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超强硬措施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2本章字数:1758字

    早在出国前的几天,张乔市长就亲自主持召开了旧城改造片区房屋拆迁动员大会,明确提出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采用一切能够采用的手段,务必在一个月之内扫平所有建构筑物,确保开发商进场并顺利开工。

    在张乔提出的系列措施中,有一条造成的震动最大,就是所有吃财政饭的国家工作人员,包括教师、医生等,只要自己家的房子被列进了拆迁范围,都必须起好带头示范作用,率先签订拆迁协议,主动拆除;自己不是被拆迁户,但如果有自己的亲属和亲戚思想不通拒绝签订拆迁协议,该国家工作人员就必须对口负责做好其思想工作,如果亲属或亲戚的思想工作没做通,该国家工作人员就把工作停下来专门干一样事,没达到市委市政府要求的目标,就永远别回单位上班!

    张乔想出这么条措施,足见他是一位多么有思想多么有决策能力的领导。动员会召开会后的第二天,就有许多领导干部开始在外面租房,准备搬家事宜了。仅仅几天时间,全城的房源趋于高度紧张,连城郊的农房,租金也上涨了四五倍!

    临行前,张乔又召集旧城改造项目领导小组会议,明确由建设、国土、拆迁办、以及公安、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抽调精干人员组成拆迁工作组,集中精力打一场攻坚战,在他外出期间,由分管城建工作的常务副市长穆江全权领导负责。张乔特别强调,希望他考察回来后,同志们能够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卷,到时,他一定请示市委,对有功人员予以重奖。

    可是,当张乔回到杨金的时候,现实情况却与他的预期相差甚远。别说该拆的房屋大多依然岿然屹立,连签订了拆迁协议的业主,也不到三分之一。更让他生气的是,有三位副处级干部不但没有带头拆房,而且还和普通市民一起,和工作组进行对抗,造成的影响极为负面和恶劣。

    张乔当着众人的面,把穆江、监察局长和那几位副科级干部所在单位的一把手各自训斥了半个小时。之后,他责令监察局局长,会后马上出文,对那几位副科作出停职处理,下午,这些人所在的单位务必召开大会,向全局干部职工进行宣布。如果停职后那几个干部仍然执迷不悟,就撤职,就停发工资。

    监察局长和即将停职的副科所在单位的局长领命而去,拆迁工作组成员留下继续开会。张乔的情绪稍稍平稳了些。他问穆江,连领导干部的工作就没做通,你们打算怎么做普通市民的工作?你们弄清楚没有他们拒不同意拆迁的真是原因?你们是否把城市改造的意义向每个市民尤其是拆迁户宣传到位?

    穆江回答说,拆迁工作之所以难以推进,主要还拆迁户对安置补偿标准不满。他们反映标准太低,规划的安置房位置太偏,人气尤其是商气与他们原来住的地方差得太远。

    张乔说:“有些市民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人家外商带钱来造新房子给他住,他还这不对那不行,把人家开发商当冤大头,这样的不良风气决不能任其滋长,不然,谁还敢来你这儿投资?你们一定要加大工作力度,开动脑筋,多想办法,不管困难多大,都必须加以克服!”

    停职决定作出后,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两位被停职者已经幡然醒悟,向市委市政府写出了书面检讨,表示痛改错误,全力支持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另一位仍然冥顽不化,选择了继续与市委市政府的决定进行对抗。因为这位副处级干部是市志办的副主任,并且年龄即将到点,半年前,他自己就把头上那顶官帽丢弃一边,对单位的事不管不问了,因此,停职和撤职已经对他没有震慑力。

    张乔气得甩了电话。他下令:“把他的工资给停了,马上停。政府把他养起来他不但不知恩图报反倒和政府作对,他有本事让他自己养活去!”

    那位被停工资的市志办副主任名叫邓维夫,名字听起来挺斯文的,但性格却比一头牯牛还倔,处分不但没能使他把行为统一到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上来,他反而有了丢掉最后包袱,放手一搏的胆气。他闯进张乔市长的办公室,要求市长给他十分钟,听听他以一位普通市民的身份代表六百三十七户被拆迁户陈述陈述他们的心声。

    张乔市长冷笑着说:“本市长不是一个听不得群众意见的人,但今天不想听你在这里聒噪,你先把思想整端正了,把房子带头拆了再来找我谈。”

    邓维夫说:“张市长你这种态度对待群众是不对的,我的权利被侵犯了,我向你这个作出决策的父母官申述是我的权力,也是你这个市长的责任。”

    张乔突然翻了脸,吼叫道:“邓维夫你给我讲什么权力?我为老百姓服务,但不能为一个忘记了共产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刁民去损害国家和公众的利益。政府养活了你,你却和党委政府对着干,像你这样忘恩负义的东西政府养着还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