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续七)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3119字

    十二

    双桥镇只有一条南北走向的主街道。这条街从远处看其实就是一个半山坡,街道的南北两端各有一座石墩桥,这也是双桥镇名字的由来。解放后,为了方便南来北往的客商,在南桥处平出的一块场地上建了汽车站。原先的街道也进行了翻修说是一条山货街倒更确切些,两边街道大多都是经营山货或者干货。冬春时节是山货的旺季,小镇上还真是一派热闹图景。镇上唯一的一家旅馆几乎满员,弄不好就没有床位,一般客商在镇上都有一家或是几家老主顾,有时直接就住在商户或是附近的山民家里。

    安凯和曲梅到双桥镇落脚的时候,汽车站刚刚建成,街道还没有重新翻修。祖上在这里只是购置了一块地,简单修建了一个一进一出的小院落。作为全家日后躲避战火的一个“避难所”。房子刚刚建好,胡老爷转手就租给了当地的做山货生意的朱姓老板,年租金为一百大洋。后来朱家生意渐渐不如以前,朱老板写信要求减免部分租金,说是租金太高,实在是承担不起了。经过几次减免租金,到解放前夕房租已经降到二十个大洋。虽然租借合同只写明租期暂定三年,但是合同明文约定,租借双方在合同到期时没有另行约定,租期自然顺延。但房主有随时收回房屋的权利,但须给予租户一至三个月的缓冲期或者补偿租户三个月租金······

    当年租借胡家房屋的朱姓老板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目前朱家的后人仍然居住在此,是个三代同堂的大家庭。朱家也算是讲诚信的人家,每年都把租金汇到桑河县的胡老爷手里,租金虽然是越来越少,但是对于已经家道中落的胡家,也算是救命的一点钱了。朱家的长子已经是六十开外、接近古稀之人。房主的后人突然造访,让朱家上下十来口子紧张万分。当晚全家就聚在一起商量解决办法,还有什么办法?让出住了几十年的房屋,全家上下住哪去?最后朱家长子决定让出山货街上的一个铺面,来交换朱家现在所居住的胡家祖屋。曲梅原先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就是限期一个月,让朱家搬出胡家祖屋,物归原主,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但是和安凯思前想后的一合计,觉得单纯的让朱家搬出去有些不妥,单说朱家对旧屋子的改建,和当年的老屋比起来,已经是面目全非了。何况朱家也是年年交纳租金的,两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更何况朱家在此已经生活了好几代人,就这么突然把朱老板全家“赶走”,也不太合乎情理。三天以后,朱家和胡家大小姐曲梅达成口头协议,由朱家让出山货街上的一个二层的铺面,来交换胡家的祖屋,从此以后两家互不相欠。因为曲梅和安凯自己也不知道要在双桥镇待上多久,所以暂时和朱家没有立书面的交换协议,曲梅说要待日后向父亲告知后,再和朱家订立书面协议。其实朱家也没有真正要拿一个挣钱的铺面,来换胡家的祖屋,想到胡家的这位小姐带着祖上的一纸契约,到双桥镇来肯定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估计胡家是出了什么事情,才到双桥镇来的。风头过后,他们自然就会走的,届时铺面和祖屋还是要交还给朱家的。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朱家就只是在口头上和曲梅达成一致,并没有催逼这位胡家的大小姐立书面的字据。

    曲梅、安凯二人在看过双桥镇和朱家的铺面之后,感觉这里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远处层峦叠翠的山岗绵延不断,包围着这个隐藏在山坡上的小镇,进出小镇的只有一条南北向的大路,至于山间小路倒是四通八达,但是不是本地山民,想从小路走出大山几乎不可能。

    朱家的铺面在镇上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主要是朱家的两兄弟负责打理。家里的老人偶尔给兄弟俩出出主意。老大主要负责收山货,老二主要在家里照顾店里的生意。可别小看一间山货店,养活了朱家一家老小十来口人。安凯、曲梅接手山货店以后,继续雇用朱家老大、老二。还是一个负责收货、进货,一个负责日常经营。安凯、曲梅明面上是山货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基本算是甩手掌柜的。老二每日关张以后,把当天的收支进出,清楚的用一进一出两本账册详细记账。俗话说,日久见人心,安凯、曲梅渐渐发现了朱家兄弟二人,的确都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所以也就对兄弟二人慢慢的放开了手脚,除了偶尔和老大一起出去收收山货,或者到后山去散散心,商量以后该怎么办。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山货店的楼上,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

    正当曲梅已经身怀六甲的时候,他们突然接到了王其昌发来的指令,要求和他们见面并告知并执行此行的目的——“春雷”计划。经过两人的慎重考虑,曲梅出行或者参加行动已经非常不便,安凯决定由自己出面,三天以后到湖州和王其昌接头,并在电台里约定了接头暗语。

    安凯和王其昌派来的人终于在湖州接上了头,王本人也是非常谨小慎微的,他只知道接头人应该是个女人,没想到是男的,所有他根本就没露面,也没有任何话留下,只是要求见曲梅小姐。安凯实话告知对方,曲梅身体多有不便,有什么话可以代为转达,但是对方执意不见到曲梅就免谈。安凯最后急了,你们爱谈不谈,老子还不理你这个茬了。于是安凯在湖州逗留了几天,就返回了双桥镇。可是安凯前脚到家,“客商”王其昌后脚就到了双桥镇。王也对曲梅这个曾经的“军统七色花”充满了好奇心,大有一种不见到曲梅誓不罢休的架势。

    王其昌还真的给曲梅带了份“大礼”,除了从李记杂货铺取走的金条和枪支,还有满满一箱人民币假钞,王其昌把南江发生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和曲梅单独面谈了大约一个多钟头,具体内容只有他们二人知道,连安凯也不知道具体谈话细节,不过事后曲梅都大致和安凯说了,不外乎采用各种手段,扰乱大城市经济秩序、给市民造成恐慌,并且在市面上投放大量假钞,最终导致局部甚至是全局的金融崩溃。给朝鲜半岛战争的大后方带来混乱,以更好的配合国民党反攻大陆。

    王其昌对曲梅说了,“春雷”计划是一个以点带面的大工程,全部计划大致分为三步棋走,每一步分为若干具体环节,在南江县城,除掉李记杂货铺夫妇,继而说服安雯接手杂货铺的店面,扩大豆腐店的经营,争取做成南江最大的豆腐店,和老糟豆腐坊血拼;以及让胡记父子两人在南江县以外地区建糕点车间,直接和南江食品厂进行恶性竞争,为此甚至不惜在糕点里投毒。这几件事只是其中刚刚开始的两个小环节,很多小的环节环环相扣之后,就基本构成了整个计划的全貌。

    王其昌最后对曲梅和安凯说道,“两位都是党国难道的人才,不能想着偏安一隅的过日子。我此行的目的就是让两位出山,南江及周边地区的任务就交给你们,我和我的兄弟还要在其他地方完成计划,我们可以随时保持联系,非迫不得已就不要见面了······”

    王临走还重点强调了,“此次计划是经过上峰批准,并全力支持的。对执行计划不力的人员,一律家法论处,两位好自为之吧。”这也算是王其昌的最后通牒和警告了。说完就打算离开,也就是安凯和曲梅把“客商”王其昌送到汽车站,让王其昌先一步离开双桥镇时,刚刚从汽车上下来的大头,一眼就认出了安凯,还追着一个劲的叫着“安凯哥”安凯愣了愣神,拉着曲梅没有理会大头的喊叫,径直穿过山货街消失在后山了。这一切全被老牌特务王其昌看在眼里,于是王其昌便派人留在双桥镇,伺机将大头杀人灭口。而第二天一大早,安凯、曲梅便悄悄离开了双桥镇,在汽车站还和联防队的赵队长打了照面,赵队长还真是热心肠,提醒这、提醒那,一会儿要保胎,一会儿又是不能着凉等等。“老板”、“老板娘”只能是笑着点头应承。安凯、曲梅到双桥镇没多久就认识了赵队长,当得知朱家现在住的房屋还是胡家祖上在双桥镇置办的宅子时,赵队长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镇上还真没有人知道朱家住的老屋不是自己家的。寒暄了一会儿,赵队长把两口子送上了发往湖州的长途班车。第二天大头就被王其昌手下枪杀在后山坡,二人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安凯、曲梅经过慎重思虑,决定带上金条和枪支离开双桥镇,假币不能贸然使用,满满一箱子太容易暴露,于是便就地藏在山货店的阁楼上,留下一张字条,只是告知朱家兄弟,老板娘即将临盆,准备回老家过些时日,店铺经营可以照常进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