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续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5:12本章字数:3824字

    胡文山经过三天两夜的试制和不断的改进之后,终于拿出了富有南江特色的新品糕点“南江米团”,口味分甜味、咸味和无馅的三种。一星期之后,出厂了第一批次的产品,拿到食品厂门市部试销,上市第一天有的代销点就断了货,有个外地的客商,一次就在食品厂门市部订购了一千斤的“南江米团”。说是新产品看重的就是一个“新”,别的地方都还没有的东西,大家都想尝尝鲜,这个“南江米团”要是销到了外地,肯定是大受欢迎、一抢而光。

    这突如其来的市场变化,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措手不及。当月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从上海刚刚回到南江县的少民以后,少民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几天前还在和上海的几个客商说尽了好话,甚至答应人家连定金都不用付,食品厂直接把货发过来,过些日子再结账。

    面对食品厂急转直下的经营状况,他胡文山的一个小小的革新,竟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难道这个胡家老大真的是得了胡记的真传?其实就连文山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捣鼓出的“南江米团”竟会如此的热卖。胡文山悟出了一个道理,传统糕点虽然有一定的市场,但是在产品的花色品种、原料处理、糕点口感上,还是要敢于突破、不断创新才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南江食品厂在困境中又看到了一线希望。

    南江军管会经过研究决定,提拔胡文山为生产副厂长同时兼任车间主任,负责生产上的一切相关事宜。谢月娥任厂子助理兼副主任,安少民担任经营副厂长,负责原料采购和产品销售,厂长仍然由安德才兼任。对这个任命大家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少民和月娥两口子对胡文山的态度似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在胡文山制定完下个月度的生产计划的当天,月娥找到胡文山,邀请他去南江饭馆赴宴。

    “胡副厂长,今天是少民和我略备薄酒,给我们的胡副厂长举办一个小型的庆功宴,为你给南江食品厂做的那么多工作,再有就是文山兄弟研制的新产品‘南江特色米团’在市场上大受欢迎,特意对胡副厂长表示我们两口子的敬意,文山兄弟可一定要赏光啊!”月娥扭动着柔软的腰肢,用带着些许妩媚而迷人的眼神,紧盯着胡文山的脸,不紧不慢的说道。胡文山下意识的躲避着,月娥那似乎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内心深处一切的、如同锥子一般的、既温柔又神采飞扬的目光。

    “多谢二少爷和谢主任两口子的美意,家里有老有小的,你看这、这实在是不太方便,你和二少爷的心意我领了,去饭馆要不还是算了吧。”

    “文山兄弟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于公于私我们两口子都应该好好感谢胡副厂长的。再说了,就连我们家老爷子都夸你呢,说是胡家大儿子是个好样的,能把南江的糕点特色发扬光大,不简单!”

    “安老爷真是这么说的?”胡文山有些不敢完全相信从谢月娥嘴里说出来的话,但是转念一想,安家无非是给我戴顶高帽子,似乎没必要编谎话来骗自己。

    “文山兄弟,看你说的,不瞒你说吧,给你办这个庆功宴还是我们家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年岁大了,要不然就请你去家里了,我亲自给文山兄弟做几道拿手菜。”

    “要真是如此,那就请副主任代我转达对安老爷的谢意,可是吃饭我看就免了吧、免了···”胡文山打心眼里不想去赴这个所谓的“庆功宴”,他确定安家二少爷对“胡记配方”的事情一直是耿耿于怀,对他们胡家更不会轻言“放弃”。

    “别免了呀!我们安家可是诚心诚意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文山兄弟再推辞可就是不给我们安家面子了,再说你家里的事情,我都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我会叫饭馆的伙计把饭菜送过去的,你根本用不着操心!好了,文山兄弟晚上下班以后南江饭馆见。我先去饭馆定个包间,再准备两瓶好酒,不知道文山兄弟喜欢喝柔一点的酒还是烈酒?我就喜欢我们南江的‘陈年加饭’,入口柔、又有后劲!”月娥已经似乎不担心胡文山不肯赏脸,自作多情的征求文山想喝什么酒?胡文山感到有些尴尬,但是他知道无法推辞,只好不置可否的答应着,

    “谢副主任,随便吧、随便······”

    南江饭馆优雅的包间里,温暖如春。屋内只有少民、月娥两口子加上胡文山三人。一张小巧精致的铺着干净洁白桌布的圆桌上,已经摆上了几个精美的冷盘,一边的茶几上还在不停的冒着热气,一把蓝花瓷器的酒壶正烫着酒,屋子里已经弥漫开了一阵阵的酒香······

    “文山兄弟,我和月娥今天把那你请来,就是为了答谢你对南江食品厂所做的工作,不管是不是做出了成绩,今天这顿酒都是要请的。现在想来,幸好当初有文山兄弟的加盟,南江食品厂才能有今天,文山兄真的是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功不可没。来!我代表安家和南江食品厂全体员工敬我们的胡副厂长一杯酒,表达我们大家的谢意。”少民端起酒杯,依旧面带微笑的说着,但是从他那双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神里,依旧能够看到丝丝的不屑和疑惑。

    胡文山还是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的话,安家总是把南江食品厂和自家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从说法上让人听了就感觉食品厂就像是他们安家的私产,而胡文山一直以来都把南江食品厂,当成是诞生在新中国的、由全体南江人民所有的、一个为了南江人民谋福祉的、全新的公私合营制的企业,首要一条应该就是,即便他安家是食品厂的大股东,但是食品厂也绝不能由他们姓安的一家说了算。这也是当初胡文山加盟到食品厂筹备工作中的一个先决条件。此时的文山已经再也不好说什么了,更不好轻易发作,只能是勉强的应付,但是胡文山的脸色已经显得不如刚刚进门时那么好看了

    “安厂长和谢主任真是太客气了,为食品厂所做的一切都是文山分内之事,谈不上什么贡献,至于新产品的成功,也许只是我的运气不错,功不可没实在是不敢当,能给食品厂的工人多谋一些福利,就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安厂长言重了!”胡文山脸上没有多少愉悦的表情,相反他觉得眼前的这位安家二少爷是个典型的笑里藏刀的人物,和安少民这样的人打交道既累人又累心,同时地位渐长这位安家二少爷,也变得越发的让人琢磨不透了······

    “文山兄弟,我和月娥在家里总是聊到胡记祖传的糕点制作工艺 ,要说这个糕点手艺呢,你们胡记肯定是南江县独一份,也是一块老字号的招牌,现在食品厂还是沿用胡记的招牌。当然了,产品用谁家的招牌并不重要,主要的还是能让食品厂发展壮大,为南江食品业的发展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我和家父已经商量过了,打算从安家的股份里,抽出一成干股送给胡记,可以由文山兄弟接收,这样一来文山兄弟可就成了食品厂的大股东之一了,这一成干股今年年底正式生效。不知道文山兄意下如何?”少民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注视着胡文山脸上表情的变化,他能看得出来,对他胡文山来说,一成干股的大礼还是有相当的诱惑力。胡文山一直静静的听着,第一感觉是这一成干股,安家肯定不会白白送给自己,但是他一时又想不出安家到底意欲何为?

    “如果文山兄弟没有异议,明天我们就到厂里签署一份股份的转让协议,按理说这份协议还要经过董事会的表决,但那也只是个形式。有转让双方的签字就可以生效了。请文山兄不要误会,送胡记的股份只是对文山兄为南江食品厂所做贡献的一个肯定,也算是安家对胡记的一点补偿。希望文山兄能够不断的推出新品种,打开市场,扭转南江食品厂的被动局面。”

    不知道是安少民的有意还是无意,一番话触碰到胡文山内心隐藏的痛处,家父和兄弟文海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一切都与安家有直接关系,特别是南江军管会的那个安家二小姐安少程,简直就是安家的克星。少民见胡文山的脸阴沉了下来,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于是便岔开了话题。

    “现在的南江百废待兴,又正值新中国抗美援朝,后方也不太平。我们地方不能再给国家添麻烦了,搞好南江县的经济建设,是我们每个南江人都应该尽力做好的事。南江也是全国重要的军粮调拨地之一,去年的水灾虽然没有造成大的经济损失,但是粮食产量总体是减产的,而南江食品厂要想扩大生产,原料的调运势在必行,必须从其他地方尽可能的调集,如果原料的调运受阻,那么食品厂的生产就有可能受到影响。对此不知道文山兄弟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少民借助酒力侃侃而谈。

    “我想我已经知道安厂子的想法了,就是大量采用陈米和变质原料来加工糕点······”文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民打断了。

    “胡副厂长,话不可以这样讲的,我看叫做变废为宝则更好一点,陈米是可以用的,至于已经霉变的我看是不是可以做成其他东西来卖,这样也是在为国家厉行节约,这可是上面一直都提倡的······”

    “这去年的陈米倒还能勉强拿来一用,至于变质原料别说是人不能吃,就是牲畜吃了也会得病的,严重变质的只能报废处理,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倒掉那不还能变成田里的肥料啊!”谢月娥冷不丁的插了句话,倒是让胡文山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文山兄弟,不要听女人家乱讲,让你见笑了。月娥,你说的这是办法吗?不过话又说回来,早年我在一本好像是日本人写的书里,看到过对严重霉变粮食的处理办法,如果只是单纯的霉变,没有发芽,那么还是完全可以利用的。不过我们现在还是手工业生产,不具备大批量处理霉变粮食的能力,早期发现后及时进行抛光和烘干处理以后,和新米几乎一样,而且这样的米更受老百姓欢迎。”

    “这个办法我们的老祖宗早就有了,不是那个日本人的发明,再说了我们食品厂也没有更多的陈米需要处理了,食品厂的原料车间平时做的就是这个工作,不过都是人工操作,的确很辛苦不说,效率也非常低。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文山看了一眼少民,平静的说着·····

    三人从饭馆里出来,夜色已经降临在南江县,三人走到二桥广场时,少民和月娥停下脚步,和胡文山在桥边道了别。然后两人像一对恋人似的相互依偎着,渐渐消失在水乡朦胧的夜色里。

    文山回头看了看两人远去的背影,心里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厌恶感,“我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