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苍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44字

    见状,古雄知道她又想起流掉的孩子,忙搂着她怜惜道:“红玉,过去的就让他过去,重要的是我们的将来。我们现在有了天儿,就有了将来!天儿虽说不是我们亲生的,但只要我们养大他,他将来会好好的孝顺我们,这亲生与不亲生又有多大关系?”

    秦红玉埋首于他怀里,幽幽地道:“不是的,我一定会将天儿当成我们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只是……每当想起我们那孩子,我就忍不住流泪。当初我要是一早跟你走多好!”

    唉!古雄不免伤感地道:“这一切都是命,老天注定我们不能有自己亲生的孩子!红玉,我们也不用太过悲伤。我古家只是寻常百姓人家,不是什么大家族,有没有血脉香火传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家,一个完整的家!”

    得到这样的安慰,秦红玉甚觉欢喜,觉得上天真待自己不薄,让自己遇到一个这样贴心的男人。作为女人,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两人依偎在一起,正温馨的时刻,床上的小天儿醒了,挥着一双粉嫩的小手,啊啊啼叫,声音甚是响亮。

    “啊呀!孩子醒了!”秦红玉赶忙去抱起,小心地悠晃着。可孩子看到是陌生不认识的人,立时哇哇大哭,使劲地挣扎。

    “孩子饿了!”古雄赶忙说道,从行囊中拿出一瓶奶,喂给孩子吃。有了奶,小天儿立时不哭了。

    看到古雄手上的瓶子,秦红玉问:“你喂得是什么奶?”

    “羊奶!”古雄苦笑道:“孩子还小,没有奶水可不行,路上我找了好几个有奶水的妇人喂奶,可我又不能天天找,只好用羊奶喂!”

    秦红玉听得直皱眉头,道:“我们家里可没羊奶,我又没奶水,这……羊奶喂完了,我们拿什么喂孩子?”

    “这不用担心!”古雄笑道:“来得路上我都想好了,明天我就出去捕猎,给我们孩子抓一个奶娘回来!”

    抓奶娘?

    秦红玉听糊涂了,不明白捕猎怎么和奶娘联到一块?看到秦红玉错愕的神情,古雄赶忙解释:“我要抓的奶娘不是人,是山里那些刚生了小幼崽的野兽!”

    哦!秦红玉这才明白,嗔怪道:“说清楚吗,害我吓一跳,以为你真抓个什么奶娘回来!”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未亮,古雄就带上捕猎的工具出发了。

    古雄是捕猎的能手,又有着一身好武功,加上山中野兽众多,不到半天的时间,他就捕获回一只母豹,另外还有两只小豹子。

    小豹子很小,大概也就一个多月大,古雄将它们装在背袋里背着毫不费力,而母豹被古雄用绳索套着脖子,在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在人类手里,也只好乖乖地跟着走。

    看到这样的情景,秦红玉大为害怕,道:“你……怎么抓这么凶猛的野兽?这会伤了我们的孩子!”

    “不会的!”古雄笑说:“没看到我绳子牵着它,有我在,它伤不了孩子!”

    他将母豹栓在门前的一棵大树上,又用绳索将母豹的四肢和嘴固定住,一切忙完后,拍拍手掌,对秦红玉笑道:“现在你把天儿抱来试试,这豹奶不比人奶差!”

    闻言,秦红玉立时到里屋把孩子抱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近,凑到母豹的乳上。小天儿已是饿了,立时张开小口便吃。

    母豹像是明白什么,静止不动,眼瞧着人类婴儿吸自己的母乳,眼中流露出温柔之色。它乳汁甚多,不多时小天儿便已吃饱,闭眼睡去。

    这时,古雄才松开母豹四肢和嘴上的绳子,又放了两只小豹。两只小豹立时钻入母豹怀里吃奶。

    看到这一幕,秦红玉又是欣慰,又是感动,不仅仅是人,动物也是蛮有感情的,这母豹为了自己的儿女,懂得委屈求全。

    有了母豹,小天儿吃奶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从这一天开始,小天儿在豹奶的喂养下,一天天健壮地长大。别人家的孩子是人奶喂大的,而小天儿与众不同,是豹奶喂大的。

    当然,母豹的哺乳时间很短,也就三四个月,期限一到,古雄只好将母豹和两只小豹放了,另外抓了一只哺乳期的母虎回来,一年下来,小天儿先后吃了豹、虎、狼三种动物的母乳,身体健壮的不得了,一岁多就能跑了,还能追逐小动物。

    看着小天儿一天天的长大,秦红玉脸上的欢笑愈来愈多,心情也越来越开朗,尤其小天儿已经能叫娘了,让她乐得不行。看到妻子开心,古雄甚是欢喜,觉得自己抱小天儿回来是正确的,只是……

    一想到的天儿的身世,古雄脸上不免蒙上一层阴霾。天儿现在还小,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可等他长大了,那就不能隐瞒了!天儿早晚都得认祖归宗,那时,秦红玉能忍受失去天儿吗?

    古雄心情沉重,又是担心,又是忧虑,只是世间的事谁又能预料,古雄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五年,秦红玉还没有等到天儿长大成人,就猝然病逝了……

    秦红玉的过世,给了古雄沉重的打击,特别是孩子失去了母亲,非常的孤寂,在这山林中没有伴儿怎么成?

    为了照顾孩子,古雄减少外出打猎的次数,就算要出去打猎,也要带上古天,他可不敢把儿子一个人扔在家中,这山林里野兽众多,万一来了一只狼把孩子叼走,那他古雄怎么对得起孩子他娘!

    秦红玉在世的时候,就教过孩子识字,现在秦红玉走了,读书的重任自然就落在古雄身上,他每天都要教古天识字,不过孩子顽皮捣蛋,时不时的拿起古雄弓箭马刀,对此,古雄也颇为意动,不管是在这山林之中,还是乱世之中,若是没有一身过硬的本领,那将如何生存下去!

    有了这想法后,古雄咬了咬牙,狠下心来,开始传授古天武功。古雄不是什么名师,也没有教徒弟的经验,他教古天武功,这是一件事倍功半、非常吃力的事情。特别是古天还小,要他在这个年岁接受练武,刻苦勤奋,这无疑于是强迫性的。

    古雄对古天非常严厉,定下一个时间表,每天四个时辰练武,四个时辰读书,三个时辰睡觉,只有一个时辰吃饭、洗澡、活动等。因此,古天空闲的时间很少,这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非常的残酷。

    当然,古雄也有外出的时候,只有那个时段,才是古天最自由、最快乐的时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人监督,他才不会傻得读书练武呢,该偷懒就得偷懒!

    很快古天就七岁了,长得健壮,结实,已能漫山遍野的跑了。而且还能拿着古雄给他特制的小弓箭,进行打猎了。

    古雄的箭术无疑要比他本身的武功造诣高,为了不让自己的箭术失传,自然要传授给古天。古天聪明伶俐,资质奇佳,小小年纪就深得古雄的箭术造诣,端的是一个天纵之才。

    眼见古天一年比一年大,而古雄自己则一年比一年老,常常觉得力不从心。为此,古雄是长唉短叹,感到岁月不饶人,万一自己哪天像孩子他娘那样突然走了,留下古天一个人可怎么办?

    古雄忧心冲冲,有时茶饭不思。他倒不是杞人忧天,而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当了二十年的兵,经历无数的战斗,受过无数的伤,有内伤,也有外伤,身上的伤疤多得数不过来,现在年岁大了,许多的后遗症都迸发出来,特别是打雷的下雨天,浑身疼痛,针扎般痛苦难忍。

    人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

    古雄发出无限感慨,似乎已感觉到:冥冥中死神已在向自己招手,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可当他看到儿子古天,不由心中一紧,暗暗咬牙,天儿还小,自己绝不能死,自己死了,天儿怎么办?

    要是能给天儿找个师父就好了!这念头在古雄脑中闪现,可要到哪里给天儿找师父去?那些武林大派,名门正派,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就算厚着脸皮带天儿上门去,人家也不见得会收!

    忽然间,古雄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七年前在蛇岗坟地上遇到的“千里独行”马空行。这七年中,古雄也有常去给父母扫墓,虽然没有再见到那个马空行,但觉得马空行应该就藏在附近,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不管在不在,古雄都觉得该去一趟!

    抱着这一想法,第二天一早,古雄就去往蛇岗。他先是到盘古镇买了两坛好酒和十几斤肉。时过境迁,古雄苍老了许多,容貌又有些许的变化,加上他刻意的伪装,盘古镇的人也认不得他,就算是认得,又有何惧!

    时值春季,蛇岗的坟地上绿草茵茵,许多地方开满了野花,红白黄紫,争芳斗艳,花丛中盘舞着许许多多的野蜂,采蕊吸蜜,嗡嗡不绝。

    古雄来到父母的坟前,四下张望,确定周围没有祭拜扫墓的人后,才放心大胆地喊道:“马老兄,马老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