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男女有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16字

    古天和黑云的食量惊人,将金桃拿来的肉食吃的不剩,完了,古天还拿起一个苹果来吃,那模样让金桃有气,问道:“你吃完了?”

    “吃完了!”古天答道。

    “吃完了还不快走!”金桃哼道,板起了脸。

    古天愕然,不明白金桃怎么突然生气了?但对方既然要自己走,古天也不好再留,当即道:“谢谢金桃姐姐和五娘的招待,小天走了!”说罢,带着黑云快步出了屋子。

    看着古天离去,金桃目光一凝,瞳孔收缩,淡淡地说:“他真是秦红玉的儿子?”

    五娘蹙眉道:“他自己都说了,他娘是秦红玉,父亲是古雄,应该不会错!”

    金桃哼了一声:“秦红玉的孩子不是被打掉了吗,就算古天是秦红玉离开王家后怀上的,按时间推算也对不上?再说,当年你给秦红玉吃的药,她流掉孩子后,再也不可能怀上!”

    五娘默然,半晌才道:“这孩子……有可能是秦红玉抱来抚养的孩子。他……要是知道真相后,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

    “怎么,你想对他下手?”金桃脸色一变,冷声道:“不许你动他!”

    五娘愕然,不解地道:“这是为什么?”

    “没为什么!”金桃凛然道:“他只是个孩子,一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妨碍不到我们!”

    “可是……”五娘有点担心道:“他是会长大的,将来……”

    “将来是将来的事!”金桃摆手打断道:“就算他知道,以你的武功,他又能奈你如何?你用得着怕他吗?”

    五娘连声说是,不再说了!

    从她们的对话,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对主仆是如此的诡异,在两个人的时候,五娘在金桃的面前低声下气,根本不像是金桃的主子,反倒像是金桃的奴婢!

    从五叶院里出来,古天迎面就碰上急步赶来的可儿,刚叫了一句可儿姐姐。可儿一把抓住他,问道:“你怎么会来五叶院?”

    “是金桃姐姐带我来的!”古天眨着眼睛说道:“金桃姐姐和五娘请我吃早餐!”

    “吃早餐!”可儿看了看五叶院,忙拉着他走,边走边说:“她们为什么请你吃早餐?”

    “我不知道!”古天说道:“她们请我吃,我就吃了!”

    “那她们有没有问你什么?”可儿又问。

    “有啊!”古天笑嘻嘻地说:“她们问我家在哪里,爹娘是谁,怎么认识大小姐和可儿姐姐你的,我都说了!”

    “都说了!”可儿不禁脚步一停,感到一阵头晕,随后狠狠地甩开古天,骂道:“你真是不知死活!”说罢,不再理他,迳自跑了!

    古天怔立当地,不明可儿姐姐何故突然生气?

    半晌,他摇摇头,自言自语:“怪不得爹曾说,女人是最奇怪的动物,说生气就生气,金桃姐姐如此,可儿姐姐也如此!”

    他正说着,旁边的黑云忽然警惕起来,但见远处的幽径上,走来了三个孩子,大的有十四五岁,小的也有十一二岁。

    他们衣着光鲜,个个长得白净,特别是中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小胖子,胖嘟嘟的,手上还牵着一只毛色褐黄、形如狮子般的大狼狗,正往这边来。

    另两个孩子年约十二三岁,左边的脸瘦长,下巴尖尖。右边的则眼睛大大,脸蛋圆圆的孩子。他们簇拥着小胖子正往这边来。

    或许那只大狼犬嗅觉到了黑云的存在,感到了危险,立即趴伏在地,任小胖子如何拉扯,驱赶,就是不往前走了。

    那眼大脸圆的孩子眼尖,看到了古天和黑云,指着道:“少爷,你看!”

    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人,乃是王三霸宝贝儿子,王贵。王三霸妻妾虽多,但很不争气的,不知道他是恶事做多了,还是老天要惩罚他。至今为止,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这个王贵,今年刚好十五岁。

    这个王贵传承了王三霸的恶习,从小不学好,仗着王家势力在盘古镇也是横着走,是有钱人家孩子们的头。只是他现在还未成年,没到子承父业的时候,因而不像王三霸那样恶名在外,不过,他不学无术,将来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跟随他的两个孩子,眼大脸圆的叫盘波,是管家盘喜财的儿子。另一个叫黄铜,是盘波的表弟,盘喜财亲戚家的孩子。

    王贵顺着盘波指的方向望来,看到古天身旁的黑狼,不禁眼睛一亮,当即将手中的绳索交给黄铜,迳直地向古天走来。

    看到有人走来,黑云不禁低吼一声,浑身的毛直竖起来。古天忙安抚住它,低声道:“黑云,别动!”

    胖少年走到古天跟前,他没看古天,而是打量着黑云,口中啧啧有声:“好黑的大狼狗,怎么没戴项圈,用绳索牵着?”

    闻言,古天不禁笑了:“这不是狼狗,是狼!”

    “狼!”胖少年不禁脸上变色,连忙倒退五步,盯着古天道:“你……就是我姐姐带回来的野孩子?”

    野孩子!

    听到这三字,古天顿感不快,盯着胖少年道:“你是谁?”

    这时,盘波走了过来,指着胖少年嘻嘻笑说:“这位是老爷的儿子,王贵,是我们的少爷,还不赶快跪下磕头,叫少爷!”

    磕头!

    古天像是听到了笑话,不由轻笑,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磕头?”

    听到这么无礼的话,盘波不禁大怒:“该死的奴才,敢对少爷无礼,我……”

    他上前一步,作势就要打古天,哪知黑云不干了,喉中发出低低的吼声,吓得盘波后缩,躲到了王贵身后。

    见此,古天不禁哈哈大笑:“就你这胆子,也敢来打我,信不信我叫黑云咬死你!”

    话音未落,黑云配合地嗷叫一声,吓得王贵和盘波转身就跑,转眼没了踪影。

    “胆子这么小!”古天哈哈大笑,领着黑云回到后院,来到王桐居住的院子。

    院子中,刀光如电,劲风呼啸,王桐一身劲装打扮,手舞弯刀,正在演练刀法。但见身姿曼舞,飘然如仙,那舞动的曼妙身影婀娜多姿,使得古天不由自主地停下观望。

    曾在古雄的教导下,古天学了一些武功,虽然不甚精通,火候不够,但多少懂得些门路和见解。此时看到王桐练武,他不禁注意王桐的每招每式,暗暗的加以和自身的武功比对,看看有什么不足之处。

    王桐专心练武,完全没有注意到古天,等她一套刀法练完停下时,耳边传来一阵鼓掌和叫好。

    这时,可儿从绣楼里跑了出来,接过王桐手中的弯刀,递上了一方丝巾。王桐用丝巾拭了拭脸上的细微汗珠,走到古天身前道:“你会武功吗?”

    古天不善说谎,点头道:“我爹教过我,会那么一点!”

    “是吗!”王桐含笑道:“那你练给我们瞧瞧!”

    古天也不推脱,当即在院中耍了一套拳法。他耍得是一套极为普通的伏虎拳,但见人影翻滚,纵挪腾跳,拳脚生风,呼呼不绝,威势倒也不小。

    王桐和可儿本不以为然,见此大为惊异,一时瞧得入了神。等到古天练完,可儿率先拍掌叫好,她没想到古天有此身手。

    王桐回过神来,暗暗叹息。原来她想到自己的弟弟王贵。王贵的年岁要比古天大得多,可惜不学无术,尽管王三霸对王贵从小要求严格,教他练功,但王贵就是不肯用功,与古天相比,王贵差太远了!

    王桐清楚,父亲王三霸一直希望王贵子承父业,可王贵实在不争气,平庸无能,将来如何继承王家家业!

    “古天要是我弟弟就好了!”不知怎的,王桐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却也吓了一跳,觉得这样的想法是要不得的。

    “大小姐!”

    院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但见管家盘喜财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目光始终注意着古天身旁的黑云。显而易见,他对这头黑狼十分恐惧。

    看到盘喜财,王桐黛眉一蹙,表情极其的不自然,显然是很不高兴,哼声道:“盘管家,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盘喜财看了看古天,小心地道:“镇东的张二麻病死了,这样家里的牛就没人喂养了,我本想在家里随便派一个家丁,可老爷说……”

    王桐冰雪聪明,反应飞快,一下就听出来了,蹙眉道:“你是让古天去放牛?”

    盘喜财躬着身子道:“这是老爷的意思,不是奴才的意思!奴才……也是奉了老爷的命令!”

    王桐喝道:“难道我爹不知道,古天是我带回来的……”

    盘喜财忙打断道:“老爷说,大小姐的院子不适宜住外人,尤其是……”

    他望了古天一眼,道:“他现在年岁是小,可过几年……男女有别,老爷是不想大小姐的名声有损,大小姐该明白老爷的苦心!”

    王桐气极,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古天静立在旁,把他们的话听得明白,为了不让王桐为难,便道:“大小姐,我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