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恍入王后寝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2本章字数:1851字

    考察团乖座的是林肯房车,车体宽大,酒吧、厕所等设施一应俱全,团员们加上司机导游不过十来人,因此并没有任何局促拥挤之感。

    朱小明他们一路打情骂俏,时不时有意无意把战火往张乔和孙巧巧身上引。张乔不是一个能够受得住他人特别是下属挑衅的人,何况对于男女方面的话题,他总有一肚子的话题和谈兴,杨金人没几个不知道,张乔市长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都是可以不禁忌这方面的话题的,就是在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办公会上,他也经常逮住空挡拿几位女性常委和副市长甚至女下属的敏感部位进行评价和讨论,并缠住女领导们要求公开交流性生活方面的经验。他的口头禅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既是君子,怎能不经常动动口呢?

    可现在,他却没有反击的欲望。他只用瞪眼和佯怒在他们与朱晓明们之间建起了一道隔火墙。

    而孙巧巧呢,也许真的是累了,从上车起,她就像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一样,安静地把头放在张乔的肩上,两只腿横压着张乔的腿,一直在迷茫着眼神微笑,像是在幸福中无限地沉醉,也像是在欣赏同伴们的口才和辩论技巧。

    难怪市长大人这么能耐得住寂寞。他是怕损毁了他正在享受的温馨氛围啊!

    刘之俊感觉自己总是无法融入到这个激情燃烧的群体之中,在购物时,只在一旁冷眼地看,留给导游和服务员的印象,大概就是一个无欲主义者或者是缺乏基本购买力的穷跟班;在同伴们插诨打科打情骂俏的时候,他也是一路无语,最夸张的表情,就仅仅是不易察觉的一笑而已。有几次他想把自己融入到他们之中去,但最终都没跨越心中那道无形的坎儿。他只好继续很累很累地“矜持”着。

    其实,刘之俊的极力掩饰,可能仅仅是自欺欺人罢了。尽管他在所有公开的场合极力掩藏着他与谢冰之间的那种暧昧关系,但谁能肯定就没被经验老道的张乔张市长大人那只灵敏的鼻子嗅出个气味来?否则,他怎么会在他们的面前一点不遮掩他与孙巧巧的非正常关系呢?对一位领导同志来说,这可是个致命的隐私啊!除非他感觉大家互相有把柄捏在别人手里,所以便少了必要的顾忌。当然,这也与他一贯敢作敢为的性格有关。

    回到宾馆,张市长他们并没到各自的房间去,而是直接去了位于三层的赌赌博场。张市长说吃晚饭还有些时间,不如去看看老外赌钱的风采是个什么样子。刘之俊借口头晕需要休息,又一次放了单线。

    刘之俊感觉特别累,但躺在床上却全无睡意,无聊和孤独像窗外的潮水浸满全身,想想张乔他们一对对度蜜月似的,心中便有了几分羡慕,进而满脑子里都塞满了谢冰的影子。

    这时候,床头柜上的镀金电话很优美地歌唱起来。

    正是谢冰打他,她叫他到她的房间去。

    谢冰的房间与刘之俊的房间隔了两层楼。他轻轻地敲门,门迅速打开,两位印度侍女伫立两旁恭恭敬敬地请他进去。他由她们引领着连续穿过四间装饰奢华的过度房和客厅,在主卧厅门前停下来。印度侍女先敲敲门,然后轻轻地推开,接着对他做出请进的姿势,他便瑟瑟缩缩地跨进了进去,印度侍女用不太熟练但很动听的中文说祝你愉快,倒着身子退了出去,并拉上了门。

    刘之俊站在门边,猛地被吓了一大跳。

    他恍惚觉得贸然闯入了一位极度奢华的阿拉 伯王后的寝宫。他的视野被金黄和玫瑰红两种颜色为主色调组成的绚丽世界充满。天花板是红色的,吊灯是金色;墙上的挂毯是红色,画框是金色;房中间那张硕大的旋转圆床上所铺的羊绒床罩是红色的,大部分家具的边也是金色,连仿古式样的电话机的机座和手柄,也是红色玉石镶黄金的边!

    床尾的下方,有个双人按摩浴池,池里正蒸腾着清香袭人的热气,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粉红的玫瑰花。

    不见谢冰的身影,刘之俊考虑是不是应该马上退出去,这时候,正对他的落地窗帘缓缓地启开,落地窗外,谢冰湿淋淋地光着身子,张开双手,无限期待地迎接着他的热切拥抱。

    刘之俊的行动完全吻合谢冰的期待。他以最短的用时消除了他们之间的空间距离,把他的身子和她的身子紧紧黏和在了一起。他吻她的额头,吻她的耳夹,吻她的嘴唇和乳头,她则拔光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然后搂紧他,冷不丁用力一拉,他们便双双跌进暖水泳池温暖的池水里。

    谢冰松开刘之俊,受到惊吓的小鱼小儿般窜得老远。刘之俊扬开修长的双臂划近她,一把搂她入怀,他们便像两只正在发情的海豚在暖水里自由地飘浮、亲吻和嬉戏。

    正当刘之俊出现疲倦感觉的时候,谢冰适时提出到房间里去。他们双双爬上岸,谢冰张开双手,说:“抱!”刘之俊欢快地应道:“尊命!”急切地抱起她。谢冰的手紧钩着他的脖子,双腿夹住他的腰,嘴唇一个劲地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拱。

    他们走进房间,走进按摩浴池。她把他按在下面,身子骑在他的身上,两手捞起花瓣在他的身上揉来搓去,他则一把一把地抓起水来,从她的乳 沟里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