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能量不同凡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1本章字数:1707字

    与此同时,马千来还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因为全县外运煤的发货站舍弃了茂林站,茂林站过去紧张的货场多数被闲置了起来,马千来咕噜噜一口气把所有闲置的货场都租下来。然后他把从自己的煤窑里挖出的几吨煤加上从别的煤窑买来的煤奏齐一个单列,亲自押运到过去买了他的假煤的工厂,也不知用了什么招数,对方竟然全单照收了,并且还与他签定了长期供销合同。

    茂林站发的煤又有销路了!茂林县的煤老板们大喜过望,都夸马千来为他们大家做了一件大好事,他们便纷纷又把煤拉到茂林,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煤已经找不到卸车的地方。他们便向马千来求情,马千来很爽快地说,可以可以,不过,租这些货场我是花了大价钱的,我花钱肯定不是为了等着你们来求我帮忙是吧?老板们说,那是那是,你花了多少租金,肯定由我们出,不可能让你吃亏嘛。马千来说,我们都是生意人,没赚头甚至亏本的买卖即使我甘心情愿做,可你们也不可能领情,你们私下里还会说我脑子进了水不够用。老板们明白了他的意思,问,你想怎么收费?马千来说,我算了算,你们回到扬金来发货,每吨煤可以节省四十多块钱的运输费和过路费,我的想法是,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我们应该按比例分才合理。老板们紧张地问,你要分多少?马千来说,我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每吨煤我只抽二十块,不到一半!老板们心里大骂马千来比蚂蝗还能吸人的血,但在没搞到货场前,只好认他盘剥。

    从扬金站始发的货车每周是三趟,每趟固定有十个车皮专运煤炭,那就是说,一周将有一千八百吨左右的煤将从这里发运,算算吧,马千来每周可以白赚多少?至少三万五!一个月下来,就是十五万左右!加上他自己煤窑产生的效益,他轻而易举就挤身年收入达两百多万的高薪阶层!、

    但马千来的心里还是不塌实,尤其使他如骨哽喉的是街上一天天冒出来并且日益增多的高档小车,据他亲自暗中调查,仅常在县城溜达的“沙漠王子”就有四五辆,马千来对此很是不忿,他把他的“王子”贱卖了,升级成一辆悍马。那悍马可长劲了,开着像装甲车一样壮胆添威,那些个奥迪、本田、三菱、甚至奔驰宝马,在它的面前,不过是大象面前的甲虫,再高看一点,充其量不过一只乌龟王八,渺小得很,脆弱得很,有几次马千来在街上飙车,他几乎控制不住冲动要从那些“甲壳虫”身上碾过去。在产生这样的冲动的时候,他又有些许遗憾:要是哪里有坦克卖该多好啊!

    这就是刘之俊所知道的马千来,在他的心目中,马千来是一个聪明而奸诈,贪婪而狂妄的家伙,因此,马千来对他所表现出的过度谦恭,在他看来就显得极不协调极不真实。

    马千来站起来(其实,从刘之俊出现在门框里的那一刻起,他的屁股就处于半悬停状态了),双手握住刘之俊的左手,用最夸张的语气说:“幸会幸会,能成为市国土局长的夫人的老同学,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哪!”

    马千来的话听起来还很拗口,没三两秒钟的时间咀嚼,可能领会不了他的意思。但有一点刘之俊是听明白了,他已封他为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刘之俊笑着说:“你要是我们的市委书记就好了,国土局长可是个比烧红的炭还热的职位呢,听说现在到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比争这个位置的人少多了,哪能突然落在我的头上?”

    马千来挺认真地说:“市委今天下午刚定了,就是你,其他人跑得再凶都是白忙活。你晓得不?争这个位置的人有十十七八个呢,他们多数人背后有市里甚至省里领导撑着,个个志在必得。书记拿着很为难,不管定哪个都搁不平,都有常委站出来激烈反对,会议从上午开到中午再接着开到下午都形不成统一意见,最后有人提议从全市处级干部中通过无记名投票选定,结果你这个不去争的人反而上了,成了我们市的土地爷!我请你们吃饭,就是对你表示提前祝贺,顺便也和我的老同学聚聚。”

    原来这并非是必须丢下紧急公务亲自赴约的聚会,刘之俊的心里顿时生出几丝不快,但碍于老婆大人的情面,他把脸上是笑容维持到了晚餐结束。

    第二天,刘之俊被通知到组织部谈话,他果然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被任命为渠北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刘之俊于是初次感觉到了马千来的强大能量。不用说,这个煤老板并不简单,至少,他和市里的顶层建立起了比较密切而畅通的信息渠道。那么,刘之俊老婆的这位老同学,将会成为他官场上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贵人抑或灾星?

    后来的事实证明,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