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强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10字

    王桐一惊,望着古天,眼中充满了歉意,道:“你……真要去放牛?”

    古天点头道:“我不能在你这里白吃白住,既然你们有事让我做,我做就是了!不过……我要让黑雪跟我一起?”

    王桐神色一变,犹豫一会后点头道:“好,你先去,明天我让可儿把黑雪送去牛场!”

    盘喜财没想到古天会主动答应,诧异之余也正中他的下怀。只要将古天调出王家,脱离王桐的视线,以后要收拾他就容易多了!

    盘喜财眼中掠过一丝得意的喜色,对古天道:“那随我走吧,我带你去镇外的牛场!”

    古天当即向王桐告辞,随着盘喜财去了。黑云当然不会离开古天,自然也跟着走了。

    看着古天消失在院门外,可儿跟中流露出一丝担心,道:“小姐,你刚才注意到没有,盘管家的眼神……十分得意,他会不会……对小天不利?”

    “你担心他?”王桐调侃道:“我看你对古天蛮上心的,处处为他着想!”

    可儿愕然,不明王桐的意思!

    见状,王桐气不打一处来,轻轻一敲她的脑袋,道:“你要担心他,就陪他一起去放牛好了!别忘了,他只是一个下人而已!”说罢,转身走进了绣楼。

    可儿明白了,不禁叹息,呐呐自语:“古天是下人,难道我不是下人吗!难道我们下人的命是那样的贱!”

    可儿清楚,王家的牛多,放牛是一件苦差事,盘喜财把古天调去放牛,绝对没安心。尤其现在是冬天,每天都要给牛喂料,又脏又累,古天这么小的年岁,受得了吗!

    古天年少懵懂,他虽然答应放牛,却不知道放牛是怎么放的?当他跟随盘喜财来到镇外,看到王家的牛场后,才知道这活不容易!

    王家牛场占地十余亩,十几座牛棚排成一字,每座牛棚里都有三四头牛,总共不下五十头牛,这么多的牛要古天一个人来养,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盘喜财将古天带到牛场,瘳瘳的说了几句便走了。至于古天住哪里,怎么喂养牛,他一句都没说。

    不过,古天也不是那样的笨,在盘古山的时候,他从古雄那里学到怎样喂养自己家的马。牛和马一样,还不是一样的喂养!

    至于住得地方容易,牛场中有一间空屋子,虽然简陋,但屋里用具齐全,有床有桌子,还有灶子,不比古天在山上的条件差。

    至此,古天算是在王家牛场安定下来,每天给牛铡草喂料。不仅如此,王家的牛吃得不是一般的好,在盘喜财的交代下,古天还要天天炒黄豆喂牛,头几天下来,古天累得喘不过气,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

    在这期间,可儿来了两次,王桐没有食言,让可儿把黑雪宝马牵来了。可儿还给古天送了些吃的,另外还送了几套衣服。

    日子一天天过去,古天逐渐习惯牛场的生活,对养牛喂牛这方面摸到了决窍,渐渐得心应手,干起活来也没那么累了,空闲的时间也渐渐多了!

    冬去春来,当冰雪融化,大地复苏的时候,古天就不能每天都呆在牛场了,而是要将所有的牛赶出牛场,到野外去放养。

    王家的大牛小牛加在一起,共有六十三头之多,要将这么多的牛集中赶往野外,那是相当的不容易。好在古天有黑云,这头狼在这个时候发挥出重要作用,只要它在牛群周围徘徊,所有的牛都乖乖的,没有哪头牛敢离群乱跑。

    从春天开始,盘古镇的人们常常看到,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骑着一匹大黑马,带着一头大黑狼,早上赶着王家的牛群去往野外,到了晚间又赶着牛群回来。

    古天时常的到镇上逛街,时间长了,与盘古镇的人们都熟悉了,人们都称呼他为“牛娃”。从此,古天多了一个名字:牛娃。

    古天的适应能力非常之强,已经习惯了放牛生活。他发现放牛与在山上的生活差不多,在野外的时候,他可以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比如练习控马、射箭、劈杀等之术。

    古天也常带着黑云到山上打猎,打来的猎物除了自己吃,多余的皮毛和肉可拿到镇上去换粮食或者销售,久而久之,古天发现自己很有做生意的头脑,有商人的潜质。

    然而,古天没有想到的是,他销售猎物一事引起了王家人的注意。这一天晚上,盘喜财特地赶到牛场,找上古天。

    古天正在屋里的灶头上煮肉,煮了满满的一大锅,见盘喜财来了,忙热情地招呼:“盘管家,您贵人多忙,今天这么有空到我这儿?要是有什么吩咐,大可派人传唤一声,哪敢劳您大驾光临啊!”

    与人接触久了,古天懂得了人情世故,也变得很会说话,知道盘喜财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要说好话,不能得罪。

    古天的话让盘喜财很受用,肥嘟嘟的脸笑得不见了眼睛:“牛娃,听说你最近的日子过得很不错,常常的有另外收入,本管家有些不大相信,便来瞧瞧!”

    说着,他使劲地嗅嗅鼻子,惊讶地说:“你煮得什么东西,这么香?”

    古天笑笑说:“是獐肉,今天刚打的。盘管家,要不要来一碗?”说着,揭开灶头上的锅盖,露出锅里正煮得沸滚的獐肉。

    蒸气缭绕,香味弥漫,饶是盘喜财吃惯了山珍海味,此时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笑说:“香,真是香!不过,本管家已经吃过了,阿虎,阿豹!”

    话声一落,两个彪悍的家丁走进屋内,只见盘喜财呵呵笑道:“既然牛娃这么好客,你们就吃一碗吧,尝尝味道如何!”

    两家丁齐声答应,奔向灶头,各自盛了一大碗,当着古天和黑云的面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好!好!味道不错!”

    “不错吗!”盘喜财呵呵一笑:“那就大家都尝尝!”冲着门外喊道:“今天牛娃请客,你们都进来吃吧!”

    话毕,四个家丁冲进屋里,与阿虎、阿豹一起分食锅里的獐肉。见此,古天有点不高兴了,他和黑云还没吃晚饭呢,自己辛苦煮的一锅獐肉,倒让别人给吃了!

    当然,黑云更是不高兴,它本来就等着吃獐肉,没想到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吃完了獐肉,那自己和主人吃什么?

    黑云想要发作,但在古天的安抚下镇静了。古天也不是小气之人,今天打的猎物有好多,獐肉吃完了,自己大不了再煮一锅。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到六个家丁吃完獐肉后,盘喜财指指屋里吊挂着的几只猎物:“全都拿走!”

    六个家丁答应一声,不等古天回过神来,拿着猎物就往外走。这一下,黑云按捺不住了,立时吼叫一声,浑身的毛根根直竖,直欲择人而噬。

    “黑云!”担心黑云再咬死人,古天赶忙按住它,盯着盘喜财说道:“盘管家,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拿走我打来的猎物?”

    “你的猎物!”盘喜财皮笑肉不笑地道:“你现在是王家的家丁,身上穿的,吃的,住的,统统都是老爷给的。这盘古镇方圆百里的山山水水,每一根草,每一根木,包括山上的飞鸟走兽,也统统都是老爷的,你说打来的猎物该不该交给老爷?”

    这是什么道理?

    古天听得怔住了,不知如何应答。见此,盘喜财嘿嘿一笑:“牛娃,你给我记住,你的卖身契在大小姐那儿,今生今世,你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的,没有王家的同意,你不得把打到的猎物拿去卖,以前念在你无知,本管家不与你为甚,但从今天开始,你打到的所有猎物都要上缴王家,不得私藏,不然,你就是违犯王家的条律,不但要扣光工钱,还要接受王家的杖责刑罚,记住了吗?”

    还有这样的?

    古天呆住了,不知如何回话。见古天不说话了,盘喜财不免得意,正想得寸进尺的消遣几句,却见古天身旁的黑狼发出低沉的嚎声,双目露出骇人的血红光芒,煞是诡异!

    想到此狼一口能咬断人的脖子,盘喜财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心中害怕,当即出了屋子,带着六个家丁匆忙离去。

    “死肥猪!”直到盘喜财走得不见踪影了,古天才骂出口,愤愤不平:“欺负我年纪小,抢我的猎物,简直是强盗,土匪!”

    他一回头,却看到黑云在灶头前徘徊,向灶上探头,看看锅里的獐肉还剩下多少。但锅里哪还有,只剩下一点汤肉渣子。

    “呜呜……”黑云不禁一阵伤悲,用可怜幽怨的眼神望着古天。古天知道它饿了,过去搂着它说:“黑云乖,那帮都不是好人。既然他们吃光了我们的肉,那我们就到……”

    他脑中灵光一闪,喜道:“上次我们在五娘吃了好多好吃的,到现在还回味呢!黑云,你在家看守牛场,我去五娘那里给你拿吃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