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黑豹之孤胆英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4124字

    南岛,一个梦一般美丽的地方,而对我们来说,那是恶梦。

    在一个靠海的不知名的小镇,我们的海训开始。游泳、潜水、水下格斗、抗热训练、轮船防劫持。训练科目层出不穷,我们的日子,如海水一般的咸。

    训练的苦累,真的没有什么,但上次的高原训练后,又有3人被淘汰,曾经热闹的42个人,如今只剩了6个人。教官们每天都说,你们是最优秀的,再难的训练科目都难不倒你们。价值,在今天可以用钱来衡量的价值,怎么去衡量42个人的倾心付出?不过是激励我们罢了,可这样的激励顶个屁用!我们6个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每个人都觉得心事重重,却又不知道背负着什么。

    耐热训练,就是坐在海水里,晒太阳,每天两点到三点半,身上的皮都被晒暴了,穿衣服痛、睡觉痛,以至于我们都只能坐着睡觉。看教官们在太阳伞下喝着冰啤酒,戴着墨镜,舒服的虐待我们,还不断的言语挑衅我们,但他们想错了。我们六个,犹如死人,只知道自己的痛楚,却不知道外界的干扰。1号说,这样训练我们,天南地北的飞,56个人训练6个人,到底有什么价值?这就是战斗力吗?我们真的是精英吗?

    我也无数次问过自己,我有那么高的价值吗?消耗的财力物力不说,就这样踏在兄弟的肩膀上获得的胜利,真的是胜利吗?谁也回答不了!老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只有战争才能检验一切,可战争,在今天的中国,遥不可及。

    那厚厚的潜水服,每天穿上脱下,就成了我们最犯愁的事儿。更不用说深潜到30米深的地方,虽然有潜水服,但水压带来的不适感,与高原反应相比,也差不到哪儿去,胸闷、耳朵疼,每次出水都觉得晕晕的。而最恐惧的是个人训练,每次只下一个人,在漆黑的海底,找回教官放置的目标物。海底的世界,静谧得和死亡没有什么两样,没有声音,没有光亮,能看到鱼群从身边游过,能感受到带鱼如蛇一般缠上自己的身体,还有那些海藻,如传说中鬼的头发一样,到处飘着。要么说人只有在恐惧的时候,才知道伙伴有多么的重要,一个人的世界,不是寂寞和孤独,而是无依无靠的恐惧。

    早上的跑步,就是扛着橡皮艇在海水里奔跑,时间一个小时,不断的跑,不断的加快速度,这是教官唯一的要求,跑疲了,也没有什么。倒是有一个好玩的科目,就是驾驶冲锋舟、水上摩托,多少让人觉得像是在拍电影,自己的装备和詹姆斯邦德有得一拼,因此一旦有驾驶课,我们沉寂的脸上,才会有一丝微笑。

    轮船防劫持,关键性的训练就是跳帮,其实就是从一个船上跳到另一个船上,但在两艘都在高速行驶的船上做这个动作,多少是危险的,如果一不小心,跳空了,就会跳到两船之间的缝隙里,那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水上射击,和在车上,在训练场的晃板上差不多,我们没有费多大周折。就是跳帮着实让人犯愁,后来大家都总结了,只要拿出孩童时候的那种勇敢,没有什么跳不了的,只要不怕死,只要敢跳,就什么事儿都没有。教官说,人就是这样,越是长大,越没有出息,越是怕死。

    一个月后,一个叫尖峰的地方,原始森林,典型的热带雨林,我们的丛林训练拉开了帷幕。

    野外生存、丛林搜捕、反追踪、反审讯、反侦查、潜伏、获取情报……,训练科目一项接着一项。不怕毒蛇猛兽,就是怕丛林的蚊虫,我们个个全身都被咬得遍体鳞伤,教官们好像不在意我们溃烂的伤口,他们只着急于完成训练科目,好淘汰一批人。

    我们已经对教官没有恨了,不对,应该说,是没有任何感觉了。他们把我们当死人,我们也只把他们当行尸走肉。没有交流,没有互动,没有聊天,两个字儿——麻木!

    反审讯课,教官是位文质彬彬的中校,也不知道是武警那个序列的。讲起理论来没完没了,什么心理反抗法、编造替代语言法(其实就是教你怎么撒谎)、如何使用自我暗示、如何反催眠……,还有那个反侦查和追踪,怎么看都像是教你如何做坏人。教官大言不惭的说,没错,你要想制服坏人,你就得是坏人他爹!看来戴眼镜的未必都是高尚的文化人。

    某日夜里,宿舍突然一阵浓烟,我想都没想就往窗外鱼跃,也许是怕,也许是反应快,总之我逃脱了。剩下的五个,乖乖的都被熏晕了,被俘虏。这一切来的这么快,看来教官们的诡异笑容真的是要经常琢磨的,空军老兵说要察言观色,真的没有错,幸亏吃晚饭时警觉到了这种异常,不然死的很惨。事后他们说,那是真打,真的灌辣椒水,还有电击,倒吊,不给饭吃。

    得,老子还得救他们去,可满院子都是教官和不知道从哪里找来那么多武警。老是躲在水塔里也不是办法,得调虎离山,呵呵,小时候不就玩过这种游戏吗,派上大用场了。压水管的一块砖块,成了好东西。潜到水塔地上,把砖敲碎成几块,你别说,这差不多耗了我半个小时,由于水的浮力,砖块在水里根本不听使唤,可又不敢弄出水面,害怕有响声。

    接连几块像营地外的树林里扔了过去,所有人都往那里跑了,这不机会来了嘛,下水塔,刚要爬出来,就看到队长警觉的到处在院子里扫视,迟疑了半天,才往人群那个方向走去。我是出来了,可他们被拉哪里去了,一时间急得我没有了主意。

    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好吧,咱今晚和队长睡了!到队长的宿舍,看床底下,根本没有办法睡,部队的床单都是卷起到边里的,根本遮不住,好嘛,这下傻眼了,听到他们嘈杂的脚步声往院子奔来,一着急从后窗翻了出去。幸好后面有个排污口,有个浴室,躲哪儿呢,排污口,虽然有盖子,但队长的鬼精,肯定会被找到,浴室呢,他们有人要去洗澡,先不管那么多了,过去看看再说。呵呵,天助我也!有个女浴室,妈的,咱就当一回色狼吧!

    冲进女浴室,自然没有人,都凌晨两点了,哪有什么人洗澡。这才想起,这个基地是个部队的农场,有女家属。可要是被她们发现怎么办,不管了,就过一夜吧,白天再做打算,反正这个浴室是有隔间的,关上门别人也看不见,料定他们吃了豹子胆也不会到女浴室来,这样白天我就更安全了。

    侧耳听着,他们折腾了两个小时候,安静了,估计是睡了吧。迷迷糊糊的,自己也睡着了,醒来,全身被蚊子咬得不成样子,才记起来,自己只穿了个裤衩。外面的天也亮了,肚子咕噜噜的直叫唤,饿了,可这样怎么出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有人进来洗澡,估计天热,女人爱干净,一时间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不知道是怕被发现,还是因为异性在旁边洗澡,面红耳赤的,感觉下面硬得发痛。不行,得赶紧离开!

    垫着脚尖往外面走,幸好没有穿鞋呢,一出浴室真的觉得像是卸了付重担似地。看到家属楼的走廊上有晾着衣服,灵机一动,偷了一套女人的衣服,还有人家门口挂的斗笠,跑到香蕉园里换了,嗯,自我感觉还不错,挺合身的呢,估计这个女的身材比较肥。

    园里捡了把锄头,扛在肩上,假装要去干活从营地走过,哨兵看都没有看。经过饭堂时听到队长安排人转移我那几个队友,说是要到一个河边的树林里去。顿时喜出望外,只奔目的地。

    化装侦察嘛,咱活学活用了。潜伏在树林附近的农场里,饿了就进棚里偷人家的火龙果吃,哈哈,超爽,不过那东西吃多了也泛酸,只会越来越饿。不是有香蕉么,小时候不是也经常偷三爷家的香蕉吃吗,搞了一挂发黄的香蕉,吃起来那个甜啊。

    他们来了,五个一个都不少,被困住了手脚,嘴上有胶带纸,哎,我可怜的兄弟们。接下来的场景,真的让人触目惊心。他们被皮带抽,放到河里灌水,还往他们头上尿尿,妈的!一股怒气上来,真想切了那怂的鸟!可我只能强忍怒火,毕竟不能蛮干,咱要讲策略,再说人家十一个人呐,手里又有武器,这样就冲上去,肯定找死。

    队长从我身边走过,我装着在棚里干活,他看了一眼,我戴着斗笠,又穿着女人的衣服,他就走了,还用对讲机和其他人沟通搜捕我的事儿,匆匆的走了。等待吧,只能到夜里再去动手。我仔细推敲着方案,观察对方的情况,发现他们都不是教官,是外面来的武警,一个都不认识,十一个人,强攻是不行的,会暴露,队友们都被捆着,不可能几秒钟内把十一个人都解决掉,怎么办呢?有点着急,看着天快黑下来,还没有一个主意,突然想上厕所。

    拉裤链,才意识到我是个女的,赶紧蹲下来拉尿,哈哈,咱演啥得像啥!

    突然听到有人过来了,迅速提起裤子蹲下,装着拔草的样子,观察到是我们的一个教官,也不知道这斯过来干什么,竟然一个人来,得了,哥们儿,要委屈你了。大大方方的走出大棚,他看了一眼,以为是农场的工人,没有反应,被我迅速接近,捂住嘴,一个盖肘打在后脑梗上,晕了。

    拖进大棚,换上他的衣服,虽然有点大,但还合适。咱也得做个好人吧,这儿有这么多的蚊子,别把教官咬坏了,我给他把偷来的衣服换上了,拖到里营地比较近的大棚去。别他一下醒来,坏了我的大事。

    悄悄的接近树林,潜水过河,爬在岸边,正好有五个回去吃饭,留下了六个人。可六个也不好对付,手里又没有武器,再等等吧。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有一个战士好像要去撒尿,向他们排长请示呢,好,机会来了,他撒尿正爽的时候,被我给摸掉了。要么我爸总说撒尿的时候是人最放松的时候,他以前就用这招制服了好几个越南鬼子,今天获得真传了。

    还剩五个,这下就好办了!大摇大摆的向他们走去,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们教官,肯定不知道我是谁,人家一看我是个中尉,还连忙向我敬礼。我假装着问他们情况怎么样,一边像1号靠拢,让他们把他解开,说我要提审,他们上当了,我给1号使了个眼色,1号心领神会,一被解开,我们俩同时开弓,不到一分钟,全躺倒了。

    我们迅速的解开其他人,换上那些武警的衣服,把队友的衣服给他们穿上,捆了起来,趁着夜色,摸向营地。

    路上我们商量好了对策,要劫持队长,才能结束这次让人束手无策的训练。

    我们穿了武警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排成纵队进了营区,估计是天黑还是怎么的,哨兵没怎么看。而且有几个武警不是回来吃饭么,正好假装换班,我们谨慎的走到饭堂位置,看见队长屋里的灯亮着,队长已经吃完饭回去了。我们简单的交换了下意见,迅速向队长宿舍冲去。

    他们几个好像个个很愤怒,动作迅猛之至,冲进房里就控制了队长和一个教官,这叫擒贼擒王,逼着让队长下命令,终于结束了这次实训。看着队长苦笑但又好像很欣慰的样子,我心里涌起了一丝内疚。

    事情结束后,了解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儿。那个被我弄晕换上女装的教官,差点被人家以为是变态狂,偷女人衣服穿。原来他醒来后,晕晕乎乎的就往营区走,但得经过家属楼,正赶上丢衣服的人在院子里骂街呢,被揪了个正着,后来还是领导们去解的围。我说那个教官看到我就一脸恨恨的样子呢,呵呵,咱给他陪了个不是,他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