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离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248字

    “唔……好痛!”

    清早,古雄一醒来就觉得头痛欲裂,口干舌燥,强撑着从床上起来,却是头重脚轻,迷迷糊糊地甩了好几下脑袋,看到房中桌上的茶壶,当即过去抓起茶壶,对着壶嘴好一顿咕噜咕噜的猛喝。

    借着冰凉的茶水,古雄才解了渴,头脑也清醒了许多,没那么痛了,也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不由摇头苦笑,呐呐自语地说:“董老元帅也真是的,居然拉着我喝那么多的酒!”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居然不是在军营里,而是在一间宽敞的厢房里,这里难道是……古雄心中一惊,赶忙走出房间,到了外面的院子。

    这是新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蔚蓝的天空看不到一片云朵,端的是一个回家的好日子。

    看了看周围有些熟悉的院落,古雄确定自己还在帅府,心中感动,自语说道:“董老元帅不但让我陪他喝酒,还让我在帅府留宿,此恩此德……古雄实在是无以为报啊!”

    他正在自言自语,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古大哥!”

    是宋霆。只见他匆匆地跑来,到了近前,笑着说:“大哥,昨晚睡得好吗?”

    “什么好不好!”古雄瞪眼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上你为什么不扶我回去?”

    宋霆尴尬地道:“大哥,不是我不扶你回去,而是……昨晚上我醉得比早,人事不省,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营房的,哪能顾得上你啊!”

    “忘恩负义的家伙!”古雄没好气地骂道:“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我的不幸。我看,不是你醉酒了,而是你早早地跑去迎春楼,又找你那姘头鬼混去了!”

    宋霆脸色燥红,羞愧地道:“大哥聪明过人,什么都瞒不过你。大哥,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请你去吃!”

    “不必了!”古雄摆了摆手,眼中流露出不舍之色,道:“宋兄弟,我先回营地,办完相关退役的手续后,马上就走!”

    “啊!”宋霆浑身一震,脱口道:“大哥这就要走了吗!”

    古雄点头道:“是啊!这就走,我现在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一下飞到老娘身边。”说着,迈步就走。

    宋霆略微地迟疑了一下,便跟上了古雄。二人回到营地,由于董士雄和董玉虎都答应古雄退役,因而古雄在十分顺利地办完相关的退役手续后,使匆匆回到营房收拾行李。

    其实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当兵几十年,除了积攒下一些银子,就是几套衣服,除此,也没什么可带的。古雄的行李就是一个包裹,简单地挎在肩上,就可以走了。至于兵器什么的,根据军中的规定,都得留下。

    除了宋霆,古雄没有惊动任何人。对他这样的不告而别,宋霆甚为不解,一路走,一路说:“大哥,你就这样走了好像不太好,董老元帅不是承诺奖你一百两黄金吗?你……都不要了吗?”

    古雄笑笑道:“不要了,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家,至于其它的,什么都不想!”

    二人出了军营,在街上走了没多远,一位军士急忽忽地奔来,将一包东西递到宋霆手上,宋霆又递给了古雄,道:“大哥,这是我特地让人去买的牛肉干粮,你带在路上慢慢吃!说来惭愧,我这个做兄弟的一点都帮不上大哥的忙!不然,我还真想送大哥一匹快马,让大哥早点到家!”

    “是兄弟,就别说那么多客套话!”古雄欣然收下,道:“好了,宋兄弟,你就不用送了。”

    “不行!”宋霆凛然道:“怎么着我也要送大哥出城,就让我再送送吧!”

    他这样说,宋霆也只得由他。两人一边走,一边说,叙说着这最后的离别之情,依依不舍。二人心中都明白,今日一别,从此天各一方,兄弟俩怕是再难有见面之是了。

    二人出了北狼关南门,走了二里路,被一队人马拦住了。为首的不是别人,赫然是董士雄老元帅,以及他的两个儿子,董银虎,董玉虎。瞧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已是等候多时。

    董士雄目光犀利,远远的就看到古雄和宋霆来到,喊道:“古雄,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吗?连向老夫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吗?”

    董老元帅的神情看上去相当不快,有些阴沉。古雄一阵错愕,怎么也没想到董家父子会在这城门等他。

    忽然,他明白了,扭头看着身后的宋霆,皱眉道:“是你……通知董老元帅的!”

    宋霆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大哥,我觉得你就这样走了,好像……不大好,因此就派人通知了董老元帅,没想到董老元帅……会在此等你!”

    古雄瞪他一眼,快步到了董士雄马前,单膝点地,凛然道:“董老元帅,古雄归心似箭,想迟早的回家见到老母,因而就不像打扰董老元帅了!望请董老元帅恕罪!”

    见状,董士雄赶忙下马,伸双手扶起古雄,正色道:“古雄,老夫只是有点生气,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今日你退役,帝国从此少了一位能征善战的将军,老夫这心里……真是不舍啊!”

    “老元帅的深情厚意,古雄永生不敢忘!”古雄激动地道:“只是古雄年岁已老,老年迟暮,担心再也见不到母亲。老元帅尽管放心,古雄家住中州盘古镇,日后老元帅有所差遣,只需派人通知一声,只要古雄还活着,但有一口气,定当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董士雄欣赏地点点头,道:“老夫识人无数,从不会看错人。你不仅是个将才,更有一颗忠君爱国之心,不然,也不会在边关整整二十年。古雄啊!老夫在此等你,并没有强留你的意思,只是来送送你!”

    “送我!”古雄愕然,道:“古雄一介草民,劳烦……”

    “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董士雄摆手道:“古雄,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兵,是在历练当中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不同的是,老夫的机遇比你好,幸蒙上司赏识,得到了提拔。而你……这些天,老夫知道了你的事,你要是早点遇上老夫,你现在肯定是一位将军了!”

    古雄笑笑道:“承蒙元帅看得起,古雄回家后,但凡身体撑得住,日后只要国家有用得着的地方,定当再披战袍,重上战场!”

    “这就好!这就好!”董士雄欣慰地道,向后挥了挥手,一名亲卫牵来了一匹黑马。这匹黑马,通体乌黑,不过四蹄却是雪白,躯体高大,神骏万分,赫然是马中名驹:乌云盖雪马,又名踏雪乌骓马。

    一见此马,古雄便觉得眼熟,稍微一想便想起来,脱口叫道:“这是忽先行的马!”

    董士雄点头含笑道:“没错,正是忽先行的马。忽先行被我儿金虎打伤逃走,坐骑被我军捕获。这可是一匹好马。古雄,现在我把他送给你,喜欢吗?”

    闻言,古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诧地道:“什么?送给……我?”

    董士雄点头道:“没错,送给你。古雄,老夫知道你回家心切,但此去盘古镇,路途遥远,光靠你的双脚走路,那要走到什么时候!有了此马,你就能尽早的回到家乡!”

    听到这里,古雄再也忍不住,扑咚地跌倒在地,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此情此景,不论是董银虎、董玉虎,或者是宋霆以及其他人,莫不为之诧异。董老元帅居然将宝马良驹赠与一个退役军人,这是为什么?要说董士雄想让古雄早点到家,大可赠送别的马,为何单单送敌国元帅忽先行的坐骑,这可是宝马,多少人想着要。

    难道是董老元帅料定古雄将来会重返战场?

    大家也只有这样想。古雄牵马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在马鞍上挂着包裹、弓箭、马刀以及装满水的皮袋。

    “老元帅,这是……”古雄茫然地道。

    董士雄哈哈笑道:“古雄,你此去中州,路途遥远,路上没有防身的兵器怎么行。老夫知道你箭法了得,就送你一副弓箭。这包裹中是一些盘缠和干粮。”

    古雄甚是感动,但再多的感动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董老元帅的感激之情。

    这时,董银虎、董玉虎也走上来与古雄道别,双方叙述一番话后,古雄翻身上马,在大家的目送之下,疾驰而去。

    看着古雄远去,渐渐没了背影,董士雄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感慨万千地道:“如此将才,在军中埋没了这么多年,真是国家之不幸,朝廷之不幸!”

    闻言,董玉虎上前进言道:“父帅,非是我军埋没将才,而是……这古雄原来就是一个罪犯,是发配到北狼关来的,试问一个罪犯,就算立再大的功,又岂能坐上将军?”

    “罪犯?”董士雄皱眉,问道:“可知他因何犯罪?”

    董玉虎摇了摇头,道:“这个我没有详加追究!”目光转向宋霆,道:“宋千户,你和古雄最要好,他的事你应该知道!”

    “末将是知道一点!”宋霆上前道:“古大哥他不是罪犯,也没有犯罪,他是被人陷害,替人顶罪才发配到边关的!”

    “顶罪!”董士雄错愕,道:“顶什么罪?”

    “杀人罪!”宋霆皱眉道:“至于替谁顶的罪,古大哥并没有说,他对自己的事极少提及,甚至不愿说!我知道的这些,还是有一次他喝酒,无意间吐露出来的!”

    “哦!”董士雄恍然地点头,道:“老夫明白了,难怪他执意退役回家,看来……他是要为自己洗刷清白,讨还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