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洗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18字

    这胖子很有趣,细心的人就会发现,他只有一只耳朵,另外一只不见了。不用说,他就是王家管家,盘喜财。他不见的那只耳朵就是八年前被古雄削去的。

    听到盘管家这么说,众家丁才醒悟过来,不敢怠慢,两个家丁赶紧把那死去的家丁尸体拖走,几个人跑去提水,清洗地上的血迹。

    盘喜财笑嘻嘻地走近王桐,躬身道:“大小姐!”

    王桐黛眉一挑,轻哼道:“盘管家,还是你够威风,够权力,这些奴才都听你的,完全没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我都做不了主!不知道这家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这话说得够重的,暗指盘喜财有夺主代之的意味。盘喜财脸色刷的变了,连连作躬:“是奴才的不对,是奴才的不对,奴才……再也不敢在大小姐面前放肆了,请大小姐千万不要见怪!”

    这一会儿,他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浑身打颤,十分恐惧。恐怕没有人比盘喜财更清楚,别看王家的奴才在外面横着走,威风八面,但要是得罪了主人,那绝对死得无比凄惨!

    看到盘喜财服软,王桐小巧的鼻孔中哼一声,昂着美丽的螓首,大踏步地走进大门,是那样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见此,可儿忙拉着古天跟进,黑云也跟在了后面。这一回,谁也不敢阻拦,盘喜财目送着古天和黑狼进入王家大门,心中奇怪:“大小姐从哪里找来的小孩和狼?”

    “爹!”

    王桐刚走进大院,迎面便碰见了老父王三霸,便怯怯的叫了一声。

    王三霸年约五十多岁,身材挺拔,魁梧壮硕,身上穿着宽大锦袍,样貌威猛,浓眉大眼,鹰钩鼻,狮阔嘴,满脸虬髯胡子,仿佛是凶神恶煞,不愧王三霸之名。

    古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大的人,仰头望着王三霸,心头震惊,觉得他是那样的高大,雄伟,高不可攀。

    “你又跑出去野,野到晚上不回来!”王三霸斥道,神情相当不悦。

    “爹,人家在山里迷路了吗?”王桐忙挽着王三霸的手臂,撒娇般地摇晃道:“人家只是出去玩两天,爹别生气吗!”

    看到女儿撒娇的可爱模样,王三霸胸中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爱怜地抚了抚王桐的头发,叹气道:“你这丫头……想把爹气死,跑出去一晚都不回来,不知道爹有多担心!”

    “女儿都这么大了,爹有什么好担心的!”王桐娇笑着说。

    “你呀你!”王三霸拿这个女儿没办法,凌厉的目光掠过可儿,落在了古天身上,诧异地问:“他是谁?”

    “他是女儿带回来的!”王桐赶忙解释说:“他叫古天,是盘古山猎户家的儿子,他爹娘过世了,留下他一个人,女儿见他实在可怜,便把他回来了,打算……让他给女儿打扫院子!”

    “打扫院子!”王三霸微微一怔,目光落到古天旁边的黑狼身上,一阵讶异:“这是……狼啊!”

    “是狼!”王桐笑说:“它是小天养的,女儿把他们带回来,也好给我们王家看家护院,爹你说是不是?”

    王三霸嗯了一声,刚想说话,王桐满嘴呵欠:“爹,女儿累了,想回房睡一觉!”说罢,迫不及待地跑了。

    见状,可儿忙拉着古天追去。望着古天远去的背影,王三霸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时,盘喜财走近他身边,小声地说:“老爷!”

    王三霸嗯的一声,问:“刚才门外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盘喜财忙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王三霸大为惊异,不可置信地道:“那狼……这么厉害!一下就把人咬死了?”

    “是的,老爷!”盘喜财躬身点头,鞠躬谦卑,十足的奴才。

    沉默一会,王三霸凝重地道:“喜财,你负责查一下那小娃的来历,看看他有没有背景,是不是别有用心之人安排的。桐儿年轻识浅,我可不想她上当,把祸害带回家!”

    “是!老爷!”盘喜财应声道,眼中掠过了一丝的喜色,心中在说:“好啊!我正愁不知怎么对付王桐,没想到老爷这就给了机会,嘿嘿!别说那娃娃有问题,就是没有也让他有,到时我看王桐那娘们怎么威风!”

    王三霸哪知道盘喜财的想法,要是知道非立即毙了盘喜财不可。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王三霸不是好人,盘喜财更是小人,在王三霸面前毕恭毕敬,心里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毒!

    古天怎知道,他刚到王家就陷入危机之中。这也是他年岁太小,不知世间险恶。但可儿却是知晓,暗自担心。但她什么都不能说,不然,那就是背叛王家,会死得很惨!

    王桐回到居住的院落,回身看看不像人样的古天,对可儿说:“可儿,你给他准备几套衣服,让他好好的洗洗,打扮一下,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手下的人是叫化子!”

    “是!”可儿答应一声,问道:“小姐,那他住哪里?”

    “就住后面的小屋吧!”说罢,王桐转身走进了绣楼。

    可儿领着古天到了绣楼后的花园,指着园角的一幢小屋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没我和小姐的吩咐,你可不能乱跑!”

    古天回应声“是”,茫然道:“可儿姐姐,你们带我出来是要我住在这里吗?”

    “就算是吧!”可儿哼道:“小姐也是为了你好,怕你在山上饿死,才带你下山。到了这里,有吃有喝有住有穿,比你在山上强多了。你可要管好你的狼,别让它再咬人了!咬死人是要偿命的,幸亏有小姐护着你才没事,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你要知恩图报!”

    古天连连说是,看了看四周,道:“黑雪,我的黑雪呢?”

    “黑雪有人专门喂养,你不用担心!”可儿道:“你先到屋里歇着,我给你找衣服去!”说罢,迳自走了。

    望着可儿离去的背影,古天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来到这里干什么?

    园角的小屋在外面看上去不大,古天进到屋里才发现里面的空间蛮大的,除了一张床榻和一张桌子,还摆有一个衣柜,整洁干净,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古天身上脏,没敢碰屋里的东西,问跟进琮的黑云:“黑云,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黑云低嚎一声,甩了甩脑袋。见状,古天蹲身搂着它说:“我也觉得不好,这外面没有树林,又没有野兽,一点都不习惯。黑云,等我们厌倦了,就回盘古山去,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黑云嗷叫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古天的脸,甚是亲昵。

    不久,可儿为古天送来了一套衣服,还有鞋袜,交代说:“洗个澡,把衣服换上!”

    古天接过衣服,问道:“到哪里洗?”

    闻言,可儿这才想起古天是男的,不像她和王桐,洗澡都是在绣楼,难道让古天去绣楼洗吗!

    想到这里,可儿哑然失笑,道:“去澡堂吧,我带你去!”

    当下,可儿引领着古天去往澡堂,古天捧着衣服,身后跟着黑云,随着可儿在宅院里穿梭,引得很多家丁的注意,看到古天后面的黑狼,莫不纷纷走避。他们都知道今天大门口发生的事,害怕招惹到黑狼,像那家丁一样被咬死!

    可儿领着古天来到西院东侧的一座大屋,指着说:“这里就是澡堂,洗好后自己回去!”说罢,迳自走了。

    古天掀开澡堂门帘,走了进去。随之,黑云也跟了进去……

    可儿走了没多远,忽然听到澡堂里传来一声嚎叫,不禁吓了一跳,回身望去。但闻澡堂相继传来一阵阵的惊叫,只见一个个光着身子的男子惊慌失措地从澡堂里跑出来,好几个竟朝着可儿跑来。

    可儿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面,吓得尖叫,连忙双手捂住眼睛。那几个男子也是大叫,双手捂着胯间从可儿身边跑过。也真难为他们,在这寒冷的天裸奔,不一般啊!

    及至没有了动静,可儿才放开双手,恨恨地一跺莲足,担心澡堂里再有光着身子的人跑出来,赶紧扭身跑了!

    原来此澡堂是王家下人们洗澡的地方,入夜时分,正是家丁来此聚集洗澡的时候,古天进入澡堂,发现浴池里洗澡的人太多了,不由躇踌。黑云甚懂主人的心思,当即冲浴池中的人嚎叫,把这些人吓走。

    古天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禁不住一拍黑云的头,斥道:“你又闯祸了!”

    黑云呜叫一声,甚是委屈,似是在说:“我这是为了你啊!”

    看到黑云委屈的样子,古天不忍再责备,不过这样也好,澡堂里就他一个人,方便多了。不过,当他看到池里的水不由皱眉,心说:“人家用过,这么脏的水怎么洗!”

    想到跟可儿来得时候,经过一个好大的水湖,古天不由眼睛一亮,对黑云道:“走,我们不在这里洗,到湖里去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