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黑豹之猎人特战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1本章字数:4093字

    一个月后,我们回到了集训队,由于又是夜间到的,也没怎么看清周围的地形地貌,只知道是北城,而且附近有个机场。大家都觉得情绪低落,这里,真的是监狱,最起码氛围像监狱。

    专业学习开始了,我被选中学习特种作战,科目包括指挥、侦查、狙击;1号擒敌、攀登;3号排爆、防化;9号通讯、技侦、情报分析;13号驾驶、后勤保障;38号医护、语言;基本上都是按照了各自的特点,1号攀登科目最优,3号心性沉稳,适合排爆,9号学过通信,13号是赛车手出身,38号学过医,而且是某体育大学的本科生,虽然没有毕业,但学习能力优秀。基本上就是一个完美组合,编制为一个突击组,还是比较齐全了。

    按照教官的要求,我们都要为自己取一个代号,今后每个人的编号就取消了,由于是队长带队,他自己也取了个名字,叫土狗,把我们大笑一通,这么牛叉的一个部队,怎么能叫土狗,队长说他小时候有一条狗,就是普通的土狗,他觉得很亲切,也像他自己的性格。我们都取了些威猛的代号,这个土狗多少显得有些别扭。

    1号喜欢秃鹰,就叫秃鹰;3号是华南虎;9号叫眼镜蛇;13号猎豹;38号雪狼;我呢就叫自己的名字,saga,翻译过来就是黑豹。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动物,都喜欢这种动物的个性。

    而杜参谋长却给我们取了一个队名叫猎人,多么搞笑,我们都是动物组成的,却有一个名字叫猎人,照参谋长的说法,这叫辩证统一,得,就这么着吧,不就是个代号么。

    专业课,大多数是理论,那些教官看起来都文质彬彬的,但很有学问。我们虽然分了专业,但第一阶段的学习,都是共同科目,比如排爆、医护、侦查、情报学等等,大家都一起学习,这个阶段的训练,没有那么苦,每天都是上午训练,下午学习。

    有一门课,让我印象深刻。叫做反诱惑,教官们说他们都没有学过,好像还是实验性课程。反诱惑,大家都知道,就是反金钱诱惑,反美女诱惑,反美食诱惑,其实归结到底都是心理训练。反美女诱惑,对十八九岁的我们来说,难度真的很大。

    刚进教室,就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美女海报,什么比基尼的、裸体的、人体艺术的,我是没有认真的看,但教官要求我们一个个看,然后说出自己的评价和心理活动,还给我们测脉搏,查激素水平,这个,有谁能过啊?

    第一次,几乎全军覆没,没人能过。后来按照老师的心理训练方法,只看画面上女人的头发、耳朵、脚趾,总之不要看全部,然后让自己进入到另外的世界,给自己编故事,在脑海里放电影,想那些不好的事儿,悲伤的事,愤怒的事儿等等。

    慢慢的大家都有了抵抗力,但我们万万料想不到的是,教官开始给我们放情色电影,心理抗干扰的方法已经不起作用。你转移了画面,转移不了声音,女人的叫身、呼吸声,总是在刺激每一根神经。

    可能是受过自我催眠训练吧,我就用这个方法,六个人中第一个通过这个测试。但教官说过分的自我暗示对我们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让我们更加坚强和得到正向的激励,坏处是容易进入自我情境,忽视或降低了对周围威胁的感知能力。当我问他到底该怎么解决时,他说现在还没有一套成型的办法,只能靠自己的克制力。从此,我对这个教官彻底鄙视。

    大家都说,幸亏教官没有找真人过来诱惑,要不然,估计大家都挂了。我说,我不会,他们都说不可能。其实,人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自己对自己的控制。随着思想的成熟,有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婚恋观,这一切都可以得到较好的控制。

    人之所以称为人,就在于我们有思想,就在于我们有道德伦理观念,就在于我们懂得控制,否则,和动物没有什么两样。我觉得,要是外在的形态与动物有所区别就叫做人的话,可能在动物眼里,我们也只是动物。时下,很多人出轨,流行劈腿,流行享受,就在于没有了自我控制,没有了道德伦理,这和动物几乎没什么两样了。

    冬季,又一次来临,世界开始像萎缩了一般,到处都一片萧杀,就连人也像是小了一圈,蜷缩着身体,蜷缩着内心。

    我们的训练,开始强化每个人的专业科目。队友们只有在吃饭和睡觉的时候才能见面,才能聊聊天。大多数的学习,都是一对一的,我的指挥课,要学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总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尤其是那些古代的兵书,诸如《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等,虽然自小和外公学汉语,学国学,有些古文字的功底,但这些有关军事思想的书,基本上是字字千金,一个字就可以写一本书,总是要翻来覆去的看才能弄明白,每次学完就只有一种感受,中国的老祖宗,绝对个个都是哲学家、科学家、语言学家,只是不爱像西方人似的显摆罢了,还搞出些什么这个科学,那个科学的,以为自己真的是优等人种,我呸!

    军事指挥,是科学,也是艺术。简略的意思就是你即要懂得科学,还要懂得艺术。军事作战中,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定量的方法来帮助决策,譬如军事部署、距离规划、火力配置、远程协调等等,都有数学模型可以应用和解决,所以说这是门科学。而艺术,那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了,按我的理解,凡是只能定性解决的问题,都是模糊决策,而成功了的模糊决策就叫做艺术。我们可以说毛泽东的军事艺术,但很少说蒋介石的军事艺术,毕竟,战败了的决策,不能叫做艺术。

    指挥学的学习内容太多了,什么军事历史、西方军事谋略、中国古代军事、战略决策、战争艺术、军事科技、军事装备、军事地形学、作战绘图、信息战、心理战……,每次考试,教官还要求必须过八十分才算及格,奶奶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没有参加过高考,不知道高考前的刻苦是否如此。白天上课,晚上复习,每个教官都是大讲一通甩手就走,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年轻的,有时候都记不起他们什么样子。留一堆作业,都说自己的科目如何重要,务必怎么样怎么样,都是逼着我学习。好在集训队像是很配合教官似的,晚上吹了熄灯号后亮灯也没有人来管,我可以自由的学习,直到睁不开眼为止,好几次都是在学习室爬桌上睡了一夜。

    我的课,明显的比别人的多,次之的是负责通信和情报的眼镜蛇,看着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说通信太难了,搞不懂,什么微波原理、密码编写、解码、无线技术等等,我的心里也暗自庆幸,多亏自己没有学通信,听说里面全是数学和公式,还有什么电路图,我可不是学数学的料。其它队友的理论课不是很多,尤其是猎豹的课,他总是第一个回宿舍,貌似很轻松,但实训科目多一些,什么汽车维修、军械维修的,怪不得每天脏兮兮的。

    春节又到了,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们依旧是训练、学习。每个人都没有抱着什么奢望。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教官们肯定是难熬的,毕竟他们有更多的牵挂,有结了婚的,有女朋友的,有孩子的,他们也是人,却要陪我们坚守。

    问过许辅导员,这样的工作,有什么意义。他微微一笑,说:“女儿三岁了,他就见过一次面,还是出生的时候。自从抽调到集训队,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他们的家属楼就在附近,却形同世界的两端。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选择的路,就得走下去。国家、民族、军人的使命,说起来都冠冕堂皇,做起来都那么难。但这是我们的职责,是个爷们就得负责任,家里人慢慢会理解的”。

    看得出他是酸楚的,红红的眼圈,飘动着内疚。是啊,如果换了是我,我又该如何坚守?现在,充其量是个成年人,我还没有太多的牵挂,虽然惦记父母但也没有那么多的不舍。有吃有喝,就足够了。相比去年的春节,我们就像是奴隶被解放一样,简直是掉进天堂的乞丐,只是没有过节的气息和活动而已。

    除夕夜,队长破例让我们看春节晚会。看着那些眼花缭乱的节目,竟然有些不适应,早早的就到学习室去看书了,觉得在书本的世界里,要精彩得多。偶尔的,会想起父母,老妈肯定又是泪流满面的吃完年夜饭,老爸喝着闷酒,虽然有点揪心,但不至于委屈。

    想起那年自己一个人回老家过春节陪爷爷,老妈就是这样过了一年,从此以后就不让我在外过年。哎,母亲,大抵都是如此的,6号走时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老妈,就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我们的学习,一如既往,只是教官们好像多了些怨气,对我们的态度不是那么好。可以理解,大过年的,他们也回不了家,我好像比平时更认真听教官讲课了。将心比心吧,他们是委屈的。

    很喜欢那位从国防大学来的教官,头发花白,年龄有些大了,但看他的军衔,还是个少将,不是文职的。他给我讲指挥艺术,刚来的时候看到只有我一个人,还大吃了一惊,操着有些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说给一个人讲课,还是头一回,说我的资格比军委的首长还高,让我知足些。

    也许老头子喜欢年轻人,或者是我的礼貌和谦虚打动了他,他讲课基本上不按照教材,说白了就是吹牛,刚开始我不敢发表什么意见,后来两个人的课就变成了典型的吹牛。

    看来巴内让我看的书是派上用场了,我们聊天的内容,什么都有,大到宇宙,小到做饭。在聊天中学习,这也是一种学习,从老爷子那里,我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知识从来都不是浅显的,学过的知识,总是在润物细无声般的塑造着我们的灵魂。

    老头子的渊博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境界,但我也喜欢他吹牛说给国家首长上过课,不管是真是假,我倒是觉得这个人不虚伪。他是唯一一个不要求我考多少分的,但课程结束,他的课反而成绩是最好的。

    只可惜,考完试,他就走了。走的时候对我说:“小鬼,很不错,是可塑之才,要记住,只有知识才能改变世界,才能改变你自己,要终身学习!”

    学习,是的,人类唯一能自我进步的原因就是在于我们会学习。

    夏天来时,我们的理论课已经结束。开始了专业的实训,这个阶段的训练更多的是整队合练,教官们设置了不同的战术科目,按照我们各自的分工,去解决实战中的问题。

    没有什么太多的疲倦和劳累,队友们都似乎更喜欢这样的训练,每天都有新的科目,都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思想去训练,去解决实战中的问题,多少都有点像拍电影。平时,教官还会给我们看各种战争的记录片和其它国家的特种部队反恐处突的纪实片,我们也在其中汲取着营养,尤其是对我个人而言,对反恐作战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到现在为止,还真的感觉不出有什么让我对这份职业有使命感的,每天的训练,更多的是为了和队友更加默契。由于训练的轻松,我和队友之间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相互了解。其实每个人都有他的可爱之处,只是我们缺少了解对方而已,以前对别人的不屑,在今天看来真的是可笑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