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1042字

    (140)

    竹花看见子壮和雪儿知道了彼此的身世后没有闹出事来,而且雪儿还时不时给她打个电话,她心里很高兴。她刚才还接了一个雪儿的电话,说了一会儿话,她就兴高采烈地到地里锄草。刘大兰恰巧从这里路过,看见竹花一人在干活,便走上前跟她聊起天来。

    刘大兰说:“唉,看来你跟水谷真的是没缘分,本来我们想,腊容现在不在了,你们可以在一起了。可是……水谷哥又跟任淑珍好上了,昨天我看见他们俩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竹花心里一惊,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不提了,我们没缘分。”

    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了一会儿话,刘大兰就走了。竹花失神地看着她离去,手里的锄把不知不觉掉在了地上。

    她定了定神,扛起锄头就回家了。她刚把东西收拾好,银玲就进了门。

    竹花淡淡一笑说:“银玲,我要走了。”

    银玲诧异地问:“你要走了?你到哪里去?”

    竹花说:“我也要到外面去打工。给人家当保姆。”

    银玲说:“你一定要去吗?”

    “一定要去。”

    “什么时候走?”

    “马上动身。人家那里等着要人。”

    “你先等等。”

    银玲说罢,撒腿就跑。

    银玲气喘吁吁地跑来找文水谷,在枣树林的山坡上碰上了他。她一下拉住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快去,竹花要走了……”

    文水谷问:“她要到哪里去?”

    “要到……城里……”

    文水谷愣在那里,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银玲说:“呆子!你还爱她吗?你忍心她去给人家当保姆?忍心去受人家的气?现在吴根生老婆的病好了,汉年要跟甘新玉结婚,竹花再也没人跟你争了……”

    文水谷这才明白,他撒腿就朝山下跑。

    初夏的气温升得很猛,加上连续几个月的干旱,气温特别高,跑上几步,人就开始出汗。文水谷和银玲在一前一后地跑着。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文坳村前的那条缓坡。青石板间的青草依然青葱,叶儿绿得发黑,体现着顽强的生命力。文水谷和银玲都跑累了,他们在山坡边的那片竹林边停下来喘口气。

    突然,银玲说:“你看,竹子开花了!”

    文水谷一看,果然看到竹叶间开着细小的红色或黄色的花儿。

    银玲说:“我都几十年没看到竹子开花。听人说,竹子开花后,竹子就要死了。”

    文水谷说:“我听竹花说,她就是竹子开花那年生的。竹子开花并不一定都会死,这片竹林是斑竹,它有很强的生命力,即使地上部份死了,地下的竹芽依然可以生长、繁殖。”

    文水谷说:“你不要跟着我了,我要独自去找她,无论天荒地老,无论海角天涯,我也要追上她……”

    见证了竹花半辈子苦难的银玲,看到文水谷离去,眼里立刻盈满了泪水。她仰起头,太阳光将泪水照射得五彩缤纷。

    起风了,竹林发出一阵阵”呼呼呼”和”窸窸窣窣”的声音,既象一阵阵笑声,又象一声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