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反恐利剑之实战清剿“兄弟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6:12本章字数:3350字

    沉闷的日子,在六月的某日清晨被打破。我们在紧急集合号声中被惊醒,惯性的将所有物品一股脑塞到携行背囊里,取枪,迅速冲下楼,列队集合。

    战士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看着我,我也一头雾水。毕竟全支队的紧急集合次数并不多,而且干部们基本上都提前知道紧急集合的任务是什么。这次谁都不知道。全支队一千多号人集结完毕。参谋长宣读了部队紧急出动的命令,配合公安清剿黑社会性质的兄弟会。

    情报显示,兄弟会成立十三年,帮会成员多达八百余人,内部管理严密,帮会头目为李姓二兄弟,主要从事贩毒、贩卖枪支、控制娱乐产所、胁迫妇女卖淫、非法讨债、暴利承揽建筑工程、垄断农贸市场、敲诈勒索、洗钱、开办地下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由于其背后有保护伞及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背景,公安用时五年才摸清兄弟会的组织结构及主要头目的个人背景和动向。

    据公安部门统计,与兄弟会有关的案件多达上百件,致死至少8人,致伤百余人。该市人民敢怒不敢言,人人闻之色变。该组织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威胁到了社会的稳定。

    在行进途中,支队、大队各级下达了作战命令及各中队的任务。我中队主要负责配合公安抓捕该团伙主要头目李姓二兄弟,其余中队则配合公安清剿其属下喽啰。面对这样的任务,战士们有些兴奋,但也不以为然,为了打消战士们这种轻敌的思想,我给他们做了动员和任务分组。

    到达现场后,根据公安的新情报,该团伙可能会持枪拒捕,甚至是武装对抗。联指要求各参战部队务必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注意自身安全的同时,要彻底歼灭该团伙。按照联指要求,我们对兵力进行了分配,每组两名警察,十名战士,共七组。我和其他两名排长各带一个突击组,对李姓二兄弟进行抓捕。

    该团伙为了掩盖其犯罪本质,在市中心某高档写字楼购置了三层房产,成立了公司,而且两个头目为了自身安全,均吃住在此楼。结合公安部门之前的侦查情报,我们又对该楼作详细侦查,对大楼的图纸进行了仔细研究。最后确定三个突击组负责具体抓捕,每层一个组,其他四个组负责外围警戒及封控,防止罪犯脱逃。

    由于该团伙人数众多,多数骨干喽啰均在此楼,但具体数目不详,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公安厅部署了50名公安特警随我们一起实施抓捕。而我们三个突击组的主要任务就是抓捕李姓二兄弟。

    明确了任务及战法后,我们进入大楼,目标在7、8、9三层,我带领的突击小组负责9层。由于犯罪分子有较高的反侦查意识,这三层楼没有监控设施,我们无从得知李姓兄弟的具体位置。

    但如果逐个房间搜索势必让犯罪分子有充分的准备时间逃跑或拒捕,为了将目标准确定位,我们使用了微型视讯探头和红外穿墙仪,基本弄清了每个房间内犯罪分子的人数及方位,其中9层的两个套间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两个套间都有相同的布局,而且都是内室睡两人,外面套间睡三人,从一个床睡两人来判断,我们确定了这就是李姓兄弟的住所,外面的可能是负责他们安全的保镖。

    为了迅速突入室内和及时控制罪犯,我将所带领的突击A组作了任务分解,我带五名战士负责921,一班长黑熊带其他五名战士负责916,同时为了做到绝对控制,每组还加编了三名公安特警,并对每个人的任务进行了分解,诸如谁破门,谁负责进入内室,谁负责哪个床上的犯罪分子等。

    在确定了同时发起进攻的时间后,我们展开了行动。破门后我迅速冲入内室,将内室的一名男子死死压在床上,旁边的女性被后面赶来的猎鹰控制,该名男子还想放抗,但早已被我用反关节技给控制了,动弹不得,随后被我拷上了铐子。

    其他队员也及时控制了所有的犯罪分子,行动用时不到三分钟,没有遇到反抗。经过确认后,李姓兄弟二人都被抓获。现场共抓获31人,缴获已上膛仿制64式手枪三支,小口径步枪两支,自制枪支十一枝,手雷四个,炸药若干,子弹四百多发,其他管制刀具若干。

    就在我们将罪犯移交公安,准备集结时,联指命令我中队迅速赶往城西某洗浴中心参加战斗任务。

    大队长在对讲机里介绍了案情,由于在搜捕兄弟会其他成员时,盘踞在此洗浴中心的四名罪犯被惊动,劫持了五名洗浴中心的服务人员,躲进位于二楼的休息大厅,负隅顽抗,公然开枪拒捕。

    到达现场后,不时听到从洗浴城传出几声枪响和歹徒的叫嚣,战士们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我感觉到事件的严重性,如此数量众多的人质和劫匪,对我们的作战行动陡然提高了要求。

    说句实话,我没有确切的把握,平时虽然训练过如此规模的反劫持,但那是模拟,是制式的作战样式。真实的作战环境要比训练复杂得多,而且人质的生命大于一切。

    和联指研究了作战方案后,我和大队长分别带领AB连个突击组,对洗浴中心作了详细的侦查,观测了目标房屋内的情况,由于这是个独立的建筑,周围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建筑或有利于狙击手射击的平台。突击攻入成了唯一的选择。

    二楼大厅南北各三个窗,只有一道门,但根据观测,门已经被罪犯用家具堵死,所有的窗帘也被拉了下来,肉眼无法查看里面的情况。我们通过设备,确定了人质及罪犯的位置,人质全部被集中于靠南边的墙角,两名罪犯持枪看守,另外两名罪犯分别处于南北窗,观察外面的情况,这种固定的位置对我们解救人质是十分有利的。

    联指在劝说其投降的时间里,我和大队长作了仔细的任务部署。决定南北窗各三名突击队员从楼顶垂降破窗,并投入共六枚暴震弹,同时门口埋伏十四名队员,在暴震弹投入的同时,用稍大剂量的塑胶炸弹炸开大门,并迅速突入,而且确定了由我和一班长黑熊、大队长、突击手闪电执行击毙任务。

    在联指命令下达后,我们分别从南北垂降同时突入,由于暴震弹巨大的响声和闪光能让罪犯瞬间失明和散失意识,我们就抓住这不到40秒的时间,各自击毙了已经明确好的各自目标,其余人员炸开门后迅速将人质救出。

    暴震弹的威力,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以前的训练毕竟没有真人在,你看不到人的反应,我们有护目镜保护,自然不能形成妨碍,而几个歹徒被这突入起来的响声和闪光吓得像僵尸一样,呆若木鸡,成了活生生的靶子。我们都稳稳的瞄准了罪犯的头部,将其击毙。

    在行动前,我还确实当心一班长和闪电的实战能力,毕竟他们是第一次实战,第一次真实的击毙罪犯,他们的心理活动是否稳定,能否一枪毙敌,都是我所焦虑的。毕竟罪犯是持枪拒捕,在狭小的作战环境中,如果不能做到首发命中,就意味着人质的伤亡或我方人员的伤亡。但由于任务的紧迫,容不得我仔细斟酌和考评他们的表现,我只能去相信他们。

    行动结束后,大队长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这两个小子没让人失望,我们严格的训练到底还是经受住了考验,你的训练方法是对的,现在我们有了实战经验,回去还需要好好总结,使每个战士都尽快成熟起来,提高他们的实战水平。”

    其实,大队长也是当心他们的,我俩无形中形成了默契,在击毙完我们各自的目标后,我们都迅速把枪口指向了黑熊和闪电的目标,但他们已经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这真的说明了,一个人的强大不是真强,整个团队的战力强大,才能做到无坚不摧。我为自己能在训练中坚持贯彻这种指导思想感到由衷的高兴。

    回想自己第一次实战,击毙罪犯后所产生的心理压力让自己万般痛苦,对自己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我不想让黑熊和闪电也受这种煎熬,回到驻地,马上就对他们实施了心里干预,和他们谈心,让他们写作战报告,带他们去看电影,逛公园,由于自己心理学方面知识的不足,经支队支持,我带他们二人去地方某大学心理学专家那里接受心理辅导。通过努力,他们俩的心理不适期在较短的时间里得到了缩短。我也在专家那里学到了很多心理辅导方面的技能。看着他们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心里的包袱好像也彻底放下了,所有的一切又变得那么美。

    此次行动,公安部门彻底打掉了盘踞在该市的兄弟会团伙,破获了很多积案、悬案,还了人民一个公道,彻底肃清了这个社会毒瘤,维护了社会的稳定。

    省政府召开了隆重的表彰大会,我们大队被表彰为“打黑除恶先锋”,公安和武警多人受到表彰,并被记功。我们四人分别被记三等功一次,看着战士们获得到荣誉,心里是由衷的高兴,他们的努力换来了人民的褒奖和肯定,这对他们今后的成长是种激励器,我想,他们一定会更好的履行武警部队的使命的。

    训练、训练,还是训练,虽然枯燥,但战士们的士气却依然高涨。这是他们的自我加压,自发训练,我想要的结果正在慢慢的实现。

    日子,不是一如继往的平静,使命决定了我们的明天,明天是否还是以胜利告终?我们都在期待下一场战斗的来临,却又矛盾着它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