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出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1本章字数:3037字

    “千年教派啊!”古雄不由惊叹:“有千年的历史,那应该很有名才是,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切!”马空行不屑地道:“像你这样的山野村夫,没听说过的多了去。我就纳闷了,你小子当过兵,接触的人多,见闻广博,难道军营中就没人跟你说起过雷教吗?”

    古雄摇头,微笑道:“没有,有我就不会问你了。对了,马老兄,你很怕雷教吗?”

    “怕!谁说我怕雷教!”马空行轻哼道。

    “不怕,那你怎会被雷教的长老追?”古雄轻笑道:“你是不是偷了人家什么东西?”

    马空行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半晌才道:“是又如何,你以为天下间有谁有我这样的胆量,敢盗雷教的东西!哼哼!该死的雷辰,阴魂不散,从苍穹山就一路追,从南追到北,从北追到西,死追不放,总有一天,我会打断你的腿,让你追不了!”

    “切!”古雄报以不屑:“你就别吹牛了,要真有本事,就不会躲在这里了!就凭这一点,那个雷辰就比你高十倍。我看,不是你打断他的腿,而是要当心他打断你的腿!”

    “他打断我的腿!”马空行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道:“这怎么可能,论武功,我或许是比不上雷辰,但要说到轻功……嘿嘿!小子,你知道我的绰号为什么叫千里独行吗?”

    “那是因为你没有朋友,行千里之路都只能一个人走!”古雄打趣道。

    “胡说八道!”马空行气得不轻,瞪眼道:“千里独行的意思是说,老夫的轻功天下无双,没人能跟上我同行,千里之路我独行!”

    “原来是这个意思!”古雄笑着说,想起刚才的情景,心中凛然,即使再不服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家伙的轻功确实是高,真有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

    二人的话是越来越多,虽然双方发生不少的口角,却也没感到不愉快,反而越谈越投机,可惜这里是荒山野岭,没有酒,不然,马空行还真想与古雄好好的喝上几杯。

    二人一直说到半夜,马空行才离去。

    夜已深,古雄却心血来潮,了无睡意。他脱下外套,从包裹中取出一套黑衣穿上,然后熄灭篝火,骑上黑雪宝马离开墓地,下了蛇岗后,直奔盘古镇。

    经过和马空行的一番谈话,古雄更加坚定了报仇的决心。二十年前,因为王三霸,他被捕入狱,判了充军。正因为那样,他母亲才死,家园也被王三霸霸占,二十年的仇怨,今晚也该有个了结地时候。

    十多里的路很快就到,担心被人发现,古雄没敢直接骑着黑雪进入盘古镇,而是让黑雪在郊外等待,自己一个人背着弓箭马刀悄悄地潜入盘古镇。

    今晚夜色黑暗,月黑风高,这无疑让古雄十分容易潜藏形迹。凭着他对盘古镇的熟悉。一路借着建筑物的阴影,轻车熟路地潜到王家的大宅前,半路上除了偶遇的几个醉鬼,安全无事。

    古雄在军中曾当过斥候,潜行匿踪的本领非常了得,此刻拿来用作潜入王家宅院之用,那还不是牛刀小试。不过,当他来到王家大宅时,眼前的情景让他大为错愕。

    时过境迁,现如今的王家大宅已不是二十年前的模样,规模扩大了好几倍,大门金壁辉煌,两侧挂着灯笼,灯火通明,门前铺彻着白石阶道,左右各站了四名佩刀的家丁,清一色的装束,这哪是地方人家,比一般的官员人家还要森严。

    古雄抬头看看王家的外墙,好家伙,足有近六米高,用厚重的青灰石筑成。看来是王三霸觉得自己的恶事做多了,怕被人刺杀,因而才建这么高的围墙。

    古雄悄悄地绕到王宅的后院方,这里果然如盘老六说得那样,自己的家不见了,就连左邻右舍的家也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王家的高大的围墙,至少向外扩张了一百米。

    “混蛋!”见此,古雄心中说不出的愤怒,轻轻地骂了一句,抽出马刀,提气就往围墙上跃。

    跃至四米时就已经气竭,古雄出刀,一刀无声无息的剌入刀墙,借刀身着力,灵巧的往上一翻,轻巧的落在围墙上,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蹲在转墙上往宅子里打量,古雄不禁皱眉。

    现在的王家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占地大不说,里面多了不少的房舍屋宇,这对古雄来说,完全陌生,怎么找到王三霸住的地方?

    古雄趴在墙头望进去,只见院子里不时有举着火把巡逻的家丁,个个携带武器,警惕性高。

    瞧了一阵,古雄发现巡逻的家丁每六人一组,交叉巡逻,分布的位置很是巧妙,死角很少。整体看去,一排排六个火把不断地在院子里移动,织成了一片结构严密的防御网。

    把家里搞成天罗地网,只有两种人会这么干,一种是性格极其谨慎的,另一种则是亏心事做多了,极其怕死,怕遭报应的。很不幸,王三霸就是后一种。

    “王三霸,会在哪儿呢?”望着深大的宅院,古雄不禁犯难。

    他没想到过了二十年,王家的宅院发展到这般规模,简直是豪门侯府。这要是行刺王三霸,简直是大海捞针。

    怎么办?

    斟酌再三,古雄最后还是咬咬牙。这都来了,要让他就此离去,可不甘心。明知这一进去很危险,弄不好把命搭上,但为了报仇,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是碰碰运气了!

    他猫身从围墙上滑下,像爬行动物一样腹部着地,以一种和蛇近似的蠕动动作往前快前进,尽量把自己的身体隐入阴影里。

    这种蛇行潜行术最大的好处就是隐匿无声,结合黑色夜行衣,在夜色的保护下被发现的机率降到了最低点,缺点就是前进的速度不可能太快,最遭的是,整个过程让人很不好受。当然,这区区的苦对于古雄来说,小菜一碟。

    停停复行行,机警的躲避着巡逻家丁,古雄一路有惊无险的潜到了一座院子里。他隐在一口水井的井沿背后,往四处观察。

    这院子很大,有假山,有池塘,四周种满了花草,几株桂树正在开花,桂香飘荡。东面不远的黑暗中,矗立着一座小阁楼,窗口透着灯光,隐隐的有人影在晃动,看那人影像是一个女子。

    “住在这么高级的阁楼里,即使不是王三霸的妻妾,也应该是王三霸极其重要的女人!”古雄暗暗想道,心有所动:“我不伤害女人,但为了找到王三霸,也只有干一次了!”

    他悄悄地潜向阁楼,到了楼下,两脚轻轻一点地,便已跃到二楼的屋檐上,如灵猫般掩至窗口下,对着窗门的缝隙向里窥视。

    他不窥视还好,这一窥视,立时定住了。好一会儿,才缩回了头,老脸通红,心头咚咚直跳,直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忙吞咽了几口口水。

    原来阁楼里正有一个坐在浴盆里沐浴,古雄虽然未窥及全部,却也看到那丰盈美好的上身,雪白的肤色,如瀑的长发……可以肯定,这是一位美女!

    古雄心中羞愧,虽说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知道什么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半夜潜入这里偷窥女人沐浴,这行径与采huā贼无疑。

    他想离去,可身体不听使唤,眼睛忍不住又凑到窗户缝偷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虽然快是五十岁的人,但终究是男人,特别是他还未偿过女人的滋味,现在见到这等的美色,怎能不好奇,怎能不心动?

    室内雾气弥漫,片片鲜红的花瓣漂溢在水面上,一位四十左右的美艳妇人坐在浴盆中,一双纤纤巧手捧起水面的花瓣,洒落到自己光洁的身上,轻轻地抚弄……

    她,面貌极美,虽然早已过了花样年华,但极具韵味,丰满滑腻,那种成熟nǚ人的诱惑,是任何男人都不可抵挡的。

    “这女人是谁?”

    好半天,古雄才回过神,醒悟到此次潜入王家的目的,又羞又愧,心却在砰砰的跳,暗想:“她是谁?看她的年岁……难道是王三霸的妻子?”

    这时,室内传来一阵滴水的声音,古雄再次偷窥,却见那美妇已站起,跨出浴盆,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那丰满惹火的情景,让古雄几欲喷血,腹下火烧火燎一样!

    “真是要命!”

    古雄赶忙移开脑袋,大口喘气。他不敢再看,再看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因为实在是太诱人了!

    定了定神,古雄正要离开,却听到室内一阵沉重脚步声,已是到了窗口。古雄赶忙将身体紧紧地贴在窗口下面的墙,一动不敢动。

    “喀呀!”上面的窗门打开了,紧接着,哗啦……一大盆的水倒了下来,倒得古雄一身,水是温热的,还有几片花瓣沾在古雄脸上。不用说,是那美妇人的洗澡水!

    “啊呀!”古雄心中大叫,差点忍不住跳起。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让女人的洗澡水给浇了,这是要倒八辈子的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