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好马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073字

    盘老六也感凄凉,叹气道:“你也是身不由己,不用自责。大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在你发配充军之后,她每天以泪洗面,眼睛都哭瞎了,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过了三个月,她终于……走了!临去前,她对我说,如果你能回来,一定要好好活着,千万别再管王家的事!”

    古雄懊恼的直拍脑袋,自责地道:“都是我惹的祸,害得娘……”他猛然一省,道:“我娘葬在什么地方?”

    “就在你爹的墓旁边!”盘老六道:“古雄,你现在回来,以后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古雄不禁茫然,苦笑道:“我也不知怎么办,先过着吧,或许我可以跟你一样,开个客栈,做点小生意!”

    闻言,盘老六不由皱眉,道:“古雄,有件事我一定得告诉你,大娘过世后,你家就没有了人,你家的房子已经……让王三霸霸占了!”

    “甚么!”古雄一惊,忽地跳起:“我家房子没了!”

    “你别激动!”盘老六按着他坐下,道:“王家有钱有势,他要你家的房子,你还能怎地。古雄,我们是斗不过王三霸的。你回来就好,就在我这里住下吧!”

    古雄又是伤心,又是愤怒,道:“我去看看我家的房子!”说罢,抬脚就走。

    “别去了!”盘老六拦着他道:“你家房子早让王家铲平,现在已成王家的后花园,没有房子了。”

    “王三霸,你这个恶霸!”古雄恨得直跺脚,咬牙切齿:“我饶不了你!”

    盘老六吓得脸色煞白,急道:“古雄,你别惹事了,大娘说过,要你千万保重,别找王家麻烦,你要知道,王家手眼通天,官府里都是他的人,你是斗不过的!”

    “难道我家的房子就这样给霸占了!”古雄恨恨地道。

    盘老六黯然,半晌无语。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乱,有人大叫:“盘老六,盘老六……”

    闻声,盘老六脸色刷的变了,失声道:“不好,是盘喜财!古雄,你先在屋子里躲着,千万不要出去!”说完,匆匆忙忙地出了屋子。

    “躲着!”古雄苦笑不已:“我古雄又不是胆小的老鼠,要躲着不见人!”

    “来了!来了!”盘老六一边跑,一边喊。客栈的前院里,站着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盘古镇第一巨富王三霸的管家,盘喜财。

    这家伙貌不其扬,却阴险毒辣,奸诈狡猾。他别的本事没有,但一肚子的阴谋诡计,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本事无人能及。他帮着王三霸为非作歹,祸害百姓,干得坏事数不胜数,盘古镇的百姓恨他甚至多过王三霸。

    或许是知道自己亏心事做得多了,因而这家伙每次出门都带着大群家丁,以此来保护自身的安全。在王家,盘喜财称得上是第二号人物,非常的有权势,某些方面,他甚至胜过王三霸。

    跑出大堂,看到盘喜财带着十多名的家丁,盘老六心头发抖:“他们是来找古雄的吗?”

    他小心翼翼地上前,躬着身子朝盘喜财微笑道:“盘管家,您大驾光临,小店蓬壁生辉,不知您有何吩咐?”

    盘喜财高昂着头,斜眼撩了盘老六一眼,老气横秋地道:“盘老六,本管家是来收税的,快点交钱,我要赶着下一家!”

    交税?

    盘老六愣了,不解地道:“什么税?”

    “兵役税!”盘喜财手一抖,将一张通告亮到盘老六面前,理直气壮地道:“朝廷有令,凡家中年满十六至三十岁青壮男子,都得入伍参军!”

    “可我家并没有十六到三十岁的男子!”盘老六辩解道:“盘管家,我家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

    “正因为知道,才要你交税!”盘喜财笑呵呵地道:“没有男人参军,那就得交兵役税。每家每户都得交。”

    “不对啊……”盘老六疑惑地道:“盘管家,既然是兵役税,那应该是官府来收,您又不是官府的人……”

    “混蛋!”不待盘老六话说完,盘喜财右手一举,啪地给了他一耳光,怒气冲冲地道:“我不是官府的人,难道就不能代表官府收税吗!老小子,盘古镇的一切都归我家老爷管,老爷说了算,难道你想抗不交税吗?”

    “不敢!不敢!”盘老六捂着疼痛的脸颊,点头呵腰,忍气吞声的像个奴才,咬着牙问道:“不知要交多少税?”

    “不多,一吊钱!”盘喜财很是不耐烦地道。

    “我给!我给!”盘老六一边应和着,一边匆匆地跑去大堂柜台。不一会儿,拎着一吊钱出来,交到盘喜财手上。

    盘喜财掂了掂手上的钱,甩给后面的家丁,然后拍着盘老六肩膀笑道:“这就对了吗,朝廷法令不可违,像你开店做生意的,交了钱就什么事都没有!”

    盘老六连声说是,满面含笑,心中却是在痛骂:“一群吸血鬼,你们都将不得好死!”

    钱收到了,盘喜财也不多呆,转身就走。哪知刚走了几步,从客栈后院的方向跑来了一位家丁,那家丁边跑边喊:“盘管家,有马,有马……”

    见此情景,盘老六脑袋嗡的一响,暗叫:“不好!”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想躲都躲不掉。

    盘喜财本来就要走了,听到那家丁一喊,立马停了下来,道:“马五,什么马?”

    那叫马五有家丁跑到盘喜财跟前,喜形于色地道:“好马!是好马!盘管家,后院的马廊里有一匹好马,真正的好马啊!”

    盘喜财不以为然,撇着嘴道:“见着马就是好马,你小子见过多少好马,又知道什么是好马,别把劣马说成好马!”

    “是好马!真的是好马!”马五辩解道:“那马是马中的极品乌骓马,全身黑的发亮,找不出一丝杂毛。但四个蹄却是白的,又高又壮,神骏极了,不信你去瞧瞧!”

    “是吗!”盘喜财听得心动,目光瞟向了盘老六。盘老六心中暗叫要糟,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应付道:“盘管家,那马是小店客人的,不是小店的!”

    盘喜财可不管是谁的,手一推,将盘老六推到一边,道:“去瞧瞧!”说罢,领着一大群的家丁直奔后院。

    “糟了!糟了!”盘老六懊恼的直跺脚,却也只得跟去。心中后悔,他可是清楚地知道,被王家人看上的东西,那王家人是千方百计也要得到的,也怪他想得不够周全,没想到古雄的马会引起王家人的注意,这下该怎么办?

    盘喜财奔到后院的马廊,他一眼就被“黑雪”给吸引住了,围着它左转右转,伸手摸了摸那油光发亮的毛,由衷地赞叹道:“好马!果然是好马!”说着,哈哈大笑。

    马五恰如其分地上前谄笑道:“盘管家,既然是好马,我们不妨把此马牵去献给老爷,老爷见了一定喜欢,老爷一高兴,说不定对我们大家奖赏!”

    “对!对!对!”盘喜财连连点头,手一挥:“牵走!”

    此言一出,马五如奉圣旨,立刻去解栓在栏杆上的缰绳。这时,盘老六已经赶到,见状忙上前阻止:“盘管家,这不行啊!这马……”

    “去去去……”两名家丁不由分说,粗暴地将盘老六推倒在地。盘喜财还算道义,掏出一袋银两丢给盘老六,道:“告诉你那客人,这马本管家买了!”

    “这这这……”盘喜财抓着钱袋,不知说什么好。再看盘喜财,已经走远了。

    盘喜财心情大好,一边走,一边不时地回头看黑雪,他没想到这次出来,竟能得到如此的好马。他可以想像王三霸看到此马的高兴神情,没准儿一高兴,赏自己一大笔的金钱!

    他心里正美着,不曾想一头撞上了一物。这一掸一,盘喜财仿佛觉得撞在一根木桩上,顿时啊呀一声,仰天倒地,四脚朝天,那胖胖的身体简直像是个翻着肚皮的蛤蟆。

    刹时间,后面的王家家丁一阵大乱,纷纷叫喝:“哪来不长眼的东西!”

    “找死!”

    片刻间,两个家丁冲向挡路撞倒盘喜财之人。挡路的不是别人,正是古雄。他可不想看着自己的宝马被王家人牵走,屁都不放一个。

    在盘古镇,王家的家丁横来直去,比官府衙门的差役还厉害,没有人敢和他们作对。此时见有人敢挡盘大管家的道,那还了得。因此,为了讨好盘喜财,为了表现,两个家丁是出尽全力,挥拳直捣古雄。

    古雄身经百战,在战场上历经生死,哪会把眼前的两个无赖地痞放在眼里。他站着不动,不慌不忙,待得两家丁的拳头临近到胸口时,双手一抬,啪啪两声,一下就扣住了二人的手腕,旋即一转,刹时间,两个家丁像杀猪般的惨叫起来。

    古雄面露冷笑,眼中掠过怨毒的狠色,双手抓着两家丁的手腕,猛力地一折,但闻一阵喀嚓的崩裂声……他心里痛恨死了王家人,对这为虎作伥的爪牙是毫不留情。这两家丁也够倒霉的,本想表现一番,没想到遇上了煞星,手臂折断,立时发出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