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孬兵之狙击手之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3254字

    司令员走的时候,对巴内说:“这个孩子教给你,好好收拾他”。说完和参谋长他们一道走了。队长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蛋说:“真给我争气,好样的!”。第一次,队长这样夸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很难为情。

    后来的射击训练,我成了巴内的徒弟,他只带了我一个。这让我多少有点顾忌,害怕让队长难堪,毕竟他是教官中的教官,而现在司令员要求我和巴内一起训练,让人很是不安。每次见到队长,都低着头假装没有看见。

    但队长毕竟是队长,他告诉我不要觉得对不起他,这是组织的决定,巴内来的时候就给总部说只带一个兵,这不是司令员一时兴起,队长这样说了后,感觉轻松不少。只不过,再不能和17号他们一起在训练间歇吹牛了,这也许会拉远我和他们的距离。

    巴内的训练,完全和中方教官组不一样,巴内说,这是哲学观的问题。他是实战派,所以一切要求都从实战出发,他总是说敌人不会等着让你打,这一点,我也是赞同的。因为老爸也这么教他的兵。

    一开始的几天,巴内并不急着训练,而是和我拉家常,闲聊。看着队友们天天枪声不断的训练,心里多少有点着急。但巴内说,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们做自己的。

    他规定我的任务是每天看一本书,不管什么书,看完,要给他讲述书里说什么。我们的阅览室的书只有6000多册,之前我们也没有权利去看,我也不知道开是看什么好,就随便开始吧,从第一个书架的第一本书开始读,有什么天体物理学啊,药理学啊什么的书我真的看不懂。

    巴内说,看不懂就多看几遍,我看书的时间其实是越来越少,在三四天的时间后,我们开始了实训。我只能在中午午休前和晚上睡觉前的一两个小时看书,而且速度还得快,这可是一门苦差事。而老外的认真,让我敬佩有加。

    我以为巴内又不懂中文,我给他汇报书中内容他估计也听不懂,还得通过翻译来帮忙,时间长了肯定不会那么认真的。谁知道,他每次都瞪大眼睛,饶有兴致的听我讲述,我也不敢偷工减料,弄虚作假。基本上,每次实训前,汇报前一天看书的内容,就成为了必须课。

    巴内不让我跑二十公里,他说那是运动员干的事儿,每天早上他和我一起出操,就是冲刺跑三公里,全速跑,那种累,照我说,还不如去跑二十公里舒服点,而且还得携带枪支,有时候就觉得那些枪真的烦人,想把它扔了。

    跑完三公里,肺就像要撕裂似的难受,小腿麻木,脚底酸痛,而他总是倒一堆大米在地上,让我一粒一粒的数,然后把它装到袋子里。这可真是折磨,思想上的折磨。我说你还不如让我走鸭子步四个小时呢,捡大米也算是特种训练?他咧着大嘴说,这是训练的一种,然后就在旁边做俯卧撑。

    数就数,刚开始还挺认真,到后来,就开始意识模糊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数过的数又忘记了,还得重新数。我不知道那堆大米,他是不是都数过,所以自己也不敢日鬼,不敢糊弄,老老实实的数。

    刚开始的时候,每天早上数的数都不一样,巴内总是笑着摇头。这个数米粒可是要命,你想刚冲刺跑三公里,那么激烈的运动过后再让你在那里气喘吁吁的捡米粒,还得数,真的是难受之极。差不多两天后,数的数和前一天都一致了,巴内才开始竖起大拇指。

    白天的训练,基本上都是实弹射击,不过除了中方教官组教的那些射击姿势之外,巴内教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姿势。仰卧射击,侧卧射击,下蹲仰角射击,弯腰从两腿间出枪射击,转身射击,滑降射击等等。

    比起中方教官组的折磨,他的折磨更让人难受,你射击的时候,他总是突然给你头上倒一盆水,或者是垃圾、沙土,有时甚至突然给你头上一棍子,还有一次更过分的是他竟然将两个装满的弹药箱压在我背上,他210斤的体重还坐在弹药箱上,压的我几乎喘不了气。

    最痛苦的,要数他用一块镜子在侧面反光照我的眼,我根本瞄准不了,眼泪哗哗的流,不是哭,是被光刺的。最恶心的是他把屎尿扣我脸上,害的我好几天都没有办法好好吃饭。不过,他从来不骂我,都是拍我肩膀,鼓励我,其实在他这样的干扰下,脱靶是经常的事儿。要放在队长那里,估计皮都被剥了。

    翻译给我说,这样的射击训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很特别。何止是特别呢,简直是特异。巴内的风格是,讲完动作要领后,让我自己先做,他来纠正。而中方教练组是你们看我怎么做,跟我学。他还强调,让我多动脑筋,他说的不是真理,不用完全按他的去做,这个让我很诧异。

    创新,或许是战场生存的最好办法吧,巴内总说在战场上,万物变化都很快,敌我双方每一分秒都在变,自然环境和射击条件也都在变,所以,我们不能总是循规蹈矩,他要求我成为艺术家。我们有时候在下午最后两个小时就在跳舞,唱歌,他还教我画油画,真的看不出来,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还能有这等才艺,着实让人咂舌。

    队里的队友们几乎只有在吃饭和睡觉的时候能见到我,平时看见我和巴内都在诡异的训练,他们很好奇,总要问我学了什么。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保留,都会告诉他们,而他们的表情,几乎都奇怪得要浓缩在一起。是的,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巴内的训练方法那么特别。

    和巴内还真是学了不少东西,比如结合通过各种障碍的同时向目标进行射击,包括在行进中的车上射击,站在塑料球上射击,滑降中的射击,夜间微光条件下的射击,强光条件下的射击,但真正的精华,在狙击训练时。

    我有了三支新枪,vsd微声狙击,雷明顿狙击,85狙击,但没有了刚用枪时的兴奋。虽然这些枪都很酷,造型奇特,还有昼夜瞄准镜,但它们有点笨重,而且长,弹夹容量小,尤其是那个雷明顿,只能装三发子弹。巴内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思,他说,我不会让你背着它们去冲三公里。呵呵,这还差不多。

    狙击手训练,我见过老爸的部队训练,披着伪装网,潜伏于各种地形中进行射击。巴内的训练,伪装,潜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的要求很特别,比如一弹两孔。对我十七岁半的脑袋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可他的表演,让人叹为观止。他把一把匕首立距离枪大约五十米的地方,去打刀锋,刀被打中后,子弹会被切成两半,让后在靶上留下来个孔。真的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说一切在于练习,练得多了谁都会,他说这个实战意义不是很大,有表演性质,但可以考验枪手的据枪稳定性以及锻炼无意识击发,总之要熟悉枪,子弹,自然条件,如风速,光度,只有做到人枪合一,与自然和谐统一,才能做到如此精准。这不是老子的思想吗,我要做到这一切,那不得练n年呐。

    狙击训练,最难熬的是潜伏,刚开始趴两小时就觉得受不了,想动弹,可又不能动。巴内的训练,总是以身作则,他也趴在那里不动,渐渐地,我们的时间从两小时到了一天。长时间的趴着,最要紧的不是身体酸痛,血液凝固的感觉,而是上厕所,你无法去上厕所。

    直到后来最长记录是三天,我们就趴在训练场边上的一个花丛里,队长几次巡夜都会看见我们,还以为我们是在开始新的训练。吃喝,让人最头痛,也不知道巴内是怎么样申请到那些作战食品的,都是液体,只能吸,吃了和没吃一样,不是饿,是胃空得慌。你吃了,就得排尿,巴内就要求我拉在裤裆里,而在俯卧的状态下,即便你的心里过了拉在裤裆里这一关,也拉不出来,我基本上都是忍着,后来实在憋不住,但又拉不出来,我都怀疑我的膀胱要爆炸了。他教我一个办法,把肚子缩起来,就尿出来了,事实确实如此。幸亏这种液体食品不拍大便,不然,怎么受得了?

    刚开始我们还能说话,到后来他不让我说话,也不让我睡觉,还得瞄准,因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下达射击的命令。晚上,是最难熬的,何况还得集中精力瞄准,初期的训练,我的大脑怎么也不听我的使唤,到了凌晨的五六点就开始做梦,还得巴内叫我。

    功夫真的是练出来的,慢慢的我能坚持一天一夜不睡,之后就过度到了第三天的八、九点。巴内叫我一个方法,如何克服大脑进入休眠状态,他说,你只要不断想象你要等待击毙的那个人,长什么样,高矮胖瘦,年龄,他的职业,他的罪恶,他的家人,所有有可能联系到和他有关的事物,都可以在靶子上放电影,这样,你又不会错过了目标,还能保持不睡觉。虽然他说归说,可练起来还是很难,大脑想着想着就不工作了,这都需要时间来过渡。

    这样的训练,无异于自杀,每次结束,人和死了差不多,我们要让卫生员给我们输营养液和盐水,训练时间也会调整,几乎训练三天就休息三天。巴内那么大的年纪,精力比我还好,真的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