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惩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057字

    古雄动作飞快,双手一松,化掌为拳,一个“双龙出海”,两拳直捣在两家丁的心窝上,直将他们打飞出去,间接地撞倒后面好几个家丁,跌成一团,惨叫中带着叫骂,乱作一团。

    这时,盘喜财已在家丁扶持下站起,看到手下被一个陌生人打飞,不由大怒:“哪来的不知死活的,敢在本大爷的地盘上撒野,找死!给我上!”

    得到命令,十几名家丁立时一涌而上,他们也知道这突然出现的人不好对付,因而便仗着的人多势众,来个以众欺寡,十几个打一个,对方再是厉害,想来也不是对手。只是,他们不会想到,眼前的可是一个恐怖敌人,并不是靠着人多就能取胜的。

    看到众多的王家家丁冲上来,古雄暗自冷笑,他身经百战,历经无数生死,哪会把这些小角色放在眼里,屹立原地,身形挺拔如山,巍然不动。

    一个家丁最先冲到古雄跟前,吆喝一声,呼地一拳直击古雄的面门,欲将古雄打得满面开花,鼻梁骨折裂。然而,古雄躲都不用躲,脚步也不曾挪一下,右手一抬,后发而先制,手掌一下就拍到那家丁的后脖上,力道大得出奇,直将那家丁拍得重心顿失,“叭”的摔趴在地,五体投地,啃了个满嘴是泥。

    这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旁人只看到古雄手一抬,就将那家丁拍摔在地,是那样的轻松,那样的随意,仿佛是大人拍小孩一样,一点都不费力。但即是这样,并没有吓住王家的众家丁。

    砰!砰!一个家丁从后面偷袭,直接一拳击在古雄的背心上。这个家丁出了全力,自忖能将古雄打得向前大跑步。但没有想到的是,古雄屹立不动,这家丁感觉自己一拳像是打在木桩上似的,震得拳头生痛,不由“啊呀”一声。

    也别啊呀了,古雄略一侧身,右手向后一伸,已将这家丁的手臂抓住,轻轻地一抖,但闻“咔”的一声,这家丁整条手臂都软了下来,痛叫着直往后退。

    但就在这会儿,又有三个家丁攻到,其中一个家丁手中甚至拿着一根木棍,直砸而到。古雄左掌一翻,啪的便将木棍抓住,顺势一带,那家丁气力不及,站立不住,被古雄带得到了跟前,砰!正好一个家丁的拳头恰好地打在他身上,打得他痛呼大叫。

    呼!几乎同时,一只大脚直向古雄的左腰眼踢到,力道凶猛,挟带风声,这要是踢上了,那还得了!但古雄大手一伸,便将踢来大脚抓住,一扭一拉,只听“喀”的一声,脚的主人大叫一声,两手捧着受伤的脚,单脚立地,一跳一跳地后退。

    古雄不欲伤人性命,只好使出擒拿手法,将这些人的手脚关节卸脱臼,略作惩罚。当然,按照他的心性,要是换作战场上,那是有一个杀一个。只是他已经不是军人,这些人也不是铁狼兵,为了不惹上人命官司,只能手下留情。

    眼前的景象让旁观的盘喜财看呆了眼,只见对方举手投足之间,自己的人就躺下了,这是多大的能为?

    盘喜财惊觉到不好,知道遇上了难惹的人物,但想收手也来不及了。只见手下家丁冲一个倒一个,不一会的工夫,十几个家丁倒了一地,咿咿呀呀的痛呼呻吟不止,不是手受伤,就是脚受伤。

    再看整个客栈的大院,除了古雄之外,就剩他和马五以及远处的盘老六还站着。盘老六已是看直了眼,他没想到古雄竟有此身手,十几个王家的家丁打不过古雄一个,简直是不可思议!

    解决了众家丁,古雄甩着衣袖,轻轻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缓步走向古雄。看到古雄逼进,盘喜财吓得倒退,正好撞到马五,便把马五推到跟前,叫道:“上啊!你愣着干什么!”

    马五哪敢上,十多个家丁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他一个人上去岂不是送死。但大管家发话,又怎能不上?

    被盘喜财推着,马五不得已的上前,两拳护胸,拉开了架式,却已吓得全身发抖,两脚发软,但仍挥舞着两个拳头叫嚣道:“你……你你你……别过来,过来……我就不客气了……我可是很厉害的!”

    他张牙舞爪的样子,惹得远处的盘老六发笑,直觉得马五就像是一只哈巴狗,在对着一只威猛的老虎汪汪直叫,装腔作势。

    古雄根本无视马五的存在,脚步不停地直走过去,一手将马五推到一边,几步就到了盘喜财面前,冷冷地注视着他。

    在古雄的炯炯目光下,盘喜财浑身直冒冷汗,颤颤抖抖地说:“英……英……英雄贵姓?”

    “姓古!”古雄轻哼一声:“你叫盘喜财,王三霸的管家是吗?”

    “是是是!”盘喜财连边点头道:“我是王家的管家,英雄武功高强,身手不凡,都怪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英雄,请英雄多多见谅,不要怪罪!”

    一边说,一边作躬,点头哈腰,简直是十足的奴才,与先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判若两人,完全是个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小人!

    对于这样的小人,古雄真想杀了他,为世间除一害。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只能强压怒气,冷冷地道:“那你还要不要牵走我的马?”

    一听这话,盘喜财反应够快,连忙将“黑雪”宝马牵到古雄面前,陪笑道:“不牵了!不牵了!要知道这马是英雄的,我有十个胆子也不敢!”

    接过缰绳,古雄不屑与这样的小人一般见识,当即飞起一脚,将盘喜财踹得像冬瓜般在地上滚,喝道:“滚!”

    在地上滚了几滚,最后还是在马五的相扶下爬起,灰头土脸,如蒙大赦,盘喜财赶忙的向客栈外逃去,逃得那个快,仿佛后面有吊死鬼追着似的。盘喜财一逃,地上受伤的王家家丁也逃了,他们三两个互相搀扶着,艰难地陆续离开。

    这时候,客栈外面的街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百姓,看着昔日里耀武扬威的王家家丁狼狈不堪地出来,都大感惊奇,不知道是谁那么大的本事,竟能收拾王家这些恶棍?

    “啊呀,古雄,你又闯大祸了!”

    盘喜财他们一走,盘老六立即冲到古雄跟前,气急败坏:“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古雄抱着黑雪的马头亲热一会,道:“这些助纣为虐的家伙,就该狠狠地教训,没杀了他们已是便宜了!”

    “你太冲动了!”盘老六急得直跺脚:“王家人不会放过你的。这里你不能呆了,赶快走!阿四!阿四!”

    “来了!”客栈伙计匆匆地跑来:“老板,有什么吩咐?”

    “去厨房包些吃的来!”盘老六吩咐道。

    客栈伙计答应一声,飞跑着去了。

    见状,古雄不以为然:“盘老六,你怕什么,怕我连累你?”

    “你我是兄弟,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盘老六苦笑道:“你打了王家的人,王三霸岂会善罢干休。盘喜财回去,一定会带更多的人来,老弟,你身手再好,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就算打得过,可王家在官府里有得是人,官差要是来了,你怎么办?难道你想与官差动手吗?”

    闻言,古雄愣住了。动手的时候,他没想那么多,现在盘老六一说,才觉得事态严重。如果仅仅是王家,他并不放在眼里,但王家背后的官府不得不有所顾忌,他现在是平民百姓,有道是民不官斗,一旦得罪了官府,那后果可以预料,说不定因此连累了盘老六。

    想到这里,古雄不免感到歉意:“是我冲动了!我马上走,不能连累你!”

    这伙儿,客栈伙计已拿着用荷叶包好的肉食来了。盘老六把两包肉食塞到古雄手上,道:“本来想让你住在我这里,没想到你刚回来,就与王家干上了。古雄,盘古镇你是不能呆了,这样,你先到镇外躲一晚,明天给大娘上过坟后,立即离开,再也不要回来了!”

    古雄点点头,将两包肉食塞入包裹中放好,正当这时,外面一阵哗然,街上看热闹的人四散而逃。古石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道:“不好了!盘喜财带着大群的人马打来了……”

    盘老六脸色大变,连忙催促古雄:“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为了不连累盘老六,古雄只得向盘老六告辞。他飞身上马,手掌轻轻一拍黑雪,黑雪立时嘶叫一声,撒开四蹄,冲出了客栈大院,直上大街。

    刚到大街,就听远处有人喊道:“就是他,他要跑了,千万别让他跑了……”

    古雄在马上顺声望去,只见盘喜财领着大群携带武器的王家家丁,从东街急步赶来。见此,古雄怒从心起,呛啷,顺手抽出马刀,非但未从相反的方向逃走,而是策马冲着王家的家丁冲杀过去。

    这一着,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冲在最前头的盘喜财先是一愣,但听得哒哒的马蹄声,见到古雄策马冲来,顿时哎呀大叫,转身就逃,但哪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