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玉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41字

    连着喊了七八遍,但除了听到山壁回音,并无人应答。古雄一阵火大,喊道:“马空行,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快出来!”

    除了自己的回音,仍没有人回答,古雄耐不住了,叫道:“马空行,你再不出来,我就到外面去喊,把雷教的人喊来!”

    这样有威胁的话喊出,果然奏效,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声冷哼:“好你小子,你以为喊来雷教的人老夫就怕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古雄大喜,旋即转身,叫道:“马老兄!”

    只见马空行就站在不远,已经拿起古雄买的肉吃了!他还和以前一样,穿着一身黑衣,七年过去了,容貌也未见苍老,相反的好像还年轻了几岁。

    马空行一手抓着一个鸡腿,另一手抓开酒坛的盖子,张嘴就喝,未了呵出一口酒气,神情陶醉地说:“好酒!老夫已经好久没有喝到酒了!”

    “好酒就多喝点!”古雄马献殷勤道:“这是我特意为您买的!”

    “对我这么好!”马空行撇了他一眼,迳自坐到一旁的墓地石碑上,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以前来也没见你带多少好吃的来,这次带了这么多,还有酒……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是不是有事求我来了?”

    “您老真是一说即中!”古雄满脸陪笑道:“我确是有事请您帮忙!”

    “切!”马空行一摆手,嗤笑道:“你小子真够现实的,没求我的时候,对我没好脸色,说话冲,现在有求于我了,马上变了一副嘴脸,这可不是原来的你!”

    古雄被他说得老脸涨红,尴尬了好一阵子才道:“如果您老不想帮我,那我也不勉强,您请自便!我告辞了!”说罢,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见马空行没有回应,他又回身道:“我想……我可以去请雷教的人帮忙。雷教的人都侠义之士,古道热肠,他们一定会帮我的!”

    “等等!”一听到古雄说要找雷教的人,马空行慌神,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身影一晃,便已截住了古雄,道:“你小子……威胁老夫是吗!算了,算我怕了你。说吧,要老夫帮什么忙?”

    “这么说,您是答应了!”古雄惊喜地道。

    “答应!”马空行一愣:“答应你什么,我可没答应,你先说说看,要老夫帮你什么忙?”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忙,只是一个小忙!”古雄笑道:“我想请马老兄你收一个徒弟!”

    “收徒弟!”马空行一惊,旋即连连摇头:“不不不不不!老夫我从来不收徒弟,好家伙,你都多大岁数,还想我收你做徒弟,门都没有!”

    “不是我!”古雄赶忙道:“是我儿子!求您收下我儿子吧!”

    “你儿子!”马空行眼神一亮,忙拉着古雄坐到草地上,道:“你有儿子?多大了?”

    “七岁!”古雄认真地道:“马老兄,我本来是不想来麻烦你,可我……实在是没办法,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来找你了!”说着,就将自己的身体状况说了一遍。

    马空行仔细盯着古雄的脸看了一会,又抓着他手把了一会脉,面露讶异,旋即运出一股内力,透入古雄体内,古雄连忙运功相抗,却不及马空行内功深厚,不到片刻,已是浑身哆嗦,汗出如浆,叫道:“马……老兄!”

    马空行内力一收,放开他手,诧异地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内功?”

    古雄喘了几口气,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马空行更奇了:“哪有不知道自己的内功,你跟谁学的?”

    “是我的一位朋友教的!”古雄实话实说:“我的朋友叫牛三,是我发配到边疆,在军中认识的,我的武功基本上都是他教的,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马空行凛然道:“你这内功非常的不对头,内力刚猛有余,柔劲不足,这对你身体损害非常之大,这传你内功的人不是无意,就是用心恶毒,要置你于死地。你最好是停止修炼这种内功,不然你会死得很快!”

    古雄愕然:“真是这样吗?莫非你……知道我修炼的是什么内功?”

    马空行略一点头,皱眉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所修炼的应该是天残决!这天残决是天残门的独门武功,内力诡异,凶狠猛厉,练成后一出手就能让人非死即残,传说这门武功早已失传,那个牛三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据他说,是从一个古墓里得来的!”古雄也不隐瞒:“牛三是一位盗墓贼,他从一个古墓中盗得秘笈,只是年代已久,秘笈破烂不堪,许多地方烂没了,他就是凭着留下的那些残缺图谱练成一身武功,后来传给了我!”

    “原来这样!”马空行恍然道:“我说你的内功不对,原来你根本没有练全。小子,这种残缺的内功对你的身体伤害非常之大,功力越深,五脏六腑受损越严重。你看看自己,比老夫刚见到你的时候苍老多了,听我的劝,别再练天残决了,这样你或许能再活上两三年!”

    “两三年?”古雄苦笑道:“我怕我活不了那么长时间!我现在感觉到……身体越来越无力,有时呼吸都困难!”

    马空行默然,半晌才道:“这是你修炼天残决即将油尽灯枯的现象,天残决,残敌先残己,每运用一次,自身内脏就会受残一次,你当兵几十年,在战场计运用天残决杀敌估计不下千百次了!”

    古雄黯然点头,道:“我都不记得多少次了!以前年轻不觉得,后来年岁大了,越来越感到乏力,我只道是人老的缘故,原来是我心决的问题!”

    唉!马空行叹了一口气:“你来找我,就是预料到自己活不长久,怕死后儿子没人照顾?”

    “是的,唯一让我牵挂的就是我儿子!”古雄肃然道:“恳请马老兄收下我儿子!”

    沉吟片刻,马空行微微摇头,道:“我不收徒弟!”

    古雄心中一紧,刚要再说,马空行话语一转:“不过,我可以教你儿子武功,但不做他师父!”

    古雄错愕,不解地道:“这是为何?不做师父又教武功,这……有什么差别?”

    “当然有差别!”马空行笑笑道:“做了师父,那就得全心全意,尽心尽力,把所有能教的都教给徒弟。不是师父……呵呵!那就随便教教了,你儿子能学多少是他的事,他想学就学,不想学我也不勉强,即使他学艺不精,日后给人杀了,也怨不得我,我也不用给他报仇,因为我不是他师父。”

    这是什么跟什么,古雄听得一阵头大,道:“您是不愿收徒弟了,我说马老兄,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别的师父像你这般年岁都桃李满天下了。你……不收徒弟,难道是要把一身武功带进棺材吗?”

    马空行哼道:“带进棺材也是我的事,徒弟有什么好,徒弟最不是东西,徒弟学成本事后,第一个要打得就是师父,而且还会背叛师父,我可不想收个徒弟被他打!”

    越听越觉得古怪,古雄不禁用怪异的目光注视着马空行,道:“您为什么这样说?徒弟怎么可能打得过师父,难道你打过自己的师父,还背叛了师父?”

    马空行正抓着酒坛喝酒,闻言立时呛的不行:“咳咳……没错……咳咳……我就打过师父,背叛了他,咳咳……咋地?”

    哦!古雄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师门的叛徒啊,背叛了自己的师父,所以不敢收徒弟,担心自己的徒弟也会背叛自己,对不?”

    马空行哼哼连声,郁闷地喝了一大口酒,用衣袖抹了抹嘴,道:“你说的对,我就是有这个顾忌,但也不完全是,这几十年来……我也没工夫收徒传艺,就是收徒……那也要仔细地观察,不能马虎!我可不想收的是忤逆之徒!”

    古雄甚觉好笑,既然马空行不想收徒,他也不勉强,只得退而求其次:“马老兄不愿收,我也不强人所难,不过我儿子还小,我希望您能把他带在身边,照顾到他长大成人!”

    “我会的!”马空行一口答应:“你放心地去吧,我会照顾你儿子。不过……古雄,你才五十多岁,还年轻,我倒知道有个神医,如果你能找到他,得到他的救治,或许还能多活几年!”

    “不必了!”古雄摇头苦笑道:“我活着已经够累了,不想再累下去。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我妻子在地下等着我,我希望能早点赶上她!”

    看到古雄眼中露出死灰般的死意,马空行幽幽叹气,也不好再说什么。一个对生活没了兴趣的人,再怎么劝也是枉然。与其行尸走肉般活着,倒不如死了干脆!

    天黑的时候,古雄回到了金牛峰,当晚,他将古天叫到了跟前,将一个心形的玉坠挂到古天脖子上,郑重地说道:“孩子,以后你就戴着这玉坠,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你都不可以摘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