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黑豹之挑战高原极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2404字

    看到了农村,城市,人,很多的人,我兴奋了一路,又是不知去向的旅程。好像开始喜欢这种被人安排的,不知目的的,神秘的旅程。队友们的兴奋,没有让队长反感,他始终和我们在一个车,也不言语,只是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位置上,偶尔从后视镜看我们。能看到他微微的笑,好像很满意,或者是很欣赏,又好像看自己的孩子。看着队长的后背,突然开始想老爸,也不知道老爸老妈是忙着赚银子还是在干什么,他们是否会想我。

    夜里,又一次登上运输机,感觉就像进了一个孕妇的肚子。好像什么都可以往里塞似的,我们的所有车辆和装备都给塞了上去。这次,没有了跳伞的教官,我们和他在机场分别,他走的时候对我们说:“你们都不要给我怂啊,不要丢老子的脸,希望集训结束还是你们九个。”说我转身上了个吉普车走了,我们似乎都没有什么感想,也没有什么哀伤,想必是恨吧,教官们好像永远是我们的敌人。

    一夜的航行,让我们很是疲惫。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来回折腾着,那些呼噜声让人有些烦躁。战靴里像是灌了热水,烧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它脱了,可谁知道被脚臭熏了一夜。五点多钟,飞机降落,我们又很不情愿的被赶了下来,好几个队友都找不到自己的靴子,模模糊糊的,摸到就穿上了,不是大了就是小了,记得有个队友最后是光着脚出来的,把大家顿时笑醒。

    黑暗中,我们到了一个大院,没有下车,直接就在车上休息。天亮后,吃完早饭,我们又要开始出发。

    我观察了周围,大门上有尔木兵站的字样,尔木是什么地方?注意到的队友开始议论起来,队长冷冷的说:“我们去藏区!”,大家顿时炸了锅。可以看出,教官组的教官们好像也有些兴奋,估计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吧。

    高原的公路,是那么笔直,周围没有树木,全是戈壁滩,远处的雪山一座连着一座,我的心情,和这里的天空一样,那么明亮,也许吧,我来自高原,习惯了那种被紫外线烧灼的滋味,只不过这里的山上没有树木,一片荒芜多少让人觉得有些萧杀。

    索南保护区,我们的第一个高原适应营地,搭建帐篷,野战宿营车,一阵忙碌,谁也没有料到,在高原干活是这样的累,海拔4100米,对队里的几个从内地来的人来说,开始吃不消起来,大口的喘气,干一会歇一会儿,这个海拔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这时才注意到教官组新来了一个教官,是个少校,说是当地武警机动部队的,训练我们高原作战,看着他两个红红的脸蛋,周围黑黑的皮肤,让我想起马戏团的小丑,何况他深陷的眼窝,突起的眉弓,发紫的嘴唇,两个大招风耳,像是军帽也遮不住,猴子似的廋了吧唧的,真像是个猴子。我一看到他,就想哈哈大笑,可为了尊重,只能忍着。

    这里的训练主要是些战术科目,有高原搜捕,高原突击恐怖分子的营地之类的训练。训练半天,休息半天,每个人都觉得累,就连值班的教官都面带苦瓜。我们分别在沱河和唐古兵站都进行了进阶训练,最后的营地在吉多,藏区境内。

    最苦的,也是最危险的就是翻越唐古山口。教官说这是最后一次高原训练,我们徒步翻越唐古山,还要全副武装。50多公里的路,我们走了十二个小时,那种滋味,只有到过唐古的人才能体会。

    我的高原反应在快到山顶时来临,流鼻血,后脑勺像是要爆炸似的疼,那个喘气,你怎么快,怎么大口的呼吸也好像不够,用棉球塞住流鼻血的鼻孔,这个塞住,从另一个不塞的鼻孔流了出来,两个鼻孔都塞住,没想到从嘴里留了出来。个个口吐鲜血似的,血丝在嘴角都耷拉着,像是得了十级肺痨,让人有些好笑,又有点恐惧。好在教官们是让我们走公路,如果真的是爬山,估计我们都得挂在这里了。

    三名队员倒下了,被救护车拉走,我抬头看了看,没有1号,没有17和3号,又自己闷头走。教官队伍只有队长和高原教官一起,不过他们是坐着车,不断催促我们快走。这是一次生死的考验,每个人似乎都只能顾着自己,背上的背囊越来越沉重,像大山似的压着我们。老天爷也似乎和我们作对,早晚冷得要死,得穿着棉衣,中午热得比广州的夏天还热,一会儿脱,一会儿穿,更让人无奈的是,山上一会儿刮大风,一会儿下冰雹,这样的情境,让我想到了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肯定比我们要苦,要累。我们最起码有最好的高原防护服,最起码有野战食品,而他们连吃的都没有,想到这些,似乎有了不少精神。

    1号的脚步开始踉跄起来,我知道他撑不住了,可是我们不能停歇,一旦停下来,估计就谁也起不来了。在我的提议之下,我们六个人都用攀登的副绳相互缠在了腰上,大家相互搀扶着,拖拽着向山顶爬去。

    这短短的五十公里,是我人生中最长的路程,从早晨八点走到晚上八点,中途没有休息,还好前期的越野训练把我们的双脚都练得起了老茧,不然脚上起了水泡,估计神仙也得掉队。

    越往前走,越是没有尽头,走得眼前都是黑暗的,模糊的,心里只是在想,快了,快了,马上就到了,下了唐古拉,这些高原反应的症状就会慢慢消失。坚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难。很多时候,就想马上倒下,永不醒来。每当我听到队长喊:“42,你是高原的豹子,你在领头,你要带着他们登上唐古拉,你不能放弃,别人放弃,你也永远别给我放弃,不然你就对不起你爷爷,你老爸,对不起军人世家这个称号!”。也许是队长的激励,也许是自己的努力,我们终于爬上了唐古拉山口。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教官们,医护人员都围了上来。而我,此刻是那么的清醒,看着纪念碑,海拔5231米,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翻了,尽然想在唐古拉山口尿泡尿留个纪念,站在风里,突然的释放让人无比的舒畅。

    我第一次,用我自己的追求,用我自己的毅力,战胜了我自己。看着好像是伸手可及的天空,月亮、星星都在自己的脚下,像是到了天堂似地,觉得高原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吉多,说是一个县城,其实也就是一条街道,一天的休整,谁都不愿意闹腾,吸氧成了呼吸的替代品。什么羊肉、牦牛肉、酥油茶,饭菜很丰盛,好像谁都没有胃口,真觉得吃饭都累。藏地的风情,在我们眼里,成了是灰色的。是啊,没有好的身体和心情,再美,也抵挡不了高原反应带来的痛苦。

    又是夜里,贡萨机场,大肚子的运输机,我们将启程,前往又一个神秘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