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城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043字

    旁边的铁狼兵骇异:他们连对方是如何出刀和收招的都看不清楚!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眼前只见一片白光闪烁,只来得叫一声:“哎呀!”

    血花喷涌,脑袋就已经飞上了天空。

    在凶狠的对杀中,铁狼兵的冲击势头完全地被压制,乾朝骑兵一阵可怕的马刀劈削之下,前排的铁狼兵全无还手之力,一个接一个地落马倒地,接着,成千上万的马蹄将他们践踏,惨叫声完全淹没在那片喧嚣之下。而乾军方面,竟然连一个落马的都没有。

    遭到乾朝骑兵头一个冲击,鏖杀的战线开始扭曲,变成了弯曲的弧月形。铁狼军给打得步步后退,站不住脚。

    敌人虽然是轻骑兵,但他们那扑杀的势头,比重甲骑兵还要凌厉。即使以铁狼兵的坚固护身甲、锁字甲也挡不住对方的砍削,连人带甲被砍成了两截。

    被激起凶性的铁狼兵拼命反扑,高举重矛、弯刀,扑杀向前,可是没用,乾朝骑兵连看都不看,随手一刀,后发先至,连胳膊带刀地卸下了他的手臂。被砍掉胳膊的铁狼骑兵傻傻地坐在马上,眼睛发直地看着乾朝骑兵潮水般从身边涌过,没人有兴趣补给他一刀。

    好半天,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回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滚落马底。乾军土兵默不作声,只管砍杀,收拾铁狼兵就像庄稼汉收拾田里的禾苗似地,并不显得匆忙。

    战线上到处一片白刀如雪,铁狼的前军给一个个地砍落尘埃。在敌人那看似漫不经心的攻击之下,他们根本发挥不出他们强悍的战斗力,看起来就像一地凋零的落叶,被可怕的狂风席卷,身不由己。

    铁狼兵矛折刀断,清脆的金属断裂响声,刺耳可闻。在乾朝骑兵的攻击之下,他们顶不住了,整个队列“哗”的被乾军军队从中路冲破,两翼骑兵慌慌张张掉头,向步兵们会合,乾朝骑兵立即追杀。

    追击人马竟然近到如此程度,在后面的铁狼步兵看来,乾朝的骑兵仿佛是扑在他们的骑兵背脊上又砍又杀似地!没等铁狼骑兵逃回步兵的掩护之中,他们已经给打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两军人马看得屏气凝神,士兵们甚至停止交手。城上的乾兵膛目结舌:这是何等可怕的战斗力?在这群乾军的面前,强悍的铁狼兵如同婴儿一般的脆弱。这是哪里来的可怕军队?

    这个时候,战场上的局势发生逆转,铁狼军队的部分前锋已经冲入了城中,正面临北狼关守军的强烈抵抗,而他们的后路,却给突然出现的乾军部队切断了。铁狼军的处境十分不妙,面临前后夹击,有全部陷入包围的可能。铁狼军队正慌慌张张地掉头。

    得知援军已到,董士雄跑到城楼上观望了一会,抑制住狂喜之心,飞步奔下城楼,朝下面大喊:“众将士上马!准备进攻!守城兵卒打开城门,放下吊桥!”呼喝之时,一步不曾停顿,飞快顺着石阶下城墙,一副争分夺秒的架式。

    整装待发的一万五千雷霆军士早已憋足了劲,等得不耐烦了,闻声立时高喝欢呼,纷纷上马。听到董元帅的军令,立时有军士去开城门,一些人则推动绞盘,放下城上吊桥。

    董士雄面含冷笑,心说:“胡人进犯北狼关,无异于进行一场战略豪赌,他们要是赌赢了,获利之大,简直难以想像,甚至能动摇大乾王朝的根基,王朝都有可能在这毁灭性的一击中倒下。但是他们赌输了,他们全军在坚城之下钝兵挫锐,损失惨重,正是一举歼灭这支顽敌的绝佳良机,该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我要他们匹马不归!!

    董士雄到达城墙根时,雷霆军团的一万五千将士已全部上马,清一色的金盔金甲,威风凛凛。董士雄跨上自己的战骑,从亲卫手中接过大刀,斜指前方,扬声道:“雷霆军团的将士们,为国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随本帅杀出城去,与狼军决一死战,为死在他们手里的战友同胞报仇!”

    雷霆军的将士们轰然应喏。等待已久、憋足了劲的他们在老帅董士雄的带领下,终于发出一声怒吼,如同一道滚滚洪流,冲杀出城。

    铁狼兵没有想到,在此城破之时,乾军居然会打开城门,主动杀出城来,一时受到冲击,抵挡不住。

    但见人仰马翻,血肉横飞,雷霆军兵锋所指,势如破竹,杀得胡人哭爹叫娘,抱头鼠窜。胡人原本进攻之势,突然遭遇雷霆骑兵冲击,措手不及,在驱逐追杀之下,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

    负责前沿监督进攻的烈牙见大事不妙,大声呼叱,拔刀砍翻几个奔逃而来的士兵,率领后备压阵的一万骑兵迎头冲杀上去,堪堪挡住了雷霆骑兵攻势。

    铁狼军最喜欢的就是野战,乾军冲出城来与他们在平地上较量,那是求之不得。铁狼军以骑兵居多,几乎每个人都是骑兵,此次为了攻打北狼关,骑兵不得不当步兵用,虽然他们现在没有马,但仍凶悍地哇呀呀大叫,挥舞着弯刀,杀奔雷霆骑兵,兵马是越聚越多,渐渐地,两方人马成为胶着混战之势。

    董士雄终究还是小瞧了铁狼军,他在城楼上早看见了铁狼军的压阵骑兵,但并没有放在眼里,以为只要杀得前方撤退的铁狼步卒抬不起头来,形成大溃败,后面的骑兵大可忽略不计。

    古今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溃败的前锋士兵冲散中军阵势,进而形成全军大崩溃的战例。一旦出现兵败如山倒的情形,就算兵圣战神再世,也只有徒唤奈何。

    假如董士雄面对的是一般军队,那么对方败局已定,决计无法回天。但铁狼军则不同,胡人自崛起于大草原之后,正处于鼎盛期,空前团结,下面士兵普遍残暴而单纯,脑子里没有炎族人那么多想法,虽也会溃败逃命,但一缓过劲儿来,便重新集结,冲杀回去。

    铁狼士兵重整攻势之快,大大超出了董士雄的想像,他甚至连指挥雷霆军凭借兵力优势,先击溃这支一万骑兵的时间都没有,大批铁狼士兵冲上来之后,雷霆军逐渐陷入了苦战当中。

    胡人都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在战场上异常强悍。而雷霆军铠甲精良,刀剑犀利,装备比胡人强得太多,所有人乘着一股子锐气,人人用命之下,也堪堪抵挡得住胡人。

    战场中黄尘四起,杀声震天,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兵刃撞击声与惨呼声交织在一块,鲜血伴随肢体横飞。

    双方各有优劣,随着铁狼兵加入战斗的越来越多,胡人渐渐占到人数上的优势,稍占上风。而关内的乾朝守军除了部分抵御杀入城中的铁狼重甲兵,其余的开始齐集,从城墙的豁口处或城门,如泛滥的江海般冲杀出城,汹涌地扑向铁狼军队伍,喊杀声惊天动地,连大地都在轻微地颤抖着。

    乾军最先突进的是铁狼军的左翼,两翼包抄回来,对铁狼形成了合围之势。

    铁狼兵战斗得十分英勇,眼看形势忽然逆转,他们立即转攻为守,排成了对付骑兵的密集防守方阵,盾牌兵和长矛手在前面,弓箭手在后,坚决地阻挡。

    那如同铜墙铁壁似的坚强盾牌阵,从阵势的空隙间伸出无数雪亮的长矛,密集犹如树林。弓箭手在盾牌的后面以猛烈的强弓射击,箭雨倾泻有如冰雹。

    谁都没有看见过,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攻击!被乾军军队的胜利所激励,一连六天的忍耐终于爆发,乾军战士的决死拼杀,可谓史无前例。

    他们不在乎头顶箭如雨下,不在乎面前锋利的长矛,数以万计的长矛、战斧、刺枪、镰刀,相互推涌着、挤压着,一起涌向敌阵。

    无数赤膊的怒吼战士,拼命地冲上去,人踩人、人推人,拼命挤、拼命冲,仿佛他们都是在故意觅死。

    浑身插满了箭矢的战士,怒吼着用胸膛对着尖利的长矛直直地撞了过去,以身体为盾牌,死死卡住了铁狼兵的长矛。后面的兵马马上填补了他的空缺,猛扑上前,用刺枪从盾牌的空隙中朝铁狼弓箭手又刺又戳。

    他们杀红了眼,挥舞起大刀、战斧劈砍阻挡他们前进的盾牌,甚至狂暴得用脚踢、用肩头顶、用脑袋去猛撞铁狼军的盾牌阵势。

    在这样巨大的重压下,几面巨大的木盾牌“喀啦”一声被撞倒了,连在后面支撑的铁狼兵都给压在底下。铁狼方阵出现了缺口!

    巨大的喊声响彻战场上空。乾兵们狂热地欢呼:“杀啊!”

    铁狼兵则惊惶地叫喊:“堵上缺口!”立即的,从缺口处冒出了无数的矛尖,密集如林。

    但乾兵仿佛得了不死的祝福似的,猛冲直上,人潮汹涌,就像冲绝一切的洪波巨浪,一往无前,他们喝嚷着:“我军必胜!”的口号,高举战斧,一下子杀进了铁狼军的方阵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