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续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2234字

    安雯和满仓把李记杂货铺的东西,全部搬到后院的杂物间里,用一把锁将杂物间锁了,从此李记杂货铺在南江县城就算消失了。与此同时,两人把豆腐店和杂货铺之间的隔墙拆了,扩大了店面,不过保留了杂货铺上的小阁楼,满仓一个人就住在小阁楼上。钱记豆腐店经过近半个月的忙里忙外,终于要重新布置开张。安雯当然是最高兴的,祖孙三代人住在琵琶巷幽静的后院,早在几个月前,安老爷子就把巧灵送去小学校读书去了,每天都是早送晚接,然后再单独教给巧灵一些之乎者也的东西。巧灵是个乖巧的孩子,安秀才教她什么,她也就似懂非懂的晃着脑袋跟在后面学。

    安老爷子嘱咐过安雯、满仓,豆腐店的扩大经营的事情不能太招摇。只是把头前杂货铺的招牌摘下来,豆腐店的招牌往中间挪了挪,从外面看不出两家店面有多大改动,但是进店以后就大不一样了。

    豆腐店是扩大了,可人手也就不够用了。老钱是死活不愿意来,他说就喜欢住在乡下,说不定过几年还要回老家去,现在都解放了,在外也飘了半辈子了,叶落得归根。满仓、雯雯都拿他没办法,安秀才只有在门边挂了块“本店须雇工一名”的招牌,没想到第二天就把老糟豆腐坊的小伙计给吸引过来了。

    小伙计姓张,单字名江,南江县本地人,腿脚勤快,脑瓜灵活,身形比起满仓来显得瘦小,因为脸型较瘦,眼睛就显得很大,白净的皮肤,自打解放以后张江居然留起了小分头。小伙子张江因为解放前家里借了豆腐坊的高利贷,实在还不上,就把当时才十五岁的小张,送到粟顺保的豆腐坊,做了不拿工钱的长工,期限是十年,说来也巧,十年典身契还差两年,南江县就解放了,所有旧社会的卖身契全部作废,这样小张就成了粟顺保店里的一名雇工。说是雇工,其实和卖身的长工也差不多。小张早就不想在老东家的店里干了,可是小张不在老糟豆腐坊,又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去处,家里人都已经不在了,房子也早就拿去抵债了,扛枪参军他是从来没有想过。满仓把自家的豆腐店打算雇人的消息刚刚告诉小张,正中了张江下怀,二话没说,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钱记豆腐店来找钱满仓和安雯,正式提出要来钱记当帮工。

    钱满仓自打和张江熟识之后,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小张每次都抱怨自己东家实在太抠门,每个月给的薪水少到甚至抵不上在饭馆里的一顿饭钱。就这样还尽量的拖延时间,明里说是为小张好,钱是一分也不会少的,放在东家这里存着,不然会让小张胡乱把钱花了。小张在东家的店里有吃有住,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每次和满仓谈到这个话题,小张脸上的怒气把他整个一张清瘦而白净的脸挤压的都快要变形了。

    安雯已经不止一次听满仓唠叨过张江的事情,但是安雯还是有些忌惮。“同行是冤家”用在张江跳槽这件事上,再确切不过了。但是钱记确实需要像小张这样的熟手加盟,张江到了钱记,如果肯卖力气,那对钱记来讲就是如虎添翼,或者说是锦上添花。安秀才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含糊的,

    “腿长在小伙子自己身上,别说他现在离开老糟,就是有朝一日他想离开钱记,另起炉灶,别人也拿他没办法。”老爷子的意思很清楚了,来去全凭张江自己拿主意。

    “爸,我就是担心老糟坊的粟老板找咱们的麻烦。”安雯还是担心同行会给钱记找麻烦。

    “小张不到钱记来,它老糟坊就不找麻烦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好在现在解放了,越是财大气粗的人,越要夹着尾巴,小心做人。只要我们合法经营,本本分分做自己的生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看没什么好担心的。”老秀才说完回了后院。

    张江最终还是辞了老糟坊的活计到了钱记豆腐店,粟老板在张江离开老糟坊时还不断的叮嘱:“你是我看在长大的,今后要是遇到什么难事,就回来找我,粟某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你父母都已经不在了,我就把你当成自家人一样。老糟坊永远都是你的家。孩子,不要记恨我,以前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可是关起门来我们终究还是一家人嘛。”

    “老东家,我记住您说的话了,我走了。”张江平静的听着东家把话说完,支应了一句,头也不回的出了老糟坊的大门。

    在钱记豆腐店,张江和满仓正好一起搭个伴,满仓也不至于太寂寞,两个人睡在阁楼上,晚上都要聊到很晚,几乎是无话不谈。

    “满仓,我说句话你别不高兴,我就觉得你才应该是这钱记的掌柜,怎么安雯姐倒像是个当家的,你看着就像店里的伙计。”忙完一天,两人在小阁楼了又兴致勃勃的聊开了。

    “这个说来话长,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反正这家店虽然招牌上写的是钱记豆腐店,实际上是我们安、钱两家合伙开起来的。再说了,当家的只能有一个,我做豆腐还行,当掌柜的不行。”钱满仓原本对由谁来做这个掌柜,真的没怎么当回事,但是今天听张江说起,虽然嘴上说得轻描淡写,然而心里还是默默的打了一个结。

    “满仓,说到做豆腐,我总觉得钱记的豆腐不太适合南江人的口味,我们南方人喜欢吃嫩一点的豆腐,虽然也有爱吃老豆腐的人,但我觉得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吃嫩豆腐。我看钱记是不是能够改变一下,在卤水的浓度或者点卤的时间上做做文章,这个我在行,做嫩豆腐保证没问题,做出来的豆腐肯定比老糟的还好。”

    “钱记只想本本分分的,做个安稳生意,根本没打算和老糟拼个你死我活的。而且我们钱记重点还是以面食点心生意为主。做豆腐只是······”

    “我说满仓,你打住了吧,南方人吃面食的不多,都是以稻米为主食,豆腐这东西,可以做菜也能做出各种小吃,老糟豆腐坊都传了三代了,快一百年了。粟老板祖上当初就是一副豆腐挑子起家的!再看看现在的老糟,可是南江的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张江说着话,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些许的不屑,觉得满仓必竟不是本地人,对南江市场行情了解比不上自己这个土生土长的南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