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结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081字

    “牛三?”

    关鹏、孟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头,他们显然是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关鹏道:“古兄,与你交手几十回合,恕我眼拙,竟不识你的武功路数,不知你修炼的是何种武功?”

    “不瞒关兄弟,你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牛三!”古雄摇头道:“牛三自己也不知道,据他所说,他的武功是从几页残缺不全的秘籍上学来,至于是何种武功,那几页上并没有说明!”

    “武功秘籍!”关鹏讶异地道:“不知那位牛三有没有说,他那几页秘籍是从何处得来的?”

    “这个他倒有说!”古雄道:“牛三他……本是一个盗墓者,那几页秘籍是一个古墓中盗出来的。他就是照着那几页秘籍练成了一身武功,只是很不幸,他因盗墓,后来被官府抓住,判刑充军,发配到了北狼关。”

    “原来这样!”关鹏恍然道。

    下面的古雄不用说,大家都能猜到了。古雄和牛三都被发配到北狼关,因此在军中有缘相识,成为至交好友。古雄蒙牛三传授武功心法,在战争中不断磨练,终练成了一身武功。

    换作以前,古雄很少将心中的事说出来,但今天也不知怎么的,也许是退役了,他再也没有压力,觉得关鹏、孟河都是至情至性的汉子,加上喝了酒,不自禁地把心中的事都吐露了出来。

    不论是古雄,或者是关鹏和孟河,又或者是在座的英雄寨好汉们,他们都是粗野汉子,大家聚在一起,有什么说什么,性子直爽,谁也不绕弯。各头目都敬古雄是条汉子,轮流地上来给他敬酒。

    古雄不能推脱,只能来一个干一个,好在他酒量不浅,还能勉强应对。但七八酒下肚后,整个脑袋已经晕乎乎,有了六七分的醉意。

    现在,古雄和关鹏他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双方都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味,孟河最是直爽,提议道:“两位大哥,我有个提议,不知行不行?”

    “什么提议?”关鹏问道。

    孟河呵呵笑道:“大哥,我们和古大哥合得来,也谈得来。今日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我们不妨结拜为兄弟,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就该如此!”关鹏哈哈笑道:“我也正有此意,却让你先说了。古兄,你觉得如何?”

    古雄已经七晕八醉了,哪会有异议,当即点头答应。当下,三人来到了洞外,摆下香案,焚香跪地,向天立誓:“苍天在上,大地在下,我,古雄……”

    “关鹏……”

    “孟河……”

    “在此结拜为兄弟,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兄弟同心,永不背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完誓言后,三人起身后,开始互报年龄,排长幼。既然是结拜,当然就得有大有小,古雄四十九岁,毫无疑问的就是大哥。关鹏四十二岁,理所当然是古雄的二弟了。孟河三十七岁,只能排在末尾,老三。

    三人结拜完后,关鹏向山寨所有的头目喽罗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英雄寨又多了一位寨主,那就是我大哥,古雄。以后,他就是我们英雄的大寨主,我是二寨主,孟河是三寨主……”

    一阵冷风吹来,让古雄晕乎的脑袋有了几分清醒,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赶忙打断关鹏的发言:“停!停!停!关……二弟,你说什么,让我当大寨主?”

    关鹏忙躬身一礼,正色道:“大哥,我们既然结拜为兄弟,你是大哥,当然就是我们英雄寨的大寨主,英雄寨五百多兄弟理当的就由你来领导……”

    “不行!不行!”古雄反对道:“我们结拜归结拜,但我可不做你们的大寨主,我也不会留在山寨上,我还要回家陪伴老娘呢!”

    “大哥,你不必担心!”孟河笑呵呵地凑上来道:“大哥的老娘就是我们大家的老娘,明日就让我带几个兄弟,去把老娘接到山上来!这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万万不可!”古雄变色道:“我娘只是个普通人,怎能到山寨上来。再者,我已经二十年没见着老娘了,也不知她在不在人世?两位兄弟,你们就别为难我了!”

    他这样说,关鹏和孟河只得作罢。不过,不管古雄乐不乐意,这英雄寨的大寨主他是当定了。关鹏、孟河互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领神会。

    三人回到洞里继续喝酒,闲聊间,关鹏问起了边关战事:“大哥,我们听闻边关战事异常紧张,铁狼帝国出动几十万攻打北狼关,结果怎么样了?”

    “结果!哈哈……”古雄忍不住大笑道:“二弟,你的消息也太闭塞了。边关战事早已经结束了,这都过了好多天,怎么你们一点都不知道?”

    “结束了?”关鹏吃惊地道:“这么快?大哥,北狼关离这里很远,在那里我们又没眼线,当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一些消息我们都是通过过路的客商得知的!”

    古雄闻言点头,想想也是,一群落草为寇的山贼,又岂会对国家大事关心。当即道:“这次我军取得了大捷,歼灭铁狼军二十万,前所未有的胜利啊!”

    当下,他将北狼关坚守待援的战役详细地说了一遍,特别是提到雷霆军团副帅董金虎,着重地赞赏了一番,最后说道:“董金虎不愧是我朝第一猛将,国家英雄,他所率领的一支雷霆骑兵队,堪称精锐中的精锐,比之铁狼帝国的魔神骑兵有过之而不及,可惜太少了。要是我们国家多几支这样的骑兵部队,铁狼帝国又岂敢来犯!”

    “雷霆军团的威名我们也听说过!”关鹏凛然道:“大哥,你把那个董金虎说得如此厉害,可知道他的师门来历?”

    古雄摇头道:“我与董金虎并未交谈过,对他不甚了解。他与铁狼元帅忽先行交锋的时候,我也未曾目睹,不知他使得是什么武功。忽先行在他手下走不过三个回合,可见他一定受过高人指点,师门来历非同一般!”

    “大哥,你和董金虎比起来如何?”孟河插嘴问题。

    “我怎么能和董金虎相比!”古雄苦笑道:“十个古雄也不见得是董金虎的对手,三弟就别高抬我了!”

    “董金虎当真这么厉害?”孟河咋舌道:“大哥不会是在吹捧他吧?”

    “你们还别不信!”看着两位兄弟眼中流露出的不信眼神,古雄哼声道:“你们知道吗,董金虎的坐骑就与别人不一样,一般的将领骑得是马,可他骑得是……”

    说到这,他上身一倾,压低了声音:“是猛虎,你们想想,能驯服驾驭猛虎的人,那是一般人吗!”

    闻言,关鹏、孟河大为震惊,看古雄认真的表情,就知道他所言非虚,不得不感叹:董金虎真乃神人也!

    酒宴直至深夜才结束,哥三谈得甚欢,最后都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动不了,让喽罗兵搀扶进各自房间休息。

    次日,关鹏、孟河睡至日上三竿才起来了,二人本想和古雄一起吃早餐,哪知派去叫古雄的喽罗兵跑回来说:“大寨主病了!”

    “什么?”关鹏、孟河大惊,齐声喝道:“怎么会病了?”

    英雄寨占地面积并不大,寨中的屋子大多是木石结构,共有一百多间。为了招待古雄这位大寨主,负责事宜的头目特地腾出一间大屋子供古雄居住。

    昨晚古雄喝得不省人事,是由喽罗兵搀扶着回到屋子休息,不曾想,早上起不来了。负责侍候的喽罗兵见古雄久不起来,进屋探望,这才发现他正在发高烧,病了!

    关鹏、孟河匆匆赶到,只见古雄躺在床上昏迷着,面色蜡黄,看样子很不大好。三人大急,不约而同地喊道:“大哥!”

    关鹏几步就到了床前,见古雄不醒,用手一摸他额头,却是滚烫的吓人,不由吓了一跳,一瞪旁边侍候站立的喽罗兵,骂道:“你怎么侍候的,让大寨主病了?”

    那喽罗兵吓得一哆嗦,道:“大……寨主……不是!二寨主,属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已经让人去请葛大夫了!”

    这时,床上的古雄一动,缓缓地睁开眼睛,侧头望着关鹏,道:“二弟,这不关他们的事,可能是我酒喝多了!睡一觉就好!”

    “大哥!”

    看到他醒来,关鹏、孟河都为之一喜,孟河道:“大哥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古雄迷糊地道:“全身无力,脸烫得厉害,也许我真得病了!”

    “大哥放心,我会请最好的大夫治好你!”关鹏道。

    说话间,门口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名背着药箱的中年男子走进屋里。孟河忙拉着他到床前,道:“葛大夫,你快看看,我大哥得了什么病?”

    “好!”葛大夫答应一声,放下药箱,坐到床沿上,细心地翻了翻古雄的眼皮,然后再把脉。

    在大家宁神屏息的注视下,良久,葛大夫才放开古雄手腕,摇头叹气。见此,大家都心中一紧,关鹏急问:“葛大夫,我大哥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