥幸地念到:好险,真是好险!

    刚才都挺一身正气地悟虚悟化两人,吓得立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悟清就吓到也蜷缩柱子后面,与两位师叔一样双脚双手在发抖。

    人之所以怕枪或发抖,无非就是怕死,不仅悟实悟虚悟化悟清如此,任何正常人面对死亡时,首选表现的是恐惧,这种信息会通过神经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继而造成极度的恐惧,主要是因为死亡的到来将会使他丧失生命和肉体两个要素中的至少一个,而缺少任何一个要素,瞬间将不再是活人。

    我们时常看到那些不论身居何种高位的人,当因严重触犯法律被法庭宣判死刑时常常瘫软如泥,泣不成声,甚至当场晕死过去,这都是最原始的也是最正常的反应。而他们平时所叫嚣的什么主义什么信仰来骗别人,煽动别人不怕死,这时却不能让自己不怕死。所以人和动物在科学上公式是通用的。

    每个人都希望生命在自己的身体内多驻留一段时间,最好是永远。所以说,每个人都会为了生命而发抖。

    匪头发现拿错枪了,鸟枪只能装一弹射发一弹,迅速扔掉,再从其他匪手中抢过一支手枪。

    “砰,砰,砰。”

    对着悟实又连射三枪。

    悟实纵身一跃,一发子弹鞋底穿过,一发从大腿侧飞过,另一发刚才从裤裆下面擦过,裤子布料裂开一道小缝隙。

    “好险,好险。”悟实心里还是嘀咕着。

    谁知由于他跳跃用力过度,竟然整个身躯穿过屋顶,木梁屋瓦顿时粉碎,撒落一地,足见老和尚的铁头功如此深厚。

    盗匪们以为老和尚是想逃走,正准备跑出去追。

    谁知正要转身,悟实就从他刚才顶开的窟窿掉落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呦,哎呦。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掉了。”悟实自己扶住腰板从地上站了起来。

    “又来!”悟实都还没站直,只见盗匪们手头上有枪的都举起对准了自己,慌张道:“坏了!”

    “砰砰砰……”

    盗匪们齐射子弹,把所有的子弹都射出,枪声大且密,震到屋瓦又掉一些下来,悟虚悟化两人都已经吓到趴在地上颤抖。

    差不多同时间从枪口出来的子弹们,多且密地形成好几重“巨网”似地像悟实飞扑过来。

    任悟实纵跃,还是横飞,都来不及逃脱出这几个快且大的“巨网”,除非他又遁地术,不然肯定会被打成蜂窝。

    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

    “喔啊———”悟实迅雷般摆了太极起势如狮子般吼了出来。

    悟实从体内逼出一股强大的真气,这真气从他肌肤的每一个毛孔如金针般飞钻出来,同时也粉碎了悟实身上的所有布料,让老和尚的身体无一物遮挡;真气密集成一层钢铁般防护罩,犹如巨大的水晶球。

    “咕,咕,咕……”那些子弹进入真气防护层,如同某物体掉进浆糊一般,发出迟钝低沉可爱的声响。

    而金属子弹进入到里面,丧失了原有的杀气,速度减缓地可怕,就像小孩子对路人扔石头一样,当然,这石头打在人身上也会疼。

    “咿呀,呀,呀……”悟实被那些“小石块”打中,身体很多地方红肿起来,在真气团里面疼叫起来。

    见到没有枪声,悟实才停止运功,真气防护层也随之消失,他瘫坐在地上,深喘着气,这危急关头,使出不少真气,伤了不少元气,刹那间,悟实老和尚,憔悴了许多。

    见到悟实此状,悟虚悟化赶紧起来把供奉台上的金黄布扯出来,包住悟实没着半点衣服的身体。

    众匪们纷纷丢掉手头上没子弹的枪支。个个卷起袖子,正准备朝虚弱的悟实老和尚进行再一次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