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续四)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4187字

    “二哥,你拿到的‘胡记配方’可能很快就要变成一张废纸了。胡文山这个人不仅在糕点制作上有一手,而且在食品厂的生产上,也让人开始刮目相看了。”安少文在饭桌上就把白天在食品厂的事情和少民说了个大概,只是说了胡文山已经在食品厂开始对胡记配方进行改进了。

    “三弟,你二哥原本就没拿那个什么胡记配方当回事,我们家又不做糕点,要配方也没什么用,还不是胡记的老板自己头脑发热,硬是要拿什么配方换他小儿子的命。他们家的胡文海就是一个浪荡公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军统特务,他胡文海就是想当特务,还得人家愿意要才行,那个胡老板就是想多了。军管会当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谢月娥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谈到了配方的事情,就在一旁打着圆场。

    “少文你看,我们家的副主任已经发话了,我就知道胡广元这么精明的人,是不会轻易把祖传的东西交到别人手里的,说不定胡广元早就对自家的配方进行了改进,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这个胡广元一向老奸巨猾的,不过现在配方已经不重要了。”少民笑着看了看三弟少文说道。

    “我说二哥,你可要引起重视阿。如果胡广元哪一天东山再起,他的大儿子也许不一定是他老子的对手。”少文有意无意的说道。

    “胡广元和他的小儿子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这父子两人还不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拿什么东山再起。三弟,我看你是多虑了。就算胡广元打算东山再起,他能有我们南江食品厂实力吗?充其量就是小打小闹而已,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少民始终觉得食品厂的糕点是不会受到外界任何挑战的。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睛总是闪烁着精明而自信的光泽。自从解放前夕大哥出走以后,安少民俨然成了家里的长子,处处显露出一种长子的风范,神情里也时时表现出不容置疑的威严。当然这都是在父亲不在的时候,这一点少民倒是非常的知趣和通晓事理。胡广元自打从上海回到南江以后,就深居简出很少和外界接触了。

    “我的副厂长,还是小心为妙。我们已经得到关于胡广元父子的大致情况,可能对南江食品厂构成一定的威胁。胡广元已经和别人联手在外地经营胡记的买卖,到现在还看不出什么迹象。但是如果一旦让胡记的糕点在市场上出现,后果我不说,二哥也应该能猜到了。”安少文依然在提醒着二哥,就差把胡广元来信的事情告诉少民了。安少民已经渐渐的在沙发是直起了身板,显然是自信满满的内心开始有些动摇了。

    “看来,明天要和胡文山好好谈谈了,三弟,你的消息准确吗?”

    “基本可以确定消息是真实的,要不和父亲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应对的策略?胡广元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少文通过自己的判断,也觉得胡广元不会就此轻而易举的认输,一定不会把自家的配方就这样白白送人,肯定会做最后一搏,少文甚至可以猜想到,胡广元这是要和他们安家来个鱼死网破。

    “这件事情是要和父亲商量商量,最近父亲身体不适,明天我去和安主任先商量一下,我觉得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到胡记父子,这是根本之策。军管会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侦查科的黄科长和少程她们,正在调查胡广元父子失踪的案子,我只是担心胡记父子和国民党特务搅合在一起,如果那样的话,问题就复杂了。我有预感,胡记父子很可能就是被特务劫持了。”

    “三弟,也许是你太敏感了,特务劫持一个做糕点生意的,难道特务们也想办一家食品厂,和我们唱对台戏?”少民始终觉得胡广元是不甘心丢掉祖业,在外地偷偷的加工糕点,和南江食品厂争市场。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南江县和周边江浙沪一带,糕点作坊多如牛毛,就算胡记的糕点是独一份,也不会由它一家独大,更何况我们南江食品厂的糕点也是以胡记配方为基础的,和胡记的没什么两样。特务们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我看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掉以轻心。”安少文说完,和二哥、二嫂打个招呼,回自己房间了。

    第二天安少民很早就去找安德才,想和他一起去食品厂。糕点的需求旺季即将到来,食品厂已经囤积了大量的原料,基本上都是谢明春指挥刘光宗、李祖明二人从各地采购的,当然主要是刘光宗和李祖明出面办的,此二人在食品厂主要负责原料的采购工作,但实际上是由谢明春幕后操控。二人也算是为了食品厂的事情到处奔波劳碌,虽然没有落到多大实惠,但二人的光景已经大有改观。不仅没有了一些旧社会留下的坏毛病,而且精神状态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原料都统一堆放在烟雨巷糕点车间对面的空房间里,食品厂的办公室也紧挨着原料仓库。堆放原料的地方是安德才亲自选的,目的是离车间和码头都较近,方便运输和生产。今天是安德才第二次到食品厂,进了堆放原料的地方自己也吓了一跳,用堆积如山来形容一点不过分。

    “少民啊,你负责食品厂的事情,运进来这么多原料米,怎么食品厂的产量还是出不来,本县的经销点都会断货,更不用说满足外地大城市的需要了。”安德才的话语里带着埋怨和责怪。

    “安主任有所不知,食品厂现在还是试生产阶段,生产工艺还是用的老办法,这种老的生产工艺只适用于家庭作坊,大规模的生产根本无法不起任何效果,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特别是制作糕点的师傅几乎没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糕点车间的胡文山······”安少民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下说了。

    “胡文山不是一直都表现不错,少民,有什么问题吗?”安德才觉得少民欲言又止的,肯定是想说什么。

    “安主任,目前糕点车间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加大产量,尽可能的占领几个大城市的市场份额,而且还要盈利,用挣来的钱继续对食品厂进行改造,直至达到预想的模式。胡文山的做法似乎太保守了,他想对自家的糕点配方进行改进,而且把配方无偿的用于食品厂的生产,这都是很难得的,但是军管会的情报已经显示,胡广元正在外地继续加工糕点,而且目的就是要和我们抢占市场份额,如果南江县的糕点不能及时投放市场,那么一旦让胡广元抢了先,到那时我们可就太被动了。”

    “那么少民,依你之见我们南江食品厂眼下应该怎么办?”

    “安主任,当务之急就是把产量提上去。至于胡记配方的改进我觉的可以暂缓,只要我们能保持南江糕点的特色就行了,不然的话,安主任也看到了,库房里的原料米一旦变质,那么损失可就惨重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南江食品厂如果不能旗开得胜,那么以后的路肯定就更不好走了。”安德才一边听着一边在想着什么。

    “这样吧,少民。我们去车间找一下胡文山,听听他的意见。”安德才和安少民一同从库房里出来,进了糕点车间办公室,办公室隔壁就是更衣室,胡文山不在,只有一个小伙子趴在桌上,正全神贯注的拨着算盘,像是在统计数据或者是在算账,

    “小崔,去把你们胡主任找来。”安少民走到那个小伙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被唤着小崔的年轻人打了个激灵,立马站起身来。

    “安厂长,您来了,胡主任不在车间,接了个电话说是孩子病了,就走了。”

    “那你到他家去叫一下,就说车间里有急事找他。”少民对小崔说道。

    “不用了少民,我们去他家里吧。小同志,你忙吧。”小崔并不认识安德才,所以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安主任,去他家里谈工作,不、不妥吧。”少民发现胡文山不在车间就已经很不满意了,现在还要去他家里找他,就有些不乐意。但是碍于安德才在场不便发作,于是板着脸,跟在安德才后面出了车间办公室。

    此时的胡广元正在南江医院给四岁的女儿看病,可能是疏忽大意,小姑娘得了病毒性感冒,高烧已经两天了,天天喊着要爸爸,这个女儿就是胡文山的命根子,为此胡文山在病房外把老婆好一顿数落。然后一直就守在女儿身边,他让老婆回家熬点热粥送来,担心女儿醒了想要吃东西。

    安德才和安少民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胡文山背朝着门没有回头,没有起身,

    “粥这么快就熬好了?用厚衣服包了吗?凉粥不能吃”胡文山误以为是老婆把粥送过来了。

    “胡主任,孩子好些了吗?”安德才在胡文山的背后轻声说道。胡文山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到是自己的两位顶头上司,立刻站了起来。

    “安主任、厂长,你们来了······”胡文山没想到这两位领导会找到医院来,估计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文山啊,你最近也很忙,应该相信医院的医生,照顾孩子的事还是交给你爱人吧。”安德才拍了拍胡文山的肩膀,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安少民则不动声色的站在床的另一侧。

    “安主任和厂长到医院来找我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食品厂出了什么问题?我这就和你们回去,反正我老婆一会就来医院了。”胡文山原以为肯定是车间里出了事情,领导才找到医院来的。

    “胡文山同志,我和安主任来找你主要是来谈谈食品厂的产量问题,你的父亲胡广元在外地正在大量生产胡记糕点,先不说你父亲是不是和国民党特务有联系,单看他的这个做法,无疑是和南江食品厂公然唱对台戏,和南江人民对着干,也是在和你这个糕点车间的主任叫板。我就奇怪了,你们还是不是亲父子?如果我们食品厂还是保持现状,不能及时抢占市场,很快就会被你父亲生产的糕点占领旺季市场,到时候食品厂可没法向政府交待,更没法向南江人民交待。”安少民站在一旁的这番话,对于胡文山来说并不觉得惊讶。他没有直接回答安少民的问题,而是坐在那看了看病床上依然昏睡着的宝贝女儿,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文山同志,你也是糕点世家出身,知道这个道理,应季的食品要想占领市场,第一要做的就是快,当然了,质量、价格、口味,还有商标字号这些也都非常重要,但不是我们眼下最要考虑的。针对你父亲在外地经营胡记糕点这个情况,已经对南江食品厂构成很大的威胁,我们现在急需的是消除这个外来的市场威胁。食品厂现在的主打产品还是你们家的胡记糕点,何况原料进了那么多,再不把它变成产品,都有变质的可能,那可是对南江人民的犯罪。你对配方的改进我是完全赞同的,但现在可不是时候啊。”安德才的话让胡文山终于有所触动,他知道车间如果满负荷生产的话,应该可以出多少产品,由于自己对配方的改进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对产量没有足够的重视。引起上级领导的不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让安主任和厂长费心了,没有过多的考虑产量,一心想着改进胡记配方。我马上暂停配方的改进工作,安排车间加班加点,三天以后就能出产量,应该是原先产量的三倍以上,本月力争超过三千斤,下个月力争完成五千斤!”胡文山对自己说的话还是有把握的,他不是一个善于吹嘘的人。

    “这就对啦,文山啊,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不过产量上去了,质量还是要严格把关的。今天你就在医院好好陪着女儿,不要去车间了,明天早上上班,给在车间工作的所有同志开一个动员会,我也会来的,希望大家都能把工作热情充分调动起来,在今年的市场上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看着安德才兴致勃勃、意犹未尽的样子,胡文山连连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