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老兵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0本章字数:3056字

    北狼关,大乾王朝北部边陲之地的重要城关。这座城关之所以重要,只缘此城坐落于天狼山与飞虎山之间接壤的狭隘山口上,是南来北往的交通咽喉要地,也是抵御北方强国铁狼帝国南下进军的雄关之一。

    边关之地,历来是战争阴云的笼罩地,在这里,无时不刻充斥着战争,杀戮,为了一城一地的得失,敌我双方无所不用其极,因而每年里都有大量的士兵在冲突中死去,也有大批新的兵员补充到来。

    有战争,就有死亡,这是战争的残酷性,也是必然性。因而,只要是北狼关的士兵,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古雄。

    古雄,名难听,乍听之下,以为是狗熊,但古雄非狗熊,而是英雄。至少在士兵的眼中,古雄就是英雄。

    古雄来到北狼关已经渡过了二十个冬天,生平历经无数战争,身上的伤疤多得数不清,是实实在在、名副其实的一个老兵。如果他不是英雄,那谁是英雄?

    古雄向来沉默寡言,不管是对谁,都极少说话。他脸上总有一种落寞的神情,眼神中时不时会流露出一种哀伤,似是在回忆一段伤心的往事。

    来到北狼关当兵的,大多数都是罪犯,是被发配到来服兵役的。古雄和大多数士兵一样,是被发配到北狼关的。至于是缘何会发配至此,他对谁都没有说。

    当兵二十年,换成一般人,早已是副将、将军级别的了,可古雄还只是个小小的弓箭兵队长,没有得到任何的升迁。不过,对于古雄来说,他能在边关之地存活下来,已是非常不易了,不会要求太多,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这里,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

    冬天过去,春天来临,但北方仍然是寒风凛冽,气温低下,特别是前几天下了一场春雪,远处的山峰上白雪皑皑,虽然还在融化,却给这个春天增添了几分的寒意,尤其是到了晚上,寒风啸啸,冰冷刺骨,即使披着厚重的棉衣,也是索索发抖。

    “妈的,这是什么鬼天气,这么冷!”

    城墙上,三三两两的的士兵在寒风中聚在一起,躲在跺口后,围着火盆烤火取暖,在在城楼上,三个烤火的士兵中,有一个忍不住抱怨骂天。

    “是啊!都已经春天了,怎么还那么冷?”另一个士兵应和着道:“在我那儿,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冷过?”

    这两个士兵甚是年轻,二十岁左右,一看就知道是新兵蛋子,很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倒是坐在他们中间的士兵年长一些,看上去三十多岁,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成熟稳重,显然是个老兵。

    “呵呵……北方是苦寒之地,就是到了四五月,晚上依然很冷!”老兵笑呵呵地道:“你们家都是在南方,气候当然不能与这里相比,你们刚来,一时还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等你们住上三年五载,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三年五载?

    一听这话,两个年轻士兵脸都变了。最先说话的那个道:“我在这里一年都呆不了,还三年五载,这不是要我命吗?宋大哥,你在这里多久了?”

    “五年!”老兵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说道:“我宋霆来北狼关已经整整五年了,二十八岁来到这里,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呵呵!卫东,你也别怨天,天气是要不了人的命,要人命的是战争,如果战争来了,你如果能在这里活上三四年,就非常的了不起了!”

    闻言,年轻的卫东士兵忍不住笑了:“宋大哥,你还真会说笑,现在我们大乾王朝与铁龙帝国关系良好,经贸往来频繁,怎么可能发生战争?我和张鸿来这里一个月了,也没见到铁狼军进犯。张鸿,你说是不是?”

    那叫张鸿的士兵点头道:“极是!宋大哥,你可不要吓我们,我可不想死!”

    宋霆鼻孔中哼出了一声,凛然道:“不是吓你们,而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你们可知道,即使没有战争,我们北狼关每年要死多少人?”

    二人不约而同地摇头,卫东笑道:“这我们哪知道,至少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死人!”

    宋霆嗤笑道:“没有看到并不代表没有死人,如果让你们去守城门,那你们就会看到,我们的巡逻队每隔几天都会从野外抬进许多战士的尸体。哼哼!你们以为边关就那么平静,不会死人吗?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正说得起劲,忽然,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在干什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宋霆不用看,便已吓得跳了起来,身影挺得笔直。而卫东、张鸿这两家伙倒没有反应过来,慢吞吞地站起,望向说话之人。

    不知何时,一位身披护甲的中年军士出现在了城楼上。这位中年军士,中等身材,并不如何的高大。但他站在那里,手中握着一张铁胎弓,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萧杀之色,令人不寒而栗。

    卫东和张鸿并不认识此人。但看到宋霆对此人的敬畏表情,就知道这人非同一般。二人不敢怠慢,连忙挺胸直腰,只听宋霆说道:“禀报队长,我们在这里烤火取暖,闲来聊聊天!”

    “聊天!”中年军士冷淡地扫视三人一眼,冷声道:“你们还真有闲情逸致,就不怕敌人摸上来,要了你们的命?”

    “不会的!”宋霆信誓旦旦地道:“天这么冷,敌人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偷袭。”

    中年军士冷哼一声,张嘴想骂,却好像想起了什么,改口道:“既然今晚是你们值班,最好用心点,小心使得万年船,别一个不留神,把小命给丢了!”

    “是,队长!”宋霆恭敬地道。

    中年军士也不再说什么,向城外探了探头,见没什么异常,便转身离去。

    见中年军士走了,宋霆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道了一声:“好险!”

    见宋霆紧张的样子,卫东和张鸿都甚觉疑惑,卫东问道:“宋大哥,那家伙是谁呀?你好像很怕他!”

    宋霆瞪他一眼,喝道:“谁说我怕他,我这是敬畏,是敬畏,你懂不懂!”

    敬畏?

    张鸿嗤的笑了,道:“听你刚才说,他好像是一个队长,一个小小的队长,又有什么好敬畏的,又不是什么将军!”

    “你们懂什么,不知道别乱说!”宋霆自顾地坐下,从腰身上取下一个酒囊,拧开塞盖,美美地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二人,笑说:“这是我们北方正宗的烈酒,火焰烧,喝一口能烧到到心里去,你们要不要来一口,暖暖身子?”

    张鸿迟疑了一会,但天气实在是冷,忍不住接过酒囊喝了一口,顿觉一股热辣直冲腹中,如烈火般烧心,不由脸色通红,叫道:“好烈!”

    卫东也喝了一口,感觉很好,赞道:“好酒!”

    宋霆笑道:“北方是个苦寒之地,来到此地就要学会喝烈酒,特别是这样的寒天,烈酒能驱除你们身上的寒气!”

    卫东不关心酒的事情,对刚才那中年军士甚是好奇,忍不住问道:“宋大哥,刚才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沉默了一会,宋霆往火盆里添了把炭,叹气道:“他是我们弓箭兵的大队长,也是我们军中的神箭手,古雄!”

    狗熊!

    听到这样的名字,卫东和张鸿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张鸿道:“怎么有人叫这样的名字,狗熊,这……哈哈!也太难听了!”

    “是啊!狗熊!”卫东也笑道:“还是神箭手呢,太让人好笑了!”

    “很好笑吗!”宋霆阴沉着脸道:“你们听清楚,他叫古雄,是古代的古,英雄的雄,古雄而非狗熊。人家的名字是不好听,可你们知道,他在北狼关有多久了?他杀过的敌人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

    卫东、张鸿面面相觑,相顾愕然。张鸿道:“没这么夸张吧!他既然那么厉害,早该当上将军了,怎么……还是个小小的弓箭兵队长?”

    闻言,宋霆郁闷的又喝了一口“火焰烧”,然后借着酒劲愤愤不平地道:“要说军功,我也该是个将军,可惜,我到现在还是个兵。哼!我们这些底下的士兵拼死拼活,守卫疆土,可立下的功劳都归谁了,还不是那些……唉!不说这些,谁让我们都是发配来的罪犯。即使立下天大的功劳也是别人的,永远摆脱不了罪犯的身份!”

    哦!卫东和张鸿虽然年轻,却也听懂了一点,卫东道:“原来……这样,那这么说,古雄也是个罪犯,被发配到这里的?”

    宋霆冷笑道:“当然是,来北狼关的有几个不是罪犯,把我们发配到这里,明着就是送死。在北狼关当兵能活着就不错了,别妄想升官发财。这也是古雄为什么在北狼关呆了二十年,杀敌无数,立了那么多的功劳,始终还是个小小的队长!”

    “甚么?二十年?”张鸿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道:“你是说……古雄在这里呆了……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