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续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2340字

    十一

    侦查科长黄玉婉向上级详细汇报了,在南江县发生的一系列情况,并立即将从杭州带回的糕点送到上海,委托上海方面找一家单位对糕点里是否含有麻黄碱做个鉴定,鉴定结果很快被送到南江军管会黄玉婉的手里。送检的糕点里的确含有麻黄碱的成分,但是含量极小,不足以致病或让食用者成瘾,如果长期食用,不排除成瘾的可能。上海方面建议南江县成立专案组,立即收缴已经上市的该包装食品,追查糕点生产源头,彻底堵住含毒糕点的进一步扩散渠道。南江军管会会同南江食品厂开了一个专题会议,讨论对异地所产的胡记糕点的收缴和销毁工作。各地把收缴的糕点全部运到南江食品厂进行封存,集中进行统一销毁。鉴于目前尚未找到糕点的生产源头,各地一方面积极查找食品的生产源头,一方面负责对收缴的糕点严格封存,谨防重新流入市场,另一方面是由南江食品厂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对含麻黄碱成分的糕点进行再加工和利用,杜绝副食品的浪费。

    就在会议召开完不久,南江军管会接到安前村大头媳妇的报案,是安雯陪她一起来找的黄玉婉。大头媳妇已经是身怀六甲的孕妇,在黄玉婉的办公室里有气无力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我就跟大头随便一说,想吃、想吃笋干烧肉,大头就非要去山里,说是现在这个节气里只有在山里才能找到笋子,还说顺便去山里进些山货,放在自家的杂货铺里卖,可是这都去了半个月了还不见大头回来。我都快急死了,幸好老钱叔帮着照应家里的生意,要不然、不然的话,我都没法活了······”说着说着大头媳妇还是忍不住的哽咽抽泣起来。

    “知道你丈夫到什么地方去进山货了?”黄玉婉问道。

    “好像听大头说过是什么双桥镇,还很远的,来回两百多里路。可是路再远也该回来了啊。”

    “你丈夫是怎么去的双桥镇,我是指坐船还是坐车走的?”

    “这、这个我不知道啊,可能要坐船吧,还是坐车、哎呀,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去的?我从来也没出过门,不知道是坐车还是坐船。”

    “好了大嫂,你报告的情况我都记下了,回去好好休息,别太着急了,请相信政府,我们会帮你找到你丈夫的。”

    大头媳妇在钱记豆腐店里暂住了几天后以后,就回了安前村。

    黄玉婉和安少程经过二天的调查走访,去双桥镇只湖州一地有直达的长途班车,而从南江到湖州有水、陆两条路线可以走。而大头此行的目的主要是购买山货,而在湖州就有大的山货市场,如果大头在湖州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他就有可能不再前往双桥镇,一来路途较远、二来还要花费来回的车旅费。大头应该是会算计到这一点的。具体大头走的是哪条路线一时还无法确定,从黄玉婉的分析来看,大头走水路去湖州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坐船虽然要耽搁一、二天时间,但是船票相对要便宜很多,大头可能不会因为急于赶路而选择走陆路去湖州。玉婉和少程的意见基本是一致的,大头出事的地点可能是三到四处,而双桥镇只是其中一处。但是如果是人为原因造成了大头的失踪,那么他可能是和别人发生了什么冲突,或者是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但是根据大头的性格是不会轻易的惹是生非的,结果只有是见到了不该见的人,或者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就在二天之后,黄玉婉正准备前往湖州进行实地调查时,从双桥镇传来了一个噩耗,大头被人枪杀在双桥镇后山的草丛里。采山货的村民在草丛里发现大头尸体时,头部中弹、尸体尚有余温,证明死亡时间不长。镇上的治安联防队马上对大头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并立即向南江县通报了案情。黄玉婉和少程随即带了两名战士,启程赶赴双桥镇。

    在第二天中午,玉碗和少程马不停蹄的终于赶到了双桥镇,大头的尸体就被停放在联防队的院子里。联防队队长也是一名女同志,姓赵、四十开外,身材微胖、短发,显得人比较年轻,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精气神十足。手下有十几个基干民兵,每人肩上都背着一杆步枪。

    “黄同志,这个人我们已经初步调查过了,是三天前到的镇上,就住在镇上的旅馆,说是来采购山货的。我们问了发现尸体的山民,并没有听见枪声,但是可以看出来是近距离头部中弹,而且是没有任何的防备,被人一枪毙命。尸体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随身带的东西都在这里。”黄玉婉正在观察大头的尸体,赵队长已经开始介绍起了情况。玉婉顺着赵队长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地上的一个蓝花布包袱。

    “会不会是遇到坏人图财害命?”玉婉随口一说。

    “不会不会!解放前我们这里就没有坏人,从来没人图财害命。”赵队长依旧自信的说道。

    “没有坏人那怎么会有人在你们的镇上平白无故的被枪杀?”玉婉反问。

    “这、这我哪里说得清楚,不然我怎么第一时间就向上级做了汇报。”赵队长的语气明显的平和了一些。玉婉蹲下身,打开了地上的包袱,都是一些山货,最显眼的就是几节笋干,还有一些零钱。笋干可是大头专门给他媳妇买的,可是转眼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枪杀了,这到底是谁干的呢?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把人杀了呢?

    “赵队长,你们镇上要是来了生人,你能记住他的长相吗?”玉婉问道。

    “白天人多眼杂不好说,但是如果是晚上还有人在镇上活动,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不是镇上的人。我从小就是在双桥镇长大,镇上的人我都认识,大家也都认识我。”这个赵队长毕竟是女同志,说起话来显得有些絮絮叨叨的。玉婉知道她并没有撒谎。

    “这几天有什么生人来过双桥镇吗?”

    “有几个,不过好像都是来采买山货的人,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啊?在镇上呆的时间最多也就两三天,而且都是住在镇上的旅馆。没有什么异常的啊!你看看这是这几天旅馆里的住宿登记情况,我早就知道你们要看这个,所以就抄了一份,或许有用。”赵队长说话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递到黄玉婉面前。玉婉接了过来,并没有打开,顺手把这张纸放进了衣服口袋。

    “赵队长,请你派人把尸体处理一下,我们去镇上看看,你把镇上的情况顺便介绍一下好吗?”玉婉转身向少程说道:“少程,把大头的遗物、尸体都拍照留存,遗物带回军管会,找个时间···再交给他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