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红衣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28字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小狼在面前晃动着,还不停用它的小脑袋拱着他,十分淘气。古天微微一笑,摸摸小狼脑袋,目光转向洞外,天已经亮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古天决定将母狼的尸体挪走,再说小狼在他的身边不停的打转,看在小狼的面子上也应该将它的母亲搬出安葬。

    于是,古天揪着母狼的尾巴,吃力地向洞外移去。小狼围着母狼不停的吼叫,似乎是想将沉睡中的亲人唤醒,它却不知道自己唯一的亲人已经永远的无法再醒过来了……

    将母狼拖到洞外的树林里,古天找了个土质松软的地方挖坑埋了。现在,古天发现自己的力气大得很,做起任何事来都不费力。

    忙完一切后,古天又到水潭里洗了个澡,然后坐在潭边,用双手掬了一捧水,喝了一口,好清凉,好爽快!

    想想自己的经历,古天就有些伤感,自己被困在这深谷之中,不知道何时才能出去?

    想着想着,古天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望着半空中聚散翻滚的云雾,呆呆的出神,似乎他可以透过那层层的浓雾,看到天堂上的母亲和父亲……

    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脚边蹭动,古天被断续的呜呜兽鸣唤醒,他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头小狼在他的脚边晃动,而且还发出一阵阵的低鸣,声音中透出莫名的悲伤。

    看着失去了亲人的小狼,古天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它的亲人已经走了,在这天地中也许再没有一个亲人了,而自己也和自己的亲人分开,今后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他伸手将小狼抱起来,低头看着怀中的这个小家伙,古天惊奇的发现,这小家伙的眼中有一层薄薄的水雾,血色的眼瞳不再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哀!

    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古天突然有些心痛,谁说禽兽无情,眼前这失去亲人的小狼不正在流露着真情!那真情流露的如此的自然!

    古天有些动情的将自己的脸贴在小狼的脸上:“小家伙,你还这么小,就没有了亲人,好可怜!今后我们就在一起,相依为伴!”

    古天低声的呢喃,似乎这怀中的小家伙真的可以理解他的话,小狼似乎也感受到了古天对它的怜惜,在莽莽的森林之中,它似乎又一次的感受到了亲人的呵护,不由得伸出小爪,轻轻的在古天的脸上拨弄,口中还发出了一阵好像在欢笑的嘶吟……

    好像是做出了天大的决定,古天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他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又看了看远处大狼埋骨的树林,坚定的说道:“小家伙,我会努力的让你活下去,虽然我的力量很弱,但是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的伤害,如果能够出去,那么我们就一起吧?”

    做出决定之后,古天带着小狼开始寻觅出谷之路,这是一个艰难历程。谷中林木参天,荆棘密布,许多地方根本没有通行的间隙,只能强行钻过,为此古天没少遭罪,身上许多地方都让荆棘勾出一道道伤口,但奇异的是:伤口很快就停止流血,迅速愈合,这样恐怖的恢复能力古天竟不自知,只道人的愈合能力就是如此。

    日晒雨淋,露宿山林,期间还要遭遇众多的毒蛇猛兽,但奇怪的是,森林中的野兽竟然对古天避而远之,这一点让古天自己都摸不着头脑。

    经过十多天的跋涉,古天终于是走出了绝天峡谷,但群山茫茫,自己的家又在何处?

    盘古山虽大,但古天并不笨,他清楚记得自己的家在金牛峰。于是,他每遇到山中的猎人就打听金牛峰的所在。

    盘古山的猎人甚多,那些猎人看到一个穿着草衣,怀里抱着一只小狼小孩问路,都无比的惊讶,若不是古天会说话,他们还真当古天是野人!

    惊讶归惊讶,猎人们还是为古天指明了去金牛峰的方向。有一家猎户还好心的收留古天居住一晚,并给了他一套衣服,这让古天倍感温暖。

    三天后,古天到达了金牛峰,回到了久违的家。当他看到木屋的时候,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哭叫道:“爹!娘!天儿回来了……”

    可惜没有人应答他。木屋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但不远的山坡上却传来一阵马嘶,一匹黑色的骏马疾驰而来。

    “黑雪!”古天喜出望外,随手将小狼丢到一边,兴奋地跑向黑雪宝马。这引得小狼呜叫直叫,大是不满。

    古天抱着黑雪的马头亲热一阵,又叫来小狼,说:“黑雪,这是小狼,以后它就是我们的新伙伴,我们是一家人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相处!”

    黑雪欢嘶地点头,伸出舌头去舔小狼。小狼似是很不适应,赶忙躲开。迫得古天将它抱过来,强迫性地让黑雪舔,吓得呜呜直叫。它虽然是狼,但现在终究是幼狼,对马这样的大型动物甚是害怕。

    放开小狼后,古天想到了一个问题,对小狼说:“你该有个名字,总不能小狼小狼的叫,以后长大就不是小狼了!该叫你什么好呢……你和黑雪一样黑,就叫黑云吧!”

    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古天开始孤寂的独立生活,这对于只有七岁的他来说是一种考验。当然,经过这段时间的穿山越林,野外跋涉,古天独立生存的能力已经没问题了。

    秋红叶落,暑往寒来,晃眼到了寒冬腊月……

    今年的冬天雪特别大,整个盘古山笼罩在皑皑的白雪之中,积雪盈尺,冰天雪地,鸟兽几乎绝迹。

    冬天是漫长的,每到来年,山中的野兽便耐不住饥饿出来觅食,在这个时候,也是山中猎人最忙碌的时候。因为雪地上打猎最有收获,痕迹明显,不用担心猎物会失踪。

    “驾!”

    一匹神骏的枣红马奔驰在冰天雪地的山林上,马上的人儿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美丽少女,她身着大红劲装,外罩黑色斗篷,手执猎弓羽箭,打马扬鞭,追逐着前面雪地上惊慌奔跑的一头梅花鹿。

    这头梅花鹿也真够倒霉的,它只是在雪地上觅食,没招谁,也没惹谁,突然来了这么一个骑马少女,张弓搭箭,对着它就射。好在这少女箭法不咋地,没有射中,不然,它就死了。

    不过,这少女可不会放过梅花鹿,在雪地上追着梅花鹿就是一阵射,只是她的箭法太差了惨不忍睹,十箭十空,有时距离梅花鹿近在咫尺,居然也射不中,这样逊的箭法,真不知道她怎么会上盘古山来打猎?

    “死鹿子,你别跑!”

    连射不中,红衣少女发了狠劲,一边催马疾,一边喊话:“你停下来不要动,让我射中你,就射一箭!”

    打猎竟然有这样的?

    幸好这里没有别人,不然会给笑死!别说梅花鹿听不懂红衣说的话,就是听得懂也只会更加拼命地逃命,岂会乖乖地停下让人射!

    在陆地上,梅花鹿可是奔跑之王,它的奔跑速度不是一般马能追得上的。但这是冬天,地上积雪甚厚,腿陷进去拔出来非常吃力,这一点,红衣少女的马就比梅花鹿快多了,越追越近!

    “嗖——”红衣少女在马上射出了一箭,箭快如电,这一回没有射偏,正中梅花鹿的屁股。梅花鹿本来已经累得快跑不动了,但这一箭痛得它悲鸣一声,爆发出无比的潜劲,速度一下快了许多,拼命地逃窜,雪地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血迹!

    “射中了!射中了……”红衣少女欢喜的大叫,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是射中猎物了。

    看到猎物逃远,她还想再射,但右手拿箭却捞了个空,回头一瞧,这才发现后面箭囊中的羽箭已经射光了。射不成,那也不能放过梅花鹿!那可是她的猎物,今天的成果!

    锵!红衣少女抽出腰间的如月弯刀,催马追去。那梅花鹿负伤逃了一段路后,失血过多,在逃到一棵树下后再也逃不动了,倒在雪地上,奄奄一息。

    见此,红衣少女格格而笑:“让你逃走了,姑奶奶岂不丢了面子!”

    她跳下马,快步走向梅花鹿。然而,就在她将要接近梅花鹿的时候,忽然呼的一声,她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小腿上一紧,人一下倒了过来,头下脚上,吓得大叫:“啊——”

    慌乱之下,手中的刀也扔了,红衣少女整个人被倒吊腾空,仿佛天地都倒转过来了。

    原来这棵大树下的雪地上设有狩猎的绳套陷阱,这也是天意,梅花鹿在前逃到树下没有触动机关,后来的红衣少女踩到机关,被事先设置好的绳套倒吊起来。这一下,红衣少女捕猎不成,自己倒成了别人的猎物。

    “该死的,谁设下的陷阱!”在空中挣扎不脱后,红衣少女气得大叫。

    她上身上弯,身体折叠四十五度,双手抓住小腿上的绳套去解,哪知绳套制作精良,是专门套猎物所手,无结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