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火烧寺庙(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4本章字数:1083字

    受伤的盗匪相互帮扶,一起狼狈地逃离法岩寺。

    寺里的和尚也全都躺倒在地上,除了小和尚悟清。

    虚弱的老和尚原本还可以睁着眼睛,突然眼睛一闭,完全晕厥过去。

    怎么回事?

    原来刚才打中匪徒们腿部的东西,是老和尚用最后的一股力量发功把之前洒落在地上的四枚子弹“召唤”起来,不偏不倚不强不弱地击中目标。

    两师叔相对好一些,受伤不多,只是不经打而已。

    所以他们也陆续站起来,一块把老和尚扶到僧房休息。

    接下来的日子就轮到小和尚悟清各种忙了。

    照料师父师叔那是为徒为侄的义务。

    次日早晨,太阳刚刚爬上山头,像婴儿般露出半个脸蛋;鸟雀鸣叫声,连绵不断,似乎都是寻觅到食物,温饱后为幸福而欢快地歌唱。 云雾萦绕的山峰,忽隐忽现,朦朦胧胧犹如仙境般充满神秘感。

    浸泡在云雾里的法岩寺,大门一打开,小和尚悟清背着一箩筐走了出来。

    他要干嘛?又去采茶?不是,悟清这是去采山药。给老和尚们补补身子。

    从寺内传来悟虚虚弱的声音:“早去早回。”

    悟清小心翼翼地下到半山腰,看到一人躺在路边的山石上。

    远看,悟清还以为是具死尸,走近前一看,原来是个中年人在睡觉正打着呼噜。

    那人身上只穿一条四角小内内,旁边还放着一个茶壶。

    悟清感到很是莫名其妙。

    俗话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此种场景令悟清就是这样。

    悟清用手轻轻推了推这个中年人。

    中年人醒来,看到小和尚,并环视了山上周边,微微惊愕了下:“啊—,我怎么会睡到这里来了”。

    悟清答道:“你自己都不知道?”

    中年人二话没说,马上捡起身边的茶壶,从从容容地往山下青雀谷跑去,直至消失在悟清的视野中。

    悟清边摸后脑勺,边自言自语:“这人有病啊!”

    群山里,蕴藏着数以千万计的野生草药。

    在朝露的滋润和晨曦的温暖下,野生的草药纷纷从泥土里舒展出嫩绿的幼芽,吮吸着大地的精华。

    连绵不断的岭南山丘地带,生长着品种繁多的各类药材。

    从悟清打小与师叔们采药的经验中,越是荒芜、人迹稀少的丘陵原野,往往是野生药草最丰硕、旺盛的地方,往这些地方采觅,收获也颇丰厚。

    采药也是一种很艰苦的工作,身背背篓,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即使是药草丰收,却也难以负荷跋涉。

    太阳下山,夜幕降临。

    疲惫不堪的悟清只能选择归程。

    草药满满地一箩筐令他很有成就感,忘记了疲劳与饥饿。

    在归途中,碰到一群从山上下来的人,朦胧的夜色看不清人脸,他们走路快速紧张,其中两三个似乎有点瘸的样子,身形看起来特眼熟。

    “坏了!”悟清心里恐慌起来:“他们肯定是那些盗匪,师父师叔他们可能又出事了。”

    悟清着急地飞跑起来,似乎想一脚蹬回去看个究竟,恐惧、紧张让他双腿发抖到无力。

    而亲情的力量又使他充满动力与责任。

    果然,爬跑到半途时候,远远望见山顶的寺庙燃起熊熊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