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0本章字数:6797字

    苍穹山,又名太虚山,是九州大陆上的五大山脉之一,坐落于大陆中部,是现今大乾王朝西境山系的主干。

    苍穹山历来有着“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山脉由西向东,延绵数千里,如同一条盘踞的蜿蜒巨龙,因而也被视作九州大陆的“龙脉之山”。

    从古至今,苍穹山都有着各种传说和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说之不完,道之不尽。最富于神话色彩传说的就是关于苍穹山住着的神仙,以及山中生长着仙草、仙果等等。

    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神话毕竟是神话,理智的人当它是个故事,信不得真,不相信这世上真有神仙,有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仙草仙果之类的东西。

    当然,相信的人也不在少数,许多的人不远万里地爬山涉水,千里迢迢地深入苍穹山,为得是希望得遇仙人,如果能蒙仙人指点迷津或者收徒传术,那将是莫大的仙缘,说不定也能得道成仙。即使遇不上仙人,能寻到一二根仙草或者仙果什么的,那也是好的。

    世上没有神仙,也没有仙草仙果。来苍穹山寻仙的人们大多数乘兴而来,败兴而回。不过,也有小部分留在了苍穹山。他们之所以留下来,并不是遇到了什么神仙,而是有了人生的新目标,那就是:拜师学武。

    苍穹山有着许多的武林门派和隐世高人。这可不是神话,也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存在。苍穹山历来是人们崇尚的武林圣地,这里门派林立,高手甚多,其中最久负盛名的武林门派便是天雷教。

    天雷教,简称雷教,乃是九州大陆上最古老的武林门派之一。其总坛坐落于苍穹河源头天池湖畔的雷神峰上,存在已有上千年了,门徒甚多,遍及天下。但近百年来,随着雷教高层奉行封山闭关、不过问江湖是非的武林宗旨,雷教已在武林中渐失声望,几近销声匿迹了!

    但尽管如此,武林中人谁也不敢轻视雷教。众所周知,雷教武学独步武林,尤其是镇教神功天雷神功震惊天下,无可匹敌。但这门神功随着雷教第三十五代教主雷震天的失踪,百年来再也没有听说雷教中有谁练成?

    在江湖武林中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雷教的天雷神功源自于镇教至宝天雷珠。更有传言:谁只要得到了天雷珠,谁就能练成天雷神功,继而成为雷教之主,掌控雷教,称霸武林,唯我独尊。

    至于这传说是不是真的,雷教中谁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但天雷珠确是存在,也确实是雷教的镇教至宝。从雷教总坛建立的那天开始,天雷珠就一直深藏在暗无天日的圣殿之中,传承了一千多年。

    千百年来,无数的人潜入雷教总坛,处心积虑也好,冒险也罢,为的便是盗取那让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天雷珠。但从古至今,无一例外的,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

    天雷珠是什么样子的,除了雷教的高层人物,恐怕没有人见过。那些盗珠的人大多失去了性命,即使侥幸活下来,也是伤残之身,这还是多亏雷教长老心慈仁厚,网开一面,不愿再添杀孽。

    不管雷教长老有多么的仁慈,但只要天雷珠在雷教存在着一天,后续仍然会有人不断地来设法盗取。毕竟,作为武林中人,谁不想练成绝世武功,称霸武林?

    这不,今晚又有人来偷盗天雷珠了!

    夜色深沉,一个黑衣人如夜间幽灵般,无声无息地掠入了雷教圣殿。

    圣殿乃是雷教总坛的禁地,殿中不但拱奉着雷教历代教主的灵位画像,还秘藏着雷教的各种绝密和武学典籍。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存放着雷教历代相传的镇教之宝——天雷珠。

    圣殿是圣灵之地,神圣庄重,平时只有三位长老才能进入殿中,而且每时每刻都有一位长老坐守于此。

    当然,圣殿也需要有人料理,打扫的是一位老仆。这位老仆又聋又哑,是绝对能信得过之人。他是雷教的忠仆,打理圣殿已有五十年了。

    雷教总坛高手如云,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铁壁森严,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而圣殿外更有当今天下都难有敌手的二长老坐守,黑衣人竟能潜得进来,也着实是了得。

    雷教圣殿内部极大,有着众多的大殿内室,可潜入者看都不看别的地方,而是沿着一条路线直闯而入。可见此人对圣殿无比的熟悉,此来是轻车熟路。

    穿过三座大殿,出现在黑衣人面前的是一条长达百多丈的长廊。面对这条长廊,黑衣人不由变得特别凝重,他心中清楚,这条长廊上共有百多种机关,若不熟悉,只要踏入一步,就算是天下无敌的绝世高手,恐怕也会成为一堆碎肉。

    黑衣人深吸一口气,将全身的功力提到至极。这时,只见他身上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这光芒很是柔和,如若轻风。

    只见他双臂一张,身形如同一只蝴蝶般慢慢地向长廊上飘去。绝!太绝了!恐怕任何人见到这一幕,就是雷教的长老见了也要为之咋舌喝彩!

    作为武人,能够将轻功练到这等御风而行的地步,不说旷古绝今,也足以独步武林了!

    往长廊上飞行了一段路,黑衣人的眼睛突然迸射出青蒙蒙的光彩,因为他的前面长廊上竟有无数的透明细丝,若不是他早先知道,换成别人会一头撞上。

    嗯!黑衣人沉喝一声,突然整个人如同失去重量一般,如同是空中飘舞的飞絮,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青色光芒急速往两侧聚集,形成了两片如同蝶翅的翅膀。

    只见黑衣人如同一只轻飘的蝴蝶般,在这纵横交错的细丝之间飘舞穿梭,那姿态优美极了。他犹如是穿梭弄花的蝴蝶,翩翩起舞。但,这并非是在百花从中,而是在极端危险的机关阵中,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良久,黑衣人终于飞至长廊尽头,蹁跹飘落。这时候,他身上的淡青色光翅的颜色已黯淡了许多,如同是透明一般。这一趟飞行,可是消耗了他过半的功力。

    “噗嗤”一声,黑衣人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是他强用那种旷世轻功的结果,已是伤及了五脏六腑。不过,他顾不得自己的内伤,也不敢多待,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有限。当即一抹嘴边的鲜血,忙着向里面走去。

    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是一座高逾过丈的沉厚巨大铁门,如此大的铁门,就算是有神兵利器在手,恐怕也要费时费力地才能把它破开。但黑衣人早有准备,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大串奇形怪状的铁线条。

    他把这些铁线条插在铁门锁钥孔中,以不同的角度上有序地搅动,瞧他的熟练手法,便知是个惯偷,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了。

    “嘀咯”一声,这并不是很响的开锁声,但在这一片死寂的长廊上,显得特别的脆耳。

    听到这一声响,黑衣人高悬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下了。虽然他好几次走过这道铁门,但圣殿中机关重重,谁能担保不会出错。

    “轧、轧、轧……”

    铁门移动声,在这死寂的长廊中显得特别的沉闷,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黑衣人的手掌心直冒冷汗。但他不能放弃,为了这一天,他花去了太多的时间和心血,牺牲了三十年的青春岁月。

    昏暗的圆形石洞好像是永远都走不完一般,但是黑衣人仍是能沉往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里若是沉不往气,那必是命丧黄泉。

    黑衣人终于停住了脚步,挡在他面前的是一道石壁,似乎是没有去路了。这里是最后一关,能不能成功就要看此一举了。

    嘿!黑衣人沉腰提气,双拳如同流星般击出,拳影如朵朵梅花,有序地击在石壁上。

    原来这是开这一道石门的密诀。为了这一道的秘诀,黑衣人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在这里足足等了三十年。整整三十年,人生有几个三十年?

    “咚、咚、咚……”一声声闷响在这石洞中回荡。几十下拳击之后,猛然间,石壁内传出一阵“格、格、格……”的声响。

    这一声声的格响如同巨锤般敲打着黑衣人的心,在这短短的几刻,他内心中经历了许多的感受,有激动,有心喜,也有辛酸……

    石壁终于开了,露出了一个黑暗巨大的石厅。里面如同一个无边的黑暗漩涡,幽静阴森,给人一种无比的恐怖感。而在石厅的正中间的一座石台上,有一团的紫色光芒在闪射着。这团光芒就如同是明灯的指引,如同是危境中人的救命稻草。

    看到这团紫光,黑衣人眼中不由得射出兴奋的光芒,喉中嗬嗬有声,激动万分!

    天雷珠,终于可以得到你了,为了你,我已足足花费了三十年的时间。三十年的岁月,这是多么漫长的时光啊!

    黑衣人几乎忍不住大笑,但心中却一阵阵的酸楚,在叫:“有志者,事竟成,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成功了!天雷珠是我的了!只要得到它,我就能练成盖世神功!”

    尽管很激动,但他却不敢有半点大意,仍是小心翼翼地踏着一种奇怪的步法,慢慢地向天雷珠靠近。他知道,越是接近天雷珠,危险就越可怕。

    天雷珠,这是天雷教的镇教至宝。有人说,谁能参悟天雷珠的秘密,练成天雷神功,就能天下无敌。

    事实是否如此,从来没有人知道,就是身为雷教的最高知情者的历代教主以及历代长老都不清楚,因为除了天雷教的第一代教主以外,再也没有人知道天雷珠的秘密。

    与其说天雷珠对于天雷教说是一件至宝,倒不如说是一种憧憬,一种崇拜,甚至是一种渴望。

    天雷珠,形同一颗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清澈透明,紫光闪耀,夺目生辉。那紫色光芒,仿佛是一道道闪电,散发出危险的信号,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不过,黑衣人对此早有准备,拿出一块厚厚的黑布罩住了天雷珠后,这才伸手去拿。

    “铿、铿、铿……”

    随着天雷珠离开了放置处,石台下传出了声响,这不是甚为洪亮的声响似是警钟,竟然能穿透石洞,远远地传了出去。

    “不好!”

    黑衣人大惊失色,他在这里潜伏了三十年,竟然不知道石台上还有一道机关,这可真是出人意料,让人猝不及防。好在这不是要命机关,而是警报机关。

    “快走!”

    黑衣人反应神速,急忙往外就冲,不顾一切地将轻功速度运到了极致。他可知道,若是等雷教的长老们都赶来了,那他绝对是逃不出雷教总坛的。现如今只能有多快逃多快,生死在此一刻了!

    圣殿的警钟惊动了整个雷教总坛,所有弟子立刻警惕起来,心中都有点忐忑不安。这种警钟已经是几十年没有响过了,今天晚上竟然响起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今晚值守圣殿的二长老更是脸色大变,圣殿被人潜进去了,他竟然一无所知,这也太失职了!

    正当这时,圣殿中窜出了一人,那人的身法又快又捷,若是反应稍微慢一点的人,都看不清楚他的影子。

    “哪里逃!”

    二长老飞身跃起,身影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向了黑衣人。身未至,一种沉重的压力已到,几让人窒息。

    看到二长老直压而来,黑衣人心中大惊,毫不犹豫地急步后退。他来的速度够快,但后退的速度更快,快得只能用肉眼捕捉到一个淡淡的虚影。

    二长老身材肥胖雍肿,但他的行动却一点都不慢,仍如影随形地直扑黑衣人。

    黑衣人一退再退,已直抵圣殿内堂。

    “回去!”

    猛然间,一声冷喝,一道惊涛骇浪的真气狂压而来。

    不知何时,高瘦的三长老突然出现了,已经堵住了他的去路。

    前有追兵,后有堵卒,黑衣人已是逃无可逃。然而,不可思议之事再次发生了。但闻“嗖”的一声,只见黑衣人贴地飞射,如同一条飞蛇般身子一扭一扭的。就这么一扭一扭的眨眼间,他已飞出了十多丈之远。

    “好!”

    就是身为敌人的二长老都忍不住喝一声采。能见到这种怪异功夫,也算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黑衣人一窜出圣殿,立时跃起,如一只野鹤般冲天。但人在空中,却听一声冷哼:“给老夫留下!”

    一股刚劲急涌而来,黑衣人顿时胸口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影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般坠飘而落。

    未见其人,便已被对方的真力所伤,黑衣人心中大骇,好厉害的无形罡气,能相隔如此远的距离伤人,在雷教中除了大长老,没有第二个人了。

    黑衣人立定身形,环目四顾,不禁抽了一口冷气。雷教的三大长老竟然全都赶来了,这次只怕是难于逃脱了。

    雷教的三位长老形成一个铁三角阵,将黑衣人困在了中间。

    大长老年逾近百,须发皆白,却身材高大,如同一棵百年劲松,挺拔且直,老而不衰。浑身上下散发出凌人的气势。这要放眼武林,绝对不弱于任何一个门派的宗师。

    大长老是雷教现今的第一高手,一身功力修为几达天人之境。只是他一生留守雷教总坛,从不涉足江湖,因而默默无闻,甚至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即是雷教弟子都尊称他为:大长老。

    大长老神目如电,上下打量着全身笼罩在黑衣里的黑衣人,那凌厉的目光,冰寒无比,令黑衣人直吸凉气,感到头皮阵阵的发麻,背脊直冒冷汗。

    “你是甚么人?可是本教中人?”大长老沉声问道。

    其他的两位长老也都紧盯着这个竟能潜入圣殿的盗珠贼,全神戒备,提防他突然逃脱。

    黑衣人壮胆地笑道:“大长老,你猜错了,我不是雷教中人。”

    陷入三大长老的包围之中,就算是武林宗师也不可能处之泰然,面不变色。

    闻言,大长老白眉一挑,沉声道:“你若不是本教中人,又怎知老夫是大长老?”

    呃!黑衣人心头一惊,没想到自已一句话就露出了破绽,真是大意。

    “不论你是谁,交出天雷珠,给你一个自绝的机会。”大长老冷声说道。

    黑衣人大笑道:“好啊。”话刚出口,他倏地冲天而起,形如飞鹤。

    大长老一动未动,好像不怕对方逃了一般。

    “下来!”三长老的手中突然飞出一道红线,这道红线如同破空闪电,走蛇飞舞。

    三长老有个外号叫“千丝万缕”,他手中的红线就像是捆仙索,只要是被拴上就是千结难解。其实三长老这红线绝学是从雷教的二十四种秘学中的“魔龙千变鞭”衍化而成的。

    黑衣人在空中虚空蹈踏七步,险险避过红线,但最后还是回落到了原地,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单凭这一手,他就知道自己远远不及三长老。

    大长老阴沉喝道:“老夫倒要看一下倒底是谁如此大胆,竟敢来偷盗本教的天雷珠。”话音一落,他已出手了。

    突然间,他的手臂好像无限变长,一下就抵达了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的反应可以说是极快,快如闪电,但仍慢了,面部一凉,蒙面巾被扯下来了,露出了面目。

    呃!看清黑衣人的样貌,雷教的三位长老一下愣住了,面面相觑,相顾无语。这个人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几十来一直打扫圣殿,又聋又哑的老仆哑伯,这可真是想不到啊。

    “你到底是谁?”大长老目光如电,在空中迸出愤怒的火花。

    黑衣人被大长老瞪得一阵窒息,冷汗涔涔,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大长老目光一冷,凛然道:“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层面皮。”

    “不好!”黑衣人心中大惊,知道不妙。大长老出现这种神态,说明已动了杀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不待大长老话说完,迅速地身影一晃,瞬间分化成十几道影子,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分清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大长老右手伸出,在这一刻,他的右手的下半截竟然看不见了,好像是透明化了一般。空中却多了一道晶色的手影,直扑向分化纵横的影子。

    雷霆追月手,雷教二十四秘学之一。

    刹时之间,黑衣人的影子停滞不动,仿佛是水中游动的鱼儿突然掉进淤泥里游不动了。他这么一停滞,其余的虚影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衣人的面具立时被摘下来了,露出来的了一张六旬左右的沧桑之脸。

    三长老双目暴出光芒,悠悠地道:“武林中有两人轻功最高,一个是‘千里独行’马空行,另一个是‘飞天神龙’宫飞扬,但却没有几个人知道马空行的轻功其实比宫飞扬高出一倍不止。三十年前,马空行突然失踪,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如果老夫猜测没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失踪的马空行,哑伯也是在三十年前被你杀死的,是不是?”说着,目光如利剑般直射向黑衣人。

    “不错!”黑衣人笑答一声,身影突然如离弦之箭般直扑三长老。

    三长老一拳击出,喝道:“滚回去!”拳劲重山,浑如磐石。

    马空行并没有倒飞回去,身子一折,再次贴地飞出。

    “哪里逃!”二长老身影一晃,已经拦住了他的退路。然而,就在这一刻,如同飞箭般的马空行竟然不可思议地改变了方向,贴地飞掠,这等怪异的轻功,当真是见所未见,前所未闻。

    突然间,他一拳击下,整个人如同殒石般下坠,消失不见了。

    原来在他的一击之下,地面上竟然露出了一个黑幽幽的地洞。原来他事先早已准备好了逃生之路。这一天要发生的一切意外,他都估算进去了。

    “哪里逃!”三长老纵身就要往地洞里跳。

    “不可!”大长老连忙沉声喝止。

    三长老只好硬生生地一折腰,反弹而起,飘然落地。他和二长老都对大长老这个大哥言听计从。

    这时,地面震动,下面传来一阵阵轰鸣的闷响。想来是马空行把下面的地道弄塌了。

    三长老不由脸色一变,若不是刚才大长老喝止及时,估计他现在已经被活埋在地下了。

    二长老的脸色也不好看,竟让马空行在他们三人的围困中逃走,这实在是让人颜面无光,这要传出江湖,岂不被武林同道笑掉大牙。

    圣殿里虽然闹得不可开交,却没有一个雷教弟子闯进来。原来圣殿历代除了教主和长老以外,其他的人都不能进来,否则将处以极刑。

    二长老狠狠地跺了下脚,气急败坏地道:“不能这样让他逃了,让我去把他抓回来!”。

    大长老沉声道:“不用急,他逃不掉的。”

    二长老只好跺了跺脚。

    大长老沉声说:“老三,待会你动身去追马空行,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抓回来。”

    在这个时候,还能沉稳有序,足见大长老的定力修为有多高了。

    “大哥……”二长老想说话。

    大长老挥手说:“老二,这不能怪你,马空行处心积虑了三十多年,天雷珠被他偷走也是正常的事。”

    他知道老二是怀疚于心,急着想去抓回马空行,将功赎罪。

    二长老只好把话咽回去。

    大长老沉吟道:“圣殿不能无人什守,老二听力好,人又精明,是最好的守圣殿人选。”顿了一顿,又说:“自从教主失踪以后,咱们教内就有人蠢蠢欲动,想登上教主之位。因而我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总坛,所以老三在外面有一切都不用请示我,一切都可以便宜行事。”

    三长老点了点头。

    大长老凝重地道:“天雷珠失丢,事关重大,万不可张扬,只能是我们三兄弟知道,否则,本教将会陷入内乱,某些不安分子势必趁此起事,因而我们不得不谨慎。雷教的千年根基不能在我们兄弟手中毁去,否则,我们还有何脸面去地下面对历代教主。”

    二长老和三长老频频点头,脸色凝重,眉头紧皱。的确,自从教主雷震天失踪后,教中就有人蠢蠢欲动,妄想登上教主之位,掌控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