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狠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110字

    在战场上,步兵遇上骑兵,那是一场灾难,一边倒的屠杀。古雄虽然只是一骑,但对上这些不是步兵的家丁,结果显而易见。

    黑雪快如飙风,在盘喜财身边冲过,刀光闪动,一只耳朵飞上了半空。盘喜财只觉得右耳一凉,手一摸,满手是血,不禁亡魂皆冒,发出凄厉的惨叫:“血!血!我的耳朵,耳朵……”

    古雄内心恨极了王家人,即使不能杀了他们,那也要狠狠地惩罚,给他们长点记性。为此,古雄对这些欺压百姓的王家家丁下了狠手,策马挥刀,左劈右杀,刀光过处,惨叫迭起……

    王家家丁在盘古镇一向为所欲为,霸道惯了,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欺负他们的份,但这次他们遇上了煞星。

    古雄控马劈杀的刀法是在军中锻炼出来的,又快又狠,而且他骑得又是宝马,风驰电掣,往往伴随着马驰过,王家的家丁连武器都来不及递出,眼前刀光一闪,就感手臂一痛,血花喷现,一条手臂已断落……

    古雄手中的马刀乃是雷霆军团元帅董士雄所赠,虽然称不上神兵利器,却也是一柄宝刀,又锋又利,斩断人的手臂,那简直是削豆腐一样。

    王家家丁虽然人数众多,却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平日里欺压百姓是没话说,但要对上古雄这样的百战精锐之兵,那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一下就被古雄冲散了,四下逃散……

    两条腿又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马,在这狭长的街道上,根本是无路可逃。古雄追着就是一阵砍杀,左劈一刀,右砍一刀,但见王家家丁纷纷惨叫,一条条手臂脱离了身体……

    片刻之后,古雄一阵风似的疾驰而去,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消失在东街尽头。而整个东街上,鲜血流淌,零零散散地倒着二十多个手捂断壁创口的王家家丁,痛叫呻吟!

    七八个机灵的王家家丁逃进了街道旁的居民家里,他们幸运地逃过断臂之劫。可他们出来,看到几十同伴倒在大街上,惨叫忍受着断臂之痛,不禁个个脸色煞白,两腿直打哆嗦。

    最感到恐惧的莫过于盘喜财了。他何曾见过这样的血腥场面,吓得两腿发软,跌坐在地上,傻傻的发呆,浑然忘了脸颊上正在流血的创伤。

    日落西山,云霞飞舞,天地间逐渐笼罩上一层暮色。

    古雄纵马出了盘古镇,驰骋在广阔的荒野上,翻过山丘,越过河流,不多时已出了十里路。

    策马上了一座山岗,古雄回身望着远处笼罩在暮色中的盘古镇,禁不住摇头叹息,自言自语:“娘没了,家也没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伤了王家的人,依王家的势力,我定然会被官府通缉,天下之大,我又该何去何从?难道要亡命天涯吗?”

    一会,他摇头笑了笑,自嘲地道:“古雄啊古雄,你还真是没用,都五十岁的人了,还前怕狼后怕虎的,就算你要亡命天涯,也该杀进王家,把王三霸宰了才是!对,杀了王三霸,不但为自己报仇,也为盘古镇的百姓除去一大害!”

    主意已定,古雄下了马,顺着山岗的一条小路,向西缓行。黑雪颇通灵性,不用古雄牵,自行跟在他后面。一人一马顺着小路走了不到一刻,便来到一片荒凉的坟地上。

    这里是蛇岗,山岗蜿蜒,地势偏高,由于岗上平坦辽阔,成了盘古镇大多百姓埋葬已故亲人的墓地。古雄的父亲就葬在这山岗上,根据盘老六所说,古雄的母亲也葬在这山岗上,就在古雄父亲的墓旁边。

    二十年没来扫墓,此时再来,古雄忽然发现,这里已经与二十年前完全不一样了。放眼望去,山岗上全是一个个凸起的坟墓,有新有旧,大多长满了草,高过膝盖,,周围居然生长出五六丈高的树,落叶随风飘零,让人倍觉凄然。

    凭着记忆,古雄在荒凉的墓群中穿梭寻找,费了好长时间,才在墓群中找到了父母的坟墓。时间过得太久了,也是太久没人来扫墓了,两座坟上长满了山藤杂草,荆棘遍布,如果不是古雄凭着记忆仔细寻找,根本找不出。

    看到父母的坟,古雄心中悲凉,一下跪倒在地,叫道:“爹!娘!孩儿回来了!孩儿来看您们来了!”

    想到母亲逝去,自己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古雄不禁悲痛万分,忍不住嚎啕大哭,泪水止不住地流!他一面哭,一面痛诉着这些年的经历等等!

    他这一哭,直直哭了半个时辰。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古雄这才忍住悲痛,止住哭声,开始扫墓。

    他没有用刀,为了表示对父母的尊重,用手去拨坟地上的山藤杂草等。这样一来,耗时耗力,等到将两座坟地的杂物完全拨除干净后,天已经全黑了!

    来得匆忙,古雄没带纸钱蜡烛,只能歉意地说:“爹!娘!儿子来得急,什么都没有准备,改日孩儿再给您们补上!”

    忙活了一天,古雄是又累又饿,在坟地上升起篝火,想起盘老六送得两包肉食,当即从黑雪马背上取来包裹和水袋。

    从包裹中取出两包肉食,打开后,顿时肉香扑鼻。一包是熟牛肉,一包是一只肥大的烤鸡。散发出的阵阵肉香,令古雄食指大动,他将一半的牛肉,一半的烤鸡充作祭品,摆在父母的坟前,余下的,他就坐在父母的坟地上,大吃起来。

    在这荒山坟地上,恐怕也只有古雄,换成胆小的人吓都吓死了,哪会像古雄这般旁若无人,自顾的吃喝,将周围的坟墓视若无物。

    当然,古雄的胆子是练出来的,他见过太多的死人,好多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因而从不相信世上有鬼,何况父母就在旁边,有鬼也给父母挡住了。

    吃饱喝足,古雄捂了捂肚皮,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伸懒腰,自语地道:“今晚就在这里陪着爹娘吧!”

    他回过头,望向父母的坟,猛然间身体一震,愣住了!

    父母的坟前空空荡荡,先前摆在地上的祭品不翼而飞,不见了!

    古雄只道自己眼花了,忙揉了揉眼睛,再看,仍不见祭品。祭品呢?

    他明明放了一半的牛肉和一半的烤鸡在坟前,怎么会不见了?

    古雄忽地站起,四下寻找,却不见祭品的踪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爹娘吃了?

    尽管知道不是,但古雄也只能这样理解,围着父母的坟围了一圈,回到了原地。古雄迷糊了,思忖着:“会是野兽叼走了?”

    他虽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但自忖耳目灵敏,如果有野兽靠近,一定会发现。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祭品叼走,那这野兽也太厉害了!

    古雄警觉地手按刀柄,四下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后,才心神一松,心想:“叼走就叼走吧!相信它吃了烤鸡牛肉,也就饱了,不会再来偷袭我!”

    他拿出一件披风铺在地上,正要躺下睡觉的时候,忽然发觉少了一样的东西,是水袋,水袋不见了!

    “谁?”古雄刷地抽出了马刀,大声喊道。

    然而,四周静悄悄的,不见有人。

    天上无月,夜色阴森,在这漆黑的夜晚,周围的坟地上飘起了无数幽蓝的鬼火,在风中飘舞飞荡。

    鬼火,即磷火,古雄在北狼关外的坟地上见得多了,因而并不感到害怕。令他心里发毛的是暗处的敌人。

    先是祭品不见,再是水袋!这让古雄确信,偷祭品的是人,而不是野兽。因为野兽不会偷水,也只有人在偷了祭品,口渴后才会再来偷水!

    “谁?给我出来!”见没有人答应,古雄又大声喊道。

    “嘿嘿……”

    蓦然间,夜空中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吾儿,我是你爹。你孝敬爹的牛肉和鸡,爹吃了!吾儿,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来祭拜爹!香不上一根,蜡烛也没有,你真是不孝啊!”

    四周一片漆黑,声音飘荡,辨别不出从哪里传来的。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坟地上,听到这样的阴森声音,饶是古雄胆子再大,也不禁毛骨悚然,直冒冷汗!

    不过,他可不会相信是老爹的鬼魂在说话,当即将马刀归鞘,改用弓箭,冷声喝道:“什么人?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再不出来,休怪我不客气了!”

    “嘿嘿……”回应他的是阴森的笑声。

    这一回,古雄凝神静气,辨别出了方向,听音辨位,开弓放箭,嗖!一支雕翎箭直射西边的黑暗之处,快若电闪,但闻远处传来一声“啊呀”,似是射中了!

    古雄对自己的箭术深具信心,闻声不由冷笑:“让你装神弄鬼,死在我古雄的箭下,你也算是不枉此生!”

    他收好弓,从篝火堆中拿起火把,右手掣出马刀,就要去察看。哪知那人的声音又传来了:“嘿嘿……好家伙,箭法不错,差点要了我老人家的命!”

    这一下,古雄张大了嘴巴,震惊非小。要知他可是神箭手,箭法百步穿杨,百发百中,虽是夜晚,但即使他蒙着眼睛,也能听音辨位,射中目标。他肯定自己刚才那一箭射中了那人,可那人怎么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