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孬兵之师徒情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2947字

    巴内要我给他教散打,因为他们学的是空手道,想知道散打到底什么样子,其实,是想看看中国功夫到底怎么样。他说要和我打对抗,看了看他一米九三的大个和铁塔般的身材,那个胸肌真的可以夹住一支钢笔。我们明显不是一个公斤级嘛!我告诉他我打不过他,体重悬殊太大了,不是他的对手。

    巴内很严肃的说:“你是一个战士,而你面前的就是你的敌人,你必须应战。难道你会因为对手太强大而去投降你的杀父仇人吗?”

    巴内说的没错,一个战士,绝对不能因为对手的强大而恐惧畏缩。战场上只有一个真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活着的,才是胜利者。

    搏击馆,只有我和巴内,翻译被巴内支走了。我的内心还是七上八下的,毕竟这是生理的自然反应,对手太强大了,怕被打,是正常的。在热身的时间里,我认真考虑了战术,巴内高大、强壮,力量肯定大,不能被他击中,这是其一。其二,他肌肉发达,抗击打能力就强,所以要找到关键部位。其三,我的优势只有一个,就是矮小灵活,进要快,退要快,总之不能被他抓到。

    我们不用拳套,不穿护具,也不脱鞋,完全是实战的意味。巴内开始进攻,上来就是几个拳法组合,被我左躲右闪的避开了,他显得有点急躁。不断的移动,一直消耗巴内的体力,他在叫嚣什么,我也不懂,可能是因为打不到我吧。

    在打的过程中,我发现巴内的格斗式两脚站位太开,也许是他个大吧,我瞅准他出直拳的机会,一个下蹲进步,迅速蹿过他的两腿之间,用了个蹿裆摔,把他重重的摔倒在拳台上,并迅速转身下坐勒住了他的脖子,他使劲挣扎想要起来,但无奈我已经把他的头差不多拉到他的腰的位置了,要不是他的柔韧性还不错,估计脊椎早脱臼了。他使劲用手拍拳台,我放了他。

    他的脸都红了,使劲活动着脖子,我还真有点害怕,怕他恼了,发疯了怎么办,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后来他摆了摆手,表示不打了,我才放下心来。我们走出了搏击馆,他用手势比划着去洗澡,让我也回去洗澡。我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翻译,他说巴内要回国了,交流的时间结束了。

    回国?结束了?突然觉得好难过,我遇到了这么好的一个师傅、朋友,就这么要走了,而我,将可能永远不再见到他。我请求翻译去帮我买一份礼物,也不知道送什么,后来想了想,外国人都喜欢中国的瓷器,就嘱咐翻译去买一套上好的瓷器,我把一万块钱都给了翻译,翻译愣住了,不知道是因为钱多,还是什么。

    后来还是给我买回来了,花了四千块钱,一个大盒子,有碗,有碟子,有花瓶,看着还很精致。其实我还想送很多的,只不过我自己又不能亲自出去,全队估计只有当官的能够自由进出。

    我找到巴内,把东西给他,他很高兴,对那些瓷器爱不释手。看着他高兴,我却很难过,坐在他的床上,一言不发。巴内可能看出来,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分别是难免的,只要我们彼此记得对方。不知怎么的,这么大了,连当兵离家时都没有觉得这么难过,巴内要走,心里却多了很多伤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巴内看着我,揪了揪我的耳朵,说:“你要让自己长大,让自己成熟起来,不能再像个小孩子了!”

    巴内走了,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翻译给我一个纸条,还有一块电子表,上面是歪歪扭扭的拼音,是巴内写的,他说:我走了,不愿意和你道别,你是我带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兵,我很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不会忘记你给我在拳台上的教训,你要记住,只有思想,超人一等的战略意识才能战胜你的敌人,希望你成为一个有思想的战士。

    翻译说,巴内坚持要自己写,费好大的劲才写好。这个电子表,是他立功后俄罗斯国防部奖给他的,此表可以防水50米,耐热、耐寒,坦克压不坏,而且可以使用太阳能,人体生物电能。巴内说,他没有什么可以送给我,希望这块在他手上运行了十年表,能让我想到他,想到和他并肩训练的日子。

    泪水,只有泪水。我不知道是因为害怕失去友情还是因为害怕孤独,或是害怕再次失去刚回来的自尊和自信。坐在训练场边,眼前全是和他一起训练的场景,他陪我度过了那么多日子,给我赢回了自信,教会了我那么多本领,而我却一声谢谢也没有……

    巴内走后,我又回到了队里,队里第二阶段的训练结束了,有十一人被淘汰,很不幸的,6号也在其中。我刚失去一个朋友,现在又失去一个,心里真的很伤心。以往和6号说说笑笑的日子消失了。

    6号走的前一个晚上,我们说了很多话,聊了自己的成长经历,聊了家里的状况。我们才知道,6号是个单亲家庭,父亲因车祸去世,他那时才10岁,因为经常被人欺负,所以选择了学习跆拳道,希望可以保护自己,保护母亲。这次来集训队,完全是母亲的意思,希望他出人头地,有所作为。而他也珍视这次机会,但他有恐高症,在高空晃板射击项目上无法完成,所以被淘汰。

    我们都为他难过,给他些鼓励的话,大家相约今后一定要再见面,彼此留了家里的地址和电话。我们从宿舍聊,转到了训练场聊,被辅导员们劝告了好多次,一直聊到天明。友情,总是在最孤单的时候,显示出它的价值,这种价值,用金钱买不来。

    我们出操,又是二十公里,看着6号他们走向大门,我们都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们离去,6号背对着我们大喊我们的三个的名字,用力的挥着手,迈出了大门,头也不回的走了。那个背影,在许多年后的今天,我还能清晰的记起,想必那是种痛吧,刻骨铭心的痛,在思想最单纯的少年时代,友情,似乎是那么的重要。

    女人,从进集训队以来,还没有被人提及过,也没有人见过。许辅导员说,28号是因为想念女朋友,自动退出的。我不知道,他的那种想念,是否和我想念巴内那样呢?估计不是吧,我没有接触过爱情,所以体会不了。

    而给我们上战场救护课的教官,是个女的。17号19岁了,好像对女人很感兴趣,总是盯着人家看,他总说,看电视时,只要有女的镜头出现,他就会莫名的心跳加速,而我和3号就说他好色。其实,现在想来,那是青春期男孩的正常反应。怪不得,所有的队员,一到上救护课的时候就那么兴奋和认真,他们的眼光那么的别样和迷离,我不懂他们在想什么,对我来说,她就是个教官,是个老师,是个姐姐,和我看见表姐没有什么两样。可能,我的成熟,来的太迟。

    看新闻,才知道,已经是除夕,而我们这里,教官说,没有过年这个概念,照常训练。不知道,不过年,会不会让别人难过。我开始难过起来,今晚,老爸老妈,应该回爷爷家了吧,他们是否会想我?

    军营里,能听到外面的烟花爆竹声,队里有人开始哭起来, 我没有什么情绪,只是觉得深深的孤独。

    过年这几天的训练,队友们明显的不那么卖力,好像都蔫了似的,无精打采。总感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很卖力似地,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而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驱动力,那就是巴内。

    他的表,戴在了我的手上,教官们好像也破例的保持沉默,不去提不让戴手表的事儿。每次想偷懒,总感觉巴内就站在我身后,用他那深深的眼光,盯着我。也总会想起,他招牌的动作,摸满脸的胡茬。

    救护课,是自我保存的一门实用课。我好像比大家更明白生命的意义一样,认真学习。自然,也就额外的得到了教官的青睐,她在课间找我聊天,给我教了些急救的实用技能,鼓励我认真训练,笑道最后。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在开训的教官组里没有出现,也没有介绍过她。我自然也不敢问,毕竟一个少校,多少是个官。听许辅导员说救护课教官去过非洲,是去维和,我的对她的尊敬多了些。

    很快的,我们的第三阶段训练开始了,救护课,只不过是个缓冲课,也没训练几天。但教官叫我的技能,在日后的防恐作战和生活中派上了大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