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偷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26字

    第二天一早,马空行带着古天到了蛇岗,来到一座坟前。坟是新建的,坟上的泥都是新的,没有墓碑,只是用一根木桩立着,上面写着:古雄之墓。

    在新坟的旁边,另有一座坟,那是秦红玉的坟,两座坟墓并列一起,是那样凄凉,萧寒,在此不远的地方,就是古雄父母的墓了。

    这地方古天来过,并不陌生。每年古雄都会带他来祭拜爷爷奶奶以及母亲,只是现在这里多添了一座新坟,那就是父亲古雄的坟。

    看到古雄的坟,古天彻底绝望了,一下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爹,原来你真的死了……”

    马空行也不打搅古天,迳自到一旁坐着悠闲去了。他不是冷漠,而是见过的死人多了,在他的认知里,人都有一死,谁都会埋入士,变成白骨一陀。

    好久,古天才停止了伤悲,双膝跪地爬着到了马空行面前,道:“叔叔,我爹是怎么死的……”

    “叔叔”两字把马空行说得够呛,他忙把古天提起来扔到一边,道:“什么叔叔,我年岁比你爹大得多,要叫我前辈,知道吗!”

    “前辈!”古天赶忙说道:“我爹是怎么死的?”

    “都跟你说了吗,是与人打架打死的!”马空行哼道:“怎么,想为你爹报仇?”

    古天脸上泪痕未干,却坚强地点头:“你告诉我,杀我爹的人是谁,我找他报仇去!”

    马空行笑着摇头,道:“孩子,想报仇不难,但要等你长大成人,好好地练功,把武功练好了才能报仇!”

    “那……你告诉我仇人是谁?”古天诚恳地道。

    “等你长大了,我自然会告诉你!”马空行摸着古天脑袋说:“好了!现在你知道你爹死了,那我们走了!”说着,右手挟起古天。展开轻功,风驰电掣般疾驰离去,。

    让马空行没有想到的是,在蛇岗的不远的一座山头上,正有一位灰衣老者在望着他们离去,灰衣老者嘿嘿冷笑:“马空行,躲了十几年,让老夫好找,这一回看你往哪儿逃!”

    原来这位灰衣老者不是别人,赫然是天雷教的三长老雷辰。他奉命下山捉拿马空行,夺回天雷珠,但谈何容易。

    马空行不仅轻功奇高,且奸狡似狐,雷辰追了几年都没抓到,屡屡让马空行逃脱。到了后来,马空行竟突然失踪,及至现在雷辰才找到他的踪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看到马空行,若按照雷辰以前的性情,定然是恨不得马上追上马空行,将他抓住。但与马空行交手多次,雷辰屡屡失败,知道要想抓住这家伙不那么容易,若让这家伙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那又要白忙活了!

    雷辰已不是那么急燥,按捺住内心的冲动,悄悄地尾随着马空行方向追去,心中奇怪:“马空行怎么带着个孩子?是徒弟吗?”

    马空行挟着古天一路飞奔,在进入盘古山后,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回身张望,但见山中一片安静,四周并未有异常。

    看到马空行突然停下来,疑神疑鬼的,古天不由问道:“怎么了,前辈?”

    “没什么?”马空行随口说道,见没什么发现,眉头紧皱,心说:“是不是我多疑了,怎么感到有人跟踪?”

    旋即,他觉得好笑:“都隔了那么多年,雷辰找我不着,肯定回雷教了,怎么可能死追不放,找到这里来?一定是我太敏感了!”

    摇了摇头,马空行挟着古天迅速离去,身影消失在山林中。

    远处,雷辰从草丛里爬起来,暗呼好险,差点就让马空行发现了。他呐呐自语:“这家伙太敏锐了,这么远就感应到我,不行,我还得离他远一些!”

    是夜,沉睡中的古天忽然惊醒,睁开眼看到的却不是自己居住的木屋,而是在金牛洞里。他整个人凌空,被一个灰衣老人提在手上,面对着十分惊慌的马空行。

    洞中燃着篝火,火光照得洞壁一片通红,雷辰像一尊魔神般立在洞口,左手抓着古天的后脖颈,右手掌摊着伸向马空行,沉声喝道:“拿来!”

    古天大为惊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想挣扎,却是浑身无力,嘴一张,啊的叫了出来:“……放开我!前辈……救我……”

    马空行惊慌是惊慌,却不为古天落在雷辰手里所动,像没听到古天在喊,故作装傻不懂地说:“拿什么?”

    嫌古天的声音太吵,雷辰干脆点了他的哑穴,古天立时安静了,口中发不出一丝声音,睁大着眼睛,流露出无限的恐惧。

    雷辰再次地向马空行伸手,喝道:“马空行,识相的把天雷珠交出来,不然……”抓着古天的左手五指一紧,古天立时两眼翻白,险些闭过气去。

    “想要你徒弟活命,就把天雷珠交出来!”雷辰冷声喝道。

    一阵错愕之后,马空行很快反应过来,摆手道:“别,别伤害我徒弟,你……千万别伤害他!”

    看到马空行就范,雷辰甚为得意,轻哼道:“马空行,你这狡猾的东西,原来你这么在乎自己的徒弟!哼!不想你徒弟死,就把天雷珠交出来!老夫的耐心有限!”

    马空行唯唯喏喏,连连应是,双手缓慢地在身上摸索,好一阵后才从身上一个小盒来,小心地上前两步,道:“天雷珠在这里,你放开我徒弟!”

    紧盯马空行手里的盒子,雷辰不禁呼吸一窒,心情激荡,辛苦了这么多年,总算是要夺回天雷珠了。

    不过,他知道马空行生性狡猾,不会轻易交出天雷珠,当下道:“把盖子打开,让我看看里面装得是不是天雷珠!”

    马空行依言而为,盖子一开,一团紫光立时闪现出来,光芒四射,耀眼的紫光芒竟盖过篝火的火光,刺得古天双眼紧闭,雷辰却有所准备,微微侧头,右手再伸,道:“拿来!”

    马空行却是不给,合上盖子,脚下后退三步,叫道:“你先放了我徒弟!”

    雷辰一怔,冷笑道:“你这是在跟老夫讨价还价吗?你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信不信老夫杀了你徒弟后,再杀你!”

    “那你永远拿不到天雷球!”马空行举起了盒子,喝道:“我毁了它!”

    雷辰脸色一变,抓着古天的左手不由软了下来,犹豫不决。天雷珠是天雷教的镇教之宝,虽说是宝物,没那么容易被毁,但毕竟没有人验证过,不敢保证天雷珠的质量是否过硬!万一真给毁了,那他雷辰岂不成了天雷教的千古罪人。

    看到雷辰受要挟,马空行暗自得意:“老家伙,别说这小娃娃不是我徒弟,就是我徒弟,我也不受你的要挟,拿他逼我交出天雷珠,打错主意了!”

    他故作运功,左掌举起,就欲拍向右手盒子里的天雷珠。见状,雷辰不由心慌,赶忙喝止道:“住手!”

    “放了我徒弟,然后退到洞外,我就把天雷珠给你!”马空行威胁道。

    闻言,雷辰摇头,要他放了古天可行,但要退出洞外,他可没那么笨,冷哼道:“你少耍花招,要老夫放人可以,你先把天雷珠拿来!”

    “不行,你先放人!”马空行回应道,态度强硬!

    “先把天雷珠拿来……”

    “你先放人……”

    …………

    二人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一样,相互的讨价还价,谁也不肯让步。到了后来,还是雷辰态度软化下来:“人给你!”说罢,将古天掷向马空行。

    马空行单手接住古天,嘿嘿一笑:“给你!”呼地又将古天掷给马空行。他的这一举动,令雷辰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去接……

    但雷辰没有想到的是,马空行掷出古天的同时,身子前扑,一道光华闪现,直直地刺向古天,直没腹中……

    谁能想到马空行会如此狠毒,竟以古天的身体当盾牌,施以偷袭。雷辰的视线为古天的身体所挡,等到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噗!”剑尖穿透过古天的身体,直袭雷辰胸膛……

    “啊呀!”雷辰暗叫一声,危急中一侧身,避开了要害,但剑尖直入右肩胛之中,痛沏心肺!

    “哈哈……”马空行偷袭得手,忍不住大笑,双手紧握着一根宝剑,运用全身力道前推。雷辰重创之下,怎可抵挡?顿被推得向后直退,向洞外退去。

    “不好!”雷辰虽负重伤,头脑却愈发的清醒,知道这要是退出山洞到了外面,定然给马空行逃之夭夭,就再也抓不着他了!

    “呀——”雷辰忍着剧痛,身子倾斜,整个人向右方向退去。在马空行的猛力推送下,砰!雷辰的背脊重重撞在山洞上,借着这一撞之力,马空行劲力猛推,手中宝剑连着古天的身体穿透雷辰肩胛,剑尖贯入山石,直将雷辰钉在山壁之上。

    “啊……”雷辰痛得大叫,在遭受重创的同时,借着背撞山壁的力道,右脚飞起,正中马空行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