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33字

    这一天傍晚,古雄骑着“黑雪”回山的时候,在盘古山脚下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当古雄遇到她的时候大吃一惊,失声道:“是你!”

    那女人看到古雄也大感意外,叫道:“原来是你,我找你好久了!”

    原来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王三霸的大房妻子,与古雄有过一夜之缘的秦红玉。古雄可是由始至终都记得她,没想到又遇上了,真是缘分!

    古雄又惊又喜,飞快地跳下马,到了秦红玉面前道:“你……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现在的秦红玉,已不像几个月前古雄见她的那个样子,整个人憔悴了不少,身上穿着肮脏的衣裳,哪有半点贵妇人的形象。

    在经过最初的喜悦之后,秦红玉忽然扑进古雄怀里,呜呜大哭:“孩子……孩子……我们的孩子……”

    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让古雄身体僵直,有点不知所措,对她的话更是莫名其妙,当即顺势搂住她,不解地道:“孩子……什么孩子?”

    秦红玉不答,只是一个劲地呜呜地哭叫:“孩子……我要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见秦红玉如此,古雄只得搂着任她如此。等到她哭得没劲了,才轻轻地推开她,道:“好了吗?你怎么成这般模样?”

    他不问还好,一问,秦红玉忽然像燥动起来,双手疯狂地击打古雄胸膛,嘶叫道:“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古雄胸膛上,嘣嘣直响,好不猛力。当然,古雄堂堂的大男人,给一个弱女子捶上几拳算得了什么。他不但不生气,相反的又将秦红玉搂进怀里,安慰道:“好了!好了!那晚……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那样,对不起!”

    “呜呜……”秦红玉又是好一阵的痛哭,呜咽说:“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没了……”

    “什么?”听到秦红玉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我们的孩子”,古雄不由悚然一惊,倏地省起:“难道……”

    他猛地扳住秦红玉的双肩,注视着她双眼,认真地道:“你是说……那晚之后,我们就有了……孩子?”

    秦红玉凄然地点头,抽泣道:“你害苦了我,那晚之后,没过多久,我就怀孕了,我是又怕又高兴。怕得是被王三霸知道,高兴的是我终于有了孩子。为了不让王三霸知道,我是极力的隐瞒,可是……王三霸到底还是知道了。他……打掉我的孩子,把我赶出了王家……”

    “王三霸!”听到这里,古雄气得直咬牙,跺了跺脚,愤恨地道:“我饶不了你……”

    “算了吧!”秦红玉抓着他手,惨然道:“王家势力庞大,爪牙甚多,你是斗不过王三霸的。你……我现在无地方可去,你带我走好吗?我……我们可以再有一个孩子,我可以给你生好多娃!”说着,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古雄。

    被女人这样望着,纵是铁石心肠之人也会软化,何况古雄不是那种冷血之人,他对秦红玉本来就颇为心动,当下点头道:“好!我带你走!”说罢,暗暗叹息,内心又是欢喜,又是苦涩,没想到自己到了这把年纪,还能找个女人陪伴,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仇人的老婆,这是捡破鞋还是给王三霸戴绿帽子?

    不管是什么,古雄都已决定照顾秦红玉一生,以弥补自己对她犯下的错事。

    天气寒冷,古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秦红玉披上,并扶她骑上黑雪,而古雄自己则牵着黑雪走,这样的一幕,颇有夫唱妇随的味道。

    秦红玉倍感温馨,在马上用复杂的目光望着古雄的背影。这个男人虽然年岁大了一点,个子不高,粗犷野蛮,但细心,体贴,很会照顾女人,比王三霸好上百倍,千倍,跟了他不会后悔。

    寒风吹拂,阴彤的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越飘越多,洒洒扬扬,今年的入冬第一场雪终于下了……

    山中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已到了来年的夏天。

    自从有了秦红玉后,古雄的日子过得不再孤单寂寞,整个人开朗了不少,充满了活力。秦红玉也是十分欢快,每天倍着古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的二人世界生活是多么幸福,满足。虽然只是粗茶淡饭,但比起在王家锦衣玉食、独守空房的日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不过,幸福是幸福,但秦红玉闲静之余,时常捂着自己的肚子,眉头深锁,脸上露出无尽的忧伤和哀愁,郁郁不欢。这样的情景,古雄是不止一次地看在眼里,心里也是叹气。

    古雄知道,秦红玉是在怀念他们的孩子,只是那孩子被打掉了。虽然她很想再为古雄怀上孩子,但半年来毫无动静,为此古雄特地带她去看了大夫,但大夫说,秦红玉经过一次的人流,身体受了极大创伤,加上年岁已经很大了,以后很难再有孩子了。

    听到这样不幸的诊断,虽然古雄并不介意,但秦红玉很难接受,因而时常的郁闷不乐,在她的心中,确实是想要一个孩子。但她怀不上了,这可怎么办呢?

    难道去抱一个孩子来!

    这念头在古雄脑中闪现,心里一动:“对呀!既然我们已经生不出了,我可以到外面抱一个来,可我到哪里去抱?谁家的父母会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

    这时候,他不由想起在翠云山英雄寨的金珠和小丽,这两个女人都有身孕,过了那么久,算算日子她们应该都已经生了,也该去看看她们,要是……金珠的孩子肯是不可以,但小丽未婚生子,她的孩子是否可以……

    想到这里,古雄怦然心动,当天晚上,他就将自己到外面抱孩子的想法对秦红玉说了。秦红主也是颇为心动,自己既然不能生,那抱养一个孩子也是不错的。因而,她也就欣然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古雄便告别妻子,骑着黑雪宝马走了。秦红玉站在山岭上,目送丈夫离开。这是她半年来养成的习惯,每次丈夫出门,她都会到山岭上目送他离开,到了傍晚,又到山岭上瞭望,等待丈夫回来。

    不过这一次,秦红玉等待丈夫回来的时间有点长,虽然古雄没有明确什么时候回来,但秦红玉每天傍晚还是会到山岭上瞭望。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直到第十五天的傍晚,秦红玉才看到远处的山道上出现一个黑点,当临近看清马上的人,她忍不住了,飞似的跑下山岭,叫喊道:“阿雄……”

    多日的等待,满腔的思念,让她不可控制。古雄也是快速地奔近,叫道:“红玉……”

    接近五丈距离时,古雄跳下了马,秦红玉已跑近了,正要一头扑进古雄怀里,却被他怀中的一物吸引住了,欣喜地道:“孩子!”

    没错,古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孩子还在襁褓之中。

    “是的,孩子!”古雄小心地把孩子递给秦红玉,笑着说:“红玉,你看看这孩子怎样?可不可爱?”

    秦红玉小心接过孩子,仔细观瞧。孩子在沉睡中,大概几个月大,白白净净,粉嘟嘟的,甚是可爱。

    “好可爱喔!”秦红玉满心欢喜,展颜欢笑,抱着孩子呵护着,舍不得放开,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看到妻子喜欢,古雄也是开心,笑道:“男孩,这孩子……一路上为了照顾他,我可没少受罪,耽搁了行程,现在终于到家了,有你我就可以松口气了!”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懂得照顾孩子!”秦红玉白眼道,抱着孩子回转木屋。

    有了秦红玉后,古雄特地在金牛洞外面的平地上盖了一座木屋。山洞虽然好,但总不及屋子通风,住着舒适。另外,古雄也给黑雪盖了一座马棚,俨然将它当作家里的一分子。

    到了屋里,秦红玉小心地把孩子放到木床上,问古雄:“这孩子哪里来的?”

    闻言,古雄不由神色一黯,叹气道:“捡来的,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红玉,我们没有孩子,正好可以做我们的孩子!”

    秦红玉点点头,道:“有没有给孩子取名字?”

    “还没有!”古雄不好意思地道:“我觉得孩子的名字还是由你来取为好!要是我来取……我可不想像我爹那样取个难听的名字!”

    这话把秦红玉逗乐了:“这倒也是,哪有你这样叫‘狗熊’的,我就不明白你爹娘怎会给你取这样的名字!”

    古雄尴尬地笑了笑,道:“孩子的名字就由你来取吧,你说取什么名好?”

    思索了一会,秦红玉道:“这孩子是天赐给我们的,就给他取名为天,加上你的姓,就叫古天,我们可以叫他天儿,或者天天,你觉得这名字怎么样?”

    “古天,天儿,天天……”古雄念叨一会,笑道:“不错!不错!就叫古天吧!我古家总算有后了!”

    听到这话,秦红玉不由眼圈泛红,神情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