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反恐利剑之雪狼反恐大队VS黑虎特种大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2本章字数:4163字

    训练,训练,还是训练,无论是在学院还是在这里,这都是永恒的主题。三点一线的规律,似乎永远都破不了。战士们好像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他们规规矩矩的,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有时候,我会为战士们的这种过于听话和服从害怕起来。

    巴内说过的,一个不会思考的战士,没有创造力的战士,充其量只是个机器,甚至连机器也不如。这在战场上,就等于去送死。

    刚来到基层,我就参加了战斗,在解放军看来,这些实战的机会,和平的年代似乎求之不得。而我们,作为武警部队的一员,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奔赴反恐处突的第一线。如果培养不出合格的战士,我们的使命又该如何履行?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请示支队长后,我按照在集训队的方式,给中队的战士进行了混合编组,以前的班级全部打散,通过魔鬼考核的方式选拔突击队,按照名次给突击队编组,共三个突击队,每队十人。其余的三十人,分别为一个预备队、一个警戒队、一个协同保障队。并按照这种分组成立新的班级。全队除了炊事班和通讯员、文书之外,全部参加考核,通过公开考核,选拔最优秀的突击队。

    把全队最好的十名战士组成一个值班队,也就是说,只要有任务,这个A队就是第一个上。后来为了弥补排爆和火炮是独立中队,不便于突击队的成立,大队长决定让工化中队和火炮中队的战士也参加考核,选拔各三名排爆手和火炮手充实到特警队。

    为了搞好这次选拔,我和大队长及分管专业分队的副大队长、教导员和副教导员一同精心准备了考核方案,分别以军事考核、文化考核、政治考核的方式进行。我和大队长负责军事考核,副大队长负责火炮、工化中队的考核,教导员和副教导员组织文化和政治考核。

    其实军事考核才是重头戏,为了检验战士的综合素质,我们设计了一个综合反恐考核。即:四百米障碍----投弹-----楼房攀登-----滑降步枪射击二百米精度靶-----泅渡------一百米步枪速射-----翻越两米高板墙-----手枪五十米射击移动靶------一百个俯卧撑-----手枪二十五米人质靶-----乘汽车射击空飘气球-----十公里越野------使用警棍制服三名持刀、枪歹徒----结束。

    无疑,这么多的科目,优秀成绩设定为70分钟,几乎是苛刻的。这要求参加选拔的战士不能出任何差错,而且还必须有充沛的体力和坚韧的意志力。为了验证此方案的可行性,我和大队长,还有其他两名排长一起进行了试训,我跑了两次,成绩基本都在66分钟,每次都几乎虚脱,其他人就不用说了,大队长没有完成,其他两名排长完成了,但用时较长,都没有达到70分钟。

    大队长觉得这样太苛刻,想要调整,觉得如果战士无法完成,会打击积极性,但在我的坚持下,大队长还是同意了。我的想法是,要想有精兵,就必须苛刻,如果没有最好的人才,突击队的战力就会大打折扣。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战士们却兴奋异常,为了能选入突击A队,个个摩拳擦掌,不断给自己加小操,提升训练水平,很多战士在熄灯号响了之后还在宿舍里练习体能。这样的士气着实让我高兴,但也为最终的成绩当心。

    为了让战士们熟悉流程,大队长让战士们试训了三天时间。需要强调的是,这样的考核,时间只是其中的主要部分之一,射击的成绩,投弹成绩也是考核的主要指标。凡是射击成绩达不到优秀的,用时再怎么少,也不可能入选A队。试训过后,很多战士都落在了射击科目上,毕竟在急速的运动中要打好射击,确实是种考验。有十多个战士在试训测试中直接晕倒,这对他们的心理多少是有影响的。

    考核结束后,我们如愿的组建了新的特警队,A/B/C三个突击队按照考核成绩分组,其他的也同上分组。最差的安排在了协同保障组。我带的三个突击队为特战排,其他的由两名排长负责。支队对我们的改革非常支持,对我们的做法给予了积极肯定,大队长和我也就更有信心了。

    为了提高战士们的实战技能,我按照外军和学院学的那些反恐作战训练方法,精心教学、科学组训,战士们的训练水平、战斗能力得到了彻底的提升。尤其是在追捕、楼房反劫持、反劫机、反劫汽、火车、处置大规模械斗等科目上,我们完善了前期训练的不足,不断提升指挥能力、战斗能力,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战斗任务做好了充分准备。

    训练太多,人不免有些疲劳,至少是心理的疲劳。有一段时间,战士们似乎有些厌训情绪,觉着总没有实战,没有激情去训练,也不知道自己的水平怎么样。在我看来,战士们的想法也不无道理,可实战这种东西不是我们想要就要的,我们宁愿永远没有实战机会,祖国的平安就是我们最大的理想。

    但这只限于参加过实战的我,毕竟上次的实战战士们都只是绿叶而已,主角都让我一人担当了,对他们内心的冲击不是很大。对我来说,心里永远都在担心,担心有了任务却由于我们的训练水平不高而无法遂行战斗任务,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就无法向祖国和人民交差了。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平时不下功夫,战时又该如何战之能胜呢?大队长似乎和我的看法是一样的,他经常说我俩都快得强迫症了,恨不能没有白天黑夜都训练。我现在才明白,在学院集训队时,为什么张队长和那些教官们那么苛刻和急切,看来他们是真正领悟了什么叫做荣誉,什么叫做使命。

    无独有偶,正当战士们厌训和自满达到高峰的时候,支队长带来一个消息,说是解放军某大军区特种大队想要和我们切磋,当然这只是文雅的说法,这其实是赤裸裸的挑战。支队长让我们做好精心准备,到解放军特种大队去和人家比赛。

    我和大队长都眼前一亮,输赢都无所谓,关键是要让战士们知道什么叫做准备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想让战士们碰碰钉子,好挫挫他们的锐气和自满。但大队长估计不是真这么想的,如果输了,武警部队特警的脸面往哪里搁,他的面子又何在。

    男人与男人之间,自然法则决定一切,一旦要打架或证明谁比谁强,就格外的红眼。

    某日,我们应邀来到号称黑虎的某特种大队驻地,和他们进行对抗。来到这里,战士们似乎对他们很不屑,只对他们的单兵手持导弹发射器和动力伞感兴趣。其实由于作战性质的不同,导弹那个东西我们是用不着的。动力伞倒是有一定的用处,要不在集训队我们也就不会训练了,但这只针对于大规模的械斗或山地反恐行动。由于地方经费的紧张,我们还没有配备动力伞。

    比赛规则是他们定的,我们对他们的障碍和攀登楼并不是很熟悉,然而,看着战士们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多少有些放松,但还是对他们的表现有点当心。大队长则忙前忙后,鼓舞战士们的士气,要求就是赢。

    先是比赛了三个硬科目,四百米障碍、楼房攀登、步枪速射,都是随机抽人,我们比较倒霉,抽到的全是战士,没有干部,而黑虎那边有几个干部参加。我倒是暗自叫好,听说那几个干部中有人参加过猎人学校,我希望他们能杀杀战士们的自满情绪。

    然而战士们的表现,着实让我大吃一惊,这三个科目,我们派出的六名战士都赢了,尤其是四百米障碍,我的一班长跑出了1分20秒的成绩,这让黑虎的全体官兵吓了一跳,尤其是他们那个大队长,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而我们大队长呢,不断的打哈哈,说是黑虎承让了,其实他是得意。

    我却觉得,这不是好事。后来他们大队长说要比比突击队间的集体对抗,没有什么规则,每队十人,以最后所剩人数的多少为胜负的评判标准。

    我派了A队参加,大队长让我去指挥,我没有去,我说要让战士们自己去完成,大队长显得有些不高兴。我说你不能什么都我们赢,这次黑虎再输了,这个号称军中老A的特种大队,还有什么脸面,再说让战士们自动自发的进行一次对抗,吃点亏也是有好处的。大队长勉强答应了,看得出还是有些不高兴。

    黑虎对我们不派干部参加有些惊讶,但也没有说什么,他们有一个上尉带队,还有一个中校也参加,是个副大队长吧,他们的级别比我们高,人家是正团级大队,我们是副团,让人感觉好像他们很强大。

    战士们有点畏惧,据说那个副大队长就是去参加过猎人学校的,很厉害。我命令一班长指挥,给他们做了简单的动员,就让他们上了。确实的,他们该断奶了。

    对抗在一个模拟大楼里进行,没有攻守之说,能全歼对方更好,如果剩一个指挥官就顶两个人,三十分钟的时间,就看谁最后剩的人多。

    对抗开始了,我们都坐在大屏幕前看实时的监控画面,要么说人家解放军叫皇军,真有钱,这么大的监控工程得花百来万,而我们呢,那个反劫机用的退役了的民航客机,还是申请了一年后才给配的。

    一班长完全得到了大队长和我的真传,在兵力布置、狙击手潜伏、协同战术、搜索、进攻、防守、战法上都很到位,黑虎的一个干部对一班长是不是一个战士有所怀疑,他觉得我们造假,派了个干部装战士。呵呵,大队长和我都感到高兴,看来,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但后来的战局,充满了戏剧性,一向自认为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狙击手鳄鱼,刚要寻找制高点的时候就被人家一枪冒烟了,垂头丧气的退出了比赛。接下来,我们的两个战士一出场就被人家的狙击手干掉了,大队长开始焦躁起来,我们只剩了七个人,人家毫发无损,我倒是暗自欢喜。

    一班长的表现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他迅速调整了兵力部署,两名战士做了狙击手替补,一个占领了制高点,另一个则潜伏在一个杂物堆积的角落,控制了T型同道的角落里,其余的为:两名战士搜索、一名战士机动,一名战士当诱饵,一班长则迂回到了敌后方。

    那名做诱饵的战士,很是聪明,把头盔套在枪上,慢慢的从拐角处探了出来,敌方的狙击手迅速开枪,但也暴露了他自己,被我制高点的战士一枪冒烟,退出了比赛。看他走出大楼,我愣了一下,他就是那个中校副大队长。估计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吧。

    战斗很激烈,也很耐看,我方掩藏在T型同道的狙击手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个人干掉了黑虎5个人,对方愣是找不到他藏在哪里。而我们的一班长则在干掉对方两个人后也挂了,战斗结束时,我方剩两人,对方剩一人,可惜对方剩的那个人是指挥官,而我们的指挥官被干掉了,一个指挥官顶两个人,最终大家打了个平手。这样的结局,大队长是不满意的,我更是不满意,我是希望我们彻底的输,可战士们的表现太优秀,没辙。

    黑虎的大队长比赛一结束就气冲冲的走了,黑虎的战士说惨了,周六周日也不能休息了,大队长怒了。看来也是个暴君。我们的战士们则表现得欢天喜地,像真打了个胜仗一样,而突击A队的队员则有些不乐,我想他们是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了。

    这次比赛的胜利,整个支队都沸腾了,大队长更是得意,到处吹嘘我们干掉了特种兵。而我呢,没有什么特高兴的,如果这是实战,牺牲了八个战友,你会高兴么?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不牺牲任何人的情况下,圆满完成任务,才能体现我们的价值所在。

    炎热的夏天来临,一件大案在某市发生,我们真正的考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