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解铃还须系铃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1本章字数:1584字

    刘之俊接着说:“其实你们应该多少明白我的真正用意。自从杨金建大市的消息传出后,整个城市一直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上至市级领导,下至市民百姓,都激动不已,躁动不已。决策者们恨不得变戏法似的一夜之间把这个破旧的县级城小变成一座超豪华现代化大都市,市民们把这里的房产认定为包赚不赔、赚必大赚特赚的最佳投资项目,有钱的买了一套买二套,买了住房买门市;没钱的,借了债也要买,买小户型不满足,咬咬牙还要买大的。现在熟人之间见面,最流行的一句问候话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就是你买了吗?你们说,有这样旺盛的消费市场,谁来搞房地产开发不能赚钱?”

    谢冰说:“不赚钱的生意谁会做?我们到杨金市来而不到渠北、到天信到其他地方去投资,看重的就是这里的市场前景。我们这么做错了吗?”

    刘之俊说:“错的不是你们该不该赚钱,而是你们的贪心。既然这里的房地产市场这么热,利润空间这么大,你们为何还要提那么多那么苛刻的附加条件呢?政府打算交给你们改造的这一片,是整个城市的黄金地段,开发价值超过任何地段,你们有的是赚了,你们还要我们搭上开发区的四百亩土地,你们的贪心也太大了吧?你们就不担心全市人民反对?即使有领导一意孤行不把群众的反对意见当回事,国家法律和政策也不会允许的。这么明显的违法违纪行为,上级有关部门要是查处起来,你们一样脱不了干系,到时你们同然会受到惨重损失。”

    刘之俊的话显然对谢冰有所触动,她陷入了沉思。

    马丽说:“嫂子,我觉得刘局说得对,我们要是不按政策办事,最终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

    刘之俊说:“关键是,还会有很多的领导干部因此会受连累,轻者受处分,重者要坐牢。这其中肯定也包括我本人。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中央纪委监察部有个统计,这几年每年下课和进监狱的市长县长,百分之六十以上是分管城市规划建设和土地的,每年同样有上百名建设局长和国土局长因为同流合污而陪葬!”

    马丽吐吐舌头:“呀,这么严重啊?”

    刘之俊坚定地点点头:“千真万确,一点都不夸张!”

    “那你说怎么办?”谢冰问我。

    刘之俊说:“我们按正常的程序和方式供地,你们以合法的方式拿地。”

    谢冰沉默一会儿,拿出手机给张乔市长打了个电话,说马上要见他,然后叫刘之俊把车开到紫荆王朝大酒店,她自个下车会张市长去了。

    刘之俊带着马丽进了杨金一个出名的特色小餐馆用餐。他没征求马丽的意见,直接点了几个知名的风味菜。因为这些菜属杨金特产,马丽可能根本没听说过,叫她点,她也无法选择谁好谁不好。合上点菜簿交还给服务员时,他很遗憾谢冰没与我们一起享用这些美味,以他对她的了解,她百分之百会对这些美味垂涎不已。

    马丽似乎是个很爱提问的女孩子,她具有特别大的好奇心。她一边对付着有点偏辣的水八块童子鸡,不时用手扇扇火辣辣的嘴唇,一边还不停地问这问那,尤其对刘之俊与谢冰过去的事表现得兴趣浓烈。

    可是刘之俊根本就不想跟她说这些。

    她说:“刘局长你不但不恨我嫂子,对她还是很关心的,从昨晚喝酒你处处保护她就看得出来。其实我嫂子也对你保存着好感,我们来的车上,他说了你很多好话,说你是个好人,是个有理想的男人,还是个才子,会写诗歌和小说,缺点就是有时太倔。我看你们完全是郎才女貌嘛,怎么后来分手了呢?”

    刘之俊心里说:“还不是因为当时谢冰太天真!还不是因为你哥哥太卑鄙太狡诈!”

    马丽又说:“不过你们个性都很强,见面说上三句话就抬杠。哦明白了,你们分手,就是因为经常吵架吧?”

    刘之俊白她一眼,还是在心里说:“在你哥哥在我们面前冒出来之前,我们天天相敬如宾,别说吵架,连脸红就不曾超过两位数。那时,无论是我们的亲朋或是好友,都把我们当成一对模范夫妻赞美着模仿着。你哥马千来,是我一生都无法原谅的敌人和罪人!”

    看来刘之俊点的几个菜每样都很合马丽的胃口,她吃的不少,可仍然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这反而使他对她增加了几分好感,说明她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女子,至少不像她的嫂子谢冰那样世故和江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