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黑豹之跳伞训练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3171字

    五点四十分,我们被赶下车,带着睡意朦胧,晕头转向的跟着教官队伍后面,被塞上了空军的大肚子运输机,3号一直在嘀咕,这是哪里,这是哪个飞机场?没有人做声,只有机场灯光的到处闪耀,同样没有问询,没有语言,只有指挥口令。

    “放下携行背囊,穿上伞包!”

    跳伞教官不知从哪个地狱的角落里冒出来,大声吆喝着。我们不知所措的忙碌起来,教官们却如老僧入定似的坐在机舱灰暗的灯光下。队长看着迷惑不解的我们,扯着大嗓门说:

    “你们不是一直吆喝着要跳伞吗,现在开始了,把动作都想一遍,都给清醒起来!”

    就这样突如其来的跳伞实训,在这个夏日的早晨。可惜飞机上没有舷窗,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世界,我倒是想看看太阳从云层上面升起的样子,好像在一本散文集里看到过描述这样的美景,可惜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去看那光芒四射,空无一物的世界。

    我的心里好像没有任何紧张,六点三十,到达空降地域上空,跳伞教官开始让我们准备,不断重复着动作要领,列队,再次检查伞具,上挂钩,静静地等待,警报声响起,机舱开启,真的要跳了!

    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全身有些发麻。要么说人是自然的,有很多自然的反应,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外面空气压力进来,吹得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看到云雾朵朵的飘在你面前,恐惧感自然而来。可是你有不跳的理由吗,好在我不是第一个,是九个人里的最后一个,对,还有跳伞教官在我后面。

    几秒钟的时间里,让我想起小时候在田野里从田埂上往下跳,从树上往下跳,从高处跳到河里游泳,不都是我最爱干的事儿吗,有什么好紧张的。教官不断重复说,刚跳下去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的大脑空白期,所以一定要把手预先放在操纵柄上,不然摔成肉泥没人管,虽然是说笑,但我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1号啊的一声跳下去了,教官把他推下去的,接下来的弟兄几乎都不是自己跳下去,也不知道教官是不是故意的,还是就这样一个操作规程。我可不能被他推下去,要自己跳。

    到我了,巨大的空气压力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什么也看不见,我一闭眼,跳了出去,大约一分钟的时间,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失重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像要拉屎,又像要呕吐,迅速下坠的感觉好像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撕裂,脸被吹得生疼。

    当清醒过来后,操作伞柄,调整方向,太阳的光芒温和的照耀着,云朵从身边轻轻滑过,队友的伞包展开着,像花一样在我的脚下漂浮,不由自主的大喊,好爽啊!呜呜啊啊的,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只听到教官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你小子兴奋什么,注意落地方向!”

    真希望能在空中就这么飘着,感觉就和小时候荡秋千似的,惬意,嗯,那种状态应该叫做惬意。快到地面了,大地急速的往眼里冲,努力看了看地面上的跳点,也就是一个白色的圈,想都来不及想怎么着地,两脚已经撞向了地面,巨大的惯性让我往前冲了几步,也许是圈划的大吧,没有出界。

    重回重力怀抱,真的好踏实,我直接躺在地上,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了。哟呵,蓝天,白云,草原,久违的自然,久违的新鲜空气,我贪婪的吮吸着这自由的味道,像脱笼的鸟儿般自由的飞翔在自然的世界里。

    教官的一脚,把踢回现实,“死了没有,没死你他妈的给老子把伞包叠起来!”

    叠吧,叠伞包可是件累活,和叠被子似的要磨叽,在集训队大院的时候,我们几十个人就俩个伞包,个个都抢着练习叠伞包,还以为那是多么荣耀的事儿——我要跳伞啦,我有多光荣。但现在,就我自己,想要找人帮忙还没人可找了,不知怎么的,伤感又涌了上来,可惜6号没有跳伞,离去的人们,他们那么努力的学习跳伞,连飞机都没有上过,真是可惜。

    叠好伞包,全队就等我一个,看人家的那种战斗状态,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以为这是玩儿呢!队友们成各种警戒姿势,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这一跳,跳到九霄云外去了,完全忘记了我们是降落在敌区。心里有些内疚,歉意的对队友们笑了笑。他们什么表情也没有,迅速集结,在教官的带领下,向远处的一排房子跑去。

    空降兵某师训练基地。一排排平房,几颗刚冒芽的树,三个看守基地的空军士兵。我们的世界,反复又进入了另一个没有围墙的监狱中。教官让我们休整,休整,其实就是没事可干,休息,我们头枕着伞包,在草地上睡觉,七嘴八舌的吹牛,撒了欢的在草原上乱跑,打滚,一个个像小孩似的玩耍着。是的,自由,哪怕只有一秒钟,我们都想要抓住它,这是对自己最大的奖赏了吧。

    下午,教官组到来,这里又热闹起来,炊事员们用野战炊事车开始做饭,我们都忙着铺床。看教官的意思,我们好像要在这儿训练很长时间。晚饭时,队友们开始谈论起跳伞,跳伞教官不屑地说:“你们这个算个球,挂钩跳伞都把你们紧张成这样,老子们跳伞是自己开伞包。”

    那是,人家是吃跳伞饭的,我们只不过是泥腿子罢了,和人家怎么比呢。但跳伞的感觉,真的很让人过瘾,就像坐过山车似地,第一次害怕,难受,可下来之后,你还想再玩儿一次,以至于上瘾。

    我们在这里训练了两个周,练习了直升机绳降,射击,越野等综合科目。印象中,草原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在如油画般的世界里训练,虽然每天三趟二十公里很累人,但心情是那么愉快。偶尔,我会跑去和看守的那三个空军战士聊天,他们好像不那么拘谨,只是眼光里充满了羡慕,他们说特警是霸王,比他们空降兵强,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将来退役出去工作,都值得骄傲,而他们,虽说也算是特种兵,但和我们没有可比性。我不理解他们的羡慕,只是佩服他们的坚守。

    在这方圆三五百公里没有人烟的地方,三个人,一呆就得一年才能轮换,他们的孤独和寂寞,恐怕比我们要强烈得多,更不用说有狼嚎叫的夜晚,他们是怎样战胜恐惧。我最喜欢听他们讲和狼战斗的故事,抓兔鼠的游戏,他们虽然孤独,但他们是快乐的,从他们乐观的言语和豁达的笑声里就可以看出来。

    第一次和基层的士兵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两个列兵,一个中士,在这简单的世界里鲜活的点缀着。自己做饭吃,自己还有训练的课程表,每天还要开着吉普车巡视,夜晚要轮班站哨,没有电视,没有什么娱乐,只有一些过期了的报纸和一台老式的收音机。

    中士告诉我说,在他看来,来到部队,就得像个兵的样子,甭管提不提干,混没混到党票和当个班长,首先要当好兵,在部队要懂得察言观色,要懂得和人相处,训练不一定要冒尖,每个人的底子不一样,但总不能比别人差,不能拖集体的后退,这个很重要,要有集体荣誉感。不管怎么地,一辈子当过一回兵就足够了,最起码不遗憾一生。什么为国为家的大道理也不用说,每个人来部队都有自己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考军校,提干,在部队某得一份职业,或者是回家以后能分到一个好工作,当然也有人是纯粹想锻炼一下自己,不管什么目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他的这些话,让我混沌的理想似乎得到了涤荡,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比别人怂,要有集体荣誉感,不拖集体的后退,说的都很在理。看着比我大不了两岁的他,黝黑的面孔上,似乎刻下了很多沧桑。他年底就要退伍了,他说心情很复杂,即想离开部队,回到那个阔别已久的花花世界,又舍不得离开,也不知道出去自己能干什么,但当过一回兵,总会有出路,他不怕。

    朴实的士兵,在我眼里才是真的兵。看看我自己,自私自利,一切以自己为中心,如果把我放到这里来,我会和他们一样吗?能安分守己的守在这里?能每天自己为自己训练?估计够呛了,我没有那么自律,没有那种意识。

    老兵说,在没有人管的情况下,记得自己该干什么,这就是部队教会他的法则。是啊,这里没有领导监管,他又是唯一的头,带着两个新兵蛋子,训不训练,站不站哨谁来管啊,但他们,本分的做着一个普通士兵该干的事儿。我们是准特警,特在哪里啊,还不如这些可敬的普通战士,至少我自己不如他们。

    某个清晨,我们离开这里,老兵和两个战士列队在那里,向我们送行,他们笔直的站在那里,敬着军礼,直到最后一辆车离开才礼毕。我被感动了,1号说,这些战士太可敬了,如果把他放在这里,死也要逃出这里。想必,我们九个人都有这种心理吧,只是有的没有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