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后果很严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3本章字数:3096字

    “他生气了?”乐堤胤先开口说话,他并不希望苏念风每次都被动的去找别人道歉。

    很多事情,她并没有做错。

    既然是正确的,那就不用放低姿态。

    不能因为对方所爱的人,就一味的迁就退让,将自尊践踏在脚下。

    “嗯,他的脾气就那样,明天就没事了。”苏念风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次好像比较严重。”乐堤胤继续说道。

    “没事的……”

    苏念风虽然口中说着没事,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苏牧云最后的眼神,似乎是伤心了。

    “啊……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苏念风突然又想起他说的那句话,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哈哈,小风果然有点……迟钝呢。”乐堤胤清朗的笑声响起,瞬间就把苏念风心中残留的阴霾驱散了。

    “我是很喜欢你,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在他的笑声中,苏念风有些无措的问道。

    “哈哈,所以说小风最可爱了……”乐堤胤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开始咳嗽。

    苏念风心疼的拍着他的背。

    都这么久了,咳嗽非但没好,还更加厉害起来,真让人揪心。

    “那你想和我交往吗?”乐堤胤终于停止咳嗽,直起身,看着苏念风清亮的眼眸,问道。

    “呃?”苏念风一愣,她从未想过这种问题,“为什么要交往,这样不是很好吗?”

    喜欢就一定要交往吗?

    小胤曾对她说过,这世间有千万种感情,并不是喜欢就一定要在一起,厌恶就必须分离……

    乐堤胤微微一怔,接着脸上浮现温柔的微笑:“是很好。我很喜欢小风。”

    苏念风冲着他甜甜一笑,却发现他的脸上夹杂着一丝失落和舒心。

    “怎么了?”他的表情好奇怪,苏念风忍不住问道。

    “能一直和我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吗?”小胤冰冷的手指碰到她,低声的问道,“互相喜欢着,却又不会伤害。”

    “既然是喜欢,怎么会去伤害呢?”苏念风不由笑了,小胤又说了她听不懂的话。

    乐堤胤还想说什么,但是又咳嗽起来,这次愈发剧烈,咳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小胤,去看看医生……”苏念风的话硬生生的拦了回去,因为他捂着嘴的指缝间竟然渗出血丝来。

    小胤,果然是病的很严重。

    苏念风在校医院的走廊上,傻傻的坐着。

    他苍白的脸色和微弱的心跳,从一开始,就让她感觉不详。

    不仅仅是心脏有问题吧?

    苏念风揪着衣角,使劲祈祷着。

    虽是校医院,但是这里的设施都是一流的。

    不多时,苏念风看见校长往这边走来。

    校长也生病了吗?苏念风的心中冒起小小的疑问。

    “你是苏念风吧?”校长并没有往病房走去,而是走到苏念风的身边,一脸慈爱和蔼。

    苏念风有些受惊的站起来,点头说道:“是。”

    没想到校长大人居然知道她的名字,难道又是拜苏牧云所赐?

    “坐下吧,我想和你说几句话。”校长微微一笑,坐到苏念风身边的椅子上,交叉着双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苏念风乖乖坐着,隐隐的感到不妙。

    “从哪里开头呢?”年过五十的校长揉揉眉心,长长吐了口气,缓缓说道,“我是乐堤胤的父亲。”

    “啊?!”苏念风努力压下自己的讶异,吃惊的看着校长。

    他微微一笑,语气却沉重起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胤不仅继承了他妈妈的姓,还不幸的继承了他妈妈的病。和他姐姐一样,先天性心脏衰弱,过了十六岁,身体渐渐停止生长……这是一种医学界也束手无策的奇症。”

    “身体停止生长……奇症……”苏念风一下子消化不了那么多的事,不可思议的喃喃重复着最后一句话。

    “是的,所以,说他是我的儿子,一定有很多人不相信。”校长笑容沧桑,夹杂着一丝哀痛,“可事实上,他已经二十四岁了。”

    “二十……四……”苏念风继续喃喃重复着,自己的思维似乎停止了转动。

    “小胤高中毕业之后,一直自己在家中研究医学。因为停留在十六七岁的外貌,让他无法去自己希望的大学,而我,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可是,今年八月份的时候,他竟要求在这里上学。”

    校长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他说,想留下最后一些美好纯真的回忆,想再重温一次高中的生活……只要他能开心,我什么都愿意去做。所以,按照他的要求,你们成为了同桌。”

    “他……他的病没事的吧?”苏念风的脑中嗡嗡的响着,抱着渺小的希翼,怯生生的问道。

    “谁知道呢……”校长叹了口气,目光里有无限的悲伤,“他自己也知道这种病情存活率,十几岁的身体器官,会很快的老化,抵抗力也会慢慢降低……”

    晚秋的风从走廊穿过,苏念风耳边的头发轻轻扬起。

    小胤一直很痛苦吧?人人都想留住美好的青春,可是他却被剥夺了成长的权利。

    虽然皮肤是少年的,眼睛也是少年的,但是心灵呢?

    微弱跳动的心脏,不止二十四岁了吧?

    “……想重新温习高中的生活,是因为一个叫小风的女孩。”校长的声音把苏念风拉回来,他的眼睛虽然经历过无数的风霜,但依旧很明亮,带着淡淡的笑容,却让人觉得孤单,和乐堤胤的眼睛一样。

    “小胤……不想让我知道这些吧?”

    仿佛突然被悲伤袭击了,半晌,苏念风才绞着手指,轻声问道。

    “你是个好女孩,早点告诉你,对你们只有好处。”校长眼中流露出一丝惆怅,看着眼前温柔的少女,“你安静的时候,很像采薇。”

    “采薇?”

    他曾经说过的姐姐吗?

    校长转过脸继续说道:“是这孩子的姐姐。他啊,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把自己封闭起来,除了每天下午会出去看球赛散步之外,从不与人来往。因为自己不能再生长的身体,所以害怕被讨厌,害怕被伤害吧。可能因为你像采薇,很乖,很温柔,永远不会伤害其他人的采薇……”

    “可是,我很喜欢他。”苏念风低头喃喃的说道。

    “再过两年呢?或者更久的时间,如果他还没……没离开,你已经长大了,他还是少年模样,你会继续陪在他的身边吗?”校长笑了起来,少年人的心思总是纯真的。

    但是时间会带走一切,包括他们的单纯和初衷。

    苏念风微微一怔,以前根本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那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吧?

    不敢想象小胤苍老的模样,少年的骨骼,少年般的面容,眼睛和皮肤却慢慢苍老……

    而她那个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小胤可以重新走出自己封闭的世界,拥有自己的朋友,我很高兴。谢谢你了,”看见苏念风半晌没说话,校长拍拍我的肩头,微笑着说,“我和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可以寻找到你们之间最温暖的距离。”

    互相喜欢的人,更不该有伤害。

    无论是对眼前这个像采薇的少女,还是对人生已没有希望的儿子……

    苏念风终于明白……

    为什么她看不懂乐堤胤。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思维永远不一样。

    “我知道这很难。”校长见苏念风不说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做不到,那就趁早结束……”

    “不。”苏念风摇摇头,声音清浅却坚定的说道,“我曾和他说过,在他离开我之前,我永远不会丢下他。”

    这是承诺,在他的后花园,对着蓝天和满地的芳菲,给他的承诺。

    不管年华老去,还是消失不见,苏念风都会站在原地,坚守自己的诺言。

    “要去看看他吗?”校长看着眼前的少女许久,眼里慢慢溢出笑来,问道。

    苏念风点点头,也露出笑容:“小胤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

    “他的肺部早就出了问题,咳血不是严重的病情,不用担心。”校长说着便起身,往病房走去,“他又不喜欢在病房里待着,肯定想立刻出院。”

    果然,病床上的他,正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输液瓶。

    “小风,你们……”乐堤胤看见校长和我一起走进来,有些惊诧。

    他探究的眼神落在父亲的脸上。

    “今天小风来我们家做客,怎么样?”校长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温和的问道。

    “你都告诉她了?”乐堤胤听到这句话,脸色微微沉下来,问道。

    “小胤,晚上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做。”苏念风笑眯眯的也凑到他身边,轻轻按着他的胳膊说道。

    乐堤胤闭上眼睛,静默许久,缓缓睁开双眼,带着淡淡的笑容:“让我想想……晚上想吃什么……”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苏念风脑海中突然浮现这四个字。

    她看着小胤的笑脸,有种想哭的冲动。

    乐堤胤的家很空旷,四面都是书架,摆满厚厚的书。

    即便这么多的书,也无法弥补这股清冷的气息。

    乐堤胤因为母亲早逝,姐姐也不在了,自己又患了这样的奇病,所以几乎没有亲友来这里。

    他也不愿接触亲朋好友,家里冷清之余,还没有半分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