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灌醉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5本章字数:3077字

    情人路的步行街,长就是特人之间,喜欢的就是长长的路,永远没有尽头的浪漫。”

    秦尧看着长长的街道,这里有他最幸福的也最痛苦的回忆。

    可惜,无论路有多长,他终究和那个人走到尽头了。

    不像苏牧云,虽然背着很累很累的负担,但依旧有甜蜜的心情。

    “浪漫?你背着一头猪试试!都怪你,说了她不会喝酒,你存心想害我!”苏牧云怒声说道。

    寒风吹得苏念风浑身哆嗦了下,似乎听到了苏牧云不爽的声音。

    “红酒嘛,谁知道小风这么不胜酒力……”秦尧笑了起来,“不过喝醉了倒是挺乖,不吵不闹睡着了。”

    “不然呢?你还想她喝醉了乱来?”苏牧云很敏锐的反问。

    “你想太多了……她可是你的宝贝,我怎么敢乱来。”秦尧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朋友妻不可欺,这点他很清楚。

    “哼。”苏牧云肩膀微微一晃,不再说话。

    “背不动了我帮你背。”秦尧看着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离开步行街打车,他又说道。

    “不用了!”苏牧云紧了紧手臂,突然问道,“你真的不喜欢她?”

    “走吧,问那些没用的干嘛?”秦尧顿了顿,“只是……如果你和柳子慧还不清不楚的,可能我也帮不上你了。”

    “哼,你今天让我很生气。”苏牧云冷哼一声。

    “云,为什么突然变了?”秦尧低低的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以前不是很好吗?还有两年的时间,你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久?”

    “别管我,你只要负责喜欢她就行。”苏牧云蛮横的说道。

    “如果真的喜欢了,你只怕会更痛苦吧?”秦尧伸手轻轻按在苏念风的后背上,怕她滑下来一样。

    “换个方式,大家都会很轻松。而且,那样的事情,是我,也不可能接受。”秦尧继续说道。

    苏牧云沉默的看着前面的霓虹灯,半晌才低声说道:“我也想改变,想耐心一点,但控制不住。老爸老妈责骂过我很多次,可他们不是我,怎么了解我的心情?”

    “你这样,大家都很累。”秦尧叹了口气,“我想过段时间搬回去,在你们家里总不是办法。”

    “不行!”苏牧云立刻反对起来,“不准走。”

    “我怕再待下去……”秦尧又叹了口气,“会依赖上这种温暖。”

    “依赖不好吗?每天一个人在那么冷清的家里,没有人给你做饭,没有人和你说话,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没有……”苏牧云声音也黯淡下来,他让秦尧在这里,也是为了自己和苏念风不用单独相处。

    否则,又变成两个人的家,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又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有秦尧在家里,至少他会理智一点。

    “我真的要走了……”

    “除非你重新喜欢上一个人,那样我才放心。”苏牧云不想他离开。

    自己一个人面对苏念风……那种心情太艰辛。

    “重新喜欢……”秦尧的声音散在冬夜的寒风里,似乎有无尽忧伤。

    寒风中,苏念风感觉到苏牧云短短的发丝上,有熟悉安心的味道。

    在晃晃荡荡中,她也在梦乡里晃晃荡荡。

    再醒来的时候,苏念风已经躺在床上,被窝很温暖——那是苏牧云身体的温度。

    苏念风的头带着宿醉的疼痛。

    她醒来怔了半分钟,才突然意识到——苏牧云又在她的被窝里!

    立刻翻身坐起,苏念风揉着脑袋,看向身边的少年。

    幸好苏牧云是背对着她睡觉,不然苏念风又会以为自己在做噩梦。

    坐起身过了好久,苏念风才平复下心情,轻手轻脚的挪开身。

    悄悄的起身下床,顺手将苏牧云的被子盖好,苏念风怕弄出响声把小恶魔吵醒,光着脚往门外走去。

    “口渴的话,桌上有热水。”身后突然传来苏牧云的声音。

    苏念风心里一惊,转过头僵硬的笑道:“吵醒你了?”

    完了,她刚才还在回忆昨晚的事,想来自己一定惹苏牧云不高兴了,再加上她居然喝醉了……一定更让他生气……

    “一直没睡着。”苏牧云拥着被子坐起身,把台灯打开,揉揉凌乱的头发说道。

    苏念风很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难道醒来后不该斗志昂扬的骂她吗?

    苏牧云真的变了,从她生病的那天开始,他就变得温柔耐心起来。

    能持续这么久,简直是奇迹。

    “喝那么点酒也能醉……”苏牧云咕哝着把桌上的水杯递给我,“以后不准喝酒,听到没有?”

    “哦。”苏念风很怀疑他是不是在水里下药了,否则他为什么神色还这么温柔?

    迟疑的接过水杯,发现里面的水还是温热的,苏念风的心里涌上一阵感动,只觉得苏牧云从恶魔摇身变成天使。

    “醉酒之后容易口渴,慢点喝。”苏牧云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掀起被子,钻进自己的被窝,喃喃的说道,“喝完快点进被子里,好不容易才焐热,别又凉了。”

    苏念风本来发现自己穿着秋衣秋裤,正觉得被他脱衣服搬很好难为情,可听到他这样一番话,又惊呆了。

    这真的是她的弟弟?

    苏念风端着水杯,呆呆的看着他睡意朦胧的俊脸,简直找不到语言形容内心的震惊——苏牧云不是天使,是菩萨!

    慈悲为怀的菩萨啊!

    只是他突然这么好,让苏念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

    嗯,没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浑身发光的弟弟……

    “犯什么傻,酒还没醒吗?”

    苏牧云正想闭上眼睛,见苏念风端着水杯盯着自己,想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立刻心情变差,口气恶劣起来。

    这女人……就跟平时他虐待她了一样,稍微对她好一点,立刻用见鬼的眼神看着他,真令人不爽。

    “嗯……醒了……”苏念风慌忙把水喝完,抖抖索索的往床上爬去,钻回自己的被子里。

    “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苏牧云背对她,关了灯。

    他表现的很正常,就像小时候纯洁你无垢的孩子。、

    被窝很温暖,还残留着苏牧云的味道,苏念风压紧被子,闭上眼睛听着他的呼吸,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无法忽视的幸福。

    她的恶魔弟弟,体内藏着一个美好的小天使。

    总有一天,他会褪去恶魔的外表,像个真正的天使,在他们身边守护着。

    ***

    清晨的天空有种冷冽的蓝。

    苏念风看见那种蓝,又想起了快一周没有和她联系的小胤。

    但是,她远远的看见形色匆匆的校长。

    在一群老师的中间,校长的眼里含着微笑,偶尔说几句话。

    校长回来了,那小胤呢?

    苏念风不由停下脚步,看着校长从远处消失,很想追上去问小胤的情况。

    “你在看什么?”苏牧云发现苏念风在他身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问道。

    “在看哪个让人心动的帅哥吗?”秦尧在苏牧云的身边,也停下脚步,打趣道。

    “哪……哪有。”收回目光,加快脚步跟上两人,心里更加担心小胤。

    校长先回来,那小胤一个人在美国吗?

    但是看校长的样子,还能笑得出来,小胤应该接受治疗很顺利吧?

    苏念风胡思乱想着,突然一头撞到苏牧云挺拔的后背。

    “苏念风,你怎么了?”苏牧云转过身,伸手拽住苏念风的头发,皱着眉头问道。

    绑在脑后的马尾辫被他拉的生疼,苏念风收回心神,急忙说道:“晚上想吃什么?”

    苏牧云松开手,眉头皱的更紧了:“你刚才在想什么?”

    他才不信苏念风刚吃过早饭,就想着晚饭!

    看她的样子,肯定是藏了什么心事。

    说不准又和那个小胤有关。

    什么都逃不过这家伙的眼睛,苏念风心里叹了口气,正艰难的找着理由,秦尧接口道:“晚上吃火锅怎么样?”

    “好!”苏念风立刻一口应允,做火锅工序最少最方便,可以稍微偷懒下。

    “会上火的,佛跳墙怎么样?”苏牧云看见秦尧开口,立刻把苏念风丢在一边,侧着头想着,“十八种营养极高的原料,加上绍兴酒和上汤煨出来,美味的很。”

    嗯,前几天因为苏念风生病,他瞄了眼菜谱,看到这道菜,就再也不想进厨房了。

    “哦,会不会很麻烦?”秦尧似乎来了兴趣,问道。

    “不麻烦啦,炖煨五六个小时就好了。”苏牧云笑眯眯的松开手,轻轻拍拍苏念风的肩膀,说道,“反正明天是周末,我们去打球吧,打完球,回去洗个澡,差不多就可以吃饭了。”

    怎么可以这么自作主张!

    秦尧明明想吃火锅,弄什么佛跳墙,还说不麻烦?

    十八种原料分别采用煎、炒、烹、炸炮制成具有它本身特色的各种菜式,还要一层一层地码放在一只大绍兴酒坛子里,关键是用火也十分讲究……

    苏念风正在脑中迅速的翻着佛跳墙的做法,只听苏牧云又说道:“苏念风,听到没有?回家做饭等我们。”

    让她忙一点,就不会有时间想其他人了。

    “小云,吃火锅吧,我可以用高汤,一定不会上火……佛跳墙那些材料不好买。”苏念风果然无暇想着小胤了,赶紧找着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