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小狼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52字

    当阳光照射到峡谷中,弥漫的云雾渐渐消散,轻风拂来,让人感到是那样的清新舒爽。听着潺流的水声,清脆的鸟语,这一切让古天如梦如幻!

    他睁开眼睛,慢慢地坐起,看着周围的环境,脸上一片茫然:“我这是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被马空行刺中了身体,之后就什么不知道了。现在醒来,自己没死吗?

    古天下意识地低头,右手摸向自己小腹……啊!他大叫一声,忽地跳起:“我怎么没穿衣服?”

    他现在光身赤体的,周身清洁溜溜,除了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坠,什么都没穿。虽然还是小孩子,但他仍觉得羞涩:“这成何体统!”

    古天想找衣服穿上,但在这深山峡谷里哪里有衣服!好在周围没有人,就姑且着这样吧,反正没人看,只能便宜周围的那些鸟兽吧!

    古天检查自己的身体,出奇的发现小腹上并没有伤痕。马空行明明一剑刺在这里,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以古天如今的年岁和智慧,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明白。他哪知道,并不他没死,而是天雷珠救活了他。恐怕谁也想不到,天雷珠的奥秘就是吸收天雷闪电,让人死而复生。

    古天本已死了,但天雷珠进入他体内,保住了他灵魂,在天雷闪电的淬体下,重焕生机,死而重生。这样的奥秘古天自是不会明白,就是马空行和雷教的人也不会想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千百年来没有人能参透天雷珠的奥秘缘由。

    现在古天的样子像是长大了两岁,煞是可爱。经过天雷洗礼的肌肤变成了古铜色,泛着健康的色泽,虎头虎脑,却也唇红齿白,鼻若悬胆,乌黑的长发懒散的披撒在肩头,气质威武,却隐隐透出一种雍容华贵。

    最有特点的是莫过于他那双眼睛,透着温和的目光,看到这双眼睛,会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平和,乌黑的黑瞳是那样的深邃,使人产生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虽然他现在光着身子,样子很狼狈,但无法掩饰他那非凡的气质,一举手,一投足,莫不有着一种威严,或许他与生俱来就有着高贵血统,自然而然的表现。

    确定自己还活着后,古天开始注意周围的情况,想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周围除了树就是悬崖,哪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古天不免心里害怕,毕竟是年少,哪经历过这些。在这无人的深山峡谷里,别说是小孩,就是成年人也会怕!但怕又怎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切只能靠自己。

    “哇……爹!娘……”无助之下,古天大哭,叫起了爹娘。但哭了一阵,想到爹娘都不在了,爹生前曾告诫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流血不流泪。

    “爹!天儿不哭,不哭……”古天呜咽着擦干眼泪,眼神坚定,显得无比坚强,但很快感到肚子咕咕的响,一阵急泄感袭来,就要忍不住了!

    啊呀!古天叫了一声,四下略一张望,便跑进旁边的树林中,急速地蹲下,很快就一阵劈哩叭啦的声响,一阵臭气从树林中弥漫开来,使得林中的鸟惊叫着掠飞,像是在说:好臭!

    确实是够臭,不只是鸟,地上闻到的动物都纷纷跑远。古天却是无比舒服,通体舒泰,然而,随之的麻烦来了,没有草纸怎么办?

    这难不住古天,他擦都不用擦,快步跑向水潭,扑咚!跳入水中欢畅地游起来。但游了一会,又有麻烦了,古天腹中又是咕噜直响,这一会却不是要拉,而是饿,饿极了!

    古天年岁虽小,但生长在山中,从古雄那里学会不少野外生存能力。对于那些飞鸟走兽,古天自忖抓不到它们,甭想吃它们的肉,只有吃素了!

    山谷中生长着不少的蘑菇和野果,能吃不能吃,有毒没毒,古天倒也分得清楚,在填饱肚子之后,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实在不雅,古天便用草藤树叶串编了件草裙挂在身上,勉强遮盖了羞人部位。

    衣服是有了,鞋子就不要想了,古天想编草鞋却不会,只能光着脚丫子走。在这森林中猛兽众多,处处危险,古天想觅路出去,却遭遇到了危险,一头赤狼盯上了他。

    赤狼不是什么上古异兽,但十分了得,它攻击速度奇快,爪子尖利,性子阴残狡猾,加上它凶猛无比,十分难对付,故而一般野兽都不敢招惹它。

    一头赤狼,往往需要三四个猎人方能制伏,其凶悍可见一斑,古天虽然自幼习武,但现在手无寸铁,又没有实战经验,如何能和这赤狼抗衡,没有几下,就已经丢盔卸甲,狼狈逃窜了。

    以赤狼的速度,完全可以将古天追上,可是不知是出于怎样的想法,竟然和古天玩起了猫捉耗子的游戏。古天东逃西窜,在林子里转圈,又回到水潭边!

    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古天坐在潭边的石上发呆,突然觉得脚边有毛茸茸的一团,低头一看,嘿嘿,原来是一只小狼,年龄看来还十分幼小,可能只有几个月大小的样子,毛茸茸的,在古天的脚下磨蹭着,煞是可爱。

    “好漂亮!”古天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动物,爱心泛滥,当即一把将小狼抱起在怀里,仔细地端详。

    小狼毛色纯黑,额头中心一簇白色的毛发,是那样的特异,周身的毛轻轻柔无比,但是触手之间却可以感到它强健的肌肉。小狼伸着小爪子,不停的挠抓着古天的草裙,一双血色的眼瞳滴溜乱转,显得十分有灵性。

    “可怜的小狼,你也像我一样孤苦无依吗?你的父母呢!”古天呐呐的说道。可惜小狼不会说话,只能嗷嗷的回应他。

    古天小心地逗弄着怀中的小狼,用手轻挠它的下颌,那小狼也好像十分喜欢这样,十分惬意的闭上眼睛,享受着古天为它带来的服务,一人一狼,就在这潭边嬉闹着……

    太阳逐渐下山,暮色笼罩山林,直到这个时候,古天才意识到自己没有住得地方,在这猛兽出没的森林里,夜间若没个安全的栖身之地,那太危险了!

    古天放开小狼,说:“小狼,你该回家了,你爹娘不见你,怕是着急地在找你呢!”

    小狼呜呜直叫,却是不走,古天赶都赶不走。事实上,他也舍不得小狼不走,见它不走,便抱着它说:“你跟着我,我连住得地方都没有,晚上可怎么过?”

    小狼像是听懂了,猛地从他怀中挣脱,嗷叫两声,往树林里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冲着古天叫。古天见状明白了,小狼这是要带他去一个地方。那就跟着走吧!

    在小狼的领路下,古天在后面跟着,一人一狼在森林中空行。小狼对路甚是熟悉,在林中左绕右拐,穿过大片的树丛,来到一座山崖下。

    山崖下有着一个不太大的岩洞,黑幽幽的也不知道有多深,里面有没有野兽?古天不由害怕的洞口停了下来,可小狼却快速地奔进了洞里。

    “这里难道是小狼的家!”古天如是想到,在洞口徘徊,不敢进入。但没多久,听得洞里传出小狼呜呜的声音,声音中透着哀伤,凄凉。

    古天一惊,不再迟疑,也顾不得洞里是否有危险,当即快步的走入岩洞。洞里十分的幽暗,但古天的眼力却出奇的好,竟能看清洞里的景象。

    岩洞又深又大,古天顺着小狼的声音走了好一阵,才找到小狼。可眼前的情景吓得古天差点趴在地上,心头砰砰的跳。

    原来小狼正趴在一只大狼身上哀鸣,那大狼趴在地上,身上的毛色特征与小狼一样,显然是小狼的母亲!

    看到这样的大狼,古天岂能不感到害怕,忍不住拔腿就跑,可跑了一段又觉得不对,又走回查看,这才发现大狼原来已经死了,难怪小狼会伤悲而哭!

    唉!古天叹气,抱起小狼哄着说:“可怜的小狼,你也没娘了,跟我一样可怜!”

    小狼窝在他怀里,呜呜地哀鸣着。安慰了小狼,看着地上死去的大狼,古天有些不解:“怎么死了?”

    他仔细查看大狼的尸体,发现大狼的腹部上有一个深大伤口,已经溃烂,不禁恍然大悟:“这狼是伤重而死!”

    古天忽然想到:小狼是因为失去了母亲,才独自到了潭边与自己玩,它应该很久没有吃东西,是不是饿了?

    为了照顾小狼,古天毅然决定去打猎,这对只有七八岁的他来说,本是一件困难的事,但他很快就发现,打猎不是那么困难,林子里的野兔多的是,他很轻松就抓了两只野兔回来。

    没有火,野兔只能生吃,这一点小狼并不拒绝,吃饱之后,它趴到母亲大狼的怀里睡了。古天也累了,在洞里找了个角落也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昏沉中,古天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上不停的跳动,还在他的脸上不停的舔舐,痒痒的,湿湿的,不由一下子从昏沉中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