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圣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52本章字数:3044字

    说罢,古天就往外走,但黑云却咬住他的裤子不让走,嘴里呜呜直叫。古天明白它的意思,拍拍它头笑说:“没事,我们来盘古镇那么久了,早已熟悉这里的环境,不会有事的,我去去就回来!”

    好说歹说了一番,黑云才放开古天。不过,它还是不放心,把古天送出牛场,一直送出老远,才在古天的催促下回转牛场。

    夜幕深沉,盘古镇已是万家灯火,人们大多守门在家,街上零零星星的几无行人。

    古天骑着黑雪宝马,慢悠悠地驰过长街,来到东街的王家。王家大门口的站着两个值守的家丁,看到古天来了骇然变色,但见马后面没有跟着那只咬死人的黑狼,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怕古天,怕的是古天的狼。既然没有狼,他们当然不害怕了。

    当古天下马时,一个家丁迎上来道:“牛娃,天这么晚了,你来有什么事吗?”

    说话甚是客气,这家丁不能不客气,他可不想得罪古天,因此遭到黑狼的报复!何况,古天是大小姐的人,谁都得给三分簿面!

    “来拿吃的!”古天随口回应说,将马的缰绳交到那家丁的手上,说:“给我牵着!”

    说罢,古天大踏步地走进了大门,引得两个家丁面面相觑,牵马的家丁指着古天的背影道:“这……这……什么口气,当我是他的下人!”

    另一家丁莞尔而笑,上来拍拍他肩膀说:“看开点吧,你没看到吗,这是大小姐的马,大小姐把自己的马送给他骑,足见大小姐对他的重视,我们可不能怠慢!”

    “一个放牛娃,有什么好威风的!”牵马家丁哼声道:“等大小姐嫁人了,离开王家,没了大小姐,我看他怎么威风!”

    “阿昌,阿邦,你们在聊什么?”

    忽然间,盘喜财从门口的阴影处窜出,吓得两家丁直哆嗦,慌忙不迭地躬身行礼,齐声道:“盘管家!”

    盘喜财鼻孔中哼哼两声,阴霾的目光落在了黑雪宝马上,眉尖一挑,冷森道:“牛娃来干什么?”

    牵马的家丁阿昌不敢怠慢,忙道:“他说是来……拿吃的!”

    “拿吃!”盘喜财一阵错愕,随即明白了,问道:“他是一个人来的吗?那只狼有没有跟来?”

    “没有看到那只狼!”阿邦说道:“牛娃是一个人来的!”

    闻言,盘喜财目露喜色,嘿嘿阴笑:“一个人,这就好,这就好,我正愁收拾不了他,他自己送上门来了,就让他来得回不得!嘿嘿……”

    笑声中透着阴森寒意,让阿昌、阿邦两个家丁不寒而栗,浑身毛骨悚然!他们知道盘喜财心狠手辣,气量狭小,谁要得罪他,定然好不了!

    两家丁心里为古天感到悲哀:牛娃,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盘管家,希望你死得不要太惨!

    古天浑然不知危险已临近。他在王家宅院里一阵疾走后,来到五娘居住的院落,五叶院。

    五叶院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人声。但屋子里亮着灯火,古天胆子也真大,无所顾忌地大声叫喊:“金桃姐姐!金桃姐姐……”

    这一喊,把屋里的人给喊出来了:“谁呀?”

    声音娇滴滴的,十分嗲人。却不是金桃,而是五娘。

    看到是古天,五娘甚感意外,笑说:“呦!是你啊!小天,你找金桃有什么事吗?”

    跟上次古天见到时一样,五娘穿着仍是那样的暴露,走动间,簿簿纱衣中的美体若隐若现,窈窕多姿,散发出无限风情。

    可惜古天只是个小孩,不懂得欣赏。不过,却也为五娘的这般风情为之脸红,道:“五娘,外面风大,很冷的,您穿这么少,小心别冻着!”

    听到这么关怀的话,五娘不禁格格娇笑:“你还蛮关心我的吗!小天,外面既然冷,就别在外面站着,快进来吧,屋里有好多吃的呢!”

    听到吃,古天顿时眼睛发亮,当即跟着五娘进了屋子。果然,屋里摆着一桌满满的酒菜,敢情五娘正在用晚膳。

    五娘热情招呼古天坐下,但古天却显得心不在焉,东张西望,问道:“金桃姐姐……哪去了?”

    “金桃姐姐办事去了,一会就回来!”五娘取过一个酒杯,端起酒壶满上一杯,递给古天媚笑道:“小天,来,喝杯酒暖暖身!”

    酒!古天赶忙摇手:“我是小孩子,不能喝酒!”

    “喝吧!”五娘笑咪咪地说:“你是小孩子,但也是小男人,男人怎能不喝酒!不会喝也得学会喝,来,喝一杯,就一杯!”说着,将酒杯凑近古天的唇边。

    杯中散发的酒味让古天感到刺鼻,想不喝却拗五娘不过,只得接过酒杯,勉强地喝了一口,那辛辣的感觉让他张大嘴巴,吐出舌头,嗬嗬有声:“好辣!好辣……”

    看他有趣的样子,五娘禁不住掩嘴娇笑:“格格……这酒有点烈,第一次喝都是辣的,多喝几口就不辣了,来,吃口菜!”

    她拿筷挟菜亲自喂古天吃,热情的让古天很不自然,忙说:“我自己来!”

    五娘却是不让,玉臂伸展,将古天搂在怀里,娇笑道:“别吗,让五娘喂你,来,吃一口,很好吃的!”

    强行将菜塞入古天的嘴里,古天不吃也吃了,接下来,五娘又给他喂酒,两杯酒下肚,古天已是满脸通红,脑袋晕乎乎的。

    古天年少不经事,又怎是沙场老手的五娘对手,她存心是要灌醉古天,又是挟菜,又是劝酒。而且,她将古天搂在怀里,丰盈窈窕的惹火娇躯不停地在古天身上厮磨,那醉人的香气熏得古天头脑发懵。

    古天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心头发慌。他想离开五娘的怀抱,却又怕五娘不高兴,只能勉为其难地让五娘抱着。不过,他感到五娘的身体好柔软,好舒服,特别是贴近自己的高耸胸口,那V形领口露出的雪白肌肤,让他有摸一把的冲动!

    古天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出于好奇,再加上几杯烈酒下肚,古天胆子比任何时候都大,他伸手就抓在了五娘的胸口上,入手软软的,像是抓着海绵。

    五娘毫不生气,格格一笑,纤手抓着古天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脯上,霎时间,古天的五官陷入一团软绵之中,一阵头晕。五娘面露冷笑,按着古天的头不放,时间一长,古天呼吸困难,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五娘面露冷笑,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正当她准备将古天闷死在怀里的时候,蓦然间,耳中听到了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仿佛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五娘周身冰冷,神情慌乱,赶忙推开古天。

    从五娘怀里脱出,古天两眼翻白,大口喘气,好一会才气顺了,脱口说道:“闷死我了!”

    五娘神情很不自然,站起说:“小天,你慢慢吃,我回房换件衣服去!”说罢,扭身离座,走进里间的卧室。

    古天并没觉察到五娘的异常变化,只道是自己把她的衣服弄脏了,她才去换衣服,心中感到歉意:“人家招待我,我却把人家弄脏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五娘陪伴,他更自在,更随意,可以畅开胃口大吃!

    室中卓立着一位身形修长的高挑女子,她黛眉弯弯,晶莹而媚惑的眼眸中投射出凛冽的光芒,令人不可逼视。乌黑的秀发挽成高高的云状发髻,简单地用一根金簪绾住,是那样的简易脱俗。发丝如瀑,衬托着天鹅般优美的修长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

    她不是别人,正是金桃。她穿一身的粉红劲装,足下剑靴,外罩深红斗篷,左手上握着带鞘的宝剑,俨然是江湖人的派头。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身为王家婢女的金桃竟是这样的一身装束,不知道的人见了会以为金桃是在演戏。当然,明内情的五娘可知道,金桃这样的打扮不是演戏,她也不是戏子。

    五娘小心地走到金桃跟前,躬下身子,恭敬地说道:“圣女!”

    啪!纤掌扬起,毫不客气地落在五娘的粉魇上,打出了数道红痕。金桃面罩寒霜,凤目含煞,冷冷地道:“我跟你说过,不许动古天,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五娘捂着疼痛的面颊,花容失色,眼中尽是骇然,咚的跪倒在地,求饶道:“属下知错了,请圣女恕罪,属下再也不敢了!”

    “再有下次,就不是打你一个耳光这么简单!”金桃冷声道:“记住,古天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的存在妨碍不了任何人。我不想因为他节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五娘连声说是,低声下气地道:“属下……刚才只是跟古天闹着玩的,没想伤害他,圣女千万别误会!”

    “误会!”金桃冷笑道:“你这个骚狐狸怎么想的,我会不清楚。要不是他年纪小,你肯定会把他拖到床上去。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有那个骚劲,不妨把王三霸弄死,别用在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