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铁狼军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0本章字数:3352字

    “很吃惊是吗!”宋霆哼道:“这就是为什么说他杀得人比你们吃得饭还多。古队长箭法如神,百步穿杨,死在他箭下的胡虏不计其数,他……还救过我的命,若非是他,我早已死了!”

    “原来古队长还是宋大哥的救命恩人啊!”张鸿恍然道:“那你一定知道他很多的英雄事迹,不妨对我讲讲!”

    宋霆摇了摇头,笑道:“要说到事迹,古雄队长可是太多了……”

    他正待说下去,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道劲风,一旁坐着的张鸿顿时闷哼一声,身体一晃,栽倒在地。几乎同时,卫东也是如此。

    “不好!”宋霆何等机警,立时感到不妙,下意识地往旁边一个侧滚,但见嗖的一道乌光闪过,落在了城墙上,当的一声,溅起了一蓬火星。

    “不好,敌袭……”宋霆张口大叫,翻滚之中已是拔出了战刀。不知何时,城头上忽然冒出了数十条黑影,他们手执弩箭,偷袭射杀守城的军士。

    天寒地冻,北狼关的守城士兵大多躲在城墙跺口后烤火,谁也没有发现敌人是怎么摸上来的。等发现的时候太迟了,敌人已经发动了突袭,一时之间,惨叫迭起,死在敌人弩箭下的北狼关士兵不下十数人之多。

    宋霆很是幸运,凭着多年来在战场上的生死考验出来的敏锐警觉逃过一劫。然而,敌人一见射杀不成,立刻有两人挥刀扑到,不让宋霆有再示警喊叫的机会。但他们显然是低估了宋霆的能力……

    能在边关之地生存五年,足见宋霆非常了得,他耳朵边风声响动,听风辨形,立即知道一左一右同时有人夹攻。两个黑衣人反应也算是快了,寒光闪耀的弯刀带着尖锐的风声落下,看似凌厉,但在宋霆这种用刀的大行家眼里,他们的动作简直慢得像乌龟打劫蜗牛,处处是破绽。

    宋霆突然一侧身,战刀在空中画个玄妙的半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刀法,刹时,“啊、啊”两声惨叫响起,血花飞溅。两个黑衣人已倒下!

    在这一瞬间,宋霆又突然纵身倒退,一个手肘凶狠地打在身后的一个敌人肋骨处,骨头清脆的碎裂声在寂静的夜晚听得清清楚楚,让人牙根发软。那个企图从身后偷袭的敌人一声不吭地晕了过去。

    “杀——”

    宋霆的行为激怒了一个为首的黑衣人首领,他吆喝一声,像豹子似的整个人扑起,挥刀直取宋霆面门,刀势又快又狠,“杀”字刚出口,那泛着蓝光的刀锋已经到了宋霆面前,劲风惊人。

    好快!

    宋霆大惊,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就地一个草驴打滚,狼狈地躲开了那一刀,长刀带着尖锐的风声从他耳边惊险万分地掠过,咣当!头盔被削飞了,同时削断的发丝顺风吹起,刀锋冰冷的劲风吹得宋霆皮肤生痛。

    他狼狈不堪地就地打了个滚,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那黑衣首领知道此刻绝不能容宋霆缓过气来的,扑上去又砍了第二刀。宋霆躺在地上,根本无法躲避,眼前那片雪亮的刀光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他下意识地闭了眼睛,闭目待死,等待那无法躲避的结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夜空中嗖的传来一声锐响,接着便是刀落地的声响……

    等待的那一刀迟迟没有砍下来,宋霆诧异地睁开眼睛,眼前见到的是那黑衣人站在面前,睁大着眼睛,满脸惊恐,眼珠子死鱼般凸出,在他的咽喉上插着一支雕翎箭,身体摇晃了几下,砰然倒地!

    死里逃生,这不过是瞬时之间的事,宋霆喜出望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转身一望,只见在不远的地方,古雄就在城楼上,手中的弓缓缓垂下,显然,是他射杀了这名黑衣人。

    “古大哥!”宋霆心情激动,叫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古雄面无表情,冷淡地道:“少废话,还不赶快示警!”说着,张弓搭箭,箭如连珠,嗖嗖嗖……箭如惊虹,追魂夺命,随着他每一箭的射出,夜空中都会响起一声惨叫,绽放出一朵朵血花,但见近处冒上城来的黑衣人,均被古雄的箭射下了城头,死于非命。

    此时,宋霆已顾不得什么了,拼尽全力,在砍倒两个敌人后,跑到城楼置放的铜钟外,撞响了警钟。

    “当一一当一一当一一”苍桑而绵长的钟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悠悠扬扬,飘飘荡荡,声传百里,瞬间传遍整个北狼关。

    警钟一响,预示着敌军来袭,关内的乾军大营中迅速吹响了号角,鼓声震天,营帐里的士兵顿时惊醒,纷纷从睡炕被窝里爬起,来不及披戴盔甲,便已抓起武器冲到外面齐集。

    在距离北狼关不远的一处山岭之上,战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山岭下的山谷中,整齐的排列着一队队整装待发的铁狼骑兵,他们的脸上如同铁铸一般冰冷,没有半点的表情。坚厚的盾牌以及散发出森寒光芒的刀枪,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铁骑环行展开,将山岭牢牢的护住,战马不停的刨着地面,嘴中喷出焦虑不安的响鼻之声。在山谷正中四面绘有金狼、青狼、银狼、黑狼的大旗迎风抖动,四个全身都披挂着明亮盔甲的铁狼帝国将军仰望山岭,眼中流露出兴奋和焦虑的光芒,那两种完全不同的感情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的诡异。

    “可惜……”

    闻听到北狼关上传出的钟声,伫立在望月岭上的铁龙军统帅忽先行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叹,神情显得有些沮丧。他清楚地知道,这一次偷袭北狼关的行动又宣告失败了。

    在他的身后,站立着十数位身披铁甲,外罩裘服的铁狼军高级军官,他们也在眺望着远处的北狼关。站在望月岭上,几乎可窥及北狼关的全貌,此时虽是在夜间,也可看到北狼关的城头上火把摇动,人影跑动,众多乾军士兵一队队地出现在视野中。

    “禀告大帅!”一名旗使官跑到忽先行跟前,单膝点地,恭声道:“蚩术、烈牙、铁勒、莫扎四位将军请示,是否下令全军出击,攻下北狼关?”

    静默片刻,忽先行凛然道:“既然偷袭不行,那唯有强攻,马上传令四位将军,此次偷袭计划已经失败,全军立刻出击,速速拿下北狼关!”

    那旗使官答应一声,立马跑到山岭边,以火把替代旗帜,以旗语方式传达忽先行元帅的命令。

    “哇呀呀……”

    一收到山岭上传出的出击信号,山谷中的四位铁狼军将军立时兴奋的大叫,呛——不约而同地掣出战刀,遥指前方,高声喊道:“勇士们,杀猪了……杀!”

    刹那间,万马奔腾,铁狼骑兵喊着震天的口号,黑压压的如同决堤的洪水般涌出了山谷,滚滚地直扑远处的北狼关,铁狼骑兵挥舞着战刀,高喊着“杀猪”口号,张牙舞爪,一往无前。

    看着麾下的大军出动,山岭上观战的铁狼军将领齐齐下跪。忽先行开始向上天祷告:“愿狼神保佑我铁狼军,此战顺利攻克北狼关,开创帝国的千秋功业!”

    与此同时,北狼关城内的帅府里,搂着爱妾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乾军元帅董玉虎惊醒了,他是被城楼的钟声以及身边的爱妾金珠叫醒了:“元帅,快醒醒……”

    “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外面传来的钟声,董玉虎从床上跳起,大惊失色。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咚地一脚踹开了门,跑进来喊道:“元帅,大事不好了!铁狼军打来了……”

    “打来了!”董玉虎惊道:“城门失守了吗?”

    闯进来报信的亲卫忙道:“那倒没有,幸亏我军发现的及时,敲响警钟,没有被铁狼军偷袭成功,!”

    “那就好!”董玉虎连忙下榻,问道:“今晚谁在守城?”

    “是古雄!”那亲卫道:“现在营中的士兵都已赶往北城,相信一定能顶住铁狼军的进攻!”

    哦!董玉虎松了一口气,下令道:“吩咐古雄,让他给我顶住,坚决顶住,要是顶不住,我要他脑袋,军法处置!”

    “是!”亲卫答应一声,匆匆跑出去了。

    “娘的,不是两国永世修好吗,怎么又打?”董玉虎着急地在房里来回踱步,气急败坏:“还真不能相信胡人,他们完全没有信用……这可怎么办?”

    他正说着,却见自己的爱妾已经披衣下榻,急急忙忙地开始翻箱倒柜,收拾细软,忙喝道:“你干什么?”

    “收拾东西啊!你没看见吗!”金珠说道:“胡人杀人不眨眼的,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万一他们打进城来,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办?我可不想被胡人糟蹋,得赶快收拾好东西,赶紧逃!”

    董玉虎气乐了,骂道:“你慌什么,我们城里守军众多,胡人一时打不进来!你别自己吓自己!”

    “那……我收拾好东西总没错吧!”金珠委屈地道:“玉虎,我……不是怕死,而是我已经怀了你的骨肉,我……可不想我们的孩子有事!”

    闻言,董玉虎脸色顿时变得柔和,上前搂着爱妾,轻抚着她的肚皮,柔声说道:“珠珠!你放心,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我说过,我要带你到京城,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他正说着,又一名军士闯进房来禀报:“元帅,大事不好了,铁狼帝国的大军已经出动,要攻城了!”

    “什么?”董玉虎浑身巨震,脸色一阵苍白,脱口问道:“敌军……来了多少兵马?”

    “现在还不知道!”那军士道:“狼军既然犯境,定然做好了准备,兵马应该……不下十万!”

    “十万啊!”董玉虎心惊胆颤,连忙说道:“快……赶快传信,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请陛下速速派兵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