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攻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0本章字数:3018字

    元历一八八四年三月二十四日,清晨,铁狼帝国二十万大军突然进犯大乾王朝北部边关北狼关,由此展开了两国长达数十年战争序幕……

    铁狼帝国,九州大陆北陆最强大的游牧国家,国土面积辽阔,人口不下三千万,超过半数以上的国民都是牧民,且不管男女老少,人人就像他们的国名一样充满了狼性,善骑擅射,人人好战,因而有着天下最强大的骑兵队伍,驰骋沙场,野战无敌,号称天下第一强兵。

    对于大乾王朝来说,北方有着这么一个恶狼般的近邻,可谓是非常不幸,近几十年来,两国大战小战频频不断,乾朝往往是败多胜少,一败再败,最后节节败退,丧失了北狼关以北的大片土地。北狼关是阻挡铁狼军的最后一道险关,不容有失,如果再丢失,铁狼军将长驱直入,一马平川。

    意识到北狼关的重要性,乾帝天熙不得不在北狼关扎下重兵,并派素有“鬼狐”之称的智将徐元杰驻守。徐元杰是乾朝的当世名将,智计百出,勇谋过人,天熙皇帝派他驻守北狼关,还真是选对了人。在徐元杰镇守北狼关的十年间,铁狼军连吃败仗,难越雷池一步。

    然而,徐元杰毕竟年事已高。一年前,一场大病击倒了他,不能处理军务。为此,天熙帝也十分爱惜这位老将,将他调回京城养病。另行派遣董玉虎将军来镇守北狼关。

    这位董玉虎名不见经传,没多少人了解他的来历,对于铁狼帝国的将领来说更是陌生,几乎是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唯一知道的是此人是乾朝丞相陆通推荐的“人才”。丞相陆通在乾朝可是说一不二,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许正因为如此,董玉虎才能接替徐元杰的职务。

    不管怎样,徐元杰离开北狼关,这对于铁狼帝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铁狼军统帅忽先行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夺取北狼关势在必行。为此,早在五个多月前,他就和铁狼皇帝商议定下了计策,一边派遣使臣出使乾朝,表明两国罢兵,永世修好之意。另一边,明里是将边境线上的军队撤掉大半,暗中却是调兵遣将,重兵潜藏于天狼山中,等待时机。

    忽先行使得这一招明面修好,暗渡狼山之计果然管用,在很大程度上麻痹了乾朝君臣,也麻痹了北狼关内的守军。以致城防松懈,士兵懒散,让铁狼军有机可乘。

    按照忽先行原先的计划,先是派遣最精锐的“狼牙突击队”乘夜摸上北狼关城头,解决掉关上的所有哨兵,然后控制城楼,放下吊桥,大开城门,放外面的铁狼军进城,兵不血刃地占领北狼关,可惜这一计划最终是失败了。

    不过,忽先行也没指望“狼牙突击队”一定会成功,他早已作好了后手准备,既然偷袭不成,那只有强攻了。在勇武忠诚的铁狼勇士面前,没有攻不克的艰难险阻。北狼关,终将是属于铁狼帝国。

    “杀……”

    天色刚亮,白茫茫的雾气晨光中,人头簇拥。千军万马从雾气中现身,人头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

    随着嘹亮的口令声,铁狼骑兵左右闪开,让后面的步兵先行冲在前头,摆开阵势,有序地前进。千万只穿着羊皮军靴的脚抬起、同时落地,步伐整齐划一,跨过的距离整齐得像尺子量出来似的分毫不差。

    “咚、咚、咚!”随着那有节奏的整齐脚步声,连北狼关坚固的城墙都在颤抖。铁狼士兵一边行进,一边举起了武器,高呼:“狼皇万岁!”

    呼声地动山摇。刀如山,枪如林,钢铁的海洋耀眼夺目,千万人聚集的压迫力迎面而来。

    在步兵的两翼,骑兵以散兵线推进,骑兵群快速地越过了步兵方阵,潮水般涌过了城头五百米的接近距离,城头上却静悄悄没有反应。比起那边大张旗鼓的喧闹,这边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那种莫测高深的神秘感觉给人压力,更让人恐惧,冲在前面的骑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驻足观望。

    青狼旗旗主烈牙大喝:“临阵退缩者斩,上啊!”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嗡嗡”鸣响。

    “杀!”

    随着城头上的一声号令,天空忽然暗下来了,上百台连弩发射机和四千多名弓箭手同时发威,大片的飞箭像云朵一样遮蔽了天空,形同乌云般瞬间又变成雨点,金属瀑布从天而降!

    乾军弩机发射的箭矢是如此强劲,冲在最前面的铁狼军黑狼旗旗主莫扎,像是被个隐形的巨人正面猛击了一拳,整个人突然向后倒飞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中扭曲成不自然的姿势,翻转着被射成了刺猬。那些重型弩机依靠强力机簧发动,在五十米内强得可以洞穿盾牌,而且一瞬间连续发射七八次排箭。

    一时间,整个北面城墙犹如一座突然爆发的火山,无数的箭矢遮天蔽日。在这阵可怕的金属风暴中,没有盔甲和盾牌保护的血肉之躯纸糊般脆弱,前排的铁狼骑兵连喊一声“救命”都来不及,连人带马瞬间被绞得粉碎。

    这绝对是个最可怕的噩梦。惨叫、呻吟、鲜血、死亡,慌乱的人马相互践踏、马蹄声、尖叫,箭雨如蝗虫般飞来,而箭矢破空的尖锐风声充斥了整个空间,逼得那些最勇敢的铁狼战士都要发疯。到处都是箭!箭!箭!

    电光火石间,如同突然被狂暴的雷击中,前列骑兵人仰马翻,不断有铁狼兵喷洒着血花腾起在半空,惨叫着从马上栽倒尘土。身体瞬间被洞穿,箭矢带着血花又将第二个人射得飞起来。有人甚至被整个人钉在了地上,血花在半空绽放。

    士兵们尖叫、哭号,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自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战马踩过后脑,脑浆飞溅。骑兵不断地倒下,濒临死亡的短促而尖锐的可怕惨叫声、中箭受伤的战马在地上翻滚,长长的嘶叫声惨绝人寰。

    铁狼军,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强兵,有着大陆上最庞大的骑兵队伍,勇猛彪悍,野战无敌,但毕竟是血肉之躯,挡不住强劲的劲弩。乾朝的军队或许不如铁狼帝国的军队,但乾朝军工发达,在武器上要比铁狼军先进的多,比如连弩发射机就是铁狼军所没有的。因而,再强悍的铁狼兵,也顶不住连弩的劲射。

    眼见城头弓箭如此犀利,后面督战的忽先行急忙舞动旗帜,下令后续跟进的五千铁狼步兵将盾牌挡在身前,大声呼喝着冲锋。只听铁狼将官号令声声,盾牌手纷纷立定,排列成行,行又成列,将盾牌高举过头顶,转眼间,一个巨大的钢铁方阵赫然出现。

    那漫山遍野的盾牌反射耀眼的阳光,就像大片雪亮的光带。五万步兵呼喝着冲锋,他们弯着腰从那个钢铁天棚下面走过,快步冲近。

    城楼上,将敌情变化看在眼里的古雄冷笑一声,当即下令:“所有投石车都准备,距离校对为两百步,方向正前,给我——放!”

    随着一声令下,“劈啪劈啪”的机簧发动声连续不断,犹如鸟群突然从空中飞过,无数的巨石带着凄厉的风声从天而降,雷霆般落到了密集的盾牌方阵中间。铁狼士兵连躲闪都来不及,也没有任何盾牌能够抵挡住这种恐怖的武器,大群大群地被砸成了肉浆,脑浆飞溅。

    比起实际的杀伤效果来,震撼效力更是大了几十倍。很多铁狼兵都是第一次见识到乾朝军队强大的防御武器。眼看同伴们死得如此凄惨,恐怖感控制了铁狼步兵的心灵,他们歇斯底里地狂叫,丢下了手中盾牌抱头四散,排列整齐的盾牌在投石的密集打击下四分五裂,溃败下来的士兵像是放野的羊群一样撒满整个平原。

    忽先行当即下令:对逃回头的士兵放箭射击!

    顷刻间,对着跑回头的自家士兵,督战队万箭齐发。铁狼逃兵给射倒一大片,那些惨叫着中箭倒地的士兵,睁大了眼睛,至死仍不能相信这个事实:自己是死在自家人手上的!

    前沿铁狼将官更是凶残,他们用刀砍、用枪刺、用鞭抽,杀畜生似的砍杀溃散士兵,全然不像对待自己的同胞。

    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后退是死,前进更是死。巨大的北狼关要塞巍然耸立,落石箭矢有如暴雨,难以想像有任何生物能在这样的打击中幸存,一层又一层的尸体堆成了小丘,血水汩汩流成了小河,把整个护城河都给染成了红色,伤兵被压在尸体堆中惨叫救命,无人有空暇理会。

    城亘上不时有人中箭倒地,守军伏尸喋血,城跺上满是血淋淋的手印。空中箭矢横飞。传令兵在城头上奔来跑去,呼叫声此起彼伏,投石车、强弓发射的声音连续不断,震得人耳膜隐隐生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