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金的世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13本章字数:2920字

    45 金的世道

    金的世道有黄金,路程却不好走。

    肖小小、李晶晶再次回到了大大先生主人的石洞里,还没有进厅堂的门,“铮铮”的琴声里迎面一顿责骂:“我要你们给我去赚纯洁的黄金,你们却给我带回来了这么个没用的死东西。要你们何用?”大大先生的女主人好像知晓一切。

    几个人忙止步,大花猫低声说:“主人发火了。”

    大大先生忙解释:“主人。不好意思。我们去金的世道,不小心走错了路,误进了换头怪的世道。”

    女主人说:“为什么不用脑子想一想?你又不是第一次进世间隧道。”

    大大先生唯唯诺诺地低头:“是。是。”

    “是大……”李晶晶刚想开口说是大花猫故意领错路的,不想被大花猫抢了先。大花猫一边对李晶晶做鬼脸一边说:“主人。隧道里的入口太多了,每个门庭都很相像,有时候还真难辨得清。”

    “啪”地一声,大花猫隔空挨了一耳光,惨呼一声倒在地上。琴声威严地喊:“是不是你故意捣的鬼?”

    大花猫忙承认:“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琴声又骂:“死不改悔的东西。再敢捣乱我剥了你的猫皮当座椅。”

    大花猫磕头:“是是是。主人。我不捣乱。我不捣乱。我再也不敢捣乱了。”转转眼珠看着小白猪说:“主人。我们把换头怪国王给您带回来了。这家伙用漫画侮辱您。”

    李晶晶说:“是宣传画。大幅宣传画。”

    小白猪忙辩解:“没有。我没有侮辱主人。宣传画上画的是白衣小魔女。”

    大花猫笑:“还不一样吗?”然后问:“怎么处理这家伙。”

    琴声:“没用的东西留着它有何用?交给它的作品去处理。”

    “啊!”小白猪惊叫:“您……您……您是……传说中的……白……白衣……”还未喊完,厅堂里奔出来两条黑影,狗头鹰和鹰头狗。

    肖小小这才明白,女主人所说的作品原来是指狗头鹰和鹰头狗,看来这俩怪物还真是从换头国跑出来的换头怪的作品。

    狗头鹰、鹰头狗一个叼起猪耳朵,一个咬住猪尾巴,拖着小白猪就走。小白猪拼命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饶命。饶命。”

    深渊里传来有东西落水的声音和小白猪的惨叫,然后是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颤动。

    肖小小一阵紧张,大花猫笑嘻嘻地说:“哈。大恶龙又吃到肉了,还是一只尾巴烤熟了的白白胖胖的小肥猪。唉。有点可惜。便宜了大恶龙,我应该先吃了那条猪尾巴。”大花猫舔着嘴唇嘀咕。

    听说小白猪被喂了恶龙,肖小小、李晶晶的心“砰砰”乱跳,两个人的手不由地握到了一起。

    处决了小白猪,大花猫献媚地说:“主人。我们这就去金的世道赚黄金,不赚够黄金绝不回来见您。请您老人家放心,黄金魔坛很快就会建造完成,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了。”连连对大大先生、肖小小、李晶晶使眼色。“走。走。走。快走。去金的世道。去金的世道。”

    大大先生嘴唇蠕动着还想说什么,大花猫一拉他:“不走还等什么?等着挨骂啊?”大大先生暗叹一口气,低头转身跟着大花猫就走。

    一行人再次返回到白雾缭绕虚幻缥缈的世间隧道里。这次大花猫非常认真,一个一个地查看着那些个近乎相同的石门。

    李晶晶奇怪地问:“大花猫。你咋突然变得勤快了?”

    大花猫白她一眼:“我不勤快点你又要出卖我了。”

    肖小小:“上次就是你故意捣乱的,害大家差点被换脑袋。”

    大大先生:“关键是耽误了赚黄金的时间,害被主人骂。”

    大花猫讥笑:“打是亲,骂是爱。挨主人骂你也应该是快乐的。”

    大大先生骂:“再胡说当心主人敲碎你的脑壳,剥了你的猫皮

    大花猫说:“我就是害怕主人剥了我的猫皮,所以我才要勤快点,早点带你们到金的世道,到了金的世道我就可以安心睡大觉了。”

    在一个“呼呼”刮着狂风的门口,大花猫停下了脚步,观察了一会后说:“就是这里。这就是金的世道。”

    李晶晶说:“你确定了没有?你不会又是在骗我们吧?又在耍花招。”

    肖小小看着敞开着的门内狂卷着的风沙也表示怀疑。

    大花猫来气了:“哼。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就不要进去,走得远远的。回洞里给主人当祭品去,让主人活活烧死你们。”

    李晶晶气急,挥拳就要打大花猫,肖小小拦住了她,现在不是和大花猫起冲突的时候。

    大大先生小心地往门内深处看了看,听了听,回头说:“没错。这就是金的世道。就是这里。我们进去。”

    大花猫还在嘟哝:“小丫头片子不相信我的话。小混蛋也不相信我的话。臭大大也怀疑我。”

    “走。我们去金的世道。”大大先生拉起李晶晶,抬步迈过门槛,一头扎进“呼呼”作响的风沙里。肖小小也紧步跟了进去。

    风沙。漫天的风沙。漫天的风沙遮蔽了双目。狂风夹带着黄沙吹打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地疼痛。肖小小紧闭着双眼,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偶尔睁开眼皮看一眼脚下的路。其实脚下根本没有路,到处都是随风翻卷的流沙。

    大花猫好几次都被风沙吹得没了影踪,最后都顽强地爬了回来。饶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依旧不忘发牢骚:“活见鬼。活见鬼。真是活见鬼的鬼天气。这么大的风,这么多的沙。主人真狠心,为了赚黄金竟然不顾我们的死活。还有臭大大,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偏偏要来这个倒霉的金的世道。金的世道有什么好?真是害死人。最好让风沙把死老头吹走,还有两个小混蛋,居然不相信我大花猫的话?呸。呸。呸呸呸。”在风沙里说话的代价是满喉咙满嘴的沙子。

    大大先生根本不理会大花猫的生死,一心地埋头赶路。肖小小也几次差点被风刮走,每次大大先生都能及时地伸手把他拉回来。大大先生大声地告诫他:“站稳点。不要抬头。再坚持一会,我们很快就要冲出风沙区了。”

    肖小小用力地点点头,想说话张不开嘴,肺部火辣辣地痛,他想要吸气,刚动嘴唇就灌进了满嘴的沙子,只好转身背对着风沙,把嘴藏到衣袖里,做了几次深呼吸。

    李晶晶一直钻在大大先生的衣襟下面,自从踏进金的世道,大大先生就把李晶晶挟裹在自己衣襟里拖拽着她往前走。

    深呼吸了几口的肖小小感觉好受了一些,干脆拽住大大先生另一条飘起的衣襟背对着风沙,朗朗跄跄地随着大大先生艰难地前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三个小时,五个小时,抑或是一天,两天,肖小小不清楚。在遮天蔽日的风沙里无法判断时间的长短,感觉更好像是过了一辈子。

    不自觉地风沙突然停歇,身上顿时热了起来,额头冒汗,汗流很快浃背,汗珠如泉水一般地从皮肤的毛孔里往外涌。口渴的要命。

    肖小小放开大大先生,李晶晶也从大大先生的衣襟里钻了出来。向前望,满眼黄澄澄的沙子,天上是火辣辣的太阳。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黄澄澄的沙子,热浪滚滚而来。

    火辣辣的太阳同样也炙烤着肖小小的皮肤,烧灼般地痛,阳光很快蒸腾干了他身上的汗水。

    身后是“呼呼”作响的翻滚着流沙的风沙墙,他们就是从风沙墙里闯出来的。

    大花猫不知道啥时候又回到了脚下,肖小小感叹这家伙的生命力真顽强,竟没有被风沙掩埋了,也没有被风沙吹死吹散。

    大花猫不住地摇头咕哝:“死大大。害我差点被风吹死,差点被流沙埋死。唉。终于闯出来了。看看前边是什么?是火沙漠。我们都会被渴死,被烤死,被热死,被烘烤成干尸。哼。你们去做干尸吧!我可不想变成干尸。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肖小小也想喝水,嘴唇已干裂出好几道口子。

    大花猫还在唠叨:“这里是沙漠,不可能有水,一滴水也没有。”

    大大先生安慰:“不要着急。我们很快就会穿过沙漠的,很快就会赚到黄金。来。脱下衣服,抱住头。不要让太阳照射到皮肤,也不要说话,保持体力,我们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的。前边有一条河流,到了河边我们就可以喝到很多很多水了。”

    大花猫摇头叹息:“不会的。前边不会有河流的。我们都会变成干尸,变成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