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蚩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452字

    北狼关战役,是大乾王朝近几十年来对铁狼帝国所取得的最伟大的一场大捷。过去,两国交兵,乾朝一向是败多胜少,屡战屡败,即使艰难地取得一场胜利,也是少胜,哪有像今天这般的大捷,歼灭铁狼帝国二十万大军,足以让炎族人为之扬眉吐气,振臂欢呼。

    董士雄老元帅所部雷霆军团在北狼关驻扎半月后,于四月十六日班师回朝。当然,北狼关是边关之要地,不可能没有名将镇守,董士雄将大儿子董金虎留在了北狼关,至于原来的北狼关主将董玉虎则随大军一同回京。

    终于可以回到京城,得偿所愿,照理说董玉虎应该高兴才是,但这些天来他却是神情沮丧,郁闷不乐,整天的无精打采。此番回京,他也是一个人,并未兑现他的承诺,带上小妾金珠一起走。

    原来董玉虎的小妾金珠,不知什么原因,突然不告而别。金珠可是怀了董玉虎的骨肉,为此董玉虎着急上火,派人四处寻找,却始终了无音讯。眼见回京的日子已到,董玉虎不得不放弃寻找,心头沉重。只是,他不明白,金珠一心想跟他去京城,做梦都想去,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消失了?

    当然,让董玉虎感到沉重的并不是金珠,而是她肚里未出生的孩子。董玉虎和原配夫人成亲多年,却始终一无所出,现如今金珠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当然高兴,只是金珠这一走,也带走了他的孩子。

    “但愿你和孩子平安无事!”董玉虎心中默默地祈祷。

    战争是一场再残酷不过的竞赛,胜利者可以引颈高歌,失败者却只有黯然退场的份——前提是他们能保住一条性命来。比起将近二十万战死在沙场的同僚来说,可以黯然退场的胡族败兵们还是比较幸运的。

    在北狼关战役的最后阶段,金狼旗主蚩术所部的金狼旗军留下断后,却陷入了乾军的重重包围。这是一场残酷的血战,为了不被歼灭,金狼旗军发动了自杀式的突围,兵马前赴后继,不计牺牲,不计死亡,所有的铁狼兵心中只抱着一个信念:向前冲。

    所有人都清楚,要想活命就得拿出不怕死勇气冲出去。在付出巨大的伤亡后,金狼旗军终于在乾军的包围圈中冲出一个豁口,杀出了一条血路……但随之而来就量被乾军像狼狗一般狠狠追击了一夜,到天亮时,突围的五万金狼旗兵剩余不到一半。

    铁狼残兵溃逃进了天狼山。此次,铁狼帝国出动四大旗军,超三十万兵马,期望一举攻克北狼关,从而占据对大乾王朝的战略主动权,没想到董家军救援及时,铁狼军以惨败告终,黑狼旗主莫扎战死,统帅忽先行身负重伤,这可是铁狼帝国史上从未有过的大败啊!

    清晨,蚩术在寒风中给吹醒了,醒来时,他只觉周身酸疼得厉害,头疼欲裂,嗓子里干渴得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眼皮沉重得像灌了铅一样。

    他痛苦地呻吟一声:“水!”

    恍惚中,有人给他嘴边凑上了一个铁质的水壶。闻到了水的味道,他用颤抖的手贪婪抓住了壶嘴,大口大口地吞着水。但第一口只喝了一半,他就吐了出来:壶里的水又臭又腥,带有一种难闻的泥土和血腥混杂的味道。

    有人在耳边低声说:“将军,克服一下,实在没地方找水了。”

    蚩术心下明白,强忍着恶心再吞下了一口水,却再也喝不下第三口了。他无力地躺下,感觉身子像在坐船一样晃动着,于是知道自己是在被人用担架扛着前进,在那有节奏的晃动中,他陷入了半醒半昏迷的恍惚状态中。

    当蚩术第二次醒来时候,已是当天午后了。从担架边上望出去,担架下面的泥泞道路无休无止地滑过,染着初春颜色的小树林,嫩绿的枝头散发出春天的气息。

    冷风不住地从前路吹过来,带着凛冽的春意。初升的阳光洒落原野上,远方的大片树林出现在蔚蓝耀眼的天空下,大队的铁狼兵散落地行进着。

    躺在担架上,贪婪地望着眼前的景色,一瞬间,蚩术陷入了莫名的迷惘中。

    这是在哪里?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又是谁?

    恍惚了好一阵,他才从记忆中搜索到了事实。我是帝国的金狼旗主蚩术。自己如何受伤的?实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在黑暗中那一片混乱,火光、刀光剑影、惨叫和厮杀,自己究竟如何受伤昏迷,又如何被人用担架扛着前进,那些事已经完全在记忆中失去了踪迹。

    他在担架里举起了手,喊道:“停!”

    有人快步向他跑来,凑到他跟前:“将军,您醒了?”

    “你是……”看着面前面熟的胡族军官,保护蚩术却是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来。

    军官赶快自我介绍:“下官铁木,是青狼旗烈牙旗主的卫队长。”

    “我记得你。”蚩术想起来了,问:“烈牙旗主与我们在一起吗?我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的?”

    “将军,我军撤退突围时很混乱,我们与烈牙失散了。我们回头去找,却再也找不到烈牙旗主了,却在道边发现了您。您当时受了伤,昏迷不醒,我们就自作主张拿担架把您抬着走了。将军,您感觉好些了吗?”

    看着铁木队长忐忑不安的表情,神色惴惴的。再看身边的几个铁狼兵惶惶的神情,蚩术明白他们在想什么了。按照帝国律法,护卫丢下保护的对象独自逃生,那是大罪,按刑罚得五马分尸。卫队丢了烈牙,他们多半是害怕军法责罚,想把自己救回去也好将功赎罪吧。

    “明白了。”

    蚩术平静地说。他心里恼恨铁木等人没有保护好烈牙,却也知道乱军中谁也顾不上谁。

    “铁木队长,在那种混乱情况下,谁也没办法保证不散。烈牙旗主不是一般人,身手了得,武功高强,相信他一定已经脱离了险境。你放心,只要我能活着回去,将来有什么麻烦,我一力替你们承担了。”

    听蚩术这么说,围在他身边的铁狼兵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铁木甚至笑了起来:“谢谢将军您了。将军您休息吧,我们定会保护您安全回去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在哪里?”看了看四周,蚩术问道。

    “将军放心,我们已经出了天狼山!”铁木道:“就快到草原了,后面不会有乾兵追来!”

    听到“草原”二字,蚩术精神一振,也不知哪里来得力气,挣扎着从担架上爬了起来。这里,前方一阵混乱,传来一阵振奋人心的喧哗:“援军来了……”

    “我们的援军到了!”

    所有的胡族溃兵都欢呼起来,激动异常。但闻蹄声滚滚,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黑线,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

    那是一支军队,人马汹涌,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滚滚而来。在队伍的最前方,竖立飘扬着一面黑色旗帜,那旗帜上的白色图案让人觉得恐怖,竟是一个骷髅头,下面交叉着两根白骨。

    白骨代表着死亡,是死亡军,铁狼帝国最恐怖、最血腥、最残忍的死亡军队。

    “蚩庆!”

    看到白骨骷髅旗,蚩术激动的大叫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脱离了险境,再也不会有危险了!

    “父亲!”

    有人回应道,一匹快骑疾驰而来,那骑漆黑如墨,找不出一丝的杂毛,赫然是马中名驹,乌骓马。马上的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将军,面貌清秀,十分俊雅。

    他策马到了近前,翻身下马,几步就到了蚩术跟前,急声道:“父亲,孩儿终于找着您了,您没事吧?”

    “为父没事!”蚩术欣慰地道:“蚩庆,你怎么来了?”

    “父亲没事,孩儿就放心了!”蚩庆道:“孩儿此来本是要增援我军,谁知在路上遇到了溃兵和忽元帅……”

    “忽元帅!”蚩术一惊,问道:“他怎样?”

    蚩庆面露不屑之色,哼道:“还能怎么样,就剩下半条命了。我军大败,这次回去,看他怎么向陛下交代。父亲,我军怎么会败得这么惨?”

    “唉!”蚩术叹气,皱眉道:“甭提了,是我们太轻敌了,我们没有想到董家的雷霆军团会出现在北狼关,更没想到雷霆骑兵会那样的厉害,战斗力不逊于我们,他们甚至能在野战中击败我们!”

    “击败我们?”蚩庆不敢相信地道:“这怎么可能?乾国骑兵……有那么厉害?”

    蚩术苦笑道:“我儿别不信,论骑术,他们或许不及我们,但他们装备齐全,武器精良,弥补了许多不足,特别是他们的重甲骑兵……这是我们轻骑兵所不能抗衡的!”

    “重甲骑兵!”蚩庆似有所悟,点头道:“乾国工艺发达,远不是我国所能比的。他们造出的盔甲、马刀、兵器等都比我们精良,这一点我们要承认!父亲,听说乾军中有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名叫董金虎。就是他伤了忽元帅,是不是真的?”

    蚩术点头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忽元帅在他手下战不过两个回合。那人太厉害了!我儿日后遇到此人,可千万要小心!”

    蚩庆轻笑道:“父亲放心,董金虎既然厉害,孩儿还没笨到与他硬碰硬。不过,孩儿还真想会他一会,如能取下他首级,那陛下一定会对孩儿有所奖赏!”

    “千万不可!”蚩术道:“孩子,你可是我们蚩家唯一的根苗,为父可不希望你有事!”

    蚩庆哈哈笑道:“父亲别担心,孩儿现在是不会去会那董金虎的。父亲,您伤得很重,就让孩儿护送您回家!”

    他叫来军医,给蚩术治过伤后,调来一辆押运粮草的马车,让蚩术躺到粮车上。比起担架,粮车要舒服得多,有了儿子的保护,蚩术可以安心地在粮车上休息。不过,蚩术没有忘记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让蚩庆一路收集溃败的铁狼兵。

    这一次铁狼军吃了败仗,蚩术是欲哭无泪。他不知道自己的金狼旗军还剩下多少?现在能做得,就是在路上尽量收拢败退的铁狼兵,能收多少是多少,回到狼堡,在狼帝面前也好有所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