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笼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139字

    “多谢大哥吉言!”宋霆笑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当上了将军,高官厚禄,我一定去接大哥,让大哥跟我一起荣华富贵!”

    “哈哈……”古雄忍不住大笑,摆手道:“免了吧!大哥我命贱,恐怕是享不了这个福。宋兄弟,如果他日你真当上了官,只要我在世,有事来求你的时候,你只要帮帮忙就行了!”

    闻言,宋霆立时挺直腰杆,拍着胸膛凛然道:“大哥放心,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只要大哥一言,即使上刀山,下火海,宋霆也在所不辞!”

    古雄拍了拍他肩头,微笑道:“我只是说笑而已,不用说得那么认真!”说着神色一黯,叹气道:“我这一走,也不知道我们兄弟以后还能不能见面?但愿这不是最后的永别!”

    连日的激战,二人的身体都非常疲惫,禁不住坐倒在地。两人背靠着背,仰望天空的星辰和月亮,宋霆道:“大哥,我们都是光棍,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你这次回家后,是不是找个女人成家了?”

    “成家?”古雄哑然失笑,道:“我都已经是老头子了,会有哪个女人嫁给我!宋兄弟,你就别取笑大哥了。倒是你还年轻……妈的!你个王八羔子,少跟我装蒜,你每月都要跑迎春楼几次,当我不知道,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女人啥滋味!你小子那杆枪早让女人磨得油亮油亮了!”

    宋霆一阵窘迫,尴尬地道:“原来大哥什么都知道!”

    古雄嗤之以鼻:“你小子是什么料,我会不知道,在这北狼关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我还知道……有一次你身上没钱,喝醉了酒,让青楼里的人直接扔到了大街上,还是我把你背回来的。你小子……在这里五年,领到的军饷几乎全扔到了青楼里,十足的贪色之徒,别在我面前装得跟菜鸟似的!”

    宋霆笑笑道:“那大哥呢?大哥是不是也经常光顾迎春楼啊?”

    “你说什么呢!”古雄骂道:“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去那种肮脏的地方。那种地方……你以后最好是少去,那里的姑娘不干净,不然……染上了病,你哭都哭不出来!”

    闻言,宋霆刷地转身,诧异地望着古雄,道:“大哥,你怎么这么说?莫非你……”

    “我怎么了!”古雄轻哼道:“干嘛这样看着我?告诉你,我没病,我好着呢。我可不像你,才不会去那种下三滥的地方。”

    宋霆舒了一口气,笑道:“没事就好,我还以为大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顿了一顿,他又说:“大哥,你也不能说那里的姑娘不干净,至少……嘿嘿!你也知道,董元帅不是常去吗,他那位小妾金珠还是迎春楼的花魁呢!”

    “怎么?你很羡慕吗!”古雄冷笑道:“董元帅是董元帅,你是你,别扯到一块去。你现在已经是千户了,以后行事做事要处处小心,尽量少去迎春楼那种地方!”

    “我知道了,大哥!”宋霆应承道:“那……大哥准备什么走?到时我招集军中兄弟,一起送送大哥!”

    “不必了!”古雄仰望天空,叹息道:“来这里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要离开了,我心里还真有些不舍。若非是挂念家中老母,我还真有点想终老于此,与众兄弟葬在一起。那样……到阴间,我又可以与众兄弟并肩作战、奋勇杀敌了!”

    他自顾自地说着,说到后来,发现身边没了动静,回头再看宋霆时,却发现他靠在城垛上,也不顾夜寒露重,竟睡去了。

    与宋霆如此的,在城墙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士卒,他们连日作战,精神高度集中,缺乏休息的时间。现在大敌已退,所有人心神都松驰下来,极度疲惫,倒在地上就睡,有些人甚至抱着尸体而睡。

    古雄也是极度疲惫,见此也靠在城垛上,闭目入睡。

    两天后,北狼关张灯结彩,噼噼叭叭之声不绝,到处在燃放烟花爆竹。为了庆祝此次北狼关大捷,老元帅董士雄亲自犒赏三军,从各地运来了大批的牛、羊、猪、美酒,下令全军痛饮三日,敞开肚皮的吃。

    能够歼灭铁狼帝国近二十万大军,这让老元帅董士雄确实感到高兴,一连三天都笑得合不拢嘴。当晚,他还在帅府大摆宴席,招集军中有功将领,亲自为他们嘉奖。

    作为大乾王朝的功勋老将,董士雄一向严守律已,都说酒后误事,醉酒乱性,董士雄深知酒的危害。因而,若非是必要场合,他在军中绝不沾酒,但今天是个例外。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雷霆军团打了大胜仗,简直比董家娶儿媳妇还要让董士雄高兴。为此,这位董老爷子开怀畅饮,对手下将领的敬酒是来者不拒,有一杯算一杯。

    今晚参加酒宴的大半是雷霆军团的将士,高级将领大多都到了。北狼关守军中的一些将领也参加了酒宴,其中就包括了新晋的千户宋霆以及古雄。

    以古雄的军衔是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但受到董玉虎的着重邀请和推荐。古雄本来不想参加这样的宴会,但盛情难却,在宋霆的强拉下,也就勉为其难的来赴宴了。

    古雄和宋霆的座位被安排在最尾端,对此,二人也不在意。宴会上,众将领是轮番的给董家父子敬酒,当轮到古雄给董士雄敬酒的时候,董士雄特地打量了古雄一阵,指着他哈哈大笑道:“古……雄,古将军!哈哈……你的名字真好记,老夫听过一次就记住了!”

    这话引来一阵哄堂大笑,不知道古雄其人的雷霆军团众将觉得好笑,北狼关守军将领也觉得莞尔,毕竟古雄的名字音同狗熊,听起来让人觉得别扭,也不知古雄的父母是怎么想的?竟然给儿子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古雄早已习以为常,不觉得尴尬,微笑道:“董老元帅说得是,正是古雄。董老元帅雄风豪迈,宝刀未老,古雄是深感敬佩,在此以薄酒,敬老英雄松鹤长寿,福如东海。”

    闻言,董士雄更是哈哈大笑,上前一步,习惯性地拍着古雄的肩头道:“你这是给老夫祝寿啊!好好好!老夫接受。那个……古雄,此次能够打败胡人,你也功不可没,你在战场上的指挥老夫是看在眼里,以你的才干和指挥才能,当一名弓箭兵队长,太屈才了!这样……”说着把董银虎叫到身边,对古雄道:“你当银虎的副将如何?”

    闻听此言,屋中一下全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古雄身上,各种复杂的眼神交纠在一起,有羡慕,有诧异,有惊叹……甚至是嫉妒……

    董银虎在董家的地位虽然不如董金虎,却也是独挡一方的青年将领,深受董士雄的赏识和爱护,此次在北狼关战役中,董银虎的表现就有目共睹,让人折服。

    若非是杰出人才,董士雄是不会推荐给自己的儿子。在雷霆军团中,勇猛的战将比比皆是,想给董银虎当副将的,也不在少数,谁都知道,副将等于家将,一旦做了董家家将,那将来飞黄腾达,前程无可限量啊!

    大家都以为古雄会高兴的跳起来,赶紧的跪下给董老英雄磕头谢恩,哪知古雄表情冷静,脸上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在看了一眼座上的董玉虎后,淡淡地道:“老元帅的赏识和重用,古雄甚为感激。只是古雄年纪已大,一身的伤病,再也担当不起军中的职务!古雄早已向玉虎元帅提出了退役,因而……古雄只能有负老元帅的栽培了!”

    甚么?

    董士雄一阵错愕,目光转向董玉虎。见他点头,确定是真的后,不由叹息,对古雄道:“老夫认为你是个将才,你……这个时候选择退役,不觉得可惜吗?”

    古雄苦涩地笑笑,道:“没什么可惜的。人生短短数十年,光阴似箭,功名也好,富贵也罢,都将过眼云烟。人生最美好的,莫过于一家团聚,古雄离家二十载,牵挂家中老母,归心似箭,还请董老元帅恩准古雄退役,回家侍奉老母!”

    哦!董士雄恍然大悟,明白了!他禁不住又拍了拍古雄的肩膀,爱怜地道:“古将军还是一个孝子啊!这令老夫何其感动。也罢,玉虎既然已经答应了你,那本帅也恩准你退役。不过,你于朝廷有功,理应有赏,本帅就赐你黄金百两!”

    古雄张了张嘴,刚想拒绝,却见到座上的董玉虎拼命地向他摇了摇头,不由心中一震,想到这要是拒绝,岂不是驳了董老元帅的面子,当即道:“古雄谢过董老元帅!”

    “好好好!”董士雄连声说好,抓着古雄的臂膀到了上座,道:“古雄啊,老夫最欣赏的就是实打实的有功战将,你的事小儿玉虎已经跟我说了,来来来!陪老夫坐下来,好好的喝上几杯,我们好好的谈谈!”

    董老元帅有命,古雄又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答应,心中感激,没想到这位老元帅如此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赏识他这么一位下级军官,这要是换成任何人,都会感激涕零,以死相报!

    猛然间,古雄心中一震,醒悟到:“难道这是董老元帅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