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痛苦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2本章字数:1914字

    渐渐地,谢冰的眼色有了急剧的变化,清澈的眸子,变得迷离混乱,她不再用花瓣搓刘之俊的肉体,而是用脸不断地在他的胸膛上蹭来蹭去,嘴里还发出连续不断的哼声。

    刘之俊再也无法保持“君子”风度了,他从水里捞起她,顾不上擦去他们身上的水渍,径直大步走上旋转大床。他轻轻地放下她,身子却排山倒海般覆盖在她的身子上……

    夏日的暴风雨往往是短暂的,但过程中必然充斥着激烈甚至是狂暴的内涵,也必然在大地上留下很深很深的印记。刘之俊坚信,刚才这个经历,一定会在他所有美好的记忆中,回味很多很多年。

    刘之俊仰面躺着,很一会儿时间了还在轻轻喘息。谢冰头枕着他的手臂,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膛和肚子上划来划去,嘴里还说:“我们有半个月的时间在一起,我们天天都做 ,等回国的时候,让我把你的儿子怀起来,你一定要努力啊!”

    刘之俊的心一颤,情绪一落千丈。他和谢冰共同生活了几年,从结婚的第二年开始,他们就有了造人计划,并不遗余力地向着这个目标奋斗着。但结果呢?谢冰的腰一如既往地苗条,没有一点变化。他们便明白,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但那时他们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他们不想知道那个没有生育能力的人到底是谁,这样,他们两人就谁也不用带着歉疚面对对方。刘之俊一直认定,当初谢冰背叛他并毅然决然地和他离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她已经证明了那个应该歉疚的人是他。

    也许知道了刘之俊的心思,谢冰坐起来,非常郑重其事地给他揭开了一个让他难以相信谜底。

    谢冰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迟迟没有孩子你现在知道原因了吧?”

    刘之俊说:“不知道,我也没想要知道。”

    谢冰说:“你应该弄清楚原因。其实,我早该告诉你了,根本原因在我,我的生理上存在缺陷。”

    他摇摇头,表示并不想相信。

    谢冰说:“我说的是实话。我们离婚后我跟马千来生活了几年仍没生育,我就到北京最著名的专科医院找最著名的专家做了检查,结论是我的输卵管存在阻塞,精子没法进入到我的卵巢,根本无法怀孕。后来我全国各地地跑,找遍了国内所有知名的医生治疗,都没用。就是这个原因,我与马千来的关系才开始出现、出现一些……裂痕。”

    刘之俊猛然坐起身子:“你当时为啥不把检查结果告诉我呢?难道你真的就是为了这个破结果毅然决然地要求和我离婚吗?”

    谢冰说:“只能说是原因之一。我如果告诉了你后再和你闹离婚,你肯定以为我是因为不想拖累了你才提出和你分手的,你会同意吗?”

    刘之俊痛苦地说:“你以为你作出了这个高尚的决定我就获得幸福了吗?不!你在这个荒唐的原因左右下所作出的草率行动,对我只有打击和痛苦你知道吗?”

    谢冰低下头,喃喃地说:“我知道,但当时我不得不走出这一步啊。”

    他无言。他相信她是在诡辩。因为她当时不止一次公开声称,她是看上了马千来的腰缠万贯 。尽管他至今都不相信那个时候她是这样的女人(当然现在的她是不是这样的女人他不敢保证),但他还是强烈地希望她亲口对他否认并说出令他信服的真相。

    他等待着她开口。

    谢冰缓缓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坚决地要求离开你,最主要的原因是,是我的身子已经出轨了,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刘之俊的心猛一咯噔。在他们的离婚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坊间已经传说,谢冰其实和马千来勾搭在一起很久了。难道传言是确实的,只是他这个最应该知道秘密的人还蒙在鼓里?

    谢冰继续说:“你说的对,在马千来出现在我们生活中之后不久,我们就因为你和他的斗争出现矛盾。你要打击他,而他是我的老同学,他请求我给你施加影响放他一马,并不断地给我送礼,还搬出我所有要好的同学对我施加压力,可无论我怎么跟你求情,你都一点不买账,甚至对因此马千来的打击更猛烈。我于是相信,你并不怎么在乎我,你对我的面子一点不屑于顾忌。于是,我便和你闹情绪,开始在晚上经常和同学一起逛夜店,到酒吧喝酒,到舞厅狂欢,自然,每次基本都有马千来参加,每次都是他买单,并在结束后,开车一个一个地把我们送回家。而每次,他都是把别的女孩送走后最后一个送我。他说他这样做主要是想和我单独多呆一会儿。马千来读初中时就爱恋着我,我是知道的,我们现在相处的时候,他都对我特别特别殷勤,无是不流露出深深的爱意,我只是装作没领会而已。说实话,如果当时你稍稍对我多留意一点,哪怕是对我的变化和反常行为稍加一点管束,任何男人都不可能把我从你的身边捞走。这你应该相信。可偏偏你没有这样做。当深更半夜的时候我带着满嘴酒气回到家里,你只是说:你这小东西,没多大酒量,还不知道少喝点,喝醉了难受吧?然后你给喂我一杯糖开水,然后给我打盆热水给我洗脚,然后扶我到床上睡觉,叫我好好休息,自己又回到书房忙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你大概以为你对我很信任很宽容很关怀了吧?可我躺在床上并没幸福的感觉,很多回,我都在默默地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